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 -- 變身

書名:変身 へんしん
   ( 變身 )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葉韋利
出版:獨步文化
   2012年03月09日

 

這是東野圭吾醫學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更正,應該說<變身>是我在三部曲中最後一部讀完的作品。
翻翻以前寫過的感想,前兩部分別是 09 年和 10 年讀的了,沒想到我竟然隔了這麼多時間才把它們給湊齊。

<變身>說的是腦部移植的故事,這是在很久以前我就知道的事情,看書名與這短短的介紹,我也大概就猜到這會是什麼樣的故事;應該是主角接受大腦移植以後,思想性格逐漸改變的故事吧?
書名太明白、簡介太好聯想,這或許就是<變身>在我心目中的期待度一直遠遜於其餘兩部作品的原因,也是;在能夠想像到劇情走向的同時,看起來就似乎缺少驚奇性的發展了吧?
但是,事實上我並不怕雷或劇透,因為對我來說;看的是劇情如何搬演,而不是正在搬演的劇情。
所以,儘管因為大致上能猜想得到是什麼樣的題材而缺少了點期待度,但我還是想讀這本書 ( 雖然隔了很久才看完... ),因為很想知道東野先生會怎麼敘述這個變身的過程。

是說;我想起了不久前讀完的<秘密>。
明明知道最後直子徹底變成了藻奈美,但是看著平介與既是妻子又是女兒的她一起生活的諸般情節,感受到兩人距離越來越遠的無法迴避的事實,讀起來還是覺得難過且沉重。

讀<變身>也有相同的感覺,想像中的劇情與改變不負期待地一一發生,但是看到因腦部受傷而接受腦部移植的成瀨純一,在出院以後性格想法的變化過程,仍然令人讀來驚心動魄。
因為,從成瀨純一第一人稱「我」的敘述中,讓讀者幾乎是跟隨著主角親身感受到自己的不同,也就是像是在看戲般看著明明是自己卻又像是另一個人的改變,卻又眼睜睜地什麼都做不到的無奈。

「你能想像嗎?今天的自己和昨天的自己完全不同,然後明天醒來時又已經不是今天的自己,那些遙遠的記憶全部一點一點變成別人的,只徒留無奈,漫長歲月中累積的一切全部化為零,你了解那代表什麼嗎?讓我告訴你,那就等於跟死沒兩樣啊!人活著不光是會呼吸、心臟持續跳動,也不是能發出腦波,活著的真正意義是留下足跡,等到事過境遷看著留下的足跡,知道那確實是自己走過的,這才算真的活著!但你看看現在的我,就算看到過去該是我留下的足跡,也完全不認為屬於我。理論上已經活了超過二十年的成瀨純一,現在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種清楚的改變,對當事者而言是非常殘酷的痛苦,誠如本人所理解到的「亡魂正用盡一切手段試圖支配我」,他非常明白自己的變化,了解自我已經逐漸地消失而被取代,所有的感覺與想法都已經大相逕庭;以前會這麼想、現在不會,以前不會這麼做、現在會,那種從頭到腳都不再是原來自己的感覺十分恐怖。

因為變化太過明顯,所以成瀨當然也並不坐以待斃,他也拼命地想找回過去的自己,努力地抗拒亡魂透過慾望、價值觀與心情的一切支配,這段變身的過程,其實也是成瀨抵抗變身的過程,只是最後身為成瀨的主意識還是逐漸被亡靈影響控制了,而那實在不是身為讀者的我所想要看到的結果。
這實在是太悲哀了啊,不接受移植就可能性命不保或成為植物人,但接受了移植手術以後,卻失去了自己。

而所謂的「活著」又該是怎麼樣的形式呢?
是思想意識、還是生命的永垂不朽。
<變身>中成瀨為了自己人格的奮戰,似乎提供了解答、但卻讓答案更複雜,如果同一個人但卻已是不同的性格,究竟那是所謂多重人格的曖昧,還是說確實已經不是相同的人?

記得京極夏彥在<魍魎之匣>中也有相同的討論,科學所追求的永生--哪怕終年長睡也還是活著,但去除了意識與想法的活著,到底還符合人性嗎?
我覺得這就和複製人與安樂死的命題一樣,都是個複雜無法回答的問題,也許終我一生都會看到它們無法被定論的爭論不休吧。

話說,在這類移植而致性格大變的題材中,往往都是一個小小的部份引起全盤性的改變,照理來說,以比例而言應該還是自我原本的組成分子最大,但為什麼會這麼容易被影響?
科學理論的東西我不太懂...不對,是根本不懂,以我能理解的程度猜想,站在文學娛樂的角度來說,我覺得;是因為這樣的安排才能增強戲劇性吧。

針對這樣的問題,<變身>倒是有這麼樣的敘述;成瀨回憶到老鼠被放在籠中讓火燒死的畫面,到後來他才想起了那是自己小時候被父親逼著做的事,而且他也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對母親的依戀,剛好也和捐贈者一致。
書本沒有對這幾件事做解釋,但是讓我來解釋的話;我覺得那是成瀨性格與人生經歷上某些與器官捐贈者相同的部份,或者也可以擴大解釋成人性中總有些共通的殘虐惡意,只是每個人面對它的態度與想法並不一樣,而這也是決定成瀨與捐贈者人格的不同。
所以,為什麼會受到影響,我想是那共通的惡意被移植而來的外來者給激化或是連接起來了吧。

不由得想到這些就喋喋不休了,接續前面說到的結局論;我希望的是什麼樣的結果呢?
我一直在想;東野先生會給成瀨什麼樣的結局,從一開始我所期待的結果,是像乙一<暗黑童話>的結尾那樣,後來出現的人格消失了而原來的回復了。
可是,在看到成瀨越來越兇暴的人格傾向乃至於甚至殺了人也絲毫沒有罪惡感的思想價值觀之後,我開始感到不安了,因為我感覺得到這個人正逐漸地往毀滅的深淵暴走...就像那已死的捐贈者一樣。

這完全就是一種回不來的徹底絕望,在還剩最後十幾頁的時候,我真的已經不抱任何美好的期待了。

不過,還好結局也沒有到那麼慘的境地,那移植到成瀨頭內的部份的腦被取走了,腦部不完整的成瀨在全力搶救之下活了下來,可是卻成了植物人。
但是,至少成瀨變回了成瀨,還是自己而不必再受到亡魂的控制。

這個結局讓我想到了電影<殺客同萌>,接受了前額葉切除手術的洋娃娃,活在自己想像的世界中。
成瀨不也一樣嗎?保有了自己的個性與價值觀,但那卻是在自己的腦海裏。

其實,這個結局爛透了啊...不是安排的很爛、也不是敘述得很牽強,事實上這個劇情的發展是有脈絡可循的合情合理,只是成瀨實在太不幸太悲慘了,他的痛苦遭遇已經註定了故事結局無法有太大的逆轉,所以很爛,因為他太悲劇了,令我不忍卒睹,無法直視甚且難以接受。
可是,真的不是結尾的安排很差,實在是我的心情激盪到無法承受而已罷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