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西元兩千零一十年二月十七日。


是第一千個日子。


從07年喜歡上小麻由以後,這是第一千天啦~~不知不覺就過了這麼多天了,我是怎麼也想像不到的,在07年時候的夏天,會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而它改變自己了這麼多。


那喜愛的情感突如其來,沒有預警、不能想像,如果不是這一瞬間的悸動,那麼便沒有了這個BLOG、還有這些文章,而在此之後認識的朋友、於論壇上活動的軌跡,甚至於後來的一切的一切,都將可能不會是現在的我所擁有的,我真的覺得、不!該說是我很確信;在千日之前的我如果不是喜歡上了麻由,那麼一定還是繼續延續著相同的型態活著


而那樣的我是什麼樣的我?很怪異的是在這個時刻回想起來,竟然有些模糊,而在那之後的我,卻彷彿才大夢初醒般地自夢中清醒,似乎早已習慣於這個喜歡麻由的自己;總是不時地重重思念、日日地反覆擔憂、沉溺於杞人憂天的情感
可那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習慣,是如此地自然沒有猶疑,是應該的、就該是如此


我想起了村上春樹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中主角「始」回應島本「是否想像自己有兄弟姐妹」的問題時的回答:
「現在在這裡的我,是在一直都沒有兄弟姐妹的情況下長大的我,如果有兄弟姐妹的話,我就應該會長成和現在不一樣的我,所以現在在這裡的我,去想如果我有兄弟姐妹的話會怎樣,我覺得是違反自然的」
從這一段話換算成我對小麻由的感覺;或許是不太對的,但若從今天回溯到千日之前,那時候的我也像是越過了某種階段,埋葬了昔日、從前的我,而獲得了新一個階段的「生」,而麻由就是這個階段轉換的關鍵,要現在的我去想像自己;如果是還同以前一樣沒喜歡麻由,是極為不可思議的情況,如同始所稱的違反自然一般,是的,那違反了我的自然法則,因為喜歡麻由的我,是屬於我的自然形態


這個形態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呢?我想直到我不再喜歡麻由為止了吧?
或許那時候的我,也會像07年的那時候一樣;飛躍了某個階段,再度獲得了新的「生」


記得最初喜歡上麻由時,是極度熱情而且唯恐天下不知的
但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這份情感逐漸地變質,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慢慢地收斂起這外放的情感


很多人都說;對於IDOL的喜歡,總有一天會淡化,卻不是不喜歡了
是啊,喜歡的感覺是不會變的,除非喜歡的對象不再是自己最初喜歡的模樣
那種淡化只是熱情不再了,但是從頭至尾不會改變喜歡的情感,依然關心、仍然在意,只是那狂熱的火花轉變成了涓滴細流的平淡綿密


我是不是也來到了這個階段?因為看這樣的形容,和現在的自己有點像
不過仔細想想卻又不是,因為我總覺得,只要是關於小麻由的一切;在我心中仍然不斷沸騰燒滾著,那份悸動有時強烈到自己都會無法抑止,像是點燃了什麼而卻無法撲滅般地炙熱


確實地我從沒改變過狂熱,但是已經很少說出來、我很少說出來,除了在私底下、在自己這個家以外;不再公開地提起對麻由的感覺,甚至;我很少說起有關小麻由的話題與事情,過去如果論壇上的朋友談論起關於福田麻由子的話題,我會不厭其煩地去一再描述自己對她的熱愛,但我現在也不太想說了,也不太願意給新認識的朋友或是現實中的親友知道;我喜歡這個女生


自己的感覺,自己最能理解、也最能貼切形容,當然人有時不見得是真的了解自己,可是我很清楚地明白一件事情,我的外在是冷卻了,內裡卻越來越是火熱,我覺得自己並沒有把對於小麻由的情感給變得淡化,只是我不再努力地主動表現給外人知道,只會在特定的場所裡、和相知的朋友面前,毫不掩飾這樣的情感
於是,我開始了解一個道理;
關於「喜歡麻由」這件事情,沒有必要讓所有認識我的人都明白,也不需要給人來評斷自己的熱情程度,不必要去計較誰愛的比較多,所謂真飯偽飯並沒有標準,只是喜歡麻由就好了,這樣就行了
把這個道理看作是一種習慣的自然養成與後天形成的天性,只要知道這一點就好了


曾經寫過一段文字,來形容自己看待對麻由的感覺與態度,是這樣的:
把喜歡的情緒融入了呼吸,讓這想念的空氣來到了心裡,擴散至血液進入了身體每個細胞,即使在眼底心中沒有妳的影像,但是藉由吐息仍然能深刻地,感受妳就在我裡面,滲透到了靈魂跟著我律動
原來;沒有必要去特別地想著妳,因為當我週始著生命的必要動作時,就已經是在進行著對妳的思念


說穿了,其實也就只是這樣而已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