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46

圖片太多…只好分成上中下三篇來做心得了~~
我覺得自己滿誇張的,才不過一集而已,擷了這麼多張圖~

亮司與雪穗之間最值得回憶的,就是之前兩個人在一起遊玩的時候。
這是屬於他們年少純真的甜蜜。
因為在白夜行這樣灰暗與黑色沉悶的人性掙扎中,是難得一見可以讓人覺得不會心情沉重的情節,但也就是如此,這樣的對比之下;卻莫名地讓人感到有些心酸~~

短暫的歡樂已過,亮司與雪穗;很快地又要體驗到他們人生現實的殘酷命運
也是;白夜、行的開始

父親呼喚小亮司的聲音,小雪穗放開了小亮司的手,而且刻意迴避的模樣顯得極為不自然,加上亮司爸爸看著小雪穗的背影,我有種不好的感覺
然後鏡頭刻意拉到了亮司爸爸的皮鞋,天哪,不是這麼殘忍的一件事吧?不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樣吧?

147148149150151152153154155

小雪穗這一段跑步我很喜歡看…
好吧,我承認自己很奇怪

156157158

小雪穗的問題;證明了我心中所想的…
有一種感覺;為什麼「命運」會如此地殘酷?是這個男人帶走了她的快樂與純真童年,但是又是這個男人的孩子讓她找回了自己該有的模樣
巧合是如此地多,但是卻該死地發生在一起,難道就是真的像「砂之器」說的:「所謂的『宿命』,就是指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指『活著』這件事」,如果真的是如此,小雪穗背負的「宿命」也太重了一些吧?

很喜歡小雪穗用筷子把生雞蛋和飯拌在一起的這一段,我喜歡那個眼神的表現;很重、很悲、很沉,像是死了一樣,活力又消失了
感覺…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159160161

看著雪花剪紙,思念著小亮司的小雪穗

162163

因為一直碰不到小雪穗,跑去她的學校等她下課的小亮司
小麻由這個表情的轉換我非常喜歡,看到小亮司時怔了一下,但是垂下雙目馬上跑開的的樣子,很活啊

164165166167168169

追上小雪穗以後,小亮司問了:
「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有的話就說出來沒有關係」
但是看到小雪穗一直逃避的眼神,小亮司想起了那天的場景,問了:
「難道是和我爸爸有關…」

170171172173

原本沒有反應的小雪穗,聽到這句話以後反應十分激烈:
「不要碰我!」
「很噁心耶~~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接著轉身跑開,留下了愣在當場的小亮司

其實我剛看的時候,我曾以為是小亮司的再三追問讓小雪穗脫口而出這樣激烈的語言,但後來再仔細想想;恐怕是小亮司最後問的那句話是真正的關鍵,像雪穗這樣隱忍陰沉的孩子,是那種把心裡事和真實情緒都藏在心底的人,從她對小亮司的疏離就知道了,把行動放在告知的前面,當然關於這樣的痛苦是不能對人言明的,也是原因之一
也許她怎麼也不想說的,只想就這樣一直逃到最後,但是小亮司問出口的話,激起了她對那個男人的憎恨,小亮司以為;那句「很噁心」說的是他,其實是小雪穗知道他和爸爸的血緣關係後,看到小亮司、就會想起那個男人

或者,「很噁心」也是小雪穗一種對自己生活在汙泥裡的自卑反應。

174175176

才剛從與小亮司的談話中逃離的小雪穗,回家的時候,就又看到了令她害怕的畫面
這個蛋糕,又是和前面一樣的作法,以為孩子就是孩子,給她吃塊蛋糕就沒事了,好像丟玩具給哭泣的小孩讓他不要再哭一樣…

177178179

可是這一次的小雪穗就像剛剛對小亮司一樣,不再只是沉默地想逃開,而是激烈地反駁母親要她做的事
也許是因為被迫必須離開亮司的傷心、和長久以來累積的不滿,到了崩潰的臨界點了

我想起以前聽過的一句話:「看見了光明,就無法忍受黑暗」
小雪穗遇見了小亮司,重新找回了屬於孩子的純真,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的自己,原來也可以這麼樣地快樂,那麼;要再回頭鑽進原本黑暗的世界,是在快樂之後的痛苦、飛翔以後的墮落啊

180181182183184

可是媽媽的話又讓小雪穗只能忍著眼淚接受這一切,媽媽也回應小雪穗:「妳為什麼要這麼樣地任性?」
這讓我想起後來看的「琉璃之島」裏面仲間阿伯對琉璃說的話:「妳只是個孩子,孩子可以任性!妳應該要哭、要鬧、要叫,不應該掩飾自己的情緒」
我再想想小雪穗,有可以讓她任性的空間嗎?她哭喊著:「我受夠了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個沉痛的嚎哭,她真的受夠了,為什麼要讓小小的她承受這樣的一切?
但是痛哭卻只換來母親的一句「妳為什麼要這麼樣地任性?」
那她能怎麼做?所謂的「成熟」、「為家裡打算」就是這麼一回事的話,那小雪穗能怎麼做?除了將眼淚與悲慟藏在心中,還能怎麼做?

185186187188

隔著馬路,小亮司看著小雪穗和媽媽進到了那個廢棄的工地大樓

這裡小雪穗有幾個小動作我很喜歡,被媽媽拉著走的時候,那樣地不情願的肢體語言、還有到兩個鏡頭;都是到了門口以後;一度還抗拒不想進去,但是又讓媽媽給抓了進去

189190191192193194195196197198

看了很多很多次,但是看著小雪穗解釦子的這一段,都還是會覺得很難接受
像白夜行裡的雪穗這樣的角色,實在太暗沉太悲慘了一點,雖然在白夜行裡面只是隱諱地帶過,最多露了個肩膀而已,而且在鏡頭之外絕對不是一絲不掛的,不會有真正激烈的鏡頭,但是光想像就很難受
這樣一個小小的孩子、小小的麻由…

我覺得;被脫光拍照的小雪穗,她的眼神很「無神」,空洞洞地、沒有了生氣,像個漂亮的娃娃,說是說難聽點;像屍體
好像就是;隨便了、怎麼樣都行,只是悲哀地;還活著這樣的感覺

199200.jpg201.jpg202.jpg203.jpg

小亮司的出現驚動了亮司的爸爸和小雪穗
恐怕這是最難堪的一面了,被兒子看見自己在猥褻女孩的父親、被情人看到自己最不堪一面的女孩

亮司的爸爸拼命解釋著這樣的行為只是種交易,但是小亮司根本聽不進去,他只是一直盯著小雪穗呼之欲出的眼淚和顫抖的身軀,終於明白了這個女孩子,為什麼總是流露著孤寂、永遠讓人無法接近、以及像是有著強大黑暗面的無止盡的悲傷,也明白了為什麼她會迴避自己

204.jpg205.jpg206.jpg207.jpg208.jpg

於是;在那個瞬間,小亮司拿出隨身攜帶著的、做出漂亮剪紙的剪刀刺向了父親的腹部

總會在看到這一段時;想起了原作白夜行小說中的描述;
「那一瞬間,在男孩的心中,父親只是一頭醜惡的野獸,在他的心中;已經被悲傷與憎惡支配了」
「刺在父親身上的傷痕,也是這個男孩心中的傷痕」

209.jpg210.jpg

開始咬起手指的小雪穗,這是雪穗的習慣,也是故事中特別意有所指的小動作,當雪穗開始思考、思索時就會有這樣的動作,這是一個暗示
她也許正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211.jpg212.jpg

緊張的小亮司,這時意識到自己殺了父親,而開始感到了害怕,是罪惡感與恐懼交織而成的複雜情緒

但是這時的小雪穗卻嚴正地反駁:
「不是你殺的!」

213.jpg214.jpg215.jpg

「雖然這樣講對亮來說很抱歉」
「我一直很想殺了他」
「在腦中早已經殺了他好幾次」

216.jpg217.jpg

「所以說…」
「殺了他的人,是我…」

這樣的話,未免狡辯的過分,但當時我覺得一個女生說出這樣的話是很奇怪的,明明不是她殺的,她也算是被害者,為什麼明明不是,卻要說是自己做的呢?很明顯的;是想一肩扛下

另外要說的,特別提到的是;
這是我喜歡上小麻由的起點…
最初看白夜行的時候,在這個畫面之前,我沒有很認真看這一部日劇,也沒有注意到;這個演小雪穗的女孩,因為是看有線電視的放送,所以可以轉台,在這個片段之前;我一直都是來回的轉換頻道,所以;在這個畫面之前的白夜行和小雪穗;我都是後來再回頭重看的第二次印象

那時候;看到這個畫面,本來懶洋洋躺在床上看電視的我整個弓起身子翻起坐著
「這個小女生太恐怖了」
是我當時腦海中閃過的形容,我第一次看見一個小女生能有這樣的表現,明明是悲傷的、卻要強作笑容,在笑的時候也不忘展露悲傷的情緒,最令我難忘的是聲音吧,抖顫的像是哭又像是笑的聲音
說實在話;在我當時所認知的印象中;沒看過有一個角色有如此強大的各種複雜情緒、沒一個演員能夠讓這些情緒面面俱到
而我沒想到會是在小麻由身上看到

也是看完這個畫面,後面看白夜行時,我眼睛開始搜追逐這個小女生,然後開始不自覺地去找關於她的一切
回想起來;那個瞬間腦中閃過的像閃電般的情緒,是我現在成為麻由命的起點哪…

就算是現在已經看過那麼多小麻由的作品,想起小麻由、第一個還是想到雪穗、然後就想到永遠不會忘記的;這個畫面

218.jpg219.jpg220.jpg221.jpg222.jpg223.jpg224.jpg225.jpg226.jpg227.jpg228.jpg229.jpg230.jpg231.jpg232.jpg233.jpg234.jpg

雪穗:「答應我一件事,可以嗎?」
   「就當作我和亮,是從沒有說過話、沒有見過面、連名字也都不知道
   、彼此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亮司:「為什麼要這樣子做…?」
雪穗:「因為這樣一定比較好,真的…」
   
這個約定,讓我知道之前我所想的沒有錯,小雪穗應該是要一肩扛下,或是說最壞的打算是最後自己要把整件事吃下來,所以不認識小亮司,就不會有所牽扯,就沒人會想到兩人之間的關係,就不會想到亮司頭上

「我一定會再和你聯絡的」
「相信我…」

雪穗留下了這樣的話以後,與亮司做了勾勾手的約定,兩人就從這個現場分別了

覺得小雪穗在兩人做約定時候的模樣真的很值得一看,很明顯的強顏歡笑,但是還是會有不小心洩漏想法的表情出現,只是小亮司太急著離開,沒有注意到她的表情變化,沒有注意到雪穗在情人面前強自的堅強和不自覺的脆弱,就像長大後的亮司在回想到這一段時說的:
「雪穗…如果說真有時光機,我還是會想回到過去,回到這個時候,不讓妳一個人留在那裡面對一切,這樣,也許妳的人生會來得光明一些吧」

235.jpg236.jpg237.jpg238.jpg239.jpg240.jpg241.jpg242.jpg

我還是想讚一下我家的麻由,那個裝出來的笑容真的很棒,偶爾看著亮司的眼神;深深地像是有想說的話卻還是埋在眼眸之中

243.jpg244.jpg245.jpg246.jpg247.jpg248.jpg249.jpg250.jpg251.jpg

這個「晚安」說得別有意思,好像只是平常的再見,但是小雪穗知道,不會是平常的再見

252.jpg253.jpg254.jpg255.jpg256.jpg257.jpg

小雪穗把拍下自己裸照的相機丟到了常常去的大水溝裡,而膠捲則是送到焚燒垃圾的地方燒成了灰燼
在警方開始行動的時候,小雪穗也正靜靜地做著湮滅證據的工作

258.jpg259.jpg260.jpg261.jpg262.jpg263.jpg264.jpg265.jpg

當初台灣的有線電視台,播放這一部白夜行時,對於這個接近SP長度、一個小時半多的第一集,處理作法是拆成兩集播,四十多分鐘兩集,加廣告剛好就是兩個小時,TBS當年首播白夜行時,第一集也是兩小時放送的,不過是一次放送,台灣有線電視是兩次放送
因此就出現奇怪的地方,播到一半時突然結束,然後把原本播完這兩小時後才會出現的片尾曲拉過來接在後面

會特別提到這一點;是因為小麻由的戲份;在我最初看電視時,就只有到上面那一段而已,接下來就是刑警大叔的戲份與小亮司的戲份

早在之前的「女王的教室」,我就認識了福田麻由子,只是印象不深,就像前面一開始提到的,看白夜行時總覺得這女孩很眼熟,但是既然想不起來,就沒有再去想,直到我看完了這個第一集的半集,看到了那突兀的片尾曲畫面,也看到了這個名字「福田麻由子」,勾起了我一點回憶,不過我還是沒想起來的,雖然知道自己看過這名字,但還是沒想起來
但是就是直覺吧,雖然片尾曲的畫面,並沒有說她就是演小雪穗的小女生,我卻直覺就是這個名字,因為覺得熟悉、也覺得這個名字以前就有印象,似乎是個小女孩,應該就是她吧?
然後上網一查,才知道她就是「女王的教室」那個小光

那時候第一個感覺是…這是「女王的教室」幾年後的事了啊?那個小女生怎麼看起來長大這麼多了?

266.jpg

小亮司並不知道,小雪穗一直站得遠遠地;在看著他
但是小雪穗不能靠近;就像她曾和亮司約束的;
「就當作我和亮,是從沒有說過話、沒有見過面、連名字也都不知道、彼此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267.jpg268.jpg269.jpg

迴避著與亮司見面的雪穗,在這裡碰到了圖書館的阿姨

270.jpg271.jpg272.jpg273.jpg274.jpg275.jpg

對這位親切的阿姨,小雪穗問出了她的困惑:
「郝思佳能夠上天國嗎?」
「她不是殺了人嗎?」
「如果這樣還能上天國,那麼殺人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吧?」

我是在後來去看「飄」以後才開始理解這部日劇用「飄」來作為其中許多要表達的事情
原作中小說就只是提過亮司與雪穗的書架上都有這一套書,而日劇便以此做文章
郝思嘉曾經為了保護自己和親人而開槍殺了入侵到家裡的士兵,小雪穗會這樣問的原因;就是因為在一般人的眼中;殺人無論殺的好人還惡人,殺人者皆有罪,但是郝思嘉當時如果不開槍,或許自己就遭殃了
雪穗的價值觀將這樣的事件解釋成為「為了自己的幸福,難道就可以殺人嗎?」

276.jpg277.jpg278.jpg279.jpg

而圖書館阿姨的回答是:
「如果這孩子,遭遇這樣的事情,我大概也會這麼做吧?」
圖書館阿姨的答案;說的是一個為人母的心情,也是人類的一種純粹的愛,為了保護珍愛的人,會擁有無限的力量來支持自己去守護他們

但是聽在雪穗耳中,卻成了另外一種答案;她和亮司這段故事的一個答案

280.jpg281.jpg282.jpg283.jpg

後來圖書館阿姨也提及了亮司的事情,她也看到了兩個孩子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雪穗則是回答;等事情過後,會寫信與他連絡
當然對於不知道內情的阿姨而言,她會以為「事情過後」是這場命案的餘波過後吧

284.jpg285.jpg286.jpg287.jpg288.jpg

最後的證物---亮司爸爸的錢包,小雪穗把它藏到了爸爸的骨灰罈中
小雪穗合掌膜拜的樣子看起來真的有種說不出的堅強,這樣一個小小的孩子啊…

289.jpg290.jpg291.jpg292.jpg293.jpg

線索追查到西本家,小雪穗與刑警大叔的初遇

294.jpg295.jpg296.jpg297.jpg298.jpg

小雪穗也在和刑警大叔的談話中說了,關於郝思嘉;
「我很崇拜她,堅強又可靠,而且不論在什麼樣的狀況下都不放棄」

299.jpg300.jpg301.jpg302.jpg303.jpg304.jpg

看看小雪穗的銳利眼神吧

她刻意營造出、讓刑警大叔可以看見的一些假線索,這是雪穗的佈局與計謀開始行動的其中一個打算

白夜行的原著小說寫得很隱諱,看過小說以後,會發現日劇中的場景與對話是呈現一種印象與想像,但是小雪穗與刑警大叔的這場對手戲,書中卻是真的有所描述,這一段對手戲也算是反映了原作吧
尤其在刑警大叔感受到小雪穗視線的那一段

305.jpg306.jpg307.jpg

我覺得在雪穗媽媽回到家時,小雪穗天真的聲音說著:「他們是刑警」讓人聽得很寒
還有低垂著頭的模樣,像在算計著什麼,大概是因為我已經認為雪穗是有所預謀了,所以下意識地會用這樣的想法去審視她

308.jpg309.jpg

再來看一個;小麻由華麗麗的轉身…
注意她雙腳的動作喔~

310.jpg311.jpg312.jpg313.jpg

這個表情太讚了、好冷血好邪惡,嘴角邊好像有著算計的詭笑

我一直很想看小麻由演一個智慧殺人犯,是那種殺了人以後還能純真地笑得像花兒一樣燦爛的樣子,而且還和警察假意合作、假意周旋

314.jpg

回家看到被警察請去問話的媽媽,媽媽不斷地向雪穗抱怨警察對她的懷疑
我覺得小雪穗這個時候的表情和慢慢握緊的拳頭非常值得一看,參雜太多情緒了,有著對母親的怨恨,而且看過太多遍白夜行第一集的我,可能是因為對後續發展都太熟悉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時候的小雪穗這個肢體動作像是在說「是嗎?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了…」,決定收網的時刻到了,握拳像是堅定要這麼做的決心

315.jpg316.jpg317.jpg318.jpg319.jpg320.jpg321.jpg322.jpg323.jpg324.jpg

所有證據都毀掉的時候,剩下的就是把身邊和亮司有關係的事物都處理掉,不能留下任何可以讓人知道他們之間有所關係的東西。

事情的發展,都照著小雪穗的盤算進行,沒有一步落空,雪穗加緊了腳步;把所有可以處理的一切都處理掉,放下那些自己依戀的、不捨的時光。
只是心中難免痛苦,那對於雪穗而言;是唯一快樂的回憶,可是為了亮司,雪穗只能選擇這麼做~~

325.jpg326.jpg327.jpg328.jpg329.jpg330.jpg331.jpg332.jpg333.jpg334.jpg

這一段看了是有些心酸的,小雪穗握著小亮司送給她的雪花剪紙,說著;
「我們…會再見面的…亮」
其實,小雪穗只是復頌一次行兇當日時所承諾的話語,在這時她心中的打算;是不可能和小亮司再有機會見面的一天了

所有的剪紙;雪穗都是將它撕碎以後隨風飄走、讓水漂走,只有那張雪花剪紙,完整地將它放在水面上漂走
她想起了小亮司在送這張剪紙給她時曾說過的話了
「因為妳的名字叫做雪…」

335.jpg336.jpg337.jpg338.jpg339.jpg340.jpg341.jpg342.jpg343.jpg344.jpg345.jpg346.jpg

這是計畫的最後一步

小雪穗偷偷地將剪刀要塞到媽媽的手中

347.jpg348.jpg349.jpg

我覺得這裡的小雪穗好可愛喔,笑得很純真,雖然是有種打算在心中的笑容,但是真的;很純真
我該說是雪穗演技很好嗎?裝得很像~
還是我們家麻由太棒了,飾演雪穗這個假裝的樣子非常傳神

350.jpg351.jpg352.jpg353.jpg354.jpg

這一刻的眼神轉變得很快,剛剛假裝的模樣都不見了
因為媽媽問了一句:
「是妳殺的吧?」
「會這麼做的人,也只有妳了」

這個問題讓小雪穗措手不及

355.jpg356.jpg

不過媽媽也說了;
「放心好了,我不會說的」
「像那種人,我也想殺了他…」

聽到這句話的雪穗,卻只能直勾勾地望著母親醺醉的臉…

357.jpg

「我本來不恨妳的…」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妳要這樣對我?」

雪穗對母親,也許有過怨怪、卻不曾怨恨
因為是媽媽,再怎麼說;都是媽媽

但是媽媽說的「像那種人,我也想殺了他…」這句話傷透了雪穗的心,如果媽媽知道他是什麼樣的男人,為什麼還要把自己的女兒送去讓他蹧蹋?
正因為是媽媽,雖然有所怨責,但不會恨
可是現在也知道了;因為她是媽媽,所以更加可恨

358.jpg359.jpg360.jpg361.jpg362.jpg363.jpg364.jpg365.jpg

不過,結果是;母親死了、雪穗自己卻活了下來

366.jpg367.jpg368.jpg369.jpg370.jpg371.jpg372.jpg373.jpg374.jpg375.jpg

在聽到媽媽過世的消息時,小雪穗嘴角牽動的弧度、不自覺流露的笑容十分詭異,這也讓刑警大叔覺得可疑

這個笑容是什麼呢?我覺得有很多種意思啦~本來想死沒有死成,那是一個對命運捉弄般的苦笑,對於母親的死;恐怕也是有一些竊喜的成分在,畢竟雪穗在那個當下是抱著對母親的恨意打算共同赴死的

原作中的雪穗更加冷血,殺了母親除了恨以外,還有更多的打算,媽媽如果不死,雪穗就不能成為唐澤家的養女,這才真的是讓人心寒的魔性之女
日劇中;可能是為了要增加悲苦的成分,畢竟不能把主角演得太壞,要有點無可奈何的被迫心理,所以還更添加了一點人性

我在想,我一直覺得原作的雪穗形象是麻由最像的,那種邪氣與隱忍、冷靜與智慧,還有點魔性的感覺,但是像只是像、卻不是完全的,因為日劇中的設定,給予雪穗還有多一點的掙扎與人性,原作裡的雪穗才真的是冷酷到了極點
日劇中的小雪穗在害死媽媽這一段,還是設計成自殺不成而成為他殺的橋段,原作裡的小雪穗是真的殺了母親,日劇裡的小雪穗還有著複雜悲哀的那樣一笑,如果將原本的雪穗照本宣科來演,恐怕連笑都不會有的
不過原本的小說裡;雪穗是沒有自殺的,而是直接殺了媽媽,所以;也不會有醫院的一幕吧…?

376.jpg377.jpg378.jpg379.jpg380.jpg381.jpg

雪穗說了謊話,說那把亮司的剪刀是爸爸的遺物,引導警方認為犯人就是雪穗的媽媽

382.jpg383.jpg384.jpg385.jpg

小雪穗望著天空,流下了淚
也許是哀悼母親的死亡、也許是想到今後要自己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了、總之;像是天地莽莽,只有孤身一人的感覺,寂寂寥寥、無以為繼~~

386.jpg387.jpg388.jpg389.jpg390.jpg391.jpg392.jpg393.jpg394.jpg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澎澎
  • <p>天啊~看到這裡...覺得這真是一個悲到不能再悲的故事了&gt;_&lt;</p>
    <p>現實可能充斥著比這樣更多更無可奈何的故事吧...</p>
    <p>每個人都有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面孔</p>
    <p>那樣的父母&nbsp;&nbsp; 亮司的父親&nbsp;&nbsp; 雪穗的母親...((憤怒!!!</p>
    <p>可憐的是孩子...生命在未來也不太可能得到救贖了吧!</p>
    <p>這似乎也預知了一個人命運的結局...唉~</p>
    <p>而且我被第一張圖給嚇到了</p>
    <p>好個邪惡的表情啊~</p>
    <p>你家麻由子的眼神...殺很大!!</p>
    <p>&nbsp;</p>
    [版主回覆05/24/2009 15:31:27]<p><font color="#111111">嗯~~但這些大多都只是白夜行第一集的部份而已</font></p>
    <p><font color="#111111">現實中或許有著更多的無可奈何,但是要像雪穗這樣的人生,大概也很不容易有環境養成了他們的黑暗,又逼著他們走向黑暗</font></p>
    <p><font color="#111111">第一張圖那個表情確實是很邪惡凶狠,眼神也很凌厲^_^</font></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