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上週五 ( 一月十一日 ) 在公司的電影欣賞活動看了這部電影;湯姆克魯斯 ( Tom Cruise ) 主演的這部<神隱任務>。

010 -- Jack Reacher

片  名:Jack Reacher
     ( 神隱任務 )
上  映:2012年12月17日 ( 台灣 )
導  演:Christopher McQuarrie
發  行:UIP
製  片:Tom Cruise
     Paula Wagner
     Kevin J. Messick
     Gary Levinsohn
     Don Granger
     Dana Goldberg
執行製片:Jake Myers     
     Paul Schwake
原  著:Lee Child
編  劇:Christopher McQuarrie
     Lee Child

音  樂:Joe Kraemer
攝  影:Caleb Deschanel
造  型:James D. Bissell
藝術指導:Christa Munro
     Gregory A. Weimerskirch
服裝設計:Susan Matheson

主  演:Jack Reacher/Tom Cruise
     Cash/Robert Duvall
     Helen/Rosamund Pike
     Rodin/Richard Jenkins
     The Zec/Werner Herzog
     Emerson/David Oyelowo

對這部電影,不要抱太大期待。
跟<007 空降危機>有點像、有點悶。
這是我要進場前,朋友給我的忠告。

不過,看完以後我並不這麼認為,但是或許我是該感謝他的忠告,因為他的這番話,讓我沒有抱著期待的心情,很自然地放開心來看這部電影,因此才會得到了這並不這麼認為的意外效果吧。

我覺得,<神隱任務>不算是動作片,我反而認為,若是朋友之前評論的論點能成立的話,那就是「悶」這一點,而沉悶的地方恰恰是它的動作部份,而這在應該是最後對決的壓軸部份,更是沉悶的極致表現,若是沒有那練靶場的老頭頻頻地與湯姆克魯斯的插科打諢,那一段我簡直看到快閉上眼睛了,而事實上我真的不小心睡著了幾秒鐘直到讓電影院的重低音震醒。

作為一部動作片而如果讓人感到它的動作場面「悶」的話,那怎麼能算是動作片?

比起動作片;我感覺<神隱任務>還更像是懸疑推理片吧。

從開槍殺人的兇手和被抓到的嫌疑犯不是同一個人開始,再到不幸昏迷的嫌疑犯堅持要找一個叫做「Jack Reacher」的人來作證,<神隱任務>從拉開故事序幕以後,就平緩但別有深意地味劇情展開了讓觀眾疑問的鋪墊。
然後,名叫「Jack Reacher」;也就是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那個人現身了,把這件看似罪證確鑿的案件一一檢視,接著推翻了連 Jack Reacher 本人自己斷定嫌犯肯定殺人的最初想法。
太過完美、連細節都一絲不苟地一一具備的證據,反而隱藏了真正的真相。
所謂的完美不可能自然存在,完美這回事兒,肯定是人為製造的,而之所以要製造它,就是為了要掩蓋真正的真相...這個概念的呈現,讓我認定了這部<神隱任務>應該是一部比起動作而更接近懸疑推理的電影。

但是,若說是懸疑推理的話,似乎又不太算,兇手一開始就現身的這一點,很大程度地已經減少推理的懸念,而幕後黑手的步步進逼似乎缺少了某種應有的喘不過氣來的緊張。

每一個類型,<神隱任務>都似乎吻合,但卻都差了點相符的神韻,沒有辦法用一個框架將它成一部什麼樣的電影。
這也是現在那種大雜燴娛樂所製造的窘狀,任何一個要件都想碰觸,但是滿足不了所有的條件,<神隱任務>就是現今大眾電影的縮影。

可是,我不覺得<神隱任務>難看。
沒錯,它在每個部份都沒有辦法透徹地做出完美的表現,但是,比起那些一定要說出所以然的條件,我覺得電影應該還有其他重要的東西;
也許,是意念。
或者,是概念。
可能,是節奏的掌握。
大概,是分鏡的運用。

若要問我為什麼覺得不錯,是覺得電影中的某些概念很不錯吧,像是前面說到的推理概念,我就很喜歡那段人為完美中的破綻是一個很好的概念,當然這不代表認同這個說法正確,卻很能提供給觀眾特別的想像空間。

片中還有一段令我很有感覺的情節;那是 Jack Reacher 指著對面辦公大樓對律師說的話,我沒辦法把整段台詞記得很清楚,只能說出個大概意思--沒有人是自由的,各自背負著工作、貸款與家庭責任等限制住自我的事物,受著種種限制,即使身處在這個自由國度。

事實上,自由原本就沒有可能徹底完全,就像 Jack Reacher 說的;就算是美國這個號稱自由的國家,雖說憲法保障人民這天賦的自由權力,但是依然用法律約束公民的行為。
這麼做錯了嗎?不是吧,如果藉自由之名而無限上綱,那麼就真成了羅蘭夫人所言「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的可怕情況,所以,自由是需要保障的,但自由仍然有限度。

詩人兼歌手的巴布.狄倫說過:
「無人自由,即使是鳥,也被天空囚禁」
片中的 Jack Reacher 或許擺脫了許多桎梏而擁有了更大的自由,但仍然不完全,正如同庸庸碌碌的眾生在溫飽與生活之際追求幸福的自由,Jack Reacher 也是如此,只是做得更大更多而已。

以我稀薄的電影涵養來說,除了概念以外,很難說出<神隱任務>具備了哪些其他重要的東西。
可是我真的覺得這部電影不錯,如果不是太苛求的話,<神隱任務>已經是很不錯的電影了,離名作、大作和神作確實都還有一段距離,但請別這麼要求它,經典是有限的,尤其是在漫漫的電影長河之中。

湯姆克魯斯這次也擔任了<神隱任務>製作人的工作,所以算是自制自演吧,很少看湯姆克魯斯的電影,回憶起上一次看他的電影,是<世界大戰>的時候了,而再上上一部,是<末代武士>,上上上、也就是第一部看的是唸書時的<征服情海>。
這四部的上映時間都各自隔了一段時日,所以我每次看到阿湯哥都覺得他一次比一次老,我真的感覺阿湯哥老了,不過,還是很帥,演起這個崇尚自由、無視法律、看似冷靜但偶爾會突然暴衝的 Jack Reacher;還是很有男人的失控魅力。

但是這部電影給我最大的驚喜,是那個幕後操造不法集團幹下連殺五人大案的集團 BOSS;Werner Herzog 飾演的 The Zec。
暗巷中一番為求生存啃掉手指頭的論述讓人聽了頭皮發麻,看到他沒有指頭的平滑手掌和陰鷙狠毒的表情,真的會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把 The Zec 這個角色演的那麼狡猾得讓人可恨,Werner Herzog 確實把那種除了殺了他以外沒有任何辦法對付他的殘忍滑頭表現得絲絲入扣,就算很討厭這個人物,卻不得不為 Werner Herzog 精采的表現所震攝。

在網路上查<神隱資料>的資料時,意外發現 Werner Herzog 本人不是演員,而是導演,真的很難想像這位導演這麼會演戲,這種足以抓住觀眾目光的演技...一個演員所創造出來的魅力,就應該是這個樣子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萌絵
  • 沒有所謂的完美…和我所想的一樣呀^^

    雖然不肯定是否完全明白,但我也很喜歡這句…
    「沒有人是自由的,各自背負著工作、貸款與家庭責任等 限制住自我的事物,受著種種限制,即使身處在這個自由國度。」
    我想,若真的有自由,那會是個人的自由,並透過剝削別人自由的方式來得到…呃,好像有點悲觀了" 也有心靈上的自由吧。

    沒看到這邊有上映呢,有機會也想看看~
  • akiyon
  • 沒有所謂的完美,沒錯。
    MOE 的這個想法總會讓我想起村上春樹在「聽風的歌」裡提到的「所謂完美的文章並不存在,就像完美的絕望並不存在一樣」
    好跟壞都沒有那種徹底完全的程度吧,若是有,也是自己這麼認為。

    我想,沒有自由指的是沒有人可以真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心靈上的自由是真的有可能的,心靈世界是不受限的啊

    哈哈,不是很棒的電影,但也沒有那麼糟就是了 ... 有些概念,還不錯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