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秋天真的很容易作夢。

大概是因為天氣涼涼的,一旦睡著了就很想賴著床抓著枕頭不願意爬起來的關係吧。

回籠覺是把夢記住的最佳時機。
不過,照這種道理來說;應該是冬天最好睡吧,把冷冷的空氣隔絕在外的厚厚的溫暖被窩....怎麼想都是最好的賴床季節。
所以,也許到了冬天,還會有作夢的機會吧。

就是因為很久很久沒有作夢、很難得很難得才能做一次夢,而內容又跟麻由有關,所以才會在上一次睡醒後寫了感想。
只是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間隔之內又作了個夢,就這麼難以想像地又寫了續篇....沒有的時候都沒有,有的時候就怎麼也擋不住,就像是這樣的形容吧。
跟秋天有關嗎?
也許有,也許沒有吧。

嗯,總之,我終於夢到麻由了。
上一次跟麻由有關,但是沒有看到她。
上上次則是背影,但沒有看到她的正面。
這一次終於看到正面了,醒來以後發現到這件事以後,有種想哭的感動。
但是情況很間接,就是麻由出現在夢裡,但她所在的那個空間沒有我,真希望哪天是夢到真正的面對面。

是說;內容跟上次一樣,細節記得不太清楚,不過上一次比較生活化,這一次比較戲劇性。
出現最多的場景是我已經畢業十多年的母校,出社會這麼多年還夢到學校;感覺有點丟臉,某種程度上像是還一直很懷念學生時代的年輕歲月 ( 事實上我是真的很懷念 ) 的感覺,記得好幾年前我也曾夢到過學校,而且在夢中還睡過頭遲到,醒來以後差點跟現實搞混,到底是要去上課和上班一時間混淆不清。

原因跟內容細節一樣記不清楚了,總之我的母校傳出要關門大吉的噩耗,所以我和畢業的校友們都趕到學校,想要在關門前留下紀念。
沿著濱海公路,迎著海風看著窗外美麗的海岸線,客運順著蜿蜒山路趕往母校....焦急心情,即使在夢中,那份感覺也很真實。
問題是....我的母校不是在海邊啊,是蓋在山上沒錯,但卻是從山腳就直接進去了,念了六年多的書,我爬了六年多的山路去上課....為什麼在夢中它會變成在海邊呢,這究竟是怎麼樣莫名奇妙的潛意識或想像啊?

到了學校以後就參加了關門大典,聽台上的校董與校長致詞,一樣還是記不清楚內容,不過我想這種事情,就算是發生在現實中我也記不得太多的....但重要的幾句應該還是記得住,不會像作夢時那麼模糊,這就是夢與現實的差別吧。

關門大典結束以後,我就醒來了,基本上這是一個內容有頭有尾的夢,沒有那種很突然從中結束的感覺,因為太戲劇化了,所以醒來以後我也很快地回到了現實。

麻由在這個夢最後面才出場,跟前兩次不一樣的情況是;這一次我完全沒注意到她是麻由。
我曾說過,雖然麻由有出現,而這個內容我本人也有參與,但很可惜沒跟她有直接的面對面。
就像在看戲劇切換場景一樣,我所在的場景與麻由不同,只是切換到麻由那邊的場景時,我會變成像觀眾一樣看到而已。

麻由扮演什麼角色呢?嗯....就像之前說的;細節已經記不太清楚,而且作夢嘛,邏輯一般而言都很詭異,我所能拼湊出來的內容是;因為廢校,所以學校接到了很多打來詢問的電話,包括轉校諮詢等等的問題塞爆了電話線,而麻由就出現在這樣的現場,貌似是以畢業實習生還什麼樣的身份吧,而在看到現場處理諮詢的客服小姐與先生們始終有耐心地處理每一個打過來的問題,而讓麻由有了想要好好做線上客服工作的感動....
很扯的劇情吧。
一開始不認同、後來熱衷投入職業,有很多日本影劇題材都是這樣的故事轉折,不過我那短短的夢境無法演得明白清楚,所以故事就變得很生硬。
而且為什麼麻由會想當客服....我寧願相信這是一場戲吧,麻由只是演一個想當客服的應屆畢業生,如果把我自己參與的部分去掉,「不過是一部電影或日劇」這樣子的情況我還比較能理解。

在完成這篇感想前,我想了很多,為什麼在夢裡的麻由會變成客服,或許是因為受了<霧の火>的影響吧?那雖然不是我最喜歡的麻由影劇作品,但那是到目前為止,麻由演過的唯一一個有工作的角色,所以一旦要有工作的設定,我的潛意識很容易把<霧の火>的背景代入吧。

還有最有趣的一點是;夢中的麻由說的是中文、普通話。
不是她到香港或台灣時在台上說的那種中文,不過也不是很標準的北京話,是那種我聽得很習慣的台灣腔普通話。
很流暢,完全沒有任何違和感。
而且確實是麻由的聲音。

現在回想起來,無法想像麻由的聲音說著我常常聽的台灣腔普通話到底會是怎麼樣的情形,除了夢中說的那些話,很難形容那種無法想像、但聽到時又很確定是她聲音的感覺。
是說那聲音是<未来日記>裡的聲音,應該是因為那是我看過距離現在最近的麻由作品關係吧。

據說;人其實是會說所有語言的,在大腦中隱藏著這樣的語言密碼,學習只是一種開啟它的方式,只要掌握到某種原理,開啟了那樣的密碼,學習語言就會很容易成功。
感覺上跟巴別塔的傳說好像,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也許鎖住語言的密碼就是上帝摧毀的巴別塔吧。

所以為什麼在我的夢中,麻由說的會是中文呢?
因為我不懂日文,所以在夢中會很自然地以中文的方式呈現吧。
為了達成那目的,無意中地在夢裡開啟了大腦中那鎖住的語言區域。
好像想得太玄了一點。

雖然夢到了麻由,但是這種間接方式還是覺得很遺憾。
在我個人想法哩,這還不算真正的夢見。

是說,想想也挺悲哀的。
因為現實中無法做到、而且說到底就算真的能做到也太侵害麻由的個人空間了。
所以只能藉由虛幻的夢來滿足自己。
不折不扣的自欺欺人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S
  • wa~好好的夢ar~
  • akiyon
  • 嗯,可是覺得不夠圓滿 > <
  • S
  • haha,那希望你下次會夢到更多la~
  • akiyon
  • 哈哈,謝謝妳 ^ ^
  • 萌絵
  • 說起夢,我就好興奮了。

    我常常覺得,夢是最偉大的發明。(應該說,夢的存在是最振奮人心的事) 潛意識之類的那些我不懂呀,不過我覺得夢給了我們很大的空間,一個可以是天馬行空,沒有規矩,沒有約束,沒有常理的世界。有時我覺得,夢其實是一種創作。或許是用來彌補遺憾、滿足欲望,也可是沒有原因地單純。

    aki能把夢描述得這樣詳細,真的好厲害!!我幾乎每天都記得自己做過夢,但記得內容的真是少之又少,若不是醒來後很快回想(也試過好久後突然看到某些相同物件而記起夢的情況),真的會忘得一乾二淨!十分可惜 :( 既使記得的,我也無法描述,能寫出來的只是零碎的片段,而且愈發現不合理之處,無法以「常理」連結起來…所以,這些夢往往就流走了…
    也許,夢就是這樣的事。也許,夢最迷人的地方,就是抓不住吧。

    我也有夢過喜歡的演員/ 歌手,甚至跌入過喜歡的小說的世界!^^真是珍貴的記憶呢~和aki差不多,他們的出現都是好模糊,有時只能以旁觀者的角度看著他們。記得有時更會發現那個人的樣貌根本不是某人,只是夢告訴我那是某人,那個人就變成某人了。

    語言的那個想法很特別~~而秋天和冬天是不是比較易做/ 記住夢的事我實在沒留意到呢,或許以後統計一下 :)

    說起來,aki 對最經典的「夢」 — Alice in Wonderland 有甚麼感覺呢?
  • akiyon
  • 我覺得;對於喜歡想像的人而言,夢沒有好和壞的區別,而只有感受的問題,也不存在什麼預兆還是神祕啟示,而只是一種心情的延伸。
    不可能的情況,在夢中都變得有可能、做不到的事情,在夢中都能作得到 ... 夢的魔力就在於無視現實與常理的無拘無束。
    夢是一種創作?MOE 的說法很有趣,但又未嘗不是如此,也許很多日常生活中閃過腦中心底的自己未曾查覺或遺忘的吉光片羽,變成了靈感創作出來。

    我描述的很詳細嗎?其實我忘記了很多細節,只記得一個結果的大概 ... 也許是因為我很少做夢,一旦做夢就會比較印象深刻。
    嗯 ... 我覺得就是因為需要拼命去回憶,所以夢才會這麼地迷人。

    除了麻由,我沒有夢過其他藝人,不過搞不好是我自己忘記了吧 ... 小說的世界我沒夢過,不過以前很迷 ACG 時有夢到過漫畫和遊戲的世界,但那時很常做夢,也不會像現在那樣那麼去注意 ... 作過就算了、夢過就算了,想起來覺得很可惜。
    喔對,很奇怪為什麼在夢裡會有這樣的直覺,覺得就是那樣,甚至包括沒看過的人也會有這種直覺。

    以前曾在電視上看過這種說法,所以就在這裡想到了 ... 好像這也是很多人用來解釋前世今生的說法。
    因為我都是睡回籠覺時做夢的,秋天冬天不想起床,回籠覺機會很多。

    愛莉絲夢遊仙境嗎?說來慚愧啊,我沒辦法有什麼想法 ... 是說我一直很想重看這本書啊,小時候看的似乎是改編過很多的童話版本,有時看別人的書評或影評在引用這本書時的說法和我小時候看的印象不太一樣,所以我一直想看看這這本書。
  • 萌絵
  • (我絕對是喜愛想像的妄想族^^)
    嗯,大概是這樣吧。夢之於我並不是預示,所以,雖然我對夢很著迷,但從來對解夢那些沒甚麼興趣…夢就是夢。「吉光片羽」呀?我學懂了個新詞 :)

    我覺得很詳細呀…因為讀著aki的文字時真的有畫面浮現出來~我也好想能寫出來…其實我有一個很喜歡的夢,曾經寫過出來,不過真是太慘不忍睹了!看了aki的夢,有種「一定要再寫出來!」的感覺~(^-^)/

    唉,太多流走了的夢吧…我發現除了直覺,還有「自製記憶」的情況。記得有次在夢中看到某樣物件,我說出了「某人有這個喔」的話,但醒來想想…他根本沒有這個物件。夢真是奇怪。

    我是很喜歡Alice的故事。小時候看的版本是很簡單的英文童書,這些版本真是不太好,太多情節都刪去了。而後來更發現是有續集的。我覺得Alice除了很表達到夢的無稽性,還有很多美麗的詩,很多有趣的生物,堅持著自己世界的瘋子XD,不同世界的衝突…希望不是我想多了。如果aki有興趣又有空,可以看看呀。
  • akiyon
  • 妄想是創作的來源啊 ^ ^
    夢也好,文章、圖片、影像都是自己想像傳達的一種媒介 ... 我覺得作夢迷人之處在於;它不會受到現實阻礙,除了鬧鐘和媽媽叫起床的聲音以外。
    解夢嗎?作夢是超越理性的,解夢則是用理性來解釋,這種感覺變成學問討論就不美啦 ...
    吉光片羽 ... 這我也是從之前看的文章裡偷來的,有些已經不再使用的詞,其實只要用對地方也適當,其實有種很古樸的質感呢 ... 只是我不敢說我用的算適當 ^ ^"

    那 MOE 下次就寫出來吧 ^ ^,我記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寫得很模糊,但是沒想到 MOE 能夠從中讀到畫面,真是令我受寵若驚了 ^ ^

    嗯嗯 ~~ 就是會去主動地把一些事情加上去,我有時也會有這種情況,大多也是明明沒有持有某個東西,但在夢裡很自然地就在別人手上 ... 夢裡都會覺得毫無違和感,醒來時都會感到很莫名奇妙

    我看的已經是中文譯本,但是童趣很重,其實很多我們小時候看的一些童書,在原作的版本裏都不是那麼可愛,或者說那是有教育意義的,只是某些情節對於心智不成熟的孩子可能會有不良影響,所以就改寫了 ... 像愛麗絲 ... 童書的版本似乎更注重給孩子「南柯一夢」的諄諄教誨,但是像 MOE 所說的無稽詩意就沒了 ... 我也是這幾年看到一些作家提到這本書的內容似乎很有趣,所以才想要找時間好好看看 ... 不過這一次一定得慎選版本了 ... MOE 既然說了,那我如果在圖書館有看到的時候一定會借回家看看。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