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庭一樹、杉基イクラ -- 糖果子彈漫畫版 01.jpg

書名:砂糖菓子の弾丸は撃ちぬけない
   ( 糖果子彈 A Lollypop or A Bullet )
原作:桜庭一樹
作畫:杉基イクラ
出版:台灣角川書店
   2010年01月29日

 

我早該要在讀完<糖果子彈>的小說之後,就應該要去讀它的漫畫版,然而我卻一直等到在兩年多以後的現在,才終於下定決心讀<糖果子彈>漫畫版。
遲遲至今才下決心,是對於漫畫能否完整呈現原作風味而感到擔憂,還有最重要的原因是,這麼一個讓人感到巨大悲傷的故事,如果真的被完整呈現了,我覺得在讀完小說以後的短期間之內,很難再一次承受這樣巨大的悲傷。

而在經過了兩年多,我覺得自己應該足夠淡化了當初心理遭受到的衝擊,所以又把這已經放著等了很久的漫畫拿出來看。

在讀了漫畫沒多久以後,我就已經可以肯定這是一部高度呈現原作味道的漫畫,其實,讀完原作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儘管整部作品的大方向與劇情都還記得很清楚,但不可否認地是小細節方面肯定有些地方早已遺忘...雖然如此,我還是很確定漫畫並沒有更動太多地方,幾乎是原汁原味地改編重現。

換成另一個形式的創作,並不是說照著搬演就一定可以成功,因為每一個形式都有著它們的不一樣之處,以文字與影像來說,文字的隱晦所能體現出的意境是影像所無法企及,但文字也不能夠形塑出的真實鮮活感。
而我覺得圖像的特點則在這兩者之中,既有文字可以補足畫面,也有畫面能夠推動文字,不過並不是兩者的極端兼具,而只是剛好兩邊的優點都有,所以是兼具兩者之長相對地也存在兩者之短,只要稍微處理不好,就有可能兩頭落空。

漫畫版<糖果子彈>,在我看來則是把這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畫者杉基イクラ的畫風細膩乾淨,儘管原作小說的風格令人讀來是那麼窒悶暗沉地喘不過氣,但杉基イクラ並沒有用粗重黑暗的方式來呈現它,相反地依然還是以秀氣細緻的線條去勾勒描繪這整個故事,以這樣的筆法慢慢鋪開的劇情,總有種讓人不知不覺身陷其中,屏氣凝神地直入核心時才發現時已被那充滿衝擊的情節給包圍了。
這樣的敘事方式,其實與原作者桜庭一樹的手法很像,看起來輕盈且引人想一頁頁下去的簡單文字,但是越讀卻越為書中的人物與故事所牽動。

桜庭一樹、杉基イクラ -- 糖果子彈漫畫版 02.jpg

在此之前,我並沒有讀過杉基イクラ任何作品,所以我不知道,這是否就是這個漫畫家的風格,不過無論如何,我都認為<糖果子彈>找到一個非常優秀且適合的漫畫家來為其進行改編。
不管她是確實能夠駕馭圖像創作的特點、還是剛好風格契合原作的桜庭一樹,總而言之兩者的結合是很難想像還能有別種可能的完美。

關於<糖果子彈>,其實早在兩年前的感想中,我就已經把能整理出來的感想都寫出來了:
http://akiyon.pixnet.net/blog/post/100909507
所以,雖然讀完了漫畫,我已無法再寫出新的心情,如果兩部作品給人的感覺不同,那麼我多少能就其中的差異抒發些不同的感想,但是這兩部<糖果子彈>帶給我的震撼相同,感受也相同,作畫的者杉基イクラ幾乎完全重現了原作文字所能描繪出的重要場景和對話,也徹底地營造出小說中沉重緊繃的氛圍,讀完了漫畫就像讀完了小說一樣,別無二致。

原作與漫畫如此緊密地無法分清彼此的無縫接軌,其完整程度實在少見。而原作者隱諱間接的描述與作畫者直接明白的繪畫,卻又各自保留了文字與圖像各擅勝場的優點,如果要說不同的話,大概就是這樣了,圖像比文字更能夠直接地造成視覺化的即視感,原本只存在於文字形容的想像,被以圖像的形式展示出來,那種清楚有別於文字的婉約。

可是,也就是因為太過完整而直接地表達出原作的精髓,所以漫畫<糖果子彈>我曾經一度讀不下去,雖然我還是讀完了,但我真的有過一絲遲疑的考慮,考慮就此闔卷不讀。
是懼怕、是恐懼,正是因為太了解整部作品,知道一切的情形與最終的真相,所以不忍心再讀。

還記得,兩年前讀完<糖果子彈>時心裡受到的震撼,當年心理上的衝擊再度於腦海中浮現,比起文字的隱約,圖像於視覺上激起的效應更大。
於是,到了這一刻我才發現;即使已經過了兩年,我還是很難再承受一次<糖果子彈>那令人絕望的殘酷與無奈的悲哀。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