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本來是不太喜歡東野圭吾的加賀恭一郎系列,因為之前讀<沉睡的森林>和<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的感覺不是很好。
但是,東野圭吾就是這麼特別的一個作家,即使上一本讀起來並不喜歡,也不會影響對他下一本作品的興趣,因為東野作品的題材總是會以讀者想像不到的方式呈現出來,就像是這一本<新參者>

東野圭吾 -- 新參者

書名:新参者
   ( 新參者 )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阿夜
出版:獨步文化
   2011年07月08日

 

 

初讀<新參者>,會以為這是一本很普通的刑事推理故事,單身女子在自己的住處被殺害,然而因為其剛搬來且很少與人接觸也沒有認識太多人的關係,使得整宗案件呈現一種毫無頭緒的狀況。
線索與真相往往隨著刑警的追蹤拼湊而逐漸完成,然而為了鋪陳線索,故事很可能會從看似與案件毫無相關的第三者身上展開...這是很尋常的情節安排,<新參者>也沿循這樣的方式鋪排劇情,刑警加賀恭一郎過濾出曾到過命案現場的名單,登門至煎餅店拜訪查勘。
看起來,一切都還是照著我心中那個普通刑事推理小說的套路在走,但是,東野圭吾在這個套路裡,卻創造了新的思維。

身為讀者,其實我從沒想過的是;在出場的角色帶出了線索以後,接下來的以後呢?
其實,為了要讓線索能與角色有所連接,這些帶出線索的人們,作者對於他們的家庭、生活與想法都會有些簡單的描述,只是讀著專注於主線的我,有時在讀完以後就不會太在意他們,而忽略了這些人物的故事,也有值得一提的可能。

這就是東野圭吾<新參者>的新思維,刑警追蹤的是與案件有關的蛛絲馬跡,不會花時間去關心無關的一切。但是走訪過與看到的一切,事實上也存在著故事,只是總被人當成路過的風景般不留痕跡。

而加賀恭一郎的作法卻並非如此,在尋訪探查的過程中,加賀銳利的眼光能夠看得到在案件以外的內情,可是他不會置之不理,而會想辦法提點或暗中推個一把,化解這些人的心事或鬱悶。
其實這些根本都不關他的事,但他全都做了,而本人對此的說法是:
「刑警的工作不只是偵查辦案而已。如果有人因為事件而心靈受到傷害,這個人也算是被害人了。而尋找各種可能的方法幫助這樣的被害人,也是刑警的職責之一」
刑警的工作,除了辦案維持治安以外,究竟還有什麼呢?我從來都沒想過,加賀說的這種救贖所有有關者的職責,真的是刑警也該有的工作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喜歡加賀說的這一段話,這也使得這本<新參者>雖然一貫地保持東野冷調直白的風格,但卻意外地令人感到溫柔的原因吧。

至於書名<新參者>的意思,在日語中的意思,指的是相對於本地的外來居住者,這說的既是事件中剛搬到當地不久即遇害的被害者,但也是剛調過來的刑警加賀恭一郎。
或許是身為新調過來的刑警的關係吧,在還不熟悉的管區內,加賀為了要更融入這個環境、更加理解整個地方的風土人情,加賀的腳步比起已經待在這裡的老員警還更加緩慢精準,眼界與思維的深度也放得更遠更深。
我相信,這並不是加賀能夠如獵犬般嗅到不尋常氣味的主因,那種眼光與推理的精密能力,很大程度地來自天賦天性使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學得來的技能,可是這種認真地滲入底層的偵辦方式,卻是能夠輔助加賀精確眼光與推理的最佳利器。

其實,像推理小說中那種神乎其技地做出華麗推理的偵探和刑警,在現實中應該是沒有的;否則就沒有所謂破不了的案件了。
在調查刑案時,像加賀這樣一歩一步地嗅聞著犯人遺留下來的味道、追蹤任何一個可能的線索,再一點一點排除掉與事件無關的論證,逐步建立起事件與加害人的本來面目,那才是刑警辦案的方式吧。
如加賀這般獵犬般敏銳的刑警,事實上也正是刑警偵查的原型,作為主角的加賀,其實只是比起一般的刑警更強大卻也更基本的擔負著讀者期待和作者思維的存在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