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是最近鬧得滿大的新聞。

總統:活不下去的人 還能買票看音響展?

陳水扁今天上午應邀參加「第28屆台北音響影視大展」開幕活動,遭參觀民眾嗆聲「老百姓快活不下去了」;陳總統稍後在總統府接見「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回國訪問團」時脫稿說,「活不下去的人還能去參觀音響大展,還有閒情逸致買門票參觀音響大展,台灣不錯嘛!是不是?」

  陳總統在接見「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回國訪問團」時,提到媒體詢問他有關陳啟禮公祭的意見。陳總統說,「過去的執政黨扶植一個黑幫、黑社會組織,然後利用黑幫去美國暗殺江南」,只因為當事人不能接受「蔣經國傳」這本書,「竟然就讓軍情局訓練陳啟禮等人,在光天化日下幹掉江南,那時的執政黨竟然做得出來!」

  陳總統說,上午參觀音響展時,有民眾嗆聲說活不下去,他不好意思給嗆聲民眾當面難看,不過,「活不下去的人還能去參觀音響大展,還有心情買門票去參觀音響大展,台灣不錯嘛!是不是?」

  陳總統接著說,「活不下去的人有閒情逸致去參加音響大展,他給我難看,難道我能訓練一個陳啟禮去幹掉他嗎?我不行嘛!這就是民主的可貴。」

  另外,陳總統細細敘述台灣解嚴二十年來的民主成就。他說,台灣在很多國際組織的新聞自由評比中,贏過美日兩國,台灣不畏國際壓力,通過公投法,要舉辦入聯公投,台灣要繼續勇敢、堅定、有信心地走向民主之路。

轉貼自雅虎新聞: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108/5/nuli.html

 

我其實很不喜歡在自己的部落格貼這種新聞和發表感想,狗官太多,國政糜爛,貼這種政治新聞和發扁言論感想,在現在台灣兩極政治的拉鋸下,很容易模糊焦點

我還是希望這個部落格單純一點,把自己喜歡的日劇、寫好的心得,還有追看麻由的這些心情分享出來就好了

所以之前有很多政治大條事,像入聯返聯,像教育部長槓上媒體,這些事我雖然有很多想法和感想 ( 不如說是幹在心裡很想大罵的事 ),但我還是沒丟上自己的部落格

不過這次看了總統的言論我有些難過

我們的政府為什麼變得這麼地傲慢,為什麼態度擺得這麼高,難道民進黨忘記了;當年是誰與他們站在街頭,是民眾啊,為什麼他們真的完全展現出了權力的傲慢?

總統說;「這就是民主的可貴。」這句話是有風度的,但是前面為甚麼要加上「活不下去的人有閒情逸致去參加音響大展,他給我難看,難道我能訓練一個陳啟禮去幹掉他嗎?我不行嘛!」這樣酸溜溜的話呢?這是元首的高度嗎?

「活不下去的人有閒情逸致去參加音響大展。」這是多麼難聽的一段話,多少人不是隨隨便便就去參觀音響展的,很多人是計畫好的,總統知道為了買那張門票,它可能必須在薪水的使用上做好規劃的搭配,總統知道現在我們一領到薪水就要開始算計應用的分配嗎?

更何況這種言語的刺耳,好像在說;「你說你很窮,不是買得起便當嗎?」真有晉惠帝「何不食肉糜?」之異曲同工,那個皇帝是個白痴,是專制世襲政治下的無可奈何,難道民主自由政治的我們,也要接受這樣的無可奈何?

總統知道嗎?你的人民過不下去不是窮苦潦倒或是露宿街頭才叫「過不下去」,而是我們怎麼拼命的掙錢,也只是吃不飽餓不死,我們不能運用自己的錢財,不能去過有品質的生活,變成了「錢奴」,因為我們是為了賺錢而賺、為了生活而賺、只是追逐著它,但未來或以後,誰能想像?

總統能想像嗎?總統能了解嗎?總統知道嗎?總統不能想像也不能了解更不會知道,因為總統的身邊沒有這樣的人,總統早已經不知道什麼是「平民百姓」,總統早就離我們很遠很遠,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總統

為什麼我會這麼斷言?因為我不能相信一個理解平民和重視群眾的元首會說出「活不下去的人有閒情逸致去參加音響大展,他給我難看,難道我能訓練一個陳啟禮去幹掉他嗎?我不行嘛!這就是民主的可貴。」這樣傷我們心的話

這是我對這件事情的難過心情,連憤慨和生氣我都懶得有這樣的情緒了

因為總統你也是看不見的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ickson
  • <font color=#40a0ff>嗯,我想那個查理如果可以也不想用這種嗆聲的方式吧,以前陳情其實是跑到總統或官員前面吸引媒體注意都有點機會陳情訴苦一下,雖然嗆聲對總統不禮貌,但後來總統直接把事件放大把箭靶對準他真的感覺是在欺負市井小民.另外還有一個肉販阿珠也蠻衰的,才跟副總統說一下豬肉都賣不出去就被說是別人安排好的,這兩例都是講個民怨就被打壓實在很沒道理.</font>
    [版主回覆11/14/2007 01:12:35]<p>我覺得當政者太傲慢了,把反對它的、罵它的都當作敵人,不講話就是小老百姓,吐槽就是找它麻煩</p>
    <p>我還沒看過一個元首嗆百姓的,太沒格調了</p>
    <p>生活確實過不下去嘛.........肉真的賣不出去嘛..........說嗆聲還好,那只是一種沉痛的陳情吧?吃好穿好有隨扈的人怎麼知道薪水領到就要用完的刺痛感?</p>
    <p>唉.........這就是我一直不想在自己部落格上寫這些文章的原因,寫了想發洩,越寫心情越糟,尤其和<a href="http://tw.myblog.yahoo.com/jw!wwcFODyWGRQ01eolgeJuFr0OIQ--/profile"><font color=#4b97ad>Dickson</font></a>大這些來留言的朋友一討論交流以後更鬱卒了</p>
    <p>還好我擔心的沒有發生,沒有人因為這個文章和話題和我吵架,到現在都是像<a href="http://tw.myblog.yahoo.com/jw!wwcFODyWGRQ01eolgeJuFr0OIQ--/profile"><font color=#4b97ad>Dickson</font></a>這樣理性的可愛朋友上來回應、留言交流</p>
    <p>這樣就很足夠了,發的牢騷有人看見並且能體會,感覺;真好</p>
  • Dickson
  • <font color=#40a0ff>雖然天天看新聞但不太想去鳥政治方面的,不過明年大選希望選民會選真的覺得會讓台灣變好的人別再被選舉花招迷惑,也希望當選者能改善目前各方面的問題,剩下我們能做的就是我們自己努力打拼過活了.</font>
    [版主回覆11/14/2007 00:29:57]<p>真的..............要堅強啊!大家要堅強啊!靠自己的雙手比較有用</p>
    <p>其實<a href="http://tw.myblog.yahoo.com/jw!wwcFODyWGRQ01eolgeJuFr0OIQ--/profile"><font color=#4b97ad>Dickson</font></a>說的我能理解,但有時真的會被弄得氣血上衝.........</p>
  • leeobserva
  • 還有官員說:<br>「那就不要買高麗菜啊,買一把10元的啊!」<br>我懷疑當政府高官的條件是腦殘。<br>
    [版主回覆11/10/2007 20:30:41]<p>是啊..............在我們頭上領導我們的竟然是這種官...........</p>
    <p>當人時還好,當官就換了思考,標準「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p>
    <p>真是鬱悶啊.............就像我說的,連生氣都懶得生氣了</p>
  • 永.好戲上場
  • <font style="color:rgb(0, 0, 191);" color="#033d3d">「活不下去的人還能去參觀音響大展,還有心情買門票去參觀音響大展,台灣不錯嘛!是不是?」</font><br>說實在,我還真說不出什麼話來反駁他<br><br>也許,正因為在這樣的政治風暴下<br>人的思考也慢慢遲頓<br>當我覺得兩邊的話都不過是政治語言<br>我便不把其話當一回事<br>也不打算去深思<br><br>可是德國新教牧師馬丁.尼莫拉在他的墓誌銘上寫著:<br><dl><dd>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dd><dd>and I didn&#39;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39;t a Communist.</dd></dl> <dl><dd>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dd><dd>and I didn&#39;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39;t a Jew.</dd></dl> <dl><dd>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dd><dd>and I didn&#39;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39;t a trade unionist.</dd></dl> <dl><dd>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dd><dd>and I didn&#39;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dd></dl> <dl><dd>Then they came for me,</dd><dd>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dd></dl>原始文字來自於<a href="http://en.wikipedia.org/wiki/First_they_came...">Wiki First They came...</a><br><br><dl><dd>當他們對付共產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br>當他們對付猶太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br>當他們對付工會成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dd><dd>當他們對付天主教徒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徒</dd></dl><dl><dd>而當他們開始對付我時,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站出來為我說話了</dd></dl>註:這裡的They(他們)指的是德國的納粹<br>當這個社會越來越多人沉默以對,越來越沒有人仗義埶言<br>我也在不知不覺中變成那樣的人<br>說真的,陳總統怎樣也沒辨法跟德國的納粹比<br>我害怕的反而是我自己........<br><br>走筆至此,再度陷入沉思<br>
    [版主回覆11/10/2007 01:09:33]<p>這段話我在國中的時候曾經看過,那個時候;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觸,也許是新徑或是思想還沒到能夠理解的階段</p>
    <p>我覺得沉默其實是一種警示,一個國家的人民對自己國家已經喪失了餐與未來的熱情和期許,這表示一種失去,國家力量的失去,人民靈魂的失去,失去了太多,這個國家的聲音將不再多元與熱鬧</p>
    <p>我同你一般,也是個沉默以對的人,對於這種事情;看在眼裏、幹在心裏,但是也不會將它講出來,我始終閉著嘴巴,只做自己有興趣的事,只是偶爾還是會忍不住發洩</p>
    <p>我想;面對這種事情的沉默類型有兩種,一種是不願意面對和逃避,一種是明明知道卻無力、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改變的人</p>
    <p>我很想把自己界定為第一種,但是偏偏眼睛很清楚看到,耳朵很清楚聽到,心裡很清楚了解,只是有時不願在文章或談話中提到,但是就還是會洩露出那樣的不滿,最後一直積壓就會爆發、變成今天的文章</p>
    <p>大概我是介於兩者之間吧?</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