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會看這本書是真的很湊巧,不過很多時候,這種沒有預期的巧合才真的很令人驚喜。


乙一算是近年日本新銳的作家,不過我是看了這本「暗黑童話」才知道乙一的,我很喜歡乙一營造情境的文筆,還有「暗黑童話」中那緩慢的憂鬱氣息,但是在看完「暗黑童話」後,稍微去翻過其他乙一的作品;卻似乎都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書名:アンコクドワウ ( 暗黑童話 )
作者:乙一 Otsu Ichi
譯者:龔婉如
出版:獨步文化
   2007年12月04日




在空白的記憶裡尋找自我的存在


我沒有了記憶,尋找著他人曾活過走過的足跡,讓它變成了自己的記憶;
然後那就是現在的我。


乙一的「暗黑童話」描述了少女白木菜深不可思議的奇特經歷,在這段令人難忘的旅程經過中直視生死、找尋自我


失去了左眼的菜深也失去了所有的記憶,所謂的「所有」記憶不單只是「忘了我是誰」,菜深遺忘的更為徹底,包括了性格、反應、思考等東西,可以說;她遺忘了自己,完全的


當她醒來的時候,她的身邊圍繞著的,都是過去的菜深所認識的人,遺憾的是;那薛人認識的也是過去的菜深,也希望她能盡快地恢復成「過去」的模樣,處在這般境地的菜深肯定是痛苦的,因為她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彷彿靈魂被調換了的不一樣的自己,而且這個沒有人肯定這樣的自己,當承受了過多的失望與不解,於是原本真實的存在竟然變成了虛構了,好像現在的這個我才是不對的、是不該站在大家面前的
我覺得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被否定和無視更令人感到沮喪的了


從菜深的失憶與改變的情況來看,我想說的是;所謂的「活著」和所謂的「我」是什麼呢?以這個軀體這副容貌存在的我便是我了嗎?似乎不是的,如果就物質的層面而言,我並沒有改變,但是就精神乃至思考的層面,我並不是這麼簡單地存活著,我的行為舉止會在自己的記憶裡紮根,也會形成別人看我、認識我的印象,「我」原來是這樣「活著」,活在大家的眼裡記憶中,就像漫畫「浪人劍心」裡的那段話:「這些都是屬於你的真實」一樣,擁有了這些便是擁有了自己,而想想;反過來說,其實我也是被這樣屬於的


如果像菜深這樣,完全忘記了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而以另外一個新的形象開始的話,是不是應該擁有的真實就完全地消失了?因為與大家共同建築的「自己」存在於菜深以外的所有心中,對他們而言;眼前的菜深不是之前的同一個菜深、他們也不想認識這個菜深,而且一直等著過去的菜深回來
孤單的、不被在意的菜深,彷彿被世界所隔絕,但是她還是活著的啊,用她所知道的一切方法努力地活著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菜深會對自己在眼睛上看到的影像產生親近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她所處的這個世界不歡迎現在的菜深,被排斥的空白的自己,需要一個真實依賴的慰藉,所以日復一日出現在眼中的影像,使她對這隻左眼的原主人和彌還有他經歷過的一切;有了像親情一樣的情感


失去的記憶使得菜深變成了另一個人,但我想這個「失去」對比因為左眼而「獲得」和彌記憶,恰恰變成了互為表裡的情況,對菜深而言,和彌的人生、故事就好像是她自己的,本來;她就想不起來自己是誰了,但是把自己想成是接續和彌活下去的想像卻很簡單,我想;菜深決定去查出在和彌眼中見到的事實與記憶,不是這麼單純地只因為好奇與正義感,而是她想完成和彌沒有做完的事情、想去和和彌的親人見面、想去和彌的故鄉楓町,其實,那就是菜深的心靈原鄉之旅啊




不會疼痛與死亡的「不死」


菜深左眼裡的影像,是這個故事的另一個重點所在,擁有奇特能力的三木,經由他的手所切割傷害過的一切,都詭異地不會令人感到疼痛也不會死亡,三木就用這樣的能力擺弄著人類的肉體而犯下了怪誕驚人的罪行
因為「不死」,所以三木不能理解死亡的絕望與悲痛,死亡對他而言不具意義,菜深曾這樣形容過被三木傷害的感覺:「傷口傳出宛如腦子酥酥麻麻的陶醉,一股不可思議的幸福感擁抱著我」,很奇妙的形容,原本應該除了痛不會有別的感覺,但竟然會感受到幸福?果然是很怪異的現象,所以菜深也說了;她痛恨這樣的感覺,因為那是不自然的,應有的疼痛感被這份感覺遮斷,菜深憎惡的抗拒,可以說是將這樣的快感視為違反常理的褻瀆


死是生物的常態,但三木的能力卻違背了這個常態,我不禁地想;被三木製造的幸福感擁抱著的「活著」真的是幸福的嗎?早該要死去壞掉的,卻苟延殘喘懷抱著被給予的幸福感活著,那樣的活著是真正的活著嗎?


菜深是如此形容三木:「或許他不是在殺人,他只是把人分解,只是想要一直凝視所謂的生命究竟是什麼」
可我覺得這樣的形容恰恰是呈現了相反的解讀;被三木分解的「生命」,雖然還活著,但只是生命機能持續地運作罷了,就意義上來說;根本不是真正的活著,只是把氣息凝固在從「活著」進展到「死去」的這一段界線上,他們只是停留在死之前的瞬間,吞吐著活著的一口氣,而那異樣的幸福感就像是受傷之後施打的嗎啡吧!


也許誠如菜深形容的;三木是在注視著生命,但我想他永遠也看不出究竟的,因為在他手中的一切都是不會枯萎凋零的,不能理解死亡帶來的悲傷與哀痛的人,不可能理解真正的生命




想起的一切與被遺忘的新的過往


讀完了「暗黑童話」之後,最讓我感到可惜的是;最後菜深想起了過去的自己,思考與個性都在無意識中,漸漸地回復成了過去的菜深。之前失憶時她曾問過醫生;如果日後的她真的恢復了記憶的話,那結果會是怎樣的呢?是完全地變成之前的樣子?還是說;目前現在因失憶而衍生的新人格將和過去的自己融合成一個新的自己?


各種可能性都有,但我想菜深最害怕的是;目前的這個自己會完全消失不見,讓之前的菜深完全取代,而這短短的失憶後的一切將成為菜深長長人生中一段回憶而已,而到了故事的結尾,我看到的是這個菜深被過去的菜深所取代,融化成為了甦醒的菜深記憶的一部分


為什麼感到可惜?因為從一開始讀「暗黑童話」,所認識的就是對過去一切記憶空白的菜深、茫然脆弱但又試圖尋找自我的菜深,那個傻氣又自卑、活在一個沒有印象的眾人記憶陰影之下、不斷地努力地想完成大家的期待、卻總是弄巧成拙的女生,心疼她的退縮與沮喪,但又忍不住想為她的勇敢報以掌聲,對我而言;「暗黑童話」的主角就是這個菜深,而不是後來恢復記憶後聰穎活躍的菜深了
我一直希望那個毅然前往楓町的女孩,能夠在這之後重新地用現在的自我繼續活下去,努力地活著證明給大家看,她是了不起的生命勇者
但最後,作者乙一也許考慮到菜深的家庭與生活環境,所以才決定還給這個世界;原本的菜深,而這是個讓身為讀者的我感到難過的決定


儘管如此;我很喜歡作者乙一在最後面的述說,恢復記憶的菜深從她的左眼裡看見了楓町的影像,那是曾失去記憶的菜深所經歷過的小小的冒險,就如同最初左眼分辨出了和彌與菜深的不同、而讓過往重新觸發上映一樣,現在它也辨識出了兩個菜深人格的不同,自動播放起它認為的舊主人的回憶。雖然故事裡看起來是兩個菜深融合為一了,但我想乙一是以這個部份情節很巧妙表示;這個菜深不是失去記憶時的菜深,她們不是兩個變成一個,而是徹底地消失不見了,唯一留著的只有在左眼裡播放的回憶,及那段短短地如同夢境般的記憶而已


我所認識的那個菜深,是這部「暗黑童話」裡最後一個死去的人啊




平緩憂鬱的死亡、寧靜安穩的溫馨


「暗黑童話」有種很獨特的憂鬱氣息,是種如同死亡般寧靜的味道,生者對死者的依戀與懷念、對遺忘記憶的無奈、重複憑弔著過往的思念,構成了這樣特殊的憂鬱,最明顯的就是佔了故事極大比例的舞台背景---和彌的故鄉楓町,楓町是一個讓人感到瀰漫著哀傷的山林小鎮,他們每個人或多或少地都思念著往生的靈魂、放不開對於死者的愛,楓町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很輕易地就能感受到;慢慢緩緩流動著寂靜的死亡氣息,那不是像恐怖片或是驚悚片一樣令人感到恐懼的黑色信息,反而是平靜的、安穩的,而在那之中卻又無法忽視它所釋放的憂傷的氣息


如果世界上有楓町這個小鎮,我真的很想去看一看,想呼吸那冷冷的溫馨的空氣
看到了楓町,我想到了日劇「照耀明天」裡的佐佐良鎮,它們都是在山林中的不起眼小村鎮,但都很相像地具有平撫悲傷的奇異能力,我想是因為它們同樣都是悲傷的化身,所以在接近進入的時候,能夠感到被理解與得到安慰,懷抱著悲傷情緒的人,其實需要更大的相像的一個地方來包圍自己,而楓町和佐佐良包圍住了這些情緒,所以我會感到與死亡和亡靈相近、但是又溫暖的心情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你們到底在想什麼.......
  • 怎麼一堆人都在遺憾菜深恢復記憶呢?
    難道優等生菜深就沒有被喜愛的權利嗎?
    不對,正確問法是
    難道失去記憶前的菜深就不是菜深?

    你們的人格觀也太狹窄了吧
    一個人有最高峰的時候
    也有遇到困難的時候那落魄的模樣

    怎麼你們都喜歡看楚楚可憐的主角啊?
    難道只有我一個人替她度過難過拍拍手嗎?
  • 因為;從一開始看見的就是失去記憶的菜深,跟著她的心情、想法而隨之起伏。
    透過菜深所經歷的所有冒險,感覺自己就像是和她一起並肩走過,與楚楚可憐的性格無關,只是帶著我的眼界與心情歷險到最後的是失憶的菜深,對她的離去感到遺憾,是因為這個角色給我那親切的感受。

    優等生菜深並非沒有被喜愛的權利,而只是身為讀者的我個人情感不喜歡她而已,優等生菜深當然有被喜愛的權利,但是身為讀者的我也擁有無法喜歡她的選擇,這無關乎應該不應該,而是發自內心的感覺,而我只是順應那感覺而已。

    akiyon 於 2015/02/16 23:4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