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潘朵拉,是一個意外。
很難令人相信的;這一個春季檔我竟然完全不知道有這一部會上演,是在整個冬季檔結束之後,準備看新一檔日劇時,無意地在列表中發現了這個當初被我漏掉的名字。
但是,會讓我找到它,也是因為名字的關係,「潘朵拉」我很喜歡的一個神話(或是寓言),「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之後,跑出的是災難,而被留在盒子中的是希望」,不知道為什麼,我非常喜歡這樣的敘述,所以,當看到一部日劇以「潘朵拉」命名,我就很有興趣了,要怎麼解釋飛散而出的「災難」還有留在盒子裡的「希望」?

01.jpg

劇 名:Pandoraパンドラ(潘朵拉)
電視台:WOWOW
首 播:2008-04-06
時 間:22:00~23:00
週 期:週日(日)
脚 本:井上由美子
導 演:河毛俊作
    若松節朗
    小林義則
製作人:青木泰憲
    小椋久雄
配 樂:佐藤直紀
片尾曲:Tony Bennett/The Good Life  
演 員:鈴木秀樹/三上博史 
    的場真一/柳葉敏郎 
    飯田小夜子/小西真奈美 
    水野愛美/谷村美月 
    沼部義広/相島一之 
    門脇ちか/上原美佐 
    太刀川春夫/山本耕史 
    緑川富士夫/山本圭 
    深見甚一郎/小野武彦
    桂ひとみ/吉瀬美智子
    朋田省吾/平田満
    大田黒茂行/國村隼
    宮城健太郎 
    メイサツキ 
    山根和馬 
    中丸新将

02.jpg03.jpg04.jpg05.jpg06.jpg07.jpg08.jpg09.jpg10.jpg

感想:

潘朵拉的盒子是什麼?

這是一個很有名的神話故事,潘朵拉打開了被警告為絕對不能開啟的盒子,結果,「災難」「絕望」全部都因為盒子的開啟而飛散出來到了人間,發現事情嚴重的潘朵拉趕緊蓋上了盒子,但是盒子中只剩下「希望」
這樣的故事似乎是在說;人間之所以充滿「絕望」「災難」,是因為「希望」並沒有跟著飛散到人間,彷彿述說著人生是充滿苦難的,因為沒有了「希望」
不過如果把潘朵拉的故事想成是一個人,跟我們都一樣的人,那麼,手中潘朵拉的盒子只遺留了「希望」,其實「希望」一直被緊緊地抱在自己的手中,絕對不要懷疑自己懷抱著「希望」的可能性,而那些飛散而出的「絕望」「災難」,其實是我們自己所造成的嗎?如果潘朵拉是跟我們一樣的,那我們也正是潘朵拉,打開盒子的正是我們自己本身~

其實,人人的心中都有著潘朵拉的盒子,不過卻不知道何時會把它打開、不知道何時會被開啟
而當開啟後出現的「絕望」「災難」,卻常常會磨損我們對希望抱持的信心與渴求

這是我自己所定義的「潘朵拉」

而這部日劇所說的「潘朵拉」是什麼呢?
醫生鈴木秀樹所開發的抗癌特效藥?
從它的面世就開始讓事情不單純,利益、名譽、慾望...活脫脫是一場又一場的「災難」,似乎將要造成「絕望」

我不是很喜歡劇中那位記者太刀川春夫講到抗癌特效藥時的說法,他把這個藥品的開發和面世說成了是一種災難,因為人類的壽命延長,所以將改寫健保制度、年金制度,所有的制度與法律將要重新來玩,所以,他把這樣的特效藥,說成了是「潘朵拉」~彷彿打開了禁忌的盒子,所有的想法都是朝向悲觀的思考

11.jpg12.jpg13.jpg14.jpg15.jpg16.jpg17.jpg

我所不喜歡的正是這樣的否定,我想;年金與健保,是人類為了自己的社會所演變出的複雜制度,因為社會的演進而不得不生的事物

試想如果真的有抗癌藥的產生,那麼制度的檢討和改進與全面改寫本來就是應該的事,畢竟這是社會的演進~

不能明白的是;為什麼要將這樣的檢討與改進視為是否定的,視為是大亂的源頭呢?說的是不是有點過頭了?

我是很認同為了新藥所引起的搶奪,巨大的商機與名位的卡位,確實符合潘朵拉「打開箱子、跳出了災難」的要旨,但是所謂老人年金和保險制度的全面改變?我就不太能接受了

原本這就是人類文明發展之後衍生的物事,換個角度說;特效藥的發現不正是一個檢討的時機嗎?可是本劇似乎將它導向比較不好的聯想,那麼電力和石油的使用其實是錯誤的?這我覺得像是為了配合「潘朵拉」硬拗的劇情,我想;或許改成;為了因應新的變化,而必須做出改變,但是難道疾病只因為特效藥就能完全消失?一定還會有新的挑戰出現,作為這樣的猜想,我個人是覺得比較合理的

是真的不喜歡「潘朵拉」似乎把每一種改變都做向不好的結果推想,應該是說;的確;會有所改變,但是,難道人類就不能去克服這樣的改變?面對改變時為什麼沒想到去省思現今的制度是否真能面對新的情況?而用否定的態度去面對它呢?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制度,適合當下的制度不見得適用十年、二十年後的社會,當然;當像新的特效藥出現時,現今的制度一定會有所改變,或許;為什麼人類不去檢討這樣的改變,而是用悲觀的眼睛看待呢?

或許,這部日劇嘗試著用比較警世的角度來讓我們感覺到人心的貪婪與兇狠,所以特地用這樣驚人的手法呈現

其實,「潘朵拉」很成功地讓我們在看的人有了很多的省思與悚然而驚,為著那一場場的利益算計讓人覺得真實恐怖,我很能認同這樣的手法,我也知道人類社會沒這麼樣地美好,我覺得以「潘朵拉」來形容新藥誕生後引發的搶奪、貪婪罪惡是非常貼切的,這部「潘朵拉」是一個人心的借鏡啊,照映出了人類醜惡的一面,我非常喜歡
所不能接受的是劇中某些對白,就是我一再提到的保險制度或是年金制度的改變,如同前面所提到的;缺少了前進與面對的正面取向

一位內地的朋友在看完前三集後這麼說:「我了解了,以後要製造新的特效藥就不要讓它在日本發生」,因為劇中的取向採用的是「否定」的態度

那麼?難道這能夠作為醫學不能前進的藉口?那麼;之前的盤尼希林跟牛痘其實是危害了人類的社會?

我是不喜歡在前三集記者太刀川春夫把這樣的理由掛在嘴邊,有點逃避又把頭矇住的感覺

也許用個更深層的思考~
是的,人類所發明的這一切是於人有利,不是於世有利,人類的世界不等於這個世界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石油與電力,沒錯,的確;讓人類的生活更加便利了,可是;也不知不覺地因為這樣的發明摧殘了這個世界
為了搶奪石油發生了戰爭、還有電力的使用讓溫室效應上升

從結果論上來看是的,可是這能夠是說;發明了這些事物所以導致這樣的後果?凡事皆有一體兩面,這些發明絕對是讓人類生活更便利的,石油與電力對於文明發展是突飛猛進的幫助,但是也帶來絕對嚴重的後遺症;而這樣的苦果是由人類來承擔

其實,這是不是也是「潘朵拉」的隱喻?石油與電力就是「潘朵拉的盒子」呢?
我只是想說;如果這個發明時出現了潘朵拉劇中的思維,那也不會產生,我們現在會是什麼樣子呢?也許是好、也許也不好~

但是並不代表它們必須背負人類錯誤的「原罪」~真正的「潘朵拉」在於人心,而不是那一些影響世界文明發展的發明,而是因為人性中的貪婪,一直潛伏著伺機而動,而在某些時候,它跳出來掌握了人性變成了貪婪、殘忍、自私而無情的行動
就像劇中的抗癌特效藥一樣,人心比起疾病更加的恐怖,我想;那個特效藥只是一個鑰匙,每個人心中都有著潘朵拉盒,只是當鑰匙遞到你面前時,你是不是會選擇讓他打開心中的災難?

人性可以預測,也不見得不能預測~總之是充滿變數的~
變數可以是好、也有可能是不好

「潘朵拉的盒子」的盒子打開之後,「災難」「絕望」全部都因為盒子的開啟而飛散出來到了人間,僅剩下「希望」在被關起來的盒子中
即使因為誘惑與好奇或是無知而讓心中的「潘朵拉的盒子」被開啟,也不要忘記;自己心中懷抱著的還有「希望」
很遺憾的是...這部日劇似乎不想強調「希望」
那麼,留下的是希望還絕望呢?
希望與絕望其實是人類的態度,
究竟是希望還是絕望呢?

這是我對劇情演進有意見的地方,最終;還是把整個故事做了一個反面與否定的思考,只想到要警惕「災難」「絕望」,否決了還懷有「希望」的可能

最後想到了一件事,劇名的「潘朵拉」是指「潘朵拉的盒子」還是「女神潘朵拉」?
我個人覺得指的是「女神潘朵拉」,就像我前面說的,每個人都是「女神潘朵拉」,都抱著一個「潘朵拉的盒子」
藏著「災難」和「絕望」的「潘朵拉的盒子」本身是無罪的,因為只要不去開啟就不會讓它們跑出來,真正錯誤的是因為好奇而去打開盒子的人
是不是能這麼想,抗癌藥是打開盒子的鑰匙,而擁有「潘朵拉的盒子」的「女神潘朵拉」們能不能抗拒好奇心而讓自己人性中的黑暗面完全爆發呢?

說完了對「潘朵拉」劇情的感想,接著來說說對裡面角色人物的感想,其實,我覺得比起這個述說著人性貪婪的「潘朵拉」故事,這部日劇刻畫得最漂亮的其實是對於人物的描寫,人性、人性,如果說整個故事是因著人性的黑暗面做的爭奪,人性不正是脫胎自人物的個性嗎?
我很喜歡這一部「潘朵拉」的各個角色之間的糾纏、錯綜複雜,人性很奇妙的,我們會把人分為善惡,把性向作為光明與黑暗兩端分野

正如同儒家思想倫理所堅持的「非君子即小人」「非聖賢則奸佞」
實際上卻是強硬壓人性的一種漠視

我不是說;善沒有不好,也並不是說惡是對的
而是認為,真正的人性恰恰是站在這兩端的中間,我想沒有人敢說自己是真正的好人,同樣地,真正的壞人一樣很少的

不能否認人性很容易墮落,會迷惑、會動搖,只要有足以吸引黑暗面出現的誘因,就會讓人無法自拔地沉淪
可是同樣地,沒有人想真的沉淪,他們很希望被拉個一把,向著光明前進

只是,人會墮落、沉淪,是因為誘惑,相反的;能夠抵抗誘惑的話則是取決正面的堅定意志
但是因為誘惑是甜美的,所以總作惡易向善難吧?

更何況,如果人性被劃分成兩個極端,那麼站在中間的人又是屬於什麼樣的人?
善與惡是什麼?又如何去界定?
所以我才說沒有絕對的善與惡的觀念哪~

好像有點說得離題了,咳咳~

回到「潘朵拉」的角色,前面說得這麼多,甚至說得有點離題了,其實只是想說;「潘朵拉」的人物之所以刻畫得很漂亮,就是因為抓住了善惡兩端中間的立足點,非常細膩地描述出了那種搖擺不定的迷惑

像是主角鈴木秀樹醫生,從最初的一開始,就可以看到,他對誰都不信任的,因為在研究特效藥的這些日子以來,前妻受不了他把研究看得太過重要而離去、所有的同事都把他當成是絕對不會成功的研究人員~所以他憤憤不平、開始對任何人都有了戒心,因為沒有人相信過他,身處於這樣的環境,自然而然地對任何人都不再願意信任
不管是一開始與飯田小夜子醫生的合作、跟的場真一警察的合作,都是各取所需的,他從沒有想與他們分享的想法,也沒有相信過他們

他一直只相信自己,是獨自走過這麼多研究的日子、告訴他的道理

但是至少在感覺上,鈴木醫生並不像是會放棄信念走入邪道的人,不過這也是最讓人錯愕轉折的地方,一路帶著自己的研究逃避各方覬覦的他,最後卻選擇走回去面對眾人的欲望,也面對了自己的欲望;那就是擁有真正的資源來開發新的藥~雖然藥的開發是有利於根治癌症,但那只要是沾上了強烈的執念,其實就是欲望了
鈴木醫生選擇這樣的妥協,是因為他發現了固然自己手中握有的藥品是眾人搶奪的目標,如果不妥協只怕因為利益慾望驅使而來的人會讓自己更危險,那麼不如各取所需吧~只要稍微妥協,退一步可以得到更多,而且只要能保證自己的藥品依然可以繼續開發,獲得國家的資源,這不是很好的嗎?

18.jpg19.jpg20.jpg

「正義即是力量」,這不是一句正確的話,卻適用於大多數的現實情況,尤其對於一直沒有力量的鈴木醫生而言,他發現了;原來這個世界有著信念也無法跨越的東西
鈴木醫生的改變或許令人錯愕,但也令人不意外、也令人玩味,「潘朵拉」對於角色著墨至深可見一斑,鈴木醫生沒有放棄過自己的欲望;開發抗癌藥的欲望~但是原則卻會有所改變,從不願意與人共謀的單打獨鬥到選擇妥協利用資源與權力,這正是人性之變,會思考、會轉向、會搖擺

我想;可以很大膽地說這麼一句;「潘朵拉」裡面沒有真正的好人,因為都有著私慾、都有著目的,當然最初都很想單純地達到這樣的目的,可是為了實行它或多或少都用了一些不太光明的手段~可是,也很難說他們是窮凶極惡的惡徒,因為人本自私,當然以自己為考量,如果站在這樣的論述上,或許並不是正當的作為,但不是惡行

即使是那個一直追著案情跑的警察的場真一,乍看之下他是為著正義、所以不惜一切要逮到犯人,但是他也一樣用了很多不正當的方式,壞人可以為了達到目標不擇手段,但正義的一方不行嗎?當然不是不行,但是;誰又能論斷他為了真相和真理所做的一切是絕對地正確?又是誰能提供這樣的標準
但是的場真一卻是惟一抗拒那把潘朵拉鑰匙誘惑的人,他之所以敢說不吃特效藥,或許就是不想隨著這樣的波瀾起舞,不想跟著瘋狂吧?
他跟鈴木醫生一樣,有著光明堅定的信念與情操,但是為了堅守這樣的信念與情操,也並不是永遠都是用正面的方式去著手

「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
這是我很喜歡這一部「潘朵拉」的原因,因為有準則卻沒有標準,人類永遠有選擇光明的信念和黑暗的道路這樣的權力

 

最後

貌似我這一篇心得好像寫了很多與劇情無關的東西...
或者說是真的很有感觸,或許我批評了它裡面一些我不能認可的觀念,但不可否認的是;也讓我有了很多思考
其實比起鬥爭、互相吞噬的權力傾輒,我比較喜歡的還是它藉由「潘朵拉」詮釋了「誘惑」所挑起的欲望與選擇~「潘朵拉的盒子」是一個誘惑,但是如何抵抗這誘惑,又或者正視它帶給你的影響,對於每個人而言,都不會有正確答案的吧?

PS.其實呢,我最先所想的「潘朵拉」,我以為會是形容癌症特效藥問世之後,與病毒的搏抗、還有病毒的反撲,我以為它是想敘述自然界中的對立與定理,當認為越過了這層障礙,可是為了阻礙你就一定還會新生阻擋出現,正如同相信「人定勝天」的我們,發現了當我們勝天的同時,後面還有更高的天
「潘朵拉」是未知的、誘惑的、未知的災難;原本我所設想的是這樣,不過劇情還是走向我身邊朋友所預言的;現在看到的這個「潘朵拉」
想想我真是不能預言和猜想劇情啊...XD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miko思
  • 飯田小夜子好美呦><
    [版主回覆10/03/2008 23:20:55]<font color="#111111">那是劇中的名字喔,她是小西真奈美,很漂亮的姊系演員,我也很喜歡她</font>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