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看「乳與卵」,原因還是在我的福田麻由子身上。


之前在「ダ・ヴィンチ2009年1月號」的訪談中,麻由曾說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談話,那一段的訪談裡的麻由,頗讓我訝異,因為她展現了很獨特的哲學思想,而她自己去解讀、解釋這些思想的方式也很特別、但又很有條理
一個14歲的小女生說出那些話,是讓我很難想像的,試想我自己的14、15歲時期,我能夠把自己的思想整理得如此透徹、如此簡單卻清楚地傳達麼?說一句老實話,那時候的我整天想著是如何在一次次的考試中過關、如何逃避父母和師長的雙眼去打混摸魚,即使有什麼想法,在那個年紀的我是無法完全表達的,會是支離破碎的言語


我覺得就算是現在的我,要說出像麻由那樣的感想和言語,恐怕也是不可能完全做到的
可是麻由卻能夠做到,那真是很令人難以想像的,這個小女生真的讓我不得不佩服、也無法不去喜歡


我把那段訪談中,麻由對於她看的川上未映子的「わたくし率 イン 齒ー、または世界す」這本書;說到的一些感覺放在下面好了



福田「別に本に限らないんですが、言葉や形になっているものには、」感情」が曖昧(あいまい)なままくっついていると思うんですね。例えば、2.1という數字の2はすでに言葉になっているんだけど、0.1は形になっていない感情の部分。それをたくさん手に入れたくて、私は本を讀むんです。だから、ストーリーなんかどうでもいい。言葉が私の中を通過していく時に、小數點以下の部分だけ殘していってくれればいいんです。川上さんの言葉にはそれがいっぱいあります。だから、大好きなんです。私には表面的な『わたし』と根っこに潛んでいる『私』がいて、根っこの『私』は0.1の部分が寄り集まってできていると思うんですけど、たまにその『私』が、自分自身うっとうしくて仕方ない時があるんです。そんな風に感じていた苛立ちが、これを讀んだ時にちょっとすっきりしたんです」
麻由:「不一定是書,肢體或者語言上來說感情這種東西通常是非常曖昧的,就好比2.1這個數字
2已經通過語言表達出來了,但剩下的0.1卻是很難表達的感情的部分,我想掌握更多這部分的內容,所以選擇了看書,所以不管是怎麼樣的故事,那些詞句從我腦海中經過的時候,我就會把那0.1的部分通通的保留下來,而川上的這本書,在這方面可謂巧奪天工,令我非常的喜歡。
『我』是由表面的這個我和潛在的另一個我組成的,而潛在的那個我則經常的去收集0.1的那部分,從而偶爾會變的比較的陰暗,當看了川上的作品後,陰暗的部分會一掃而空,感覺十分清爽呢」


麻由讀了川上未映子的書,而有了這些觸動,後來她在回答「最喜歡的作家」這個問題時,回答的都是「川上未映子」


所以我一直很想看川上的作品,也在這時候對這個作家很有些興趣


不過台灣並沒有川上的中文譯本,直到最近才終於有了一本「乳與卵」的中文譯本發行而已
其實我最想看「わたくし率 イン 齒ー、または世界す」,因為這個訪談,麻由提到的是這本書,可是這本書沒有中譯本 ( 滾 ),只有「乳與卵」才有,「乳與卵」會發行中譯本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它曾得過芥川賞吧


說真的,麻由到底有沒有看過「乳與卵」還真是未知數,說不定根本沒看過呢
那我寫這是來做啥用的?
…………
就當我神經病好了


我想麻由一定看過「乳與卵」的,畢竟這是得到芥川賞的小說嘛
為什麼我覺得自己說的很軟弱很沒有說服力呢 = =""
隨便了XD
反正我就當麻由是看過這本書的,這是川上的成名作啊,得獎作品耶,麻由喜歡川上,那麻由一定是看過的…吧?
不管了,我當是有看過的
以下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我認為麻由是看過的『乳與卵』」的情況下去想的


從「乳與卵」我看到了什麼?而從那些什麼裡面看到了麻由?


看了「乳與卵」,我第一次理解到女性在青春期、在面臨長大的時候,所想到的是這麼樣的想法,我又想到了;麻由是不是也這樣想著呢?在她現在這個年紀,應該也是同書中的綠子是一樣的時期了,先不說她會不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想她肯定地也會碰到這些事情的吧?
面對初潮的來臨等等的;這些身體的變化,當真的出現時,麻由會是怎麼想的呢?


就像書中綠子所感到焦慮的;自己的這個身體即將成長為;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了,是不是麻由也隱約地、或是說非常地明白這一點?
無疑地;現在的福田麻由子確實地從我所認識的小孩,真真正正地成為了一個少女,而且在現在這個階段,也正是個轉變的階段,準備要成年的一個階段
我怎麼都從沒有想到過呢?
怎麼都沒想到過;麻由會有這樣的一個時期呢?


我在看著「乳與卵」的時候,才猛然地意識到了這一點,麻由不是就剛好地和書中的綠子是很接近的年齡麼?那麼綠子對於自己身體的變化、在心上的感覺和想法,也許也會是麻由心上的感覺與想法


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總覺得自己又再一次地感受到了麻由長大的事實,彷彿看得見她清楚地訴說著對於自己身體成長的困惑
但我很希望的是;麻由不要同書中的綠子那般去否定、甚至是去敵視這樣的現象,因為想到麻由在煩惱著這些事,心裡會覺得很不捨


我想起了麻由在之前的「GYAO  12月号」裡的訪談,她說和朋友之間也會去談論像「胸部長大了怎麼辦?」、「腿變粗怎麼辦?」之類的問題,拿來比對「乳與卵」,我想麻由是真的很認真地考慮著這些問題
小麻由也到了會擔心胸部成長的年齡了
還有更多的生理特徵等著麻由去擔心吧?


想到了這裡我覺得我自己好邪惡啊,怎麼可以去想這樣的事呢?
之前我在看小丸子的時候不敢看麻由露太多大腿,還有看L的時候我不敢太過注意麻由的前胸,因為我會很有罪惡感,不過好像從08年底;這樣的罪惡感越來越是稀薄了,薄弱到越來越少出現
尤其在我感覺到麻由純粹的性感魅力正在無限擴大的時候,似乎我也放棄了罪惡感的約束,放縱自己去幻想麻由的美麗
果然是太邪惡了,我想我有必要再度建立起過去的罪惡意識才行


我曾和一位朋友、女性的麻由飯朋友聊過這本書;和她一些想法,我大概地更能想像和理解到原來女性在面對青春期時會有的心情
我突然有點身為男兒身的憾恨,因為我怎樣都沒辦法像那個朋友一樣,能夠和麻由擁有這些感受,想過一樣的、煩惱過一樣的
就這樣地嫉妒起和麻由有著相同想法的同樣性別的人們,因為她們能夠理解和知道我不能理解和同樣感想的麻由


再怎麼說,身為一個男性,即使可以了解這些,卻不可能完全地體會、完全地理解
因為很明確地察知;不可能會和麻由有同樣的感觸,只能想像和了解麻由會這樣想,但不能和她相同


然後莫名地有些落寞的感受


本來我是想經由「乳與卵」來讓自己可以更接近麻由的,但是;卻覺得更遠了
很諷刺的感覺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