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誌施工結束前,除了某些不能不說的事之外,我應該都不會再更新網誌了。
而麻由,就是這絕對「不能不說的事」啊。

01

我還是覺得,麻由抱著孩子的樣子,看起來不像個媽媽,而是個大姐姐。
一直到看完整部電影以後,我都還是這個感覺。

是麻由太年輕,或者是無法想像那種心境,所以演得不像嗎?
在此之前,我心裡總想著這件事,然後對麻由的表現,開始有了點退縮的疑懼。
我擔心的是麻由的表現不好。

而正如前面所言,在我看完以後,依然確實地認為,麻由不像一個媽媽。
但是麻由的表現並沒有不好,相反地我的疑慮擔心消除了,因為那種不像媽媽的形象,其實才真的是正美這個角色應該要有的模樣;即使生下了孩子,但對於自己母親的身分與能力,卻始終抱持懷疑的不安心情。

02

我想起了麻由喜歡的作家川上未映子的<乳與卵>,綠子焦慮困惑地提出母性之於女性;是與生俱來的天性抑或是俗世造就的觀念?
綠子的疑惑,也正是電影<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中正美的疑惑,既然作為生父的學長不願意負責任,那麼正美願意把女兒生下來的原因是什麼?

或許,是想藉此挽回學長的心。還是說,為那段青澀的情感留下一點紀念。或者是真的捨不得、不忍心孩子因此消逝呢?
我認為無論哪一個都可能是原因,但也都不是最主要的因素,而正美也絕對無法清楚到底是為了什麼,然而正美儘管無法釐清這些,她卻還是生下了這個孩子;一個叫做夏月的女兒。

人生往往就是如此,在你還沒任何計畫的時候,一切就這麼被打亂,而當亂了以後,也還是就這麼沒有任何計畫性地將那亂局茫然地延續了下來。
麻由喜歡的村上春樹曾在<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中表示過「非常遺憾的是,某些事物是不能往後退的。那一但往前走之後,不管怎樣努力,都回不去了,如果那時候有什麼絲毫差錯的話,就會以錯誤的樣子凝結下來」
正美的人生,也就從那一刻開始凝結下來了。

所以,我能了解正美在看著夏月時的冷漠隔離,因為她不曉得該用什麼樣的心情看待這個孩子,那種自己承認錯誤就否定一切的煩躁感是很難面對的心情,前進與退後、承認與否認都無法明確表示的進退維谷,使得正美像神遊一樣地總是心不在焉,雖然看著女兒,但眼中總是透漏著愛恨交集的冷淡,像是精神分裂而解離的病患一樣,實則是錯亂茫然的不知所措。

03

正美如幽魂般毫無存在感的模樣,其實就是我看到的;麻由飾演正美時呈現出來的樣貌,麻由看起來不像媽媽,無論那是麻由揣摩出來的演技或是天生的氣質,都切合正美所該有的形象。

04

其實,我很難想像;麻由能夠讓自己在飾演正美這個角色時變得那麼地平凡,將存在感畏縮到那讓人難以察覺的毫無亮點,那根本不是我認識的麻由,即使是在那令人心疼的瓶頸期,我所看到的麻由存在感也只是因為尷尬與不協調的弱小,而不是如同<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中的如影子般的黑暗。
<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中的麻由,存在感簡直是要脫出螢幕般的薄弱,我不知道麻由是如何做到的,但是確實,麻由詮釋正美的演技讓我強烈地感受到正美想逃離一切的心情,完全不想被人知道、徹底地想被世人遺忘且不再討論的那種棄世心情。

05

但是,在整部電影中,正美也不是一直這樣毫無光彩地生活著,至少我覺得拒絕容子想收養女兒夏月的正美,渾身充滿了堅韌的耀眼光彩。
那是正美最美麗的時候,也是麻由在電影中存在感最強大的時候,雖然我認為那時候的正美依然不像個母親,但是那樣的宣示卻讓人感覺到這個大女生正展現出修正自己人生的堅毅決心。

儘管到電影的最後,我還是覺得麻由乃至於她飾演的正美,都沒有母親的模樣,可是我知道,她還在學習,一如電影中努力學習著「身為母親,絕不放開夏月手」的正美,麻由也正在從這個角色的身上,吸取著一個演員所需的養分。

如果說,我曾經無法想像麻由能夠在飾演正美時讓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低點,那麼當我看見正美在展現決心時雙眸放出的光芒的時候,也真的想像不到,一個人能夠在這麼樣一個瞬間,就這麼徹底地亮了起來。
要想膨脹、必先縮小,麻由在那十幾分鐘劇情的表現中,讓我看到了這令人讚嘆的大鳴大放。

06

還有一個部份讓我很印象深刻,那是在夏月大哭,正美安撫未果而崩潰大喊的時候。
我在看到這一段的時候,心裡閃過的畫面,是<ラストプレゼント>裡哭喊的天海佑希。
麻由和女王的影子重疊在一起了,我突然覺得那一刻的麻由身影,看起來充滿了一個演技派演員的大器氣勢啊。

這一幕也是整部電影中正美情緒起伏最激烈的唯一一次,麻由在這份情緒上的的聲音表現非常好,放得很開而且真的確實地感受到那種吶喊是發自內心深谷的真實感受。

08

從麻由走出瓶頸以後,也過了好幾年了,雖然麻由已經擺脫了當時的尷尬與不協調,表現逐漸地穩定也慢慢地有了幾次不俗的表演,不過總還是覺得麻由做不到小時候那麼自然的演技。
我一直覺得,那是現在的麻由和過去的麻由正在融合的關係,因為過去的印象太強烈,而後來的麻由慢慢地顯得內斂而收起了鮮明的氣場,那種內蘊與外放的衝突,似乎使得麻由在詮釋角色時,無論多好,卻都還是帶有點在演戲的不自然。

可是,我在這一次的<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中,終於看到了麻由內外兼顧的自然表現,能夠深深地埋藏起自己的心情,卻又能感覺到那不能不掩埋的深,然而在該釋放時,卻又能如此地做到淋漓盡致的徹底。
再也沒感覺到麻由是在演戲的不自然了,麻由完全融入了正美這個角色,真實得讓人為這個角色感到心痛...啊,那就像想起白夜行的小雪穗一樣,不自覺地把角色與小麻由連在一起了,每當想起,心裡就不期然地感到了刺痛。

在看完這部電影以後,心裡深深地感受到某種悸動;熟悉的悸動。
那是等待已久的訊息,等了好久好久,我終於看到了自己期待很久卻一直沒再看過的麻由了。

但是,在看<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以前,我卻一度對麻由感到陌生。
現在想想,<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是我今年唯一看的麻由新作,在這個 2013 年就要結束的現在,我才終於看了一部小麻由的新作品。
或許,這個第一也會是唯一,因為還剩一個半月,2013 年就要過完了。

沒有很特別去數到底隔了多久,只是現在要下筆寫感想了,想一想才發現,怎麼今年麻由的新作中,竟然就只看了這一部電影而已啊。
2013 年的麻由,真的是在大眾的眼光與鎂光燈中缺席了好長一段時間啊。

太久沒看見麻由,而長年來熱情興奮的心情又逐漸冷卻,老實說再進電影院看麻由,竟覺得有點近鄉情怯的忐忑不安,有點手足無措地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來期待麻由的表現。
我也不知道心裡這種既平靜又隱約慌亂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嗯...應該說這般看待麻由的心情,陌生得讓我覺得奇怪,像是面對一個應該很熟悉與嚮往的對象,但真的可以親近時卻又感到莫名疏遠。

懷抱著這樣的心情,看著麻由飾演的正美在電影中的第一次現身,低頭歛眉輕輕地回應著老師的關心,那應該讓人感動的久違,仍然給我一種無法言喻的疏離感,心裡好像什麼很重要的應有的感覺不見了般的慌亂,眼前的麻由讓我感到親切熟悉卻又無比地陌生。
那就是麻由啊,我知道,是啊,那是麻由...
可是我覺得螢幕上的女生讓我感到很陌生,是不是我太久沒關心麻由,所以也忘記自己對她的感覺了呢?
為什麼喜歡麻由、喜歡麻由什麼,我一直覺得自己對這些情感永誌不忘,但是今天在大螢幕上看到麻由時,心中洶湧而出的陌生情緒卻提醒了我;
你太久沒有關注這個孩子、太少反芻關於麻由的一切,你遺忘了太多太多,你曾自認「喜歡麻由」是構成自己這個人的一部分,但是卻連這都忘了,把自己都給忘記了。

是啊,我真的都把那些給忘了。
在看見麻由出現的那一刻,我才一點一點地想起了這些事,看著那總是讓我感動的孩子,最喜歡的麻由,我忘記了好多好多。

陌生的不真實感隨著初見以後一次次的現身,慢慢地消散,麻由的身影逐漸熟悉起來,我想起了好多的麻由,也看到了在這部電影裡孩子令人讚嘆的表現...
我找到並想起了那很重要的應有的感覺,是複雜但卻又很簡單的「喜歡麻由」這件事啊。

07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