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08年的12月我曾經貼過這部日劇SP的新情報,這是福田麻由子在09年的第一部日劇作品,不過名單排在很後面,而且同樣是SP,不是常規日劇。

本來這一部日劇還是想在09年1月12日當天晚上看完個直播就行了,最大原因是小麻由戲份太少,所以也讓我對它沒有太大興致,而且;題材也不吸引我。

但是不知怎地,結果四月中的時候,我還是把這部日劇SP看完了…
只能說;果然麻由對我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01.jpg

劇 名:そうか、もう君はいないのか ( 原來,妳已不在身邊 )
時 段:月九 ( 週一晚間九點 )
放 送:TBS
    2009-01-12
原 作:城山三郎「そうか、もう君はいないのか」
脚 本:山元清多 
製作人:八木康夫 
導 演:土井裕泰
 
演 員:城山三郎 ( 杉浦英一 )/田村正和  
    杉浦容子/富司純子  
    若き三郎/中村勘太郎  
    若き容子/長澤まさみ  
    井上紀子 ( 三郎の娘 )/檀れい  
    武田 ( レストラン店主 )/橋爪功 
    三郎の父/林隆三  
    杉浦有一 ( 三郎の息子 )/田中哲司 
    裕子 ( 三郎の孫 )/福田麻由子 
    芳江 ( 武田の妻 )/キムラ緑子  
    酒井 ( 看護師 )/西尾まり
    真田 ( 八百屋 )/皆川猿時  
    井上 ( 紀子の夫 )/ 神尾佑
 
收視率:12 %

 02.jpg03.jpg04.jpg05.jpg06.jpg

 

這部日劇,最初情報剛出現的時候,一個網路上的朋友把他直翻做;「這樣啊,原來妳已經不在了」
如果照直譯確實是如此的,意思ㄧ目暸然,但是真的太直了些

而日劇的兩大字幕組對此作品的翻譯也不同,一個叫作「原來,妳已不在身邊」、一個是「回首妳已不在」
其實考慮到這是一部文學小說,好像該有一點隱晦或是文學味一點,所以是「回首妳已不在」才比較適切麼?但是就我個人看完整部SP的感想,覺得自己喜歡的是「原來,妳已不在身邊」,帶著點嗟嘆,一點遺憾與失落,既清楚也明瞭,「回首妳已不在」雖然字數較少,可也太繞口了,就是覺得怪怪的,
三個名字來說,是喜歡平實一些但是又明白的「原來,妳已不在身邊」
不過意思最準確的;應該還是「這樣啊,原來妳已經不在了」

在看「原來,妳已不在身邊」之前,我一直是這樣覺得的
看完以後,也還是這樣想的沒有變過

所謂的感動與感性,其實在每個人生階段都存在,只是感受的心情不同,很多時候某個場景、某一句話、某個畫面;在現下的情緒可能是輕輕帶過、不留痕跡,但是到了另一個人生的階段,也許,就突然會想起這些曾看過的一切,當你的心情已經可以是與它形容的相同之時,才能體會箇中滋味

一直很喜歡辛棄疾的一闕詞叫「醜奴兒」:

「少年不識愁滋味
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
欲語還休, 欲語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秋」

從初中看到這闕詞以後就喜歡上它的意境,我很少看詩詞、很少研究它們,但這闕詞卻在第一眼看到時深記腦中,怎麼也忘不了,其中最喜歡的就在那「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欲語還休, 欲語還休」的形容,在下不是國文老師,也不解釋這兩段詞句的意思了,在我的感覺;這兩段都有些蒼涼感,一個是現今的我看昨日之我,一個說的就是現在的自己,不論怎麼講,都是以現在的心情做出發,走到了同樣一種忽而感慨的心境

從「原來,妳已不在身邊」看完後延伸出的感覺就和這詞很像

坦白地說;像我這樣的年紀很難理解像「原來,妳已不在身邊」這樣深厚篤實的夫妻情感,我沒談過戀愛、當然也不會有婚姻這樣的情感,戀愛時的怦怦心跳不曾嘗試、細長如流水般的夫妻生活並沒擁有

所以面對著「原來,妳已不在身邊」裡面那種;已經將愛戀輕狂時的年輕歲月;過渡到攜手扶持的相依相伴,我能有所感觸,卻不是很能體會
因為我沒有過如此的人生階段,也不曾擁有

像劇中的這一句;
「50億人の中てただ一人『おい』と呼べるおまえ」--「在50億人的這裡面,我會直接以『喂』來直接稱呼的,就只有一個妳」
這種深厚的情感,可以理解卻又難以感覺,我總以為;夫妻之間的稱呼是親密的、獨特的,現在的年輕人談戀愛也總愛互稱老公老婆吧?我總認為那才是一種親膩,可是這一段話卻顛覆我的想法,因為這對夫妻彼此間的感情又是一種境界的深厚,如火般炙熱的情感經由時間的催化而如同水般的細膩平淡,因為太過於了解與習慣、太熟悉彼此間的互動而培養出的生活默契,一句話一個眼神都能充分地了解彼此的心意,也不用再有什麼獨特的稱呼,反而是最簡單的一聲「喂」就好了,因為在那樣相互扶持的歲月裡,只有夫妻倆人才能有這樣的感應

我能夠理解意會這一句話它背後的意思;是如此的真切而且深情,相較於天長地久的誓言,如此話語更體驗了平實的感動,可是我卻不能完全地去想像明瞭,因為我沒有體驗過這樣的一種平淡真摯的愛情
正如同我能夠看見海的廣大與無邊際、卻不能知道它有多麼浩瀚與深邃

07.jpg

而到了故事的最後,不斷寫著自己作品的男主角城山三郎,不期然地又開始問著妻子;自己這樣寫可以麼?這樣好不好?問著問著卻一直沒有得到答覆,抬起頭來環顧四週,發現自己的周圍是安靜的空氣,他才想起了;
「そうか、もう君はいないのか」--「這樣啊,原來妳已經不在了」

那種感慨是靜默的,並不激動
先可以想像這樣的場景,城山在他多年的創作生涯裡;大概也是這樣子寫著寫著,然後不時地問著妻子問題,然後總會獲得回應,養成了習慣,數十年如一日也不曾改變

直到愛妻死去後,城山的習慣卻一直沒有改過來,他已經習慣了回應,習慣了生命之中一個人的存在
而如今只剩他自己了,那個可以陪伴到最後的伴侶已經離開了自己的生命,他明明知道這樣的一件事,卻總是在生活中不經意地還是會把以前的習慣給放了出來,然後在那樣的動作之後,才又再一次地發現;是的;她已不在身邊

是一種孤獨而心酸的心情,不管是那怎麼也改不來的習慣,或是又再一次地提醒
最後只能化作輕輕地一聲嘆息;
「そうか、もう君はいないのか」

08.jpg09.jpg10.jpg

總的來說;這一部日劇該能有所意境,我的心情有所觸動,卻難有悸動,大概就像前面說的;我的人生階段不足以去體會如斯深情與感動
我覺得自己早過了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年紀,但要到天涼好個秋還要很久的一段時間吧?

或許等我到了那樣的境界,再回頭來看這一部日劇,會有更深更深的體會

只是不知道自己到那個時候還能記得它麼?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