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讀的第二部京極堂系列作品,事實上該說是第四部才對,因為在這之前還讀了一點<姑獲鳥之夏>和<鐵鼠之檻>,不過卻是讀不下去,所以沒有讀完。
所以這是繼<魍魎之匣>之後我讀完的第二部京極堂。 

京極堂系列的特點是;長篇大論的妖怪民俗討論,還有以妖怪的特性來為整篇故事作隱喻,像<魍魎之匣>就利用「魍魎」這個妖怪歷經時代變遷卻始終得不到真實面貌的模糊切入人性與犯罪內裡的幽暗,更進一步地揭露了人心對於相信及猜疑導致匣中之物呈現不明確像貌的測不準原理。
<絡新婦之理>的「絡新婦」指的是「女郎蜘蛛」這種怪物。「理」說的是一種道理準則,更準確地說該講成是某種規範或者說是──安排好的已經確定的脈絡。

性格決定了命運。
歷史是堆積沉澱導致的結果。
這都說明了一個道理;事物沒有偶然,因為任何事情的因果影響是比想像中還遠大的。
<絡新婦之理>事實上就是在這個道理上作假設,假如有某件事情是早已決定好會發生,或者說被有心人士設定成應該要發生,那麼就一定會發生,因為從最初開始就放置了觸發的因子,如同書中被奪取血統與傳統的織作家,在因為受到了掠奪而產生了恨以後,就註定了好幾代之後的悲慘流血事件。

但是,身在局中的人是看不清的,因為他們自己一旦陷入,就成為觸發的因子,變成了事件中的棋子,捲入了混亂的迷局裡。

能夠在這迷惘的混沌裡,將它一一理清且走向所屬路途的,是天的意志還是人的意志呢?

<絡新婦之理>在這個問題上面嚐試更進一步敘述;世間存在某種龐大有計畫性卻無法看清與預測的脈絡,所有的人事物乍看之下都是基於自己的意志與本身義是造成的行為,然而實際上都是循著那無法察覺到的脈絡而行而不自知,與其說我們自己作了決定,毋寧說早有一個巨大且不可逆的意志,也就是前面所說的迷局與混沌;引導著我們使我們走在早已被安排好的路上,或許快或許慢,但是一定會完成這意志所要的結果。
如書中偵探榎木津所言:「出場人員無法指揮作者」縝密、巨大而不可逆的決定性,猶如已經決定的命運一般無法違背。
我覺得這似乎是在告訴讀者,真兇與真相就像<絡新婦之理>一再提及的蜘蛛一樣,潛伏在網子中央的暗處,織羅了密密重重的一圈圈套住捲入事件的所有人。
但我更認為,根本沒有所謂的蜘蛛。在那糾結不清的網中潛伏的並不是蜘蛛,而是如同益田所說的空洞與黑暗。雖然京極堂的那句「妳就是蜘蛛吧?」看似道破了迷津,但我仍然認為,被問話的對象不是網中的蜘蛛,只是在黑暗的掠食下逃過一劫的倖存者而已。

沒有蜘蛛,所有的人都只是忠實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沒有作者,事物沒有偶然,而是脈絡交錯下的結果。

但這又是什麼樣的意志能有作決定的資格?如果真沒有始作俑者,那麼所謂的天意是否是太過理直氣壯的正確儼然了

京極夏彥 -- 絡新婦之理

書名:絡新婦の理
   ( 絡新婦之理 )
作者:京極夏彥
譯者:王華懋
出版:獨步文化
   2009年02月03日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