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主旨 ( 也就是說,「上」篇沒有說到主旨…囧~~ ),麻由隔了近三年的連續多拉馬演出,她的表現如何?是很應該關心的重點。
( 換句話說,「上」篇關心到了些不該關心的XDDD )


我不能不說;看完「絶対零度」第五集以後還是不免地有點遺憾,因為在這一集裡的麻由不管怎麼看,都不免地感覺似乎失去了過往必然會有的強烈存在感,以前那個只要一出現在螢幕中就能令畫面為之一亮的光芒黯淡了許多;「絶対零度」裡的演技很可惜地並不完美,時好時壞且起伏不定
身為一個飯,無法不對本命這樣的改變感到憂慮,一直最害怕的是麻由變成一個普通至極的女優,這是我內心最深層的恐懼,總是盼望著這心中的恐懼不會成真,而永遠只會是恐懼而已


記得麻由在「絶対零度」中第一次離鏡頭最近的畫面出現時,注視著她的我感到了說不出的怪異,那個眼神是想表現「冰冷」的意思嗎?或許那真的可以說是麻由所想表示的「冰冷」吧?但我覺得那不是冰冷,而應該說是陰陽怪氣吧?實話地說;我覺得那根本不是人的表情與眼神,只感到了某種說不上來的不舒服的違和感,我認為麻由並沒有很適切地揣摩出所謂的「冰冷」,只是流於表面形式的裝出拒人千里於外的樣子,但根本沒有散發出這樣的氣息


同樣是冰冷,回想到的是小雪穗和小光,那才是不需太多多餘動作卻能精準細微地讓人感覺到了的;真正的冷,很簡單地從身上散發出來的不言而喻的拒絕意味



接下來就好多了,嗯…這也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不穩定,前一瞬間還感覺十分突兀的表現,在下一個瞬間卻又很快地像是掌握住了表演的要領,其實這個畫面在我還沒看「絶対零度」時就曾看過了擷圖,當時看到這張圖片時,我覺得麻由的呆情怎麼看起來呆呆的沒有半點鮮活的感覺,不過真的看到了影像的時候,感覺卻又全然不同了


圖片無法確實地掌握住麻由靈動神采之萬一
再一次地感受到這樣的事實,一直以來總覺得麻由非常適合的還是那種動態的感覺,不是活潑的動態,而是無法停格的動態,把麻由的作品定格擷圖時,會發現很多很多在觀看時沒發現的令人贊嘆的變化,這些變化微小到在表情肢體間一瞬即過而難以察覺,可是就是這些多不勝數的細微之處才可以造就麻由在演技上被譽為「天才」的高度
現在;麻由少了很多那種細微的演技表現,不對~~應該說過去俯拾皆是,現在卻可能只存在在某些時候,而這個時候的麻由就又再度地讓我看到了這樣躍動的、充滿生命力的動態,眼睛是如此地靈活又藏著些許壓抑,太喜歡這時候的麻由了



這張圖畫的是誰?
那個人,就是你、沒錯就是在說你 ( 指 ),你怎麼可以睜眼說瞎話呢?這那是我們美麗的小麻由啊?相差何止千里啊
畫的一點都不像嘛



其實看到挺直背脊走路的麻由,我還真有點不習慣耶



我很喜歡這段劇情裡的麻由,「頂樓」這個場景讓我想到了「女王的教室」中的小光,算是我在一個瞬間時記憶重疊的沒來由的思念吧


麻由的眼神表情讓我不得不愛,對刑警說出自己就是兇手時,眸子裡看不見狡詐、挑釁與睿智的銳利惡意,而是讓人感到了說不出原因的悲傷,很深很深的悲傷


除了對「女王的教室」場景的回憶,在麻由飾演的沢井春菜說到「是我殺了宮田ユキ」的時候,我的眼前突然閃過的是白夜行裡改變我人生的那句「人是我殺的」的畫面,不期然地又想起了抓著剪刀的小雪穗那令人心疼的眼淚與微笑,可是這瞬間閃過的印象,卻無法和眼前的沢井春菜畫上交疊的等號,不管怎麼說;同樣都是說「是我殺的」,「絶対零度」還是無法比上麻由在白夜行中這堪稱代表性的經典一幕,當然白夜行與小雪穗在人物性格的塑造與描寫細膩,委實不是「絶対零度」和沢井春菜可堪比擬的
沢井春菜的這番話不及小雪穗,也許作品本身的質量佔了非常大的因素,但我真的很喜歡沢井春菜這個極為深切又茫然的哀傷的眼神與神情,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那麼深不見底的傷痛眼眸會搭配上略帶嘲弄的笑意,這就是麻由想表現的嗎?這個悲傷的笑容是否就是為了下一集的真相所預留的伏筆呢?


是說我不相信一個擁有如此美麗又哀傷的眼睛的人會是兇手,這是經由這一段麻由的演出所直覺的斷言,我的感覺是對的嗎?還是這是麻由的一次過度用力而造成的不到位表現呢?
只能等到下集分曉了



麻由這個揮刀,非常地用力。



為什麼會有這麼乾淨真誠的眼睛?手握著刀發抖的沢井春菜,卻一點都不像個連續殘殺小動物的冷血變態,反而像是受驚的小動物一樣,驚慌地看著眼前的刑警
大愛啊!大愛這個模樣的麻由!純真的幾近可以用「無垢」來形容的、像孩子一樣的女孩,她真的會是兇手嗎?



有朋友提及了關於麻由的奔跑,確實地,過去麻由在需要大一點的激烈動作時,手腳的表現會很不靈活也不協調,在「絶対零度」中看來已經好很多了,不管是和刑警的搏鬥、還是逃離現場時背對鏡頭的狂奔,都顯得較往常還更具有動感,小麻由妳果然是一個努力求進步的孩子啊~~ ( 拭淚 )


不過~~該說人是犯賤的嗎?其實我很喜歡過去麻由的一些小小肢體動作,儘管有些從儀態來看是極為不自然也不協調的肢體動作,可是我卻非常地喜歡,像剛剛說到的跑步,我是最喜歡「最後的禮物」中上身略微前傾的跑步模樣,還有那最有名的「華麗的轉身」,現在也很少看到了
矯正了儀態的麻由當然是極美的,可是我…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私心裡很懷念過去的麻由


我總覺得這個孩子就是擁有了這些,才造就了她特有的而別人不具有的獨特魅力
但這似乎是有些形而上的意識了



令人感動的演員表名字啊



雖然一開始說,麻由的表現不太好,但好像一路寫下來,讚許還是多於批評
唉~~要一個飯來批判本命,真是太困難的,應該說對我來說很困難


話說我沒提到什麼關於「絶対零度」的劇情,呃…劇情不重要啦,基本上我是完全無視劇情的,好不好看也沒有特別的感覺,對於日劇我似乎完全地進入無心的狀態了,真要聊劇情的話,我直覺地認為麻由不是兇手


為什麼?
就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才歸納為直覺囉…勉強要解釋的話;就跟前面提到的理由一樣,我實在無法置信擁有那種眼神的人會是兇手,雖然這理由嚴格來說實在不算是合理的理由,但對我來說卻是的
以目前劇情的疑點來看,如果沢井春菜是兇手,那就是兩種選項而已;雙重人格犯罪者和極度聰明的智慧犯吧?但我怎麼也感覺沢井春菜不像智慧犯,雙重人格很有可能,但是這樣未免有些老套了吧?
當然目前來看,沢井春菜是兇手無疑了,但我總覺得應該不是的,那應該是誰?呃~~這我怎麼知道啊?那是編劇的責任了唷


終於如期寫完了這篇文章,期待明天的第六集,而看完以後我就要完成這篇文章的「下」篇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