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備宴〉;浩浩蕩蕩、格局廣大、民俗學論言談滔滔,驚喜彷彿正在醞釀,蓄勢待發懸念備至。
後篇〈撤宴〉;紛紛擾擾,猶如街頭的百鬼夜行,跳樑跋扈、極盡熱鬧吵雜之能事。精心炮製的盛宴,原來為的不是熱情豐盛的款待,而是一場策劃久矣的崩壞儀式。

相較前篇〈備宴〉,後篇〈撤宴〉毋寧是令我感到些許失望的,京極夏彥的格局鋪排得太大,各路線伏筆埋得太長太深,於是他花了太多時間在劇情的整合合流,因此〈撤宴〉就成了像是媽祖遶境的大遷徙,好比朝聖信徒一般的事件相關人等從各路洶洶匯聚齊集,即使分成上下冊來敘述這各個看似不相干的偶發又若有似無糾結在一起的過程,都顯得太過雜亂且急促。
在雜亂和急促的腳步聲中,京極夏彥很令人讚嘆的是沒有讓整個故事崩潰,但與很遺憾的是為了維持穩定,不得已地犧牲掉了京極堂系列中關於妖怪民俗學及哲學思考流變的辯論。
也或者並不是犧牲,而是原本作者就把大部分的它們安排為伏筆而編排到〈備宴〉裡去了,本來〈撤宴〉的主角就不是它們。

〈撤宴〉的主角,是崩壞。
一段消失的扭曲的過往以各種不同的面目存在於相關事件者的腦海記憶中,當真相了然之時,封閉的回憶被打開以後,世界就開始崩壞。
而以「除魔」之名行阻止崩壞之實的中禪寺秋彥,古書肆避口不談的過去終於露出了冰山一角。
原來這個作為主角的「崩壞」,巧妙佈下的這個宴席所等待的人;就是京極堂。這是一場從〈姑獲鳥之夏〉始就一點一滴地埋伏著,暗地準備這場迎接京極堂的大宴。

〈撤宴〉可說是京極堂系列的一個階段性了結,將「姑獲鳥之夏」以來所有暗伏的黑幕抖出,然而事件卻並未結束。
因為,這是一場宴席,已經完畢的宴席,其實僅僅是是前奏而已。
  
盛宴已撤。
杯盤狼藉,遍地腥羶。
宴無好宴,會無好會。
然而雖宴終人散,但還沒有結束。
這不過是一場洗牌,還要再開新局。


京極夏彥 -- 塗佛之宴後篇~撤宴~

書名:塗仏の宴~宴の始末
   ( 塗佛之宴後篇~撤宴~ )

作者:京極夏彥
譯者:王華懋
出版:獨步文化
   2010年07月16日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