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過了這樣長的時間,我才開始讀了「華麗一族」。


這部作品在台灣上市發售的時候,打出的宣傳是「超越白色巨塔的傑作」,不過讀完它之後,我深深地感覺,這只是廣告商的宣傳手法而已,「白色巨塔」是不可能被超越的,即使是有更好的作品,但是都不可能撼動「白色巨塔」的經典崇高,就算是這樣宣傳的、山崎豐子自己著作的「華麗一族」。



書名:華麗なる一族 ( 華麗一族 )
作者:山崎豐子
譯者:涂愫芸
出版:皇冠
   2007年04月01日



由於在「華麗一族」的日劇心得中,已經說了不少關於這部作品的劇情想法了,在原作小說方面,我就不再費力去敘述關於這個方面的心情感覺了,日劇和小說的整體劇情上是差不多的,不過關於視點、人物性格的剖析和描寫的方面;這些細微之處相差滿多的,像是日劇中的主角萬俵鐵平這個角色,看日劇和小說一定會有種不是同一個人的差異感,而有意思的是;他們的故事並沒有被改寫,可是卻有這樣的差異。


日劇裡的鐵平,是一個堅強、懷抱著理想的悲劇性英雄人物,他的那句名言「如果沒有夢想就不能改變自己的未來」,充分地表現出在戲劇中鐵平對於夢想的看法,而他對弟弟銀平說的「只要有一線生機,就不會放棄」也非常適切地表達出鐵平面對挫折的堅忍態度,那個重情重義、勇敢追夢的鐵平,不能不說令人十分地感動


但是日劇裡為了強化鐵平的理想性與悲劇效果,難免誇大了君子小人的黑白對比,為的是刻意打造出鐵平的悲情形象
小說裡的鐵平則不是這樣,那份堅持依然存在,不同的是;小說在敘述鐵平熱血堅定的同時,也用著冷靜到近乎批判的語調,點出鐵平身為技術人員的不成熟經營能力


誠然;鐵平是一個優秀的技術監督和研發者,但是絕對不是一個優秀的、好的經營者,他從不去考慮資金的調度和使用上是否充裕,對於鋼鐵業的不景氣也絲毫沒有警覺性,過度樂觀地評估大環境的嚴苛條件,把所有的一切都押注在高爐的建設上,執著地認為在高爐建設完成後,所有的虧損都將能彌補回來


讀「華麗一族」不能不為鐵平的天真感到嘆息,和日劇的視點不同,日劇中的鐵平給觀眾的感覺;是被重重算計而失敗的無奈,但小說裡的鐵平則顯露了「華麗一族」中提及的一個殘酷的事實;在工商業界打滾,技術與實力固然是最重要的企業資本,但是經營的眼光和手腕也是絕對必要的,鐵平的壯志未酬固然是因為父親大介的袖手旁觀和陰謀計算,但是鐵平對於財務狀況的掌握不足及形勢錯判也是主要的原因,就像三雲頭取對他說的「連這樣的問題你都沒看出來,可見得你不適合當一個經營者」,鐵平擁有了不起的令人尊敬的實業家精神,但是他的這些缺失卻足以致命


而鐵平的弟弟銀平在小說裡的形象也截然不同,日劇裡的銀平是一個看似放棄命運掙扎的男人,處事態度消極也不願背負責任,還帶點歇斯底里的精神官能,小說裡的銀平則是冷漠得令人心驚,一開始經由融資查帳吞併太平超市的冷酷,讓我難以想像這和我最初從日劇裡認識的銀平會是同一個人
即使面對親生大哥鐵平已經陷入資金困難的窘境、在鐵平對他抱怨父親大介對待兒子的不留情面時,銀平依然能面不改色地表示;銀行投資即便是親子關係,也要站在企業利益的角度審慎評估,這樣的回答連兄長都不自覺地感到了冷血顫動,對於和萬樹子的婚姻也是,明知是自己的政策聯姻,但是仍然由相子安排完婚,婚後他對待萬樹子一樣是一貫的冷漠態度,這般無為無目的的冷淡是真正的無情,這是萬俵家、大介那樣扭曲的家族倫理才培養得出的性格,銀平就是痛恨這樣的家族性格,所以也痛恨自己身上流淌的萬俵家的血液,但是諷刺的是;銀平卻因為痛恨、遠離的漠然心態,恰恰地在不知不覺中成為萬俵家最典型的代表,喜怒不形於色而且冰冷無情


說到了鐵平與銀平,有個一定要提及的就是關於鐵平與銀平,所出身的萬俵家族及家族掌門人--父親大介,這是「華麗一族」裡的重點部份,也是書裡極盡描述的所謂的「華麗的一族」,關於這個家族內部倫理的描寫極為細膩,日劇是把鐵平的身世之謎作為主軸,但透過小說的觀察就能發現;鐵平的血緣疑問只是這個大家族裡冰山的一角而已 


在鐵平自殺死後,大介曾為了自己逼死了親生兒子感到後悔,他覺得鐵平具有成為接班人的良好資質,但我不這樣以為;我認為大介只是因為親生兒子因己而死的悔意、迫使自己必須如此去反省,是藉此作為懺悔的表示而已,換句話說;是沒辦法不這樣去後悔,不然無法救贖自己的過錯與罪惡感,事實上我們可以試想;如果鐵平真的是大介親生的呢?即使大介和銀平都強調就算是至親也必須持平地審慎融資,但是真的如此嗎?我相信也許銀平真能做得到、但大介絕對不行,因為大介對待鐵平與銀平從來便不是相同的心情,原因就是鐵平的血緣秘密是大介心中永遠的疙瘩,這也使得大介看待鐵平時總是帶著特殊的情感


如果說大介是君臨萬俵家、如同天神一般的統治者的存在,所以對比鐵平必須要抹上黑臉成為一個容易讓觀眾理解的「反派」,這樣的解讀是直接易懂卻絕對不合適,因為這是一個大地主家族都會有的現象,我們透過鐵平的眼睛看著「華麗一族」,因此我們的心情也會跟著鐵平起伏,在不知不覺產生了同理心同情鐵平的時候,就會自然地倒向認為大介是專制邪惡、不留情面的,但是從小說裡因為描寫的是這整個「華麗的一族」,所以不只看見鐵平、也可以看見大介,從大介的角度回想;在父親敬介 ( 鐵平銀平的祖父 ) 在世時,大介一樣受到敬介強力的獨裁壓制
所以可以這樣說;那種凡事犧牲個人想法的思考前提、壓抑靈性的扭曲倫理才會培養出敬介、大介這般的領導者,也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中才可以造就如此可怕的人格特質,他們以維護家族利益至上、其餘都能擺到第二位,對外;他們是優秀的經營者、對內;則是冷酷的大家族長


這是「華麗一族」中的豪門世界,看見因時代更迭的豪門家族,維護家族、利益安身立命的冰冷生存法則,它很無情很冷酷,但是卻不得不然,即使扭曲了倫理道德、即便抹殺了良好的人性,也不能不為之


我覺得光看戲劇,無法全面地感受到書本裡極盡生動的家族倫理關係,這也是原作小說有別於日劇也優於日劇的地方


我想說的是;作品改編成影劇,人物的描寫無法像經由文字敘述一樣細緻清楚,在「華麗一族」中非常明顯地可以感受到這一點,不管是上述提及的三個角色,或是其他像三雲、萬樹子、相子等人,在書中的形象都遠比日劇來得更加活靈活現,在山崎豐子的筆下;這些人的真實度十分強烈,形象相當厚實自然,是日劇無法完全呈現的複雜面貌


我不是要非難日劇,不過在看過小說以後,真的很認真地覺得;日劇在場景的氣氛營造下有待加強,山崎豐子確實地用文字堆砌出萬俵家族那奢華的豪門氣勢、用了許多力氣去敘述萬俵家每一場聚會時的言語應對及衣著佈置,輕易地令人感受到地主家族刻意打造的上流社會風格,但是戲劇中場景的呈現流於表面,但我想這並非是日劇的過錯,因為當我還沒讀過「華麗一族」前,也曾為日劇中這些場景感到讚嘆,但是山崎豐子刻畫的情境太能賦與想像與神往的空間,以致於我雖然先看了日劇 ( 並且滿喜歡 ),卻還是不能不被第二印象的原作小說所吸引
影像自有影像的魅力,不過這種魅力是因作品而異的,尤其在看過山崎豐子的作品之後,便很能深刻地體會,影像的改編即便如何成功;都不可能超越山崎豐子的原作,因為像山崎豐子那樣嚴謹的劇情架構、細膩的人物撰寫,是影像呈現難以望其項背的,除非是她早期的作品,否則如同「白色巨塔」、「華麗一族」這類成熟度極高的書再怎麼地改編,都無法完整呈現書本的原味


我很想多說一些關於「華麗一族」的感受,但實在是因為看過日劇又寫過心得了,重複相同的心情那麼便不再說了,雖然我在看完書以後強烈地認為日劇不如小說,可是持平而言,「華麗一族」這部日劇其實是很優秀的日劇作品,只是看完小說以後,真的理解到;她的作品存在著影像所不能及的高度


從山崎豐子的作品中,很能感受到她以曾是記者的良心秉性,作出對於每一種環境話題的尖銳批判與省思,這是山崎豐子讓自己作品可以吸引讀者的了不起之處,「華麗一族」也同樣屬於這個形式的作品,但這部作品還有些屬於自我的特殊不同,那不同之處是萬俵這個大家族的描寫,山崎豐子既不批評也不讚揚,只是如實寫出了光鮮門楣底下;其實每個人都是身不由己地扮演被賦予的角色任務,一入豪門深似海,再也不能擁有自我,變成了扛著家族使命、沒有名字的「華麗的一族」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y
  • <p>我想即使有阪神特殊鋼的是銀平, 大介作法也是會一樣的吧, 對大介來說這已經不是親子的問題了, 而是銀行存續的問題. 如果今天鐵平是銀平, 我想大介同樣也會犧牲特殊鋼, 只是會事先把計畫告知銀平or態度和藹一點而已~而依照銀平的性格嘛, 大概只會冷眼旁觀公司的毀滅吧</p>
    <p>小說最後好像也說.....即使大介早知道鐵平是親兒子他也會這麼做....</p>
    <p>偶一直覺得, 鐵平和大介都只在乎自己, 鐵平向老爸獅子大開口, 借錢借得理所當然, 可他總沒想過在金融危機這時候周轉鉅額款項會對銀行造成甚麼影響? 他只在乎鋼鐵, 不管銀行和家族的死活. 而大介就不用說了. 偶只覺得這倆父子都挺自我主義</p>
    [版主回覆10/01/2010 22:43:20]<p><font color="#111111">嗯~~正如你所言的,但是我覺得事先告知銀平還有態度和藹一點的作法就很不一樣了,因為我想大介所考慮的是犧牲特殊鋼,而不是犧牲兒子銀平,僅只如此就相當不同。我也覺得銀平會冷眼旁觀公司的毀滅,因為對他而言應該不會對公司有太多個人情感或是使命感。</font></p>
    <p><font color="#111111">大介早知道鐵平是親生兒子也會這麼做,不過我想他的作法就會較為柔和一點,就像你所說;會事先告知和態度和藹,那對於鐵平而言可能結果不會是一樣的。</font></p>
    <p><font color="#111111">是啊,所以我覺得 ... 鐵平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領導者,但我認為;大介雖然自私,畢竟他所站的角度依然還是一個宏觀的家族企業角度,可是鐵平是沒想到後果就一味蠻幹。</font></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