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小麻由因為動畫「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的配音工作而接受的訪問,全名是「スカパー!『シネマな女優』 ~高倉文紀の女優系美少女リポート~」長達十分鐘的個人專訪,其實這個訪談不是很大型的訪談,說到的事情也沒有很多,不過這是麻由在過了15歲生日以後的算是一次極長時間的個人訪問了。


在這裡要感謝偉大的字幕組老大,因為他的辛苦翻譯才能讓我知道這個訪談的內容。


這個訪談讓我想起了「Talking Japan」 ~~


其實…這個訪談我想不是真的像「Talking Japan」麼地經典,沒有很多可以讓人回味的內容,也不是真的有很多事情可以說
不過該怎麼說呢…我看到這個訪談的同時卻很有感覺的,覺得昔日在「Talking Japan」裡的小麻由的模樣,驀地和眼前所看見的一切交錯重疊了


真實地來說;兩個訪談中的麻由是很有差異的,甚至可以說是代表了兩個階段的麻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那個瞬間,會突然地倒錯著出現了這樣不協調的異感,明明是不太一樣的,但是卻突然變成一個相同的影子了…
或許…在我的眼底心中,即便各個階段的小麻由都不盡相同,可是對我而言永遠都是沒變的、永遠的,那這或許能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將它們重疊在一起,這樣的疑問了


不過確實地,這個訪談讓我想起了「Talking Japan」
想想那時候的麻由啊…跟現在比起來真的是好小好小一個,「Talking Japan」的麻由還是小學生吧?很多人都說麻由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成熟,但我不這麼覺得,看看「Talking Japan」~~不正是如此麼?那時的小麻由看起來根本就是個小孩啊,笑得那麼甜、那麼純真、那麼地稚氣,我想麻由的成熟來自於她本身那認真思考的性格、及所扮演的角色是早熟帶給我們的印象,但不是說這個小女生是同小大人那樣的成熟,「Talking Japan」裡的麻由不正是活脫脫地、在我們身邊都會看到的孩子麼?
可是曾幾何時,麻由已經不是「Talking Japan」裡那個小孩了…她終於還是長大了



我抗拒著小麻由的成長,卻又不得不承認她確實已經不再是小孩了,我總是希望自己永遠欺騙著自己、又總是讓眼睛所看見的推翻自己對自己的無聊謊言
從06年到09年,這樣的時間轉換,看到接受高倉文紀訪談時的麻由,忽然感覺;她變大了很多,和「Talking Japan」時候比大了很多很多,好像大了一號般,人當然是會長大,我知道小麻由長大的事實,但是兩相比較下;心中卻也沒有理智地埋怨著時光的無情,這麼快地在麻由身上造成了歲月改變的痕跡


當我看見接受高倉文紀訪問的麻由說出;
她因為準備考試而較少工作,大都在學校唸書和朋友玩,感覺到從沒有和朋友玩得這麼樣瘋
我就想起了她在「Talking Japan」裡面也說過的,有時間時就很想和朋友好好地玩
想到這裡,心中有些很奇異的感覺,總覺得麻由雖然長大了,但心中所渴求的、和以前還是一樣的,終究麻由是沒有變的,從06到09年的麻由還是一樣的麻由



當然…說到這個,其實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Talking Japan」裡面她在說完和朋友遊戲的過程後,主持人說了一句「妳也是會做像小孩子一樣的事呢」,而麻由很快地說;「我本來就是個小孩嘛」;這樣的場景


就像前面曾說的;即使那些早熟聰明、堅忍孤毅的形象是我們所熟悉或喜歡的麻由,但那畢竟是螢幕上的一貫形象,在那個11歲時候的真實形象上的麻由;還是個簡單純真的孩子,所以面對叔叔阿姨問著「福田好像一直都是演很酷、很陰暗、頭腦很好的角色,也很適合這樣的角色,為什麼呢?」的時候,小小的孩子沒有辦法去回答那樣的問題了,只能羞怯的回答「請不要問我這樣的問題嘛」
我想如果當時的麻由侃侃而談自己對於這類型的角色的適任與拿捏上的自信,那就不會有可能在後面說出「我本來就是個小孩嘛」這樣的話,也不會是我喜歡的麻由了


從這邊的回憶去看現在的麻由,長大的不再稚氣的臉龐,已經成了少女青澀的新模樣,可是兩個時期的麻由給我的感覺,恍惚間竟並無二致,在看著她回答主持人高倉文紀問題時,就像前面所說的,總會在眼前瞬間地看到了幾個依稀相似過去在「Talking Japan」所看到的相似模樣


我是綜合以上對於那種對於麻由「Talking Japan」的懷念,然後經由那樣的懷念透過了「高倉文紀の女優系美少女リポート」訪談中一些相似的回答、相似的模樣尋找出麻由仍然不變的本質,而因為這樣的本質讓我感到了滿足,沒有什麼是覺得「麻由依然是麻由」這樣的事實更令人感到快樂的了,即使她是有所變化的,在長相、外型、氣質上或多或少都有改變,可是本質上,是不變的


這個訪談裡,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麻由說「回想起過去一年時候的自己,覺得好害羞啊」的時候
小麻由為什麼會感到害羞呢?
我是這樣想的;麻由已經開始意識到別人的眼光了,不能再像小時候一樣毫無顧忌了吧?也就是開始會去想像;自己的存在與表現在別人眼中會是什麼樣子呢?所以她才會在後面說;「從大人的角度看我,現在依然會覺得像是小鬼吧?」,我想並非是回想到過去,為自己過去的模樣節覺得丟臉而害羞,其實是因為開始在一起四周的目光,不自覺地把自己認為的別人的想法,拿來看待自己,所以感到了害羞吧?
有種奇異的想法…似乎也不經意地透露出麻由在過去曾經說過的「覺得演戲很恐佈」的訊息,因為她會開始在意觀眾或是整個藝能界是怎麼看自己的,所以就反而落入了越求好越掙扎不前的窠臼中了
當然,或許關於這樣的想法,是我想太多了吧…?我寧願是我想得太多了



這也是我對麻由長大的不捨原因之一,因為這樣的她會變成有些刻意地想要變得更好,也會在沒有察覺的時候遺失了自己、其實該是最重要的天然性
那將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不過說著「好害羞」的麻由,真的很可愛,嗯…印象中以前根本沒看過麻由這樣不勝嬌羞的時候,而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了,第一次看到是在「GOEMON」 裡面的茶茶,沒想到訪談中又再見到了一次這樣的麻由


看著麻由的女兒嬌憨,真的是很討人喜歡的畫面,當然心中也不免有些失落啦,似乎什麼正遠離自己的感覺,我想隨著她的長大,這樣的失落我一定會反覆地品嘗,應該是不會有能海闊天空的可能了,要平靜地想開,我想除非是那時候的我早已不再喜歡麻由了吧?


麻由說過的;在上了高中以後,很想拍戲,是國中三年的考試和課業壓力讓麻由想靜極思動了吧?
不過等了這麼久,我覺得麻由也不必急著拍戲啦…既然國中時都這麼努力地減少工作來學習與考試,再來個三年認真唸書,我想也沒什麼的,只要像這三年一樣;持續地有作品,不用大量,維持一個基本的演出感覺便好了
我很希望喜歡念書的麻由繼續學習的,是說…即使要我等她到大學畢業也沒有關係啊,高中加大學,也不過是現在三年等待的兩倍時間嘛,雖然少看到麻由會很有怨懟也很有牢騷,但其實也不怕等,都等了這麼久了囉



15歲的麻由似乎也陷入了如詩般多愁善感的情緒,以前說自己很會交朋友的麻由,現在卻說很想變得健談些,因為現在的她有些拘謹,很怕被人討厭,所以都會說話小心了些
麻由這樣說的時候,讓我想到了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過度地謹慎與認真,每一句話都要很小心地說出,有時今天還在想昨天某個時候說的話是否正確?面對該表示關心和表示情感時也會很怯懦,因為不想說出很制式的關心話語,怕被人家認為只是禮貌性地表示關心,但是除去這些話,又不知道該怎麼適當地表示,結果到最後什麼話也說不出,也養成了現實中壓抑而且沉默的自己,總是習慣和自己對話



我想麻由應該沒有我這樣嚴重啦,不過看到麻由這麼說我挺訝異的,難道麻由不再開朗了麼…還說希望作到「讓自己可以陽光一點」,我可不希望看到她陰鬱的樣子呢,不是說我不喜歡那樣的麻由,只是…不想看到她不快樂啊


看完訪談以後,其實心有點重的,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情緒壓在心上,沉甸甸地確實有重量,卻不知道它究竟代表著什麼,其實因為主持人從小學開始就一直持續地採訪麻由,所以在現場也看得出兩人的互動很好,是一個氣氛滿開朗的訪談


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就還是會感覺到沉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