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果你喜歡『白夜行』,那麼你一定會喜歡『砂之器』」
這段話不是我說的,而是很多看過「砂之器」的朋友對我說的,因為「砂之器」同「白夜行」一樣,同樣都是一種極度黑暗與悲調的日劇作品,我喜歡「白夜行」,這些朋友就認為我是喜歡黑暗系作品的人,所以推薦我看「砂之器」

01.jpg

我還是要小小地辯駁一下,首先;我不是喜歡人性黑暗與人心險惡的戲劇,我只是比較喜歡對白深刻一些、劇情比較有能夠可以思考的戲劇作品,比較不喜歡娛樂性很強的影劇而已
但所謂的「比較不喜歡」也不是全部否定這一類戲劇,偶爾還是會看的,只是不會做選擇時的首選而已
只是我發現我所謂的「比較喜歡」真的很多都是滿黑暗的作品,我想,應該是這樣說的;這類風格的戲劇,往往比較能滿足我「對白深刻一些、劇情能夠思考」的要求,所以乍看之下似乎我看的都是很黑暗的作品

不過這一部「砂之器」我一直到現在才把它看完,這大概也是我的怪習慣,大家都怕「雷」;我卻不怕「雷」,我甚至希望告訴我在演什麼最好,我看戲劇不是真的在屏息以待未知的發展,而是想看如何發展,如果只是說會喜歡「白夜行」就會喜歡「砂之器」~這其實對我而言是很空泛的推薦,因為感受不到吸引力哪,當然我知道朋友們是為我著想,不希望透露太多劇情而讓我失去興致

但是後來會決定開始去看,還是因為我看到一位朋友介紹「砂之器」裡的一句台詞:「所謂的宿命是...活在這個世上...」,這應該算是他不小心「雷」到了我,但也是這個小小的透露,讓我有了很想看的感覺
因為我想知道;
是什麼樣的人說的出這麼悲憐又無奈的話?
什麼樣的故事讓裏面的角色有這樣槁木死灰的心境?
什麼是;「所謂的宿命是...活在這個世上...」?

02.jpg

劇 名:砂の器(砂之器)
電視台:東京放送TBS
首 播:2004-01-18~2004-03-28
週 期:週日(日)21:00
回 數:11

脚 本:龍居由佳里
原 作:松本清張「砂の器」
配 樂:千住明
製作人:伊佐野英樹
    瀨戶口克陽
導 演:福澤克雄
    金子文紀
    山室大輔

主題曲:Dream Come True/やさしいキスをして~
挿入曲:ピアノ協奏曲「宿命」
    作曲編曲/千住明
    指揮/小松長生
    演奏/日本フィルハーモニー交響楽団
    コンサート・マスター/木野雅之
    ピアノ/羽田健太郎

演 員:和賀英良/中居正広
    成瀬あさみ/松雪泰子
    関川雄介/武田真治
    田所綾香/京野ことみ    
    吉村雅哉/永井大
    唐木イサム/松岡俊介
    宮田誠/岡田義徳
    扇原玲子/佐藤仁美
    田所重喜/夏八木勲
    麻生譲/市村正親
    三木謙一/赤井英和
    本浦千代吉/原田芳雄
    本浦房/かとうかずこ
    本浦秀夫/斎藤隆成
    桐野カヲル/佐藤めぐみ
    三木博/佐藤二朗
    桐原小十郎/織本順吉
    今西純子/森口瑤子
    クラブのママ/根本りつ子
    佐々木健次/石丸謙二郎
    野口信吾/芹澤名人
    黒木肇/辻萬長
    大崎医師/江藤漢済
    今西修一郎/渡辺謙

收視率:第01回:2004-01-18 26.3 %
    第02回:2004-01-25 20.3 %
    第03回:2004-02-01 19.4 %  
    第04回:2004-02-08 16.7 %
    第05回:2004-02-15 19.1 %  
    第06回:2004-02-22 18.8 %
    第07回:2004-02-29 18.6 %  
    第08回:2004-03-07 18.6 %
    第09回:2004-03-14 15.8 %  
    第10回:2004-03-21 18.2 %
    第11回:2004-03-28 21.5 %  
    平 均: 19.39 %

得 獎:第40 回 アカデミー賞 最佳男主角:中居正広
    第40 回 アカデミー賞 最佳男配角:渡辺謙
    第40 回 アカデミー賞 最佳歌曲:Dream Come True/やさしいキスをして!
    第40 回 アカデミー賞 最佳配樂:千住明
    第7 回 ドラマグランプリ 最佳作品
    第7 回 ドラマグランプリ 最佳男主角:中居正広

章 節:第01回「宿命が、痛み出す」
    第02回「目撃者」
    第03回「もう戻れない悲しみ」  
    第04回「亀高の謎」
    第05回「崩れ始めた嘘の人生」  
    第06回「迫り近づく刑事の影」
    第07回「絶対に隠したい秘密」  
    第08回「聞こえてきた父の声」
    第09回「逃亡」  
    第10回「宿命・最終楽章前編」
    第11回「完結編・宿命の再会」

03.jpg04.jpg05.jpg06.jpg07.jpg08.jpg09.jpg10.jpg11.jpg12.jpg

 

和賀英良--中居正廣

13.jpg14.jpg

炙手可熱的天才音樂作曲家,為了徹底隱藏自己的過去;因而殺了知道自己過去的大叔三木謙一,奮力地想要擺脫自己的過去,想要掙脫命運的桎梏,卻最後還是身陷在宿命的泥沼中無法擺脫,譜寫了新曲「宿命」,寫進曲子裡的正是對自己生命的無奈與奮戰

在這之前SMAP裡面我只沒看過兩個人演戲,一個是稻垣吾郎、另一個就是中居正廣,稻垣吾郎好歹還是看過他的主持節目,所以至少是有印象的,但我卻完全對中居正廣沒有印象,SMAP的成員中知道有他卻從沒見過 (或說沒有注意) ,但是看完這部「砂之器」之後,我想他目前成為SMAP裏我最欣賞的演員
中居正廣和「白夜行」的山田孝之飾演的角色感覺很像,都是被自己的命運束縛而發出悲鳴,那樣無奈的角色
我是覺得山田孝之在這方面勝過中居正廣的,山田有種自然天成的憂鬱清秀,越是要表現內心越能展現這樣的特質,中居相較之下則沒有山田的自然悲情,而是一派平淡,但相較山田把整體氣質的外放,中居是藏住氣質的內斂,每一種情緒都藏得好好的,雖然沒有這麼強烈的顯現,卻是越看越能感覺那種被藏住但慢慢發散的悲痛,而且中居有種優雅的文化人氣息,很適合飾演「砂之器」的主角;音樂家和賀英良

 

今西修一郎--渡邊謙

15.jpg

從殺人事件之後就一直鍥而不捨追查真相的刑警,一路追查到最後的;卻不只是找到真兇而已,還有隱藏在和賀英良背後那個不為人知的人生,以及他所背負的沉重宿命

我是從大螢幕上認識渡邊謙的,除了因為看日劇的時間太晚也太短,還有就是他在那些國際級電影上的表現;實在很難讓你不去認識這一位優秀演員
這一部「砂之器」其實他的戲份不比中居來得少,或者說是靈魂人物也不為過,一步步地尋找著犯罪的證據、追蹤著那些細微的線索,直到挖掘出真正的真相,在他的追跡之下,我們才能更接近體認和賀英良的「宿命」
渡邊謙演活了這樣一個固執不放棄的大叔刑警,這樣一位在國際間發光的影帝其實真的不用太去看他會不會演得好,只要期待或欣賞就行了,我很喜歡故事前段時,今西看著地圖思索的模樣,那表現了一個刑警的疑惑、也是經驗堆積起來的直覺與睿智

16.jpg17.jpg18.jpg19.jpg20.jpg21.jpg22.jpg23.jpg24.jpg25.jpg26.jpg

 

感想

很好聽很好聽的插曲--交響樂「宿命」

我看的字幕翻譯,把「宿命」翻譯做「命運」~其實就字義上來說,「宿命」的意思確實是「命運」,可是我不喜歡翻成這個意思,我還是喜歡「宿命」這個原詞兒,「宿」這個字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像是一直存在、一直沒有變過的形容詞
所以有很多如「宿敵」、「宿情」、「宿世」這樣的詞語,直覺上就是帶了點悲劇性,像是一種兩個事物背對背膠黏在一起的感覺,有正才有反、有反才得正,有你才有他、有他才有你,正是這樣的命運與生命糾結在了一起,才會被稱為了「宿命」

27.jpg

這部「砂之器」最大的特色;我想就是這首交響樂「宿命」
「宿命」也是劇中主角和賀英良盡心譜寫的新曲,和賀把對自己身世的無奈與無法擺脫,寫下了這個樂曲,是他心境上的一種發洩與寄託,他相信著;「宿命」是可以改變的~但也悲哀地發現;「宿命」之所以為「宿命」,就是它還是有無法改變的地方

和賀在這部日劇中,從一開始就寫著這首樂曲,一直到故事的終章,也以這首新曲的發表演奏會作為他謝幕的終曲,「砂之器」的配樂也是都以「宿命」做變奏,而且有太多太多沒有說話的場景,只用音樂做過場,沒有太多激昂的情緒與場面,完全都是以音樂作表達

可以說;這個樂曲「宿命」主宰了「砂之器」大部分的喜怒哀愁、悲傷憤怒

尤其是故事最後的兩集,在今西刑警開始敘述和賀的身世開始以後;可以說全場都是不間斷的音樂,只要說話的聲音一停下來,音樂隨即銜接而上,我不是個懂音樂的人,簡單地說是不懂編曲,所以要我來說這首「宿命」好聽在哪裡,我實在也沒辦法說得很清楚,我只是覺得,插曲「宿命」是「砂之器」整體劇情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也是故事構成的重要元素,因為沒有對話而只有音樂出現的部份相當多,在這些場景中的情緒都交由音樂來傳達了

像是第10集,今西敘述到和賀年幼時與父親的三年流浪生活時,故事還在進行著,今西卻再也沒有說下去了,接下來一直到最後將要結束的三四分鐘時,今西說故事的聲音才再度響起,這一段流浪生涯完全只有進行的畫面和音樂,沒有台詞,算算這一段至少超過了15分鐘,可能長到會讓喜歡戲劇節奏快一點的人很受不了,我本身也是喜歡快節奏的人,但我喜歡這一段只有音樂的畫面,應該說很喜歡這首音樂在這段畫面時展現的那種情緒

 

宿命,是可以改變的

這是和賀救了意欲自殺的成瀨麻美 (松雪泰子) 時對她說的話,和賀其實不應該救成瀨的,因為她是曾在命案現場看到和賀的人 (雖然當時的成瀨沒有認出和賀) ,但是和成瀨的相交認識,終究讓他下不了這個手

和賀看見成瀨和自己有些小小雷同的;積極地想往上攀爬,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舞台劇演員,卻總是受限於才能的辛苦,以及她自小被生母趕出去,無法得到母愛又不能回去看媽媽,直到母親死了才由鄰居通知回家奔喪,成瀨的悲傷,在於無根的依憑,沒有人可以支持與分享她的努力,是一種天下雖大,我卻哪裡也到不了、無處可去的茫然

這樣的茫然讓和賀覺得與自己的無奈命運有種契合之處,當然把整部「砂之器」看完的話,可以知道其實和賀所背負的宿命比起成瀨要大上很多、也重了很多~這兩人的心境沉重是不能比較的,成瀨還能夠改變自己的人生,還能夠擺脫那種命運的枷鎖,可歎的是說出這段話的和賀,卻是個不能改變自己生命的人,因為早在他下手殺人時,就註定了他要終生背負

28.jpg29.jpg

成瀨是與原作中原有角色完全相異的原創人物,我是沒有看過原著,而是在查這部日劇的相關資料時知道的。
我想,日劇會更動這樣一個角色,是為了要塑造一個和男主角和賀有相同人生觀的人吧。
雖然揹負的重量差了很多,雖然明明不是相同的人生,不過成瀨卻成功地再活了一次,努力已久的演員之路,看似信仰般無法割捨,但是走投無路的成瀨、認為自己不能同和賀一般的成瀨,放棄了這個目標以後,卻擁有了一個沒有夢想卻平凡的人生,不光輝璀璨...但;難道是不好的嗎?
對比和賀的掙扎,成瀨看似認命卻反而真的重生,而對抗命運的和賀最終還是無法擺脫「宿命」,或許也是這個角色之所以放在這裡出現,想表達的一種絃外之音?

說出了「宿命,是可以改變的」的人,恰恰卻是不能改變自己命運,這是多麼地諷刺與悲哀,因為想要擺脫這樣命運而出手,卻是這一個動作讓自己無法真正地超脫生命的枷鎖
賀相信著宿命是可以改變的,曾說過;只要「再活一次就可以」,在那個當下我曾以為那指的是「重生」,是一種形容,像是「再站起來」一樣的形容詞,不過整個「砂之器」看完後,我知道了,不是重生,而是徹徹底底地讓過去的自己死了,再創造一個新的自己,是真正的「再活一次」
而為了能讓創造出來的新我過嶄新的生活,就是要完全徹底地埋葬過去的自己,這就是和賀改變宿命的作法

但是,和賀卻也曾對女朋友綾香言道;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改變的,而且是從一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就已經被決定的,就是「宿命」;

和賀:
「所謂的『宿命』,就是當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時,就已經被決定好了的未來,而你對於這樣被決定好的未來無法反抗,不論是自己的存在與價值都一樣,我認為人生而不平等,像綾香你既長得可愛又家庭幸福美滿,世上就是有人這樣地幸福卻也有人不幸,就如同是天生膚色的不同與相貌美醜,都不是自己能夠去選擇與反對的,這就是『宿命』的殘酷」

綾香:
「那...生而不幸的人能怎麼辦呢?」

和賀:
「不能怎麼辦,因為這就是所謂的『宿命』啊!」

30.jpg

矛盾般地信仰兩種人生哲學,改變與不改變都是和賀所認定的正確,不過我是這樣想的;也許就是因為那天生就被決定的「宿命」是不能改變的,所以想跳脫「宿命」擺佈的和賀,選擇的是創造新的「宿命」來改變自己的「宿命」
如果「宿命」是天生的...不能改變,那就讓自己完全變成另一個人,消滅過去而擁有一個新的人生「宿命」
我想他是這樣想的吧...

 

「村八分」~究竟是誰殺了誰?

據我查到的原著故事資料,原本的故事並非「村八分」

先從日劇版來說好了,原著留到後面再說;
「村八分」是一種私刑,是小農村裡的全面性排擠,就像我常看的那種探討校園教育問題的欺凌事件一樣,所有的人對於特定的對象進行排擠與無視,主角和賀英良在小時候曾在家鄉和父母親一家人受到了村子裡所有人的「村八分」制裁

為什麼叫「村八分」?意思是對於違反村規的人 (被制裁者) ;除了喪禮與火災以外的事情,村民將與被制裁對象拆夥排擠,取其將喪禮與火災視為兩分、其餘剩下八分,所以叫「村八分」
簡單地說是全面地斷絕往來,在講求分工合作大家庭的農業社會,被排除在外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不管出了什麼事情都沒人幫你,不論什麼好事你都沾不到邊

31.jpg

而這也是主角和賀英良的「宿命」起源,悲劇發生在母親急病但全村的人沒有人願意施予援手,連醫生都不肯醫救,在母親因延誤就醫死亡之後,發狂憤怒的父親對於長久以來施與「村八分」的制裁者們實行了慘烈的報復,是血的復仇;殺了村子三十多人,帶著兒子逃亡流浪躲避追緝

和賀的「宿命」也因此而來,這意味著他是「一個殺了三十多條人命的通緝犯的兒子」,不管他是多麼無辜的受害者,都逃不過社會的異樣眼光,盡管大家都知道他沒有殺人,卻一定會被貼上異樣的標籤

在今西刑警在與大家說明他所推理追查的真相時,當場就有人說出了一句
「殺人犯的兒子終究還是成了殺人犯」

 32.jpg

這就是一種歧視的眼光,換作是完全沒有這樣過去的另一個鋼琴家殺人,難道會有人這樣說嗎?
你可以視他為殺人犯,卻不能說「殺人犯的兒子終究還是成了殺人犯」,這句話在劇中出現的時候,因為已經是結果論了,所以雖然輕蔑,但是結果確實是如此,可是這代表了人的一種潛意識,就是;「殺人犯的兒子」有很大的可能「終究」還是會「殺人」,這種想法一定或多或少有,所以可以想見和賀在父親入獄後在學校所遭受的排擠,也是這時候三木大叔 ( 在故事一開始被和賀殺死的那位大叔 ) 對他說出了「宿命」這樣的詞語,也是和賀曾說過的宿命論;
「人類從一出生開始,有些事情是天註定無法改變的,大家都是背負這樣的重擔活下去的,對你來說;作為令尊的兒子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一種『宿命』」

33.jpg

作為「殺人通緝犯的兒子」,就是和賀的悲哀「宿命」,也是他想埋葬的人生

而造成這樣悲劇的就是當年的「村八分」,雖然從結果論;和賀的父親殘殺了三十多條人命,但是是誰造成了這樣的結果?不正是實施「村八分」制裁的村民嗎?而且他們的排擠並不是真的針對村規的觸犯,其實某種層面來說;是把不滿發洩在一個被選定的目標上,而這個目標是誰?看誰倒楣就是誰,而和賀一家一直都是村民轉移憤怒和發洩情緒的對象,所以也理所當然成了「村八分」的制裁對象

可以想像到那種極為深層的黑暗面,令人不寒而慄,因為人性中善良美好的一面都是在面對自己人時展現,在這個時候可以笑、可以溫柔,可是面對被「村八分」的村民卻完全是另一種面孔,完全是人性裡最壞不堪入目的一面

間接殺死和賀母親的是村子裡執行「村八分」的人,他們的冷漠、坐視不管害死了一條人命,就像今西刑警說的;「是厲鬼造就了惡鬼」,這句簡單的形容讓我想到了;很多故事裡看到惡魔在被召喚之前,必須先有儀式,活祭的祭品、咒語、還有期待惡魔出現的心,有一句話是說:「惡魔在心中」,或許召喚出來的惡魔不是因祭品與咒語而出現的,我們只是讓心中的惡念實體化了

看起來是理所當然的制裁其實就是惡念的實體化,而最後終究因為「血祭」( 和賀母親的死 ) 召喚出了真正的惡鬼,其實,它正是被「村八分」的咒語儀式所凝聚而成的,真的是「是厲鬼造就了惡鬼」

34.jpg35.jpg

說完了日劇版的「村八分」,來說說原著的,原著中不是「村八分」,和賀也不是殺人犯的兒子,他的宿命是「痲瘋病病人的兒子」
這本松本清張著作的「砂之器」在1960年就出版了,早被改編成電影與電視劇多次,中居正廣的這個日劇版本是2004年的版本,也是最近的版本,不久前辭世的緒行拳阿伯也曾演過「砂之器」在1974年的電影版本

我不知道為什麼2004年的日劇版本不把原著關於痲瘋病的部份忠實呈現,而是改成了「村八分」,猜想或許是年代時光遷移的關係,在以前那個年代,痲瘋病是一種聞之色變的疾病,患上的人不但不能見容於社會,有些醫生甚至也不肯進行醫治,只能讓他們在社會異樣的眼光中走向死亡

不過在今日,其實要讓我們沒經歷過那個世代的觀眾想像那種畫面挺難的,再者是這一部日劇不是同「華麗一族」一樣呈現那個時代,而是把時間定位成上映的2004年,所以就年齡的回推上,或許感覺痲瘋病不是很契合日劇的時間背景,所以就改編了
日劇中躲避追緝的流浪逃亡,也許在原作中是因為沒有人願意接受與幫助這對父子,讓他們只能流浪吧...

雖然在這個故事上的設定並不一樣,不過有兩點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排擠和社會的目光,就是和賀英良的「宿命」,兩種劇情安排都是忠實呈現了;人類在社會上會面對共同的目標作下意識的排擠,我覺得在這樣的安排上算是達成相同的效果,也不算是亂改編

 

活著...原來就是「宿命」

這是故事結束時最後一幕,和賀坐在監牢外面,吹奏彈奏手上的口風琴,給被關在監牢裡即將離世的父親聽,那個螢幕畫面上,出現了令人感到哀傷的文字:
「所謂的『宿命』,就是指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指『活著』這件事」

36.jpg37.jpg38.jpg

正如同三木大叔告訴和賀的;
「人類從一出生開始,有些事情是天註定無法改變的,大家都是背負這樣的重擔活下去的,對你來說;作為令尊的兒子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一種『宿命』」
就像這段話所揭示的,人都要背負著自己的宿命活著,或是就像那最後一幕畫面上的文字一樣,其實「活著」就是「宿命」?

我想到和賀所說的;
「不能怎麼辦,因為這就是所謂的『宿命』啊!」
面對宿命,和賀曾用力的反抗,卻還是被那無形的網網住又拖回了屬於他自己的「宿命」


在故事的一開始,在那個意外發生時,和賀選擇下手殺害三木的時候,「宿命」便已經啟動,我看完後常想;如果和賀不下殺手、如果跟著三木大叔去監獄裡看爸爸,是不是就能避免這樣的結果發生?
不是像「白夜行」裏的亮和雪一樣,亮與雪的年紀讓他們沒有辦法面對,但是和賀是一個成年人,三木也不是那種想分一杯羹的吸血蟲,他是一個老好人、好心溫和的好大叔,他甚至根本還沒有提出希望和賀去監牢看父親一面就慘死了,我想;只要和賀誠實以告,三木大叔會諒解他的,因為以前三木大叔為了和賀甚至燒掉了和賀在警局的紀錄,對於這個孩子,他像是自己兒子般的關愛

但是事情就是沒有如果,恐懼自己過去被掀開的和賀做下了最大的錯事,極力想擺脫「宿命」,卻自己跳入了「宿命」的輪迴...

活著...原來就是「宿命」

 

砂之器

其實我一直不太懂為什麼這一部作品叫「砂之器」?感覺上是不是叫「宿命」比較好 ( 看看我這滿篇滿字的「宿命」XD )

沙子所做的器皿,承載不了東西,一打一敲就會壞掉,我想到成瀨曾在劇中說過的;「我用沙子做了好多東西,我以為給父母看時他們會稱讚我的,但是拿到他們面前就壞掉了」,是一個小女孩捧著心希望得到父母的稱讚卻得到了冷漠的回應...不是真的指「砂之器」,而是各種認為會被稱讚的事物,考試的100分、禮貌的談吐、事業的成功...這些種種
我想;也有點隱喻「砂之器」的意思吧?這些感情、讚美、名利成就,其實都像這些沙子所做成的,輕輕一推就化為烏有,百年之下皆為塵土...是這樣的意思嗎?和賀英良執著的「宿命」是否也同「砂之器」一樣,其實是如塵沙般的...

總之我還是完全不太懂這「砂之器」的隱喻,嗯嗯~果然我頭腦真的不太好,資質太差~

最後是想說...其實看完這部日劇以後滿有想看原著的衝動,因為畢竟在劇情上是有所更動的...至於其他版本的日劇和電影,我就敬謝不敏了,沒力氣看了

 

附錄其他版本的「砂之器」資料
========================================================

電影
年  代:1974年
製作協力:シナノ企画 
     俳優座映画放送
製  作:橋本忍 
     佐藤正之 
     三島与四治
製作 補:杉崎重美
企  画:川鍋兼男
原  作:松本清張 
脚  本:橋本忍 山田洋次
監  督:野村芳太郎
音楽監督:芥川也寸志
作  曲:菅野光亮
演  奏:東京交響楽団(特別出演)
撮  影:川又昻
美  術:森田郷平
録  音:山本忠彦
調  音:松本隆司
照  明:小林松太郎
編  集:太田和夫
助 監督:熊谷勲
進  行:長島勇治
製作主任:吉岡博史
スチル :金田正
製作宣伝:船橋悟
出  演:今西栄太郎/丹波哲郎
     和賀英良/加藤剛
     三木謙一/緒形拳
     吉村弘/森田健作
     高木理恵子/島田陽子
     田所佐知子/山口果林
     ひかり座の支配人/渥美清 
     三木彰吉/松山省二
     警視庁捜査一課長/内藤武敏
     警視庁捜査一係長/稲葉義男
     昔の三木の同僚 安本/花沢徳衛
     三森署署長/松本克平 
     本浦千代吉/加藤嘉
     本浦秀夫/春田和秀
     田所重喜/佐分利信
     桐原小十郎/笠智衆
     新聞記者 松崎/穂積隆信
     捜査本部刑事/丹古母鬼馬二
     亀田署員/山谷初男
     村の巡査/浜村純
     国立国語研究所の研究員/信欣三
     理恵子のアパートの住人/野村昭子
     三木が宿泊した伊勢の旅館扇屋の女中/春川ますみ
     三木と和賀が最後に目撃された酒場ボヌールの女給 明子/夏純子
     当時の本浦千代吉を知る縁者/菅井きん
     クラブのママ/村松英子

========================================================

日劇
年代:1962年2月23日
   1962年3月2日
回數:2回
製作:TBS
放映:TBS「近鉄金曜劇場」
出演:今西栄太郎/高松英郎
   和賀英良/夏目俊二

========================================================

日劇
年代:1977年10月1日~11月5日
   1985年2月22日に「金曜女のドラマスペシャル」枠で再編集されて放送された
回數:6回
製作:フジテレビ
放映:フジテレビ「ゴールデンドラマシリーズ」
監督:富永卓二
脚本:隆巴
出演:今西栄太郎/仲代達矢
   和賀英良/田村正和
   成瀬リエ/神崎愛
   関川重雄/中尾彬
   吉村正/山本亘
   宮田邦郎/小川真司
   三浦恵美子/奈美悦子
   田所佐知子/小川知子
   田所重喜/小沢栄太郎
   三木謙一/本郷淳
   成瀬しず江/月丘千秋
   真野響子
   水沢アキ
   山谷初男
   鈴木瑞穂
   坂本長利
   入川保則
   宮崎恭子

========================================================

日劇
年代:1991年10月1日
回數:1回
製作:テレビ朝日
放映:テレビ朝日「松本清張作家活動40年記念各局競作シリーズ」
監督:池広一夫
脚本:竹山洋
撮影:椎塚彰
照明:木村政作
録音:土屋和之
音楽:小六禮次郎
出演:今西栄太郎/田中邦衛
   和賀英良/佐藤浩市
   吉村正/伊原剛志
   田所佐知子/国生さゆり
   成瀬リエ子/岡まゆみ
   三木謙一/下條アトム
   本浦千代吉/高橋長英
   関川重雄/船越栄一郎
   宮田邦郎/北詰友樹
   三浦恵美子/矢代朝子
   田所重喜/渥美國泰
   クラブのママ/赤座美代子
   桐原小十郎/奥村公延
   今西の妻/大空眞弓
   捜査一課長/中尾彬
   田所佐知子/山口果林
   電影院老闆/渥美清 
   捜査一課長/內藤武敏
   捜査一係長/稻葉義男
   安本/花澤德衛
   三森署署長/松本克平 
   本浦千代吉/加藤嘉
   田所重喜/佐分利信
   桐原小十郎/笠智眾

========================================================

其實有看到幾個認識的演員,像是田村正和、田中邦衛、佐藤浩市,還有就是前面說到的緒行拳阿伯,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好像除了最新的2004版本是由和賀做主角外,其他都是今西刑警當主角耶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Roy
  • <p><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gif"/>達文西密碼我也覺得在同類作品中挺精彩緊湊滴,有點想看電影版。作者後來出的天使與魔鬼就不怎麼喜歡了。。。</p>
    <p>&nbsp;</p>
    [版主回覆08/15/2011 21:36:32]<p>我看了書以後也想看電影版。</p>
    <p>其實,這個作家的書,類型都差不多,他也是一個同類型作家,寫的也大多是同類型作品,達文西密碼不只是在這個類別中算是不錯的,在他自己寫過的同類型作品中也還算是最好的了。</p>
  • Roy
  • <p>的確年紀大又快手=3=...東野好像也挺快手且多產的.....</p>
    <p><font color="#033d3d">我是相反,因那種淡淡才去看的。我覺得淡淡感減輕了罪惡。我看這類書都直接翻到結尾先看犯人Boss是誰再繼續看,很討厭喜歡上某角色最後發現被耍了的被騙感<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4.gif"/>。某些推理迷會想劈偶...(白夜劇有書迷批評開頭破壞懸念,啊推理要的就是等待結局的心情啦...)</font></p>
    <p><font color="#033d3d">偶的偏見:國外同類小說看膩了,印象都是受害者姿勢多詭異(達文西),離奇暗號和死前訊息,犯人天生的變態邪惡血統,智慧高氣質貴能飛車甩尾開飛機,天才發明家,耍帥一流。當然絕少不了更耍帥的偵探。。</font></p>
    <p>山崎如你所說,題材格局大(醫德,知的權利和隱私權的劃分,那種吵上千年也無人能出標準答案的議題);松本寫人性醜惡面,主角多半底層出身受同學同事排擠,面貌和性事缺乏吸引異性同性的魅力而半生黯淡孤僻,也有解謎推理;宮部寫貼近小民的題材(法拍屋海蟑螂,土地汙染,小夫妻和家庭親子關係),推理感很淡,案件倒像是刻意加上去的附屬品。模仿犯沒看過,我覺得有些是有模仿松本的本格解謎推理,像火車。但她有加點溫馨小故事,對犯人有憐憫,不像松本冰冷</p>
    <p><font color="#033d3d">宮部的目前較喜歡「理由」</font>和<font color="#033d3d">「無名毒」。蒲生邸事件讓我驚訝,沒想到她不但寫妖怪時代小說還寫穿越的= =。故事不錯但我不明白為何不管妖怪還是穿越都有刑案,其實像山崎那樣好好設計一個故事也不錯嘛。不怎麼推理還刻意加入推理因素,牽強;</font><font color="#033d3d">東野的較喜歡「惡意」。</font></p>
    [版主回覆08/06/2011 14:29:02]<p><font color="#111111">東野出書是很快沒有錯,實際上台灣出版的只是他作品的一部份吧。</font></p>
    <p><font color="#111111">事實上,我也常翻到後面看誰是真兇,因為我在意的是過程。<br>白夜行一開始破壞懸念,是因為就正統推理而言是失格的,但是東野後來以嫌疑犯X的獻身奪得直木賞,這不也就是對傳統的顛覆了嗎 ...<br>我對於故事和寫法怎麼變都沒有意見,是對於寫作的文筆敘述有意見。</font></p>
    <p><font color="#111111">嗯,事實上我也覺得外國同類小說皆是如此。<br>但達文西密碼確實是其中佼佼者,看過它再看其他的都很無聊,不過我個人認為達文西密碼不太算推理小說,應該比較偏向科幻解謎。</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覺得宮部的文筆太冷漠了,所以寫到溫馨部分時反而讓我覺得有點假,不如像松本冷硬到底,反而具有一體感。</font></p>
    <p><font color="#111111">宮部其實寫了不少科幻,像勇者物語好像就是跑到遊戲世界 ... 聽說如此,勇者物語我還沒讀過。<br>喔 ~~ 妖怪啊,宮部有些妖怪短篇還不錯看,推理成分很淡,就是很標準的靈異故事,長篇的大多都會和刑案參雜,因為宮部很喜歡寫捕物吧 ...<br>事實上我覺得宮部是那種題材很多元的作家,這點和東野倒是一樣,而且兩人不論寫任何題材都會帶有推理元素,這可以說是他們的特點,也是種濫殤吧。</font></p>
  • Roy
  • <p>他擅長寫中年不得志的普通男和相貌平凡的惡女,為了一己之私(生計or權力地位)犯下的罪孽。。</p>
    <p>如果喜歡小說有一些曲折感情點綴的話,大概會看不下去吧?不知是不是松本生長環境的關係(看他自傳,從小到大父母沒一天不吵架,他從很早就埋頭工作維持一家子的家計囉。婚姻嘛就是年齡到了奶粉錢估量著也夠了就娶一個老婆,枯燥乏味的人生。),我覺得他小說很少描寫溫馨家庭和愛情,是不是他沒感覺過這玩意?這偶可以理解,所以對他的書有點意外的投契。(遠目)</p>
    <p>不過同樣是社會派,我可能比較喜歡山崎和宮部,這二個作家的小說中好歹還有些正面人物,讀松本小說有時會覺得這世上沒有好人了。<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8.gif"/></p>
    [版主回覆08/02/2011 21:46:20]<p><font color="#111111">不 ... 我不喜歡松本,和劇情什麼都沒有關係 ... 是不喜歡他的文筆,不是說不好,是不喜歡,感覺很冷淡。<br>日本的推理小說很多都是這種文筆,所以我一直不是很喜歡日本推理小說。</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知道的是;松本清張是年紀很大以後開始寫小說的,他的成就真的會給想當作家的人很大的安慰哪。</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比較喜歡山崎,宮部還可以。<br>宮部的文筆給我和松本清張很像的感覺,很難讓我投入感情。</font></p>
    <p><font color="#111111">世上沒有好人 ... 我還看過一位日本作家寫的風格也是如此,就是桐野夏生,但 ... 與其說桐野的書很黑暗,我覺得不如說是很噁心吧 ...</font></p>
  • Roy
  • <p>松本大叔的長篇書名好像都比較難懂一點,聽人家說有包括日語隱含的意思,像<font color="#111111">「眼之壁」「霧之旗」「零的焦點」之類....</font></p>
    <p><font color="#111111">倒是一些短篇書名取的很妙,精簡點題,「臉」「指」「聲」「水之肌」和內容非常合拍。寫故事的角度也很特別,以犯罪者為第一人稱主人公,沒刑警沒推理,不過那種特別的臨場感卻讓偶讀得毛骨悚然。。。XD</font></p>
    [版主回覆08/01/2011 21:47:30]<p>松本清張的書我只有在看完這部日劇以後,起心動念去讀的砂之器。<br>所以對他比較不了解,應該是說看完砂之器以後有點失望吧 ... 不是很喜歡日本推理小說有點淡漠冷硬的文筆。</p>
    <p>說到臨場感,倒是想起了橫山秀夫寫的臨場,評價很高的作品,只是我沒看過,不知道好不好看。</p>
  • 瀧澤信一
  • <p>但是整部作品一樣是很黑暗阿。</p>
    <p>不,應該是說很悲情的。</p>
    <p>和我現在在複習的太陽之歌有的比。<img src="http://tw.yimg.com/i/tw/blog/smiley/18.gif"/></p>
    [版主回覆11/09/2008 22:28:04]<p><font color="#111111">有兩個回應所以我砍掉一個喔~</font></p>
    <p><font color="#111111">太陽之歌是真的很悲情啦,不過我也沒看過......<br>我不太喜歡那種絕症的設定......</font></p>
    <p><font color="#111111">太陽之歌有兩個版本,電影是塚本高史和歌手YUI演的,叫&quot;午夜的陽光&quot;<br>電視版是澤尻エリカ和山田孝之演的,說到這部作品我就很感慨啊,剛好是エリカ和山田孝之目前最後的日劇作品了,我是很喜歡山田孝之的,可惜這一部的題材我不太喜歡</font></p>
    <p><font color="#111111">エリカ的演技應該是不用多說啦,但是聽說電影版的YUI表現得比想像好,本來雨音薰就是被設定成會唱歌的嘛,YUI來演歌聲是沒有問題的,エリカ也是因為這樣意外發掘了她的歌手之路</font></p>
  • 瀧澤信一
  • 感覺好像是,因為沒有全部看完阿。
    [版主回覆11/09/2008 21:23:04]<p><font color="#111111">我是根本沒看過,哈哈~~我也只是聽說而已<br>這一部記得是瀧澤秀明代表作</font></p>
  • 瀧澤信一
  • 日劇「太陽不西沉」節奏也超慢的呀!
    [版主回覆11/09/2008 01:26:51]<font color="#111111">嗯~~太陽不西沉啊......我就沒看過了,聽說還滿好看的,節奏也是很緩慢的嗎?</font>
  • 瀧澤信一
  • <p>應該是好片。改天看看。</p>
    [版主回覆11/07/2008 22:02:19]<font color="#111111">呵呵~~但是看不習慣的話,會覺得節奏很慢喔</font>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