袁方和袁紹死後,袁紹的長子譚與三子尚開始奪位的爭鬥。
但是紛亂的河北,已經不是故事的主角了,袁譚與袁尚的火併只是燃燒過後的餘燼,徒留殘煙模糊視線而已。


火鳳燎原 -- 001

在這一集,郭援和馬騰響應高幹的作亂、加上匈奴南下和袁家二子的爭鬥,這諸多動盪不安的情勢,事實上都只是曹操和郭嘉等人引蛇出洞的默契作為。

真正針對的目標、真正的主角,還是狼顧虎視的一匹狼--仲達二公子。

哦,不對,他一直就是這部漫畫的第一主角。

想想看;從司馬懿正式投入曹軍以來,搞過多少次反閒活動?
下邳城水淹呂布以後,每場大型戰役司馬懿都參身其中,並且發揮了最大的效用,一次次讓曹操整垮眾多強敵。

參照史實;司馬懿並沒有這麼早就開始活躍於歷史舞台,不過這種史籍毫無記載的模糊地帶,讓作者陳某有很大發揮的空間,陳某讓司馬懿活動於兵糧資金和計謀策略的後勤工作,變成了作戰中的影子軍團,雖然沒有正式領兵和出謀獻策,卻在場場戰役中作出了極大貢獻。
但是為了投曹,司馬懿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不但是殘兵被郭嘉親信許定接手,家裡長輩也被屠戮殆盡,就連司馬懿自己也是靠著山無陵義父張汪才能力保不死。

因曾夢見三馬同時一槽,所以曹操終其一生都不曾重用姓名中有「馬」字之人,回憶<火鳳燎原>第一集就是以此開頭,這是一段言之鑿鑿的傳聞,陳某一開始就舉這段傳聞起頭,然後又讓司馬懿歷經這些才能夠加入曹營,我想或許就是在說曹操對司馬懿家族龐大的資產和靈活調度能力雖然很重視,但也忌憚這個狼顧虎視異相的狼。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曹操偏偏多疑。
曹操在用人方面比起袁紹有其獨到之處,他駕馭人才也很有一套,但終究逃不過霸主為了鞏固權力中心而不得不然對下屬的猜疑。
在一個「公侯將相本無種」的亂世,任何一個在位者都無法不有這樣的猜忌疑懼吧。

既想用他,卻又怕他。
駕馭人才就像駕馭猛虎,火鳳燎原前期董卓就曾這麼表示,什麼人能用、敢用什麼人,這是一個上位者應有的用人智慧。
曹操就具有這種智慧,手上握有三個屬性特質完全不同的水鏡奇人,卻總能讓他們在各自負責的領域行事,但又能保持微妙合作的默契而不相輕相忌。
至於對待司馬懿這般危險的人物,曹操用血腥殘忍的手段壓制他,但又網開一面地重用他的才能。

但是,曹操及身邊的人對司馬懿還是有疑心,而且儘管深知很多事情只有司馬懿能做好,然而司馬懿辦事辦得越牢靠,就越使人不放心。
所以才有了這一場除蟲行動的佈局。

不過,司馬懿是狼,而不是蟲。



郭嘉佈局讓司馬懿能夠去號召周邊軍閥聯合成反曹,一舉翦除內憂 ( 司馬懿 ) 外患 ( 河北及關西 ),而司馬懿也被釣了出來開始了行動。
一開始看起來像是這樣,然而最後卻來個大轉折。
司馬懿的倒戈,原來是配合郭嘉引蛇出洞的計策,內憂從來就不是內憂,而原本暗處隱伏不動的外患也見了光,既無法揚旗作對、又不能繼續牽制曹操,所以曹操等於是不費一兵一卒就穩定了自己的政權統治。
看起來還真像是這麼一回事,又是一場安排的計策。

但是我覺得現在這齣除蟲的戲碼,與其說是郭嘉和司馬懿兩方以絕佳默契套好的精心佈置,不如說是雙方對彼此的試探。
我想在這場局,郭嘉排定兩條路線;司馬懿若真舉反旗與河北關西連成一線試圖對曹操內外夾攻,他也早謀定好對付他們的方法。
如果司馬懿不謀反,那麼結果就像這一集最後的結果一般,好像一場各自心機嵌合好的配合大戲。

司馬懿也有兩條路,一條是覷準空隙造反,另一個就是不反。
兩條路都是賭注,而且都是很大很危險的賭注,尤其是第二條路,在明知所有人都猜疑自己的情況下,要怎麼能確定郭嘉只是作勢而已?
這個賭確實是生死一注,然而,司馬懿賭對了,不但活下來且換得更多信任,甚至連郭嘉都忍不住讚賞;司馬懿這頭狼,果然是他肚裡的一條蟲。



司馬懿就是這樣在這險惡的官場中一路走過來的吧‥‥‥陳某曾表示;司馬懿是三國時代的勝利者,可是決定勝利的要件不但要能屈能伸,還要能忍,更要有敢在關鍵時刻賭一把的膽識。
司馬懿就具備了這樣的要件。

對了,不只這些,我想更重要的是;要活得久。

目前出場的七個水鏡奇人,除了虛構的袁方,沒有一個活得比司馬懿還久。
說到忍耐和長壽,我突然把眼前的司馬懿和德川家康想成一塊。
從某個角度來看,火鳳裡的司馬懿確實很有等杜鵑啼的忍將風範啊。

下一集郭嘉應該就要死了吧‥‥‥
照順序來看,水鏡奇人中第二個退場的只能是郭嘉了。



不光是水鏡先生如此悲嘆,我也覺得有些戚然,看水鏡門下奇人一個個風風火火的豋場,又一個個在光芒燃燒殆盡之後退場,亂世千古風流人物,在歷史長河浪濤中逐漸沒頂‥‥‥

該死的還是要死,該活的還是要活下來。
這是董卓軍麾下第一軍師許臨的名言。
可是如今我卻覺得,沒有什麼人該死或該活,終究難免一死,一切總是要結束。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