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又是到了慣例要寫的歲末感言了。
當然,寫的題目慣例的是麻由。

本來我想說;把歲末感言延伸出來多寫幾篇,除了麻由以外,寫寫一樣喜歡了好幾年的生物、今年剛喜歡上的陳意涵跟カナ,這些題材應該多少都能各自寫個一篇出來吧?

但是...後來還是覺得不想這麼做,還是寫麻由就好了,應該是說;我私心地想把這個歲末感言的慣例留給麻由。

回頭重看了前幾年自己寫的歲末感言,其實覺得很感慨。
感慨的原因,是下筆後腦中的空白。
以前的自己可以寫得出那麼多,結果現在怎麼卻想不出要說什麼呢?

有時心裡常常會想關於麻由的事,但是,真的到了這種時候,卻寫不出來個一丁半點。
或許那也是因為我越來越少去關注她的原因所致吧。

每一年都在懺悔自己太少關心麻由,但是總覺得好像情況一年比一年惡化。
然後我都會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麻由?
接著又是一堆有的沒有的想像和臆測,批哩啪啦地全倒了出來。
這種心情到現在也還是一樣,如果真的要寫這些,一樣可以寫很多很多。
但是我不太想寫這些,是說,同樣的心情說再多依然沒能改變什麼,如果我能在說完以後改變自己的作法,那麼說了就有它的意義存在,事實卻並非如此,發完牢騷以後情況仍然故我地繼續惡化,所以我想真的不必再說了。
而且,假設我真有那麼幾位看我 BLOG 的朋友,在看到那些也一定會覺得;這傢伙怎麼又來了吧。
所以雖然想來想去都是這些,但卻覺得還是不要再說了。

只是,我發現如果不說這些,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原來我對麻由的情感,真的只剩下那些自我厭惡的懺悔和自問自答的疑問嗎?
不會吧?
就只有這些的話,我這樣還算喜歡麻由嗎?
不知不覺又把問題拉到這裡來了,又要開始無限迴圈了嗎?看來我真的是除了這些就不會講別的了...

既然不想說,但又迴避不掉...好吧,那我換個角度來談好了...

是說,別人是怎麼喜歡自己的偶像的呢...
回想自己當初加入論壇,除了想找到能和自己心情互相了解的人以外,或許多少也想從中窺探這樣的心情吧?
這麼幾年下來,從看到的大家的心情當中,我卻開始找不到自己。
如果說前幾年,大概還能有那麼一點交集的契合,但也就是在我對自己有所疑問的時候,越來越找不到交集點。

應該是要時時的想念吧...然而我卻完全沒有。
不是該常常放在心上嗎...似乎我也沒有。

把三年前自己寫的那篇「思念,是想著妳的感覺」拿出來看,心裡頓時五味雜陳,真的覺得自己很久沒有那種很想念很想念、想念到痛、甚至是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出現了。
終究還是淡了嗎...在年復一年的回首當中到現在很認真地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熱情與付出已經不如以往。

我是真的不太好意思在跟人談麻由的事,總覺得現在的麻由已經不是我能夠隨便去談論議論的了,如果寒月不跟我說、或是不上小瑟的部落格、不回論壇的話,我完全不知道麻由現在到底怎麼了,嗯...是一種領域的感覺,麻由已經走到了我所知的領域之外,對我來說,自己在 BLOG 說說還沒打緊,但是和同樣喜歡麻由的人談這些就變得很輕浮隨便,好像一種自曝其短的感覺。
不過,雖說不好意思,但一旦真的說到了麻由,也還是會像打開了開關一樣地吱吱喳喳說個不同,所以才不好意思談,深怕自己說個沒完,就講了什麼不對的東西了。
照理來說;無知不是錯誤,如果有什麼不清楚的就該去了解它,但是當我發現自己很懶得做這些動作時,我就知道自己不對勁了...這不該是一個有愛的表現、這根本就沒有存在熱情。

心虛,所以想躲避,不是自己擅長或了解的領域就少說話...這是我的做人原則,只是五年前我沒想到;關於麻由我會有那麼心虛和承認並不了解的一天。
我本來就是一個很冷漠的人,只是話多的壞習慣讓我看起來很熱情,但是剛喜歡上麻由的前幾年我真的很熱情,無論是對麻由或是對任何事情,麻由為我打開了一個新世界,因為麻由所認識的所有新事物,在我眼中都美好得像春天一樣地生機蓬勃。
而今,五年過去了,我覺得在喜歡了麻由五年以後,自己好像一點一點地又慢慢變回了原本那個冷漠的自己,對什麼事情都不感興趣、即使感興趣但也只願意有限度的付出。

只看麻由演的日劇和電影,但很少關心麻由的其他事情,原來我對麻由的喜歡也萎縮到了如此有限度的部份。

偶爾看到麻由寫的 BLOG 更新了,也不再欣喜若狂。
不過,最近看到麻由在 BLOG 中表示她在過最後的高中生活,心裡卻覺得很為她高興,為什麼我完全不去關心她的未來發展或什麼的呢,...反而覺得;希望麻由好好地過完高中的生活。
老實說,看再多她的公開活動或作品演出,都比不上看到她說一句「我很快樂」來得讓人高興。
但是,我卻常常覺得麻由的文字裡雖然常提到「快樂」和「幸福」,但是總感到透露出一些青春徬徨的憂鬱。
關於這點,我希望是我想太多了吧。

有時,在看到麻由時會想起小步...
我還以為自己應該要想起小雪穗,因為那才是我喜歡麻由的原點,不過我發現,現在的我想到小步比較多。
或許那也代表了,就算麻由長大了,十八歲了,但在我心中還是小孩子吧,我還是用當初那個看待小麻由的眼睛在看她,這種心態我想即使是她二十八歲也一樣吧。
所以,怎麼樣都很難接受她和男生的親密接觸,總覺得他們都是懷有心機地在誘拐一個小孩子...

聽到麻由打算搬出去住的時候,心裡的感覺很複雜;當然最怕她被男人騷擾,我在想;如果今天徵求一句對麻由說的話,我搞不好會跟她說:「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麻由的在意,已經不在她的表現、未來、外型、訊息、消息、出演這些事情上面了,但卻不是那種滿溢的思念或關愛的情感,而是在這些很奇怪的私事上打轉,只要一觸到了就會莫名地停止不了想像。

越想就越覺得自己很奇怪啊,明明熱情淡了,該關心的都很少關心了,卻總是像看待肉中刺一樣地在意這件事。
老想著這些,我該不會是變態吧...

或許,麻由是日本人是一件好事,我不懂日語也是一件好事,因為距離太近了,我會胡思亂想、若是距離很短,我很難想像自己會做出什麼不該做的事。
我不但不是一個好的麻由飯,可能也會是一個危險的麻由飯,是說這也超出一個支持者的範圍了吧。

在這篇歲末說到這些,多少是對一些事情的訣別;對自己過去喜歡麻由的熱情告別,無論如何我覺得自己再也找不回那份熱情了...
然後也是一種承認,現在的我承認自己也無法付出時間去跟隨麻由的消息和資訊,我確實沒有資格說自己是麻由飯了。

順便再回答了那縈繞在我心裡已久的問題:到底算不算是喜歡麻由?
喜歡。
或許和同樣喜歡麻由的大家比起來,我不能算做是真正的喜歡吧...
但我...還是喜歡麻由,無法捨棄自己的這個部份,即使淡了,但「喜歡麻由」這件事已經構成了絕大部分的我,是一種無法分割掉的感覺了。

嗯啊...是說,明年四月就可以看到麻由了吧...
就像我之前說的;對於麻由演戲的挑戰與未來的發展,不知為何,我已不再在意,比起這個我反而更在意她在新電影裡演的未婚媽媽一角...
一想到電影會給她什麼樣的劇情或前情回顧,還有麻由會怎麼去揣測想像這個角色的心情...
光是這樣想就足以令我坐立難安了。
結果我會去在意的,還是這些事情...

我想我真是沒救了吧。

還有...我希望麻由快樂...
為什麼我總覺得麻由在 BLOG 上的心情有些憂鬱呢...難道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嗎。

說到了 BLOG 啊...BLOG 上寫的多少有些宣傳意味吧,我不太希望麻由開 BLOG 也是因為這樣,應該是抒發心情的地方,不想要說會連寫的時候都要考慮工作。
會有這樣猜疑的心態,或許是我太不信任藝人這個職業了吧。
不過,麻由如果說她快樂,那我也願意相信,如果是麻由,那我就願意相信。

看麻由再多的出演或是活動,都比不上看到她說一句「我很快樂」來得讓我高興。
我是這麼想的,而這個想法,到現在也都沒有變過。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瑟瞳
  • 麻由是我第一個喜歡的偶像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看法準不準確,我覺得當麻由飯其實是很孤獨的,或者說當飯本來就是孤獨的。連入坑的順序都不同了,喜歡她的哪一個方面也是因人而異的啊。自己喜歡的麻由跟別人喜歡的麻由,還有真正的麻由究竟是如何,真的沒有一定的答案。

    我的話,總是時時記得她打動我的那一瞬間。那是她本人帶給我的,本來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向別人尋求認同,也沒有很需要自己的眼光被肯定,因為就算別人說了什麼或者不說什麼,我對她的喜歡也不會變多或變少。甚至有時會出現一種想法:我喜歡麻由的感覺跟經驗一定是最獨特的,才不會跟別人一樣呢。

    因為是個人的事,所以只要做到對得起自己就可以了,以我的角度來看的話,會煩惱著關於麻由的問題便是喜歡麻由的證明,從沒有懷疑過aki對她的感情,因為那樣也是喜歡的一種啊。

    我是她的戲迷喔,她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演員,所以才會一直想念著她光芒耀眼的模樣。不過若是她的快樂不再存在於戲劇上面,那麼我也寧願她是快樂的,不演也沒有關係,但是只要她沒有明確說不演,我就會一直等下去。雖然沒有任何可靠的承諾保證未來如何,有的時候也會不安或急躁,懷疑自己是不是太早把喜歡說出口了,但不現在說要等到什麼時候呢?至少有多少就說多少,這是我飯的方式。

    她的blog啊,我在想說不定她是為了要享受普通生活才故意放置三個月讓大家等著w一切如常就好了,她之前有段期間心情好像不是很穩定但也還是把自己的心情寫出來,所以我覺得她說現在過得很好那就是很好了,光看文章給人的感覺洋溢著幸福與惆悵,就如同她所描繪的夕陽,溫潤的光澤讓人沈醉,一個高三生能寫出這樣子的字句真的是...很棒啊。

  • akiyon
  • 當飯本來就是孤獨的 ... 對的,是這樣吧,自己和別人一定不一樣,因為每個人的想法是不同的。
    關於這個部分我很認同,即使是同樣的經驗,也會覺得其中的感受不一樣,喜歡同一個人但卻不見得會有相同的心情,那種獨享的特別很令人驕傲卻也寂寞。

    和過去的自己相比,熱情真的淡了不少,如果說過去覺得有什麼和大家相同的交集,就是同樣感受到的熱情,但現在完全沒有了,這是我迷惘的地方,可是要說自己喜不喜歡麻由,這點倒是真的很肯定,只是感到自己的表現太冷漠了。

    我一直都喜歡看麻由演戲,忍不住也會對她的表現嘮叨 ... 因為我原本就是喜歡她在演戲時綻放的光芒,正如同小瑟說的「心目中最好的演員」,我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 所以才很放心吧,所以才不擔心吧 ... 因為麻由是最好的,不知不覺間就只想認真地看麻由的演出而不去在意她的角色戲份。
    話雖如此,每次只要麻由表現得很好時,我還是會忍不住想哭啊。

    有多少就說多少,是啊,我很喜歡看小瑟對麻由情感的表白。
    如果是像小瑟說的,故意放著,我覺得那也很好 ~~ 只要是麻由自己想做的就好。
    我希望是我想太多啦,聽妳這麼說以後我真覺得我想太多了,這麼棒的感覺 ... 我想應該沒有到我想像的那種憂鬱的程度吧.
  • 瑟瞳
  • 我追別的偶像也有遇到類似的情況,雖然喜歡歸喜歡,但就是有距離,好像畫了一條界線在那裡,覺得自己或許沒有自稱是飯的資格...發現極限讓人感覺到沮喪。這種時候我會試著拋開所有,問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她身上有我想要看到的東西嗎?我想得比較單純直接,不用對別人負責,只要面對自己的偶像好好靜下來感受自已的想法,答案就很清楚了。因為清楚自己能力有限,所以只能好好珍惜當下了,不要違背自己的心意就好。

    麻由表現太好的時候我也會很想哭XD。這是共通的地方呢XDD。

    我認真想過如果她真的結婚生子我願意幫她帶小孩,因為真的很想一直一直看她的戲。但其實光是她存在跟我們同樣的時代裡就已經讓我很感激了,簡直奇蹟啊。

    我心目中的麻由一直都是既獨立又自由,想法總是讓人驚奇的,比起憂鬱我只讀出眷戀的感情,不管怎樣我覺得高三女孩子的心情不要去猜啦,因為一定不會有答案啊~
  • Kantsuki(寒月)
  • 說起熱情,其實比起當年初初喜歡時已經轉淡了很多,甚至不會刻意起想起,也不再天天蹲在幾個地點收集資訊。這樣的轉變令我不知該如何面對?或許是因為麻由處於平靜期,所以專注力往別的地方去了。又或者,是自己正在用另一個方向重新出發,以不同以往的方式去喜歡。

    雖然AKI說自己的態度變回冷漠,但是對麻由的感想卻一點也不輕浮隨便,現在AKI依然是少數我尊敬的麻由飯之一。也許,現在有著許多疑問,如果是我的話,想不通就這樣放著,總有一天便會有答案。

    至於BLOG,我不敢猜測太多。18歲的孩子,多少總是有想不透的地方,即使麻由是較其他人成熟,但身上依舊有那個年齡階段的氣質。XD

    新的一年,祝AKI事事順利。^^
  • akiyon
  • 我也是,追別人時我會再更冷漠一點,不過我不會像小瑟這樣去懷疑自己身為飯的資格 ... 應該說正因為畫了界線,所以我就覺得情況特別清楚,會有所懷疑和苦惱,只有對麻由才有。
    跟追麻由感覺最像的到目前為止是樂團生物股長,可是還是有區別,沒有那種覺得自己怎麼做都不對的苦惱。
    因為覺得麻由應該和別人不一樣,但熱情卻越來越淡,總有一天也會跟別人一樣嗎?這讓我感到迷惘恐慌。
    嗯 ... 不要違背自己心意就好,靜下心問自己;既然很喜歡麻由,那就好好珍惜當下吧 ...

    因為麻由就是這樣打動我們的 ... 喜歡她演戲的模樣、喜歡看她演戲 ... 正如同小瑟說的奇蹟一般;我確實常常感謝這世上有了麻由 ... 而讓我看見了她。

    說的也是啊 ... 十八歲這惱人的青春啊 ... 沒有答案的問題 ... 嗯 ... 沒錯,我想是我想太多了。
  • akiyon
  • 不過我覺得寒月還是常常想起麻由,對麻由的關注還是掌握得很精準。
    或許正如寒月所說,不過我想是因為事情太多,暫時影響了寒月的專注吧,雖然在我看來;寒月還是那個專心看著麻由的寒月

    謝謝寒月,寒月也是我尊敬的麻由飯之一,對麻由我沒辦法輕浮隨便 ... 所以才想理清楚,雖然到現在還是沒有很清楚,但是至少明白自己喜歡她,其實只要知道這一點就很足夠了吧。

    小瑟也是這麼說的 ... 嗯 ... 青春難測,我還是不要妄自感覺。
    我覺得成熟是麻由的態度,但是麻由對我來說還是個十八歲的大孩子 ...

    新年快樂啊,謝謝寒月,也祝寒月心想事成啊。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