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尾秀介 -- 鬼的足音

書名:鬼の跫音
   ( 鬼的足音 )
作者:道尾秀介
譯者:劉姿君
出版:獨步文化
   2011年07月17日

 

這是一本短篇集,收錄了道尾秀介<鈴蟲>、<野獸>、<宵狐>、<盒中字>、<冬之鬼>、<惡意的臉>六篇短篇小說。
雖然是短篇,加起來才兩百頁出頭,但每一個故事都帶給我很大的震撼。而且,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我一直想到道尾的另一本作品--<向日葵不開的夏天>;一樣令人心裡感到發寒且窒悶。

是說,一想到<向日葵不開的夏天>以後,我就開始搜自己的網誌,覺得這本令我感受這麼深的作品,自己一定有寫下感想來記錄當時的心情,想看看那時候的自己到底寫了什麼。

不過,沒找到那一篇,原來我根本沒有寫。

為什麼我沒有寫呢...想了很久還是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原因,已經是兩三年前的事情了,實在也忘了原因為何。
現在想想;好像我也很少提到這本書吧,默默地回想了一下,似乎真的是這個樣子。不過,為什麼很少提到<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的這件事,我倒是很清楚地知道原因何在。
因為,從<向日葵不開的夏天>以後,我再也沒有讀過那類似的惡意與殘酷了,直到讀了這本<鬼的足音>。
果然還是只有同一個作家,才能寫出相同味道的作品啊。

讓我回憶一下,<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的整體故事架構...
道尾從一開始就說了謊,整個故事的開端與以「我」的第一人稱敘述的每一句話都是在騙人,雖然這中間也有真實的成分存在,但是道尾把它和謊言混在一起,構築出一個不讀到最後絕對無法了解自己被騙了什麼的虛假世界。

<鬼的足音>其實也遵循了這個架構,道尾慢條斯里地以「我」為主角,開始娓娓道來自己的心情人生,在短短的篇幅中先是架構了一個基本印象,然後又再度地推翻,一再地翻倒到了最後的結局,卻已令人無言以對。

在這六個故事中的「我」都犯下了無法放下的罪惡,通過那些不斷翻案的敘述,可以感覺到「我」那種背負著原罪追尋釋放的某種渴望,而不同的「我」需要不同的答案來滿足那某種的渴望。
但是...在我看來,沒有任何一個「我」能得到真正的救贖,因為在背上罪惡的過程中,已經毀壞的、失去的一切再也不能回到過去了,誠如晨間劇<あまちゃん>中春子強調的「人生無法反轉」一樣,面對已成定局的現況,如何面對它,才能真的釋放自己。
只是<鬼的足音>中的每一個「我」,都耽溺於自己的罪業與無法反轉的絕望,深陷絕望中的「我」在直視那無底深淵後看見的;竟是陰鬱的恐懼。

恐懼使人怯懦,戰勝恐懼的方法在成為恐懼本身。
恐懼使人勇敢,戰勝恐懼的方法是正視恐懼帶給自己的影響。
這是電影<Batman>中的思想啟示,套用到<鬼的足音>當中,六篇故事中的「我」都混雜了這兩種看待恐懼的方式,而最終的結果是為了能夠跨越自己的心靈業障,而所有的「我」就都變得冷血無情。

人啊,怎麼能夠在一瞬間變得這麼殘忍,又怎麼可以突然變得如此冷酷?原來,只要給了自己理由就真的能夠變成任何模樣嗎?
<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是如此,<鬼的足音>亦復如是。
純真的邪惡、在善意與惡意間互相轉換的臉孔...人類,真是難懂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