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宿命』,是指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也就是指『活著』這件事~」
這是日劇「砂之器」中的一段台詞,讓我印象很深刻的一段話,到現在;還常會在我心中閃過。

「砂之器」的「宿命」論是悲傷的,充滿著無奈的意味,主角和賀英良努力想跳脫命運的桎梏,最後卻頹然被縛,終究這一生,和賀只要活著就不得不背負著可恨的宿命,因為所謂的「宿命」,就是指「活著」,是既悲哀又無力的事實

很多事情,在到了某個年紀與歷練時,就更能明白某些話語的意義,但遺憾的是;如果這樣的體會不是快樂的描寫,就顯得諷刺,因為當心境與想法能夠與之切合,那絕不是會讓人感到愉悅的,我對「砂之器」的「宿命」論感到很有感觸,也許就是一直活到現在,很多發生在身上的事情,多到會讓自己被這樣的話語觸動,然後心中就會閃過了「砂之器」的這句話

所以我一直難忘「砂之器」的「宿命」論,我會對東野圭吾這一部作品「宿命」感到興趣也是因為這樣,第一個原因是東野圭吾,第二個原因是;我想到了「砂之器」

東野圭吾 -- 宿命

書名:しゅくめい ( 宿命 )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張智淵
出版:商周文化
   2005年11月07日
   獨步文化
   2006年10月01日

 

 

 

「宿命」者,何為?


「宿命」是什麼?
 

在日劇「砂之器」裡面,對於「宿命」的解釋,指的是與生俱來的生命,身為大富人家的孩子,這是一種宿命,身為貧苦人家的孩子,還是一種宿命,出生以後,那宿命便以形成,從生命開始有了以後,人人都在自己的宿命內各自努力,但是無論如何努力,都不能改變出身,不管父母是誰、家庭為何,因為;這是到死都改變不了的事實,

「砂之器」整體故事的黑暗,導致「宿命」的意指非常無可奈何,它也揭示了一件事情,人生是可以改變的,惟獨「宿命」不可撼動,即使人生已變,但「宿命」則永遠是「宿命」,因為它用的是出身定生死的哲學論

東野圭吾先生的「宿命」說的;卻不是如此

在人世間,我們常會有種被冥冥之中導引一切,而變成現今結果的感覺,常會覺得;「如果那時候…」做了某種選擇;生命也許就會不同,因為這樣的感覺太過玄妙,無法用任何方式解釋,所以我們會認為是上天的安排,或是命運的指引

這是東野圭吾所闡述的「宿命」理論,在命運的改變之上,相信是早已被冥冥中注定了一切,也就是「宿命」,不是你在命運抉擇的十字路口上,選擇了決定自己現在模樣的一條路,而是因為;老天早已挑出了你會選擇的目標放在選項中,所以你就選擇了那個決定而已

對於這樣的解釋太過玄妙,我很難相信;東野先生這個善用科學理論來譜寫推理犯案的作家,會使用如此玄奇的理論,我一向還是堅持「性格決定了命運」這樣的說法,這也許是我這個喜歡歷史的人對於史事發展的推論影響了我的想法
但是想想;「性格決定了命運」說的是人的性格,那麼;人的性格從何而來呢?當然是先天遺傳與後天環境的養成,換句話說;性格也是可以去推敲的,什麼樣的性格就會決定自己的命運,所以玄妙一點的「宿命」解釋也不是不對的,你的性格決定了選擇,是不是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越說就越亂的感覺,好吧~~跳出哲學領域,我覺得;人類的命運是很奇妙的,雖然說人的一生都是在自己的決定之下行走的,但難免地;心中都會有種感覺;似乎受到什麼的指引,像是被安排好的一樣

舉例來說;就像是明知道明天要考試,卻還是睡過了頭一樣,用理智一點的方式解釋;誰叫你不早起?既然有考試,不就該特別提醒自己務必早起的?這理當是最正確的質疑,但是我相信也會有很多人在事後會覺得;為什麼從來沒睡過頭的自己,偏偏就在那天睡過頭呢?然後當有這種質疑之後,玄妙的感覺與疑問就會掛在一起,開始會想著;是不是就算準時也不見得考好?或是;重考本來就是註定的事

被這些感覺影響的話;就不能夠理智地看待,然後,就會感到有了「命運的安排與指引」

我也有過這種感覺,一直到現在,我都覺得自己喜歡上福田麻由子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這件事改變了我的人生態度、還有我的生活型態,我一直在想;07年的時候如果我不是只覺得那部日劇的名字很好聽,所以無聊跑去看了一下,現在的我會是什麼樣子呢?

這就是東野圭吾先生闡述的「宿命」理論,其實是人們對於未知的一切感到疑懼,在不能解釋的情況下,歸因於天意的指引,而這種指引則形成了自己對命運的強大感到不可言喻,以「宿命」作為註腳

 

糾結在命運之中的互相敵對


而在這本書中說到的另一個「宿命」,則是故事的主線劇情,而不是像前面這樣;衍生出的理論,是兩個主角瓜生晃彥、和倉勇作彼此間的故事,他們從學生時代一路較勁、彼此看對方不順眼,在自己心中都以無法超越對方為遺憾,雖然在東野的筆下,瓜生總是贏過和倉,但是在故事的轉折中;也透露出瓜生對和倉的敬佩,羨慕他身上有自己所沒有的特質

很奇怪的;人好像都會有對別人的第一印象,跟個性什麼的無關 ( 初次見面哪說得出什麼個性的合適? ),相信會有這種感覺;有些人怎麼也喜歡不起來,有些人卻是一見如故,有的時候;不得不去歸類為那一句「相性不合」,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當然這種印象很多時候在後來會有所扭轉的,很多一開始看起來很合的,到最後卻不相往來,也有在一開始看不順眼的,最後在不得不的相處中互相發現對方和自己很投緣的部份,但是所謂的相處都屬於後天的培養了,比起最初一開始的印象,還能夠找出頭緒,初觀感才是讓人比較大惑不解的

瓜生和和倉,彼此屬於的就是看不順眼的那個敘述,很奇怪的是;他們的對決並沒有什麼原因,但是兩個人就是對彼此都抱有不知道哪來的敵意,而且;並非單方面的,當最初和倉對瓜生抱有敵意而特別注意他的時候,他也知道,瓜生雖然什麼都不說也沒有大動作,可是也注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兩個人彼此較勁著,一直到大學時,瓜生唸了醫學系、和倉進入警察學校以後才停止這樣的對立

最初我看到這段描述是覺得該說是「宿敵」比較恰當吧?
不過在看完結局後,卻覺得;沒錯,這還是「宿命」的牽引,兩人的對立,在自己身上也許猜不透原因,但是看在別人眼中,他們卻是相像的,很多時候不是越像的就能處的越好,因為太過相像,反而會有了排斥感,因為;沒有人能忍受在別人身上看到另外一個自己

「相像」就是瓜生和和倉兩人終極「宿命」的由來,他們在血緣上擁有特別的關係,然而,他們都不知道;在兩人不了解自己對方於自己意義的同時,卻還是在相見後對彼此有著強烈的吸引和排斥,因為血液的牽引;他們能夠嗅知對方身上與自己相同的氣味,但是在熟悉味道的同時,又排斥與自己相同的一切

雖然;他們的人生看似完全不同,卻出自於同一個命運之下,而因此造就了現在截然不同的人生,他們是不同的人,卻有著相同的血緣、也同樣擁有最初被改變的命運點,他們,其實都是因為同樣的宿命而造就了現在的自己

如此的戲劇化卻又不得不令人感慨;命運的如斯奇妙

東野圭吾先生曾說過;「宿命」這本書請逐頁看下去,不要先翻後面看結局,等到我看完後;才明白東野先生的告誡是有道理的,並不是故事的結尾有多驚人、也不是劇情中藏了多少秘密,待到看結局時才能有真相大白的拍案驚奇,而是當看到最後而至結束時,會感嘆命運是如此無常、卻又如此詭妙,因為它一手主導了人生的分離、卻又在接近時提醒了多少真相,最後;除了對那宿命的牽引感到未知又不得不信

人與人之間的莫名感覺,在命運之下,都可能有別種解釋,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感覺?都可能是命運中的安排,而這樣的安排是源自於何?就要看自己對命運的發掘與探知了

原來;這就是「宿命」,是東野圭吾先生所要說的;另一種更加玄妙的「宿命」論

 

總結


來到了文章的後面我想說;東野先生在「宿命」裡說的看起來滿玄妙的 ( 是我個人覺得的 ),而從書本出發再做心得,我覺得自己這篇心得也寫得越來越玄乎了,只是既然發展至此,我不想駕馭自己的筆,放任自然讓它發揮到此,不過在這最後,我覺得既然該寫的都寫完,那我該跳出來做一點總結,免得寫到自己都看不懂

其實東野先生的真意很簡單
不管是人類對於自己週遭的變化,其實大都是事出必有因,只是人習慣用情感看待偶發的不尋常發展,因此命運牽絆的感受會覺得特別重,然後會乞靈於天地,或許說來有些愚蠢,但也許做為人的可愛就在這裡,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所以才能付諸更多的情感,去歌頌詠嘆、會歡喜愉悅、有悲傷哭泣、或憤怒生氣

而像瓜生與和倉這樣擁有特殊人生的人,兩人的命運來自上代人的一些錯誤,這個錯誤造成了兩人人生的不同,但是何其奇妙的,在瓜生和和倉兩人不明自身命運的同時,從小相遇的兩人還是感受到彼此之間的相同,卻又因為厭惡這樣的相同而成為宿敵,或許這只能用血緣來解釋,彼此身上的血液在互相呼喚,但在不明就裡的情況下,這樣的相像成了排斥的訊號

瓜生和和倉,就是東野先生用來排演「宿命」的戲碼,即使因外力作梗而分開,但是雷同的兩人還是因為種種巧合之下,了解了自己的命運
而這個戲碼,也滿足了東野先生對於「宿命」的解釋,人在未知情況下對天地的敬畏,轉化成了對命運的惶恐,因而以這樣的方式,解釋了一切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