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回到過去,修正錯誤。

穿越時空的題材有好幾種形式,最常見的就是從現在穿越到古代,像是 2014 年的<信長協奏曲>。
當然也有反過來從古代來到現代的例子,像是剛播畢下檔的<サムライせんせい>。
這兩種是最典型的逆轉或改變歷史的類型,而還有一種就是第一段說的;回到自己的過去,屬於修正自我人生的重生穿越。

我第一部追的日劇<求婚大作戰>就是重生穿越題材,而這部不斷回到昨天的<世にも奇妙な物語~昨日公園~>也可以看作是這種類型的作品,但有點不一樣的是;雖然回到過去的是主角本人,重生與修正的目標卻不是自己,而是主角的朋友。

一座神奇的公園,只要走進裡面,就能夠回到昨天,重新再過一次曾經經歷過的生活。
主人翁中田美和無意中發現了這個公園的秘密,但是,回到昨天能夠怎麼辦呢?

也許可以來得及修復錯誤吧...

什麼錯誤?
她想起了昨天不幸因意外而過世的好友町田隆子,或者能夠來得及、不幸可以改變...

這麼想著而走進公園的中田美和,在熟悉的地方,看見了依然在世的好友。

也許,真的有可以改變命運的機會...

02.jpg

於是,中田美和開始在重新再來一次的昨天,竭盡全力地改變好友町田隆子的既定行動,嘗試著阻止曾經發生過的不幸事件。
只是,她失敗了,儘管繞過了原來事件的時間地點,不幸仍然以其他形發生,失望的中田美和再次進入了神奇的昨日公園,企圖進行修正,然而無論她如何阻止,依舊無法改變好友町田隆子的死亡,而且犧牲者與事件的規模隨著她的行動增加擴大。

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改變命運、讓好友平安度過這一天?
還是說;命運真的無法扭轉,自己要繼續在這過不完的昨日中如輪迴般地一次又一次地嘗試呢?

03.jpg

時空是否能夠逆轉?
歷史能否可以轉變?
這是以穿越為題材的作品無法迴避的課題,而無論是哪種觀點,都同樣存在太多種成立的可能性與相互矛盾的辯證。

這部<昨日公園>的劇情,很顯然地是立論於時空歷史不可逆轉與改變的觀點之上,所以中田美和無論重來多少次,都無法扭轉好友死亡結局的事實。
而且,不只是無法改變,事件的本身随著她的行動會試圖以更激烈的方式導引成原本「町田隆子死亡」的這個軌道上;而哪怕那修正後的情況比最初的結果還要來得更加慘烈。

如果不能過去改變,穿越豈不毫無意義?那麼默默散發著光芒吸引心懷遺憾的人們走進的昨日公園,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
這一點,或者可以從劇中中田美和最後一次穿越時與町田隆子的問答內容看出端倪。

中田美和問了町田隆子一個假設性的問題:
如果妳知道;很重要的人今天會死的話,妳會怎麼做?

町田隆子回答了:
我會去救他

如果做不到呢?
那也要去。

說的也是啊。
抱歉,我其實一直都很後悔,像放棄長笛的事、妳的事也是。
所以,我想著這一次絕對不能逃避。

04.jpg

逃避無法解決問題,好友的態度看起來是讓中田美和明白了這件事,很多事情或許都因微小的努力累積為成功的事實。
無論是誰都想相信這個世界上確實能發生這樣的奇蹟,昨日公園的現象似乎就是帶領擁有這份信念的人的一扇門,但是它卻也具有讓懷抱這份信念的人感到絕望的力量。
時也命也運也,聽起來太過宿命論,但有些事情真的是人力所無法扭轉,那即便是給予多少信心都無法改變。

所以我想;町田隆子回答的意義看似激勵了中田美和繼續重新再來的態度,但事實上應該說是點醒了某種兩人相處上的一些問題;但並非特別的有意或意有所指,而是中田美和在「町田隆子死亡」這個事實上對好友的一種追憶而被無意啟發出來的懺悔吧。

昨日公園的存在,不是為了改變過去與未來,而是為了彌補當下可能造成的後悔。
「我們的人生一路走來放下了很多,但遺憾的是來不及一一道別」這是電影<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中的台詞。
中田美和比 Pi 多了一個對來不及道別的人們說再見的空檔、一個即時說出心中感受的機會。

05.jpg06.jpg

如果沒有這座公園,町田隆子就聽不到中田美和的那一句「妳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也就無法得到那一句「我也最喜歡妳」的回應。

不幸雖然無法改變,但至少,要來得及說再見。

09.jpg10.jpg11.jpg

是說;在上一段問答的內容中,其實有一段對話我沒有把它放進去,那段對話一樣是以中田美和的問題為開端展開:
我問妳,對妳來說最重要的人是誰?在這個世界上最想要守護的人是誰?
家人吧
我就想妳一定會這麼說,因為妳是個溫柔的人

12.jpg

其實我覺得這段話很多餘,町田隆子「救不到也會去」的回答表面上看起來已經似乎讓中田美和下定全力改變命運的決心,在那個當下的中田美和應該要想的是要怎麼改變町田隆子後來的行動,以躲過在前三次時空輪迴的意外吧,在那個當下還問這個問題感覺很多餘。

然而,這個問題的回答卻看似為中田美和的放棄而解套,因為町田隆子對家人的看重,所以為了不使她的家人受到波及,所以中田美和只好選擇放棄,讓事情回到原有的軌道。
可是這種解套卻又莫名地有種別有用心的不適與違和感。

所以我感覺;「救不到也會去」「最重要與最想要守護的人是家人」的兩個答案實在存在著不小矛盾,看起來其實只要設定後者就可以,因為若只有前者的話這個輪迴便結束不了,而後者不需前者的前提就能夠導引故事的結局。

事實上我認為不用任何問答就直接跳到擁抱也是很 OK 的,那些問答可以給一些兩人的回憶談話之類的來填滿啊...雖然兩段對話都有可以解釋與想像的空間,但放在同一段劇情裡就顯得很相互矛盾了。

不過老實說;這部日劇不是只有這兩段對話有很令人違和的矛盾感,包括主演這一對好友的有村架純和福田麻由子也是啊...
這兩人的組合看上去完全沒有任何好友的感覺哪 ~~
但是,我覺得不是演技的問題,雖然身為麻由飯的自己對麻由這次的表現也不是特別滿意,但並非不滿意 ( 好拗口 XD ),也並不認為有村的表現差到哪裡去。
但這兩人就是沒有好朋友的感覺;一點點、一絲一毫、ZENZEN 沒有。

13.jpg

也因為如此,我對中田美和的悲傷與無力完全沒有代入感,也對她們最後的大擁抱毫無感動的情緒,怎麼看就像是比陌生人好一點的普通朋友,實在太讓人難以產生生離死別的心痛。

07.jpg08.jpg

整部看完,唯一讓我心裡產生漣漪的就是麻由久違的出演,還有在「最好的朋友與最喜歡妳」的擁抱中想起的<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中那「來不及一一道別」的台詞。
XD 這樣說根本已經完全暴露我的意圖了,好吧我承認,我寫感想就是為了上一段說的那兩次的一點點心動,麻由的部分已在上個月完成,而現在即將結束的這一篇,就只是為了想到<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的台詞而寫。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