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部みゆき -- 小暮照相館

書名:小暮写眞館
   ( 小暮照相館 )
作者:宮部みゆき
   ( 宮部美幸 )
譯者:劉子倩
出版:獨步文化
   2011年09月16日

 

故事從花菱一家買下照相館作為居所開始,一家之主的花菱老爸接受了保留照相館招牌的條件,原封不動地將店面硬是變成了住處,而花菱家的長男,被家人好友暱稱為「小花」的花菱英一收到了一張靈異照片,在因為好奇而去追查照片來源與故事的同時,不知不覺成為了所謂的靈異照片偵探。

其實,在我讀過的宮部みゆき作品中有相當多超現實的題材,像是以超能力為主的<十字火燄>,而靈異題材更是不虞匱乏,尤其是以古代江戶為時代背景的<通靈阿初補物帳>、<三島屋怪談百物語>都是其中很棒的系列作。

<小暮照相館>的作品風格,在最初看書本封底的介紹時,我猜想的是比較偏向捕物帳形式的作品,「靈異照片偵探花菱英一」聽起來怎麼像都像是通靈阿初補物帳的現代說法,這本以靈異為題材的作品,只是把宮部みゆき習慣的古江戶時代背景改到現代而已吧。
不過事實上並非如此。

主角花菱英一確實是追查著一張張靈異照片,但和捕物帳中因為人心痛苦與人性扭曲造就的靈異現象,卻完全不同。
補物帳故事中有著鮮血的詭異,多少還是帶著刑案的模式,在追查兇手的途中,能夠於生命的生與死間看得到魔物惡意的痕跡。
然而<小暮照相館>中的靈異照片,存在於某種既定結果與事實不明的曖昧模糊之中,生與死都完全不清楚,過去和未來也並不明白,花菱英一之所以追靈異相片,一開始是好奇,之後才是真正地受到委託,在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中,並沒有如同捕物帳那樣確立的案件形式,於是帶著惡意的血腥味也就完全不見了。

如果要我說,我會覺得雖然<小暮照相館>是靈異題材,但本質卻更接近<無名毒>的杉村系列;從事件著手而在那過程討論事件現象背後的故事與原因。
只是,杉村系列會讓人對世事有種悲哀的透徹,看待人類對社會、世俗對人們的傷害,是令人想嘆氣的無奈,除了杉村一家人本身具有的良善所營造的溫暖,整個系列的色調有些灰暗。

<小暮照相館>看待事件的角度則比較不同,雖然同樣在這過程中看得見那些傷害,但是畢竟照片所顯現的是過去的影像,所以很多故事已經過去,在花菱英一追查到的時候,大多已經事過境遷了。
但是,過去的事情,即使已經事過境遷,難道就什麼都沒有了嗎?其實並非如此,過去了且不再想起,只是沒有去想起它,很多事情還是刻在心上,但卻以為自己已經忘了。

照片,是一個紀錄「現在」的方法,而當過去了以後,曾經的「現在」就成了「過往」。
以為自己已經淡忘的那些「過往」,其實在照片裡還看得到吧?那樣的意念,其實就是<小暮照相館>書中花菱英一追尋的;每張相片背後的故事。

關於受到的傷害,我想任何人都在尋找彌補與治癒的方式,而每一種方式都不同,也或者完全沒有真正的正確解答,有的時候其實完全沒有得到徹底的救贖,而只是讓時間沖淡了而已。
追查靈異照片的花菱英一,一開始看到的都是別人的故事,不過隨著劇情的進展,他也逐漸想起了花菱家的過往,回憶起家人與自己受到的傷害,還有無意中造成的傷害。

忘記了傷害,以原有的模樣凝結下來,看起來四平八穩地繼續走下去,那種感覺,或許就像村上春樹在<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中說的「非常遺憾的是,某些事物是不能往後退的。那一但往前走之後,不管怎樣努力,都回不去了,如果那時候有什麼絲毫差錯的話,就會以錯誤的樣子凝結下來這樣吧。
但是,我認為任何人都無法評斷凝結下來的模樣的錯誤與否,唯一能確定的是現在的自我,已經是過去自我的累積。
如果一切都無法判別,那就沒有標準答案吧?
也許該交給時間,多少可以沖淡掉一點。
又或者,還有別的方式?

我很喜歡書中這麼一段話:
「你大概還沒有這種經驗,不過,等你長大之後,我想一定也會有。和陌生人--只有一面之緣擦身而過的外人,說出絕對不會告訴身邊親友的私密話題。不過,那種情形多半發生在計程車上。」

我想,那或許也是救贖的一種方法,因為並不認識、或許正是因為再也碰不到面,所以才說得出來吧。
這個方法一定不是正確的解答,但卻讓我的心感到了一陣被什麼風吹過的騷動。

<小暮照相館>是我開始閱讀宮部みゆき以來感到最意外的一次,因為我實在很難相信;這麼輕鬆可愛的筆調出自於宮部みゆき之手。
宮部みゆき作品的文字,應該是冷冽、透徹,帶著第三者的眼光而有著那麼點事不關己的漠然,這不只是宮部みゆき而已,很多日本作家、尤其是推理小說家都給我這種感覺。

但是,<小暮照相館>卻完全沒有讓我感到這既定的印象,從一開始敘述主角花菱家的介紹就令人看得十分開心,在人物角色互動的描寫上呈現相當自然的立體感,對話則活潑俏皮地讓人看了會心一笑。
更重要的是其筆觸帶給人的溫柔感覺,那是我在讀過的宮部みゆき作品中很少感受到的溫暖情緒,在這之前只有<無名毒>曾讓我有過同樣的心情,而<小暮照相館>是至今讀過的宮部みゆき作品中第二本讓我有相同感動的書,而且比<無名毒>更大更深。

宮部みゆき說;<小暮照相館>是她寫作人生的第二個出發點。
讀完這本書以後,我突然很想讀讀她在這第二個出發點的作品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