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覺得;還是得說說小雪穗~~


本來我是不打算做這樣的比較,雖然我自認自己是個白夜行狂人,也很明白自己對於日劇白夜行的偏執,但我知道我還是可以認真地去比較日劇、韓影和小說的不同,只是會在最後的結局,做出了「還是喜歡日劇」的結論。


可是對於小雪穗,我知道一定會有偏袒麻由的強烈意識存在,那跟喜歡白夜行又不是一樣的感覺了,因為在眼中的福田麻由子是心中唯一、主觀情感認定上絕對的小雪穗,在我的感覺;只有小麻由演的雪穗才是真正的雪穗,這很盲目也很不理智,這些我都知道,但…我卻沒辦法改變自己的想法。


所以,在看完韓國電影版的白夜行之後,我雖然寫了關於電影本身的心得,但一開始我卻是不打算要再把兩個版本的小雪穗做比較,因為相較這部作品,對於這個角色的答案已經是太明白不過了,再寫出來我覺得自己一定會還是一面倒地傾向麻由,而我覺得關於「白夜行的小雪穗」這個議題,儘管自己可以有說不完的話,但恐怕都已流於囉唆重複,因此才不打算再寫
不過想了一天以後,改變了想法,我覺得;還是得說說小雪穗


喜歡福田麻由子的我,畢竟還是不能反對自己還是很想好好偏袒一下麻由的壞心眼,最後還是決定該再寫一篇日韓小雪穗的比較文章,我大概能預想這會是一篇一面倒地提高某人、踩低他人的自私應援文~~
好吧…我就是這麼地偏心、如此地不可理喻


要說小雪穗,我覺得要先從原作出發,雪穗是怎麼樣的女子?就像我在韓版白夜行心得裡曾說過的,在這裡再一次地重新整理出來:
「高貴優雅、智慧美麗,以及篠塚感受到的;良好氣質底下潛藏的某種下流的惡意,這矛盾的特質讓雪穗這個角色在完美女性的表面下,似乎隱約帶有一點危險的神秘氣息」
我所認為、或是說我感覺到的雪穗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子


那麼,再換過來說;原作裡的小雪穗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子?在成為氣質出眾、兼顧智慧美貌的危險女子之前,小時候的雪穗是什麼模樣的呢?原作中其實沒有太多的描述,只有在笹垣為了查案到西本家、還有雪穗忘記帶鑰匙兒去找公寓管理員時的這兩個場景有敘述到關於小雪穗的形貌,同樣的那份優雅的氣質在小雪穗時期就已展現,原作中敘述那份優雅的尊貴實在不像是貧窮人家的孩子會擁有的,並敘述了小雪穗在這個年紀不該擁有的驚人美貌和貓兒般靈活美麗的瞳眸


那麼;小雪穗大體來說還是跟成年後的雪穗是相同的


以這樣的感覺來相比,還是麻由最接近
所謂的優雅不是貴氣,說貴氣就像是大小姐了,而如果是大小姐就沒那份渾然天成的味道,優雅是一種難以教養的態度,而太過則顯得做作、不到卻又顯得刻意,更重要的是;小雪穗出生的環境,是難以令人想像的陰暗污穢,小雪穗的高貴優雅必須建立在不會因環境的遮掩而顯得黯然失色的這一點之上,就像日劇裡小雪穗對小亮司強調的;生長在水溝裡的花、出汙泥而不然、卓然挺立的高嶺之花


我很誠實地說,雖然也許沒人會相信我的誠實;在白夜行以後我有看了不少日劇,也接觸認識不少日本子役,我覺得要說演技好的也不是沒有,但要在舉手投足間展現那自然的高雅,還真沒幾個,或者說我就真的只看過一個,那就是我的麻由,能夠在十二、三歲時就具備有這樣的氣質


除了氣質之外,我覺得雪穗必須具有一種特殊的邪氣,不是說很惡毒的邪惡,而是很獨特的感覺,「邪」這個字可能會有很多不盡良好的聯想,但是「邪」可以這樣解釋;「不尋常、偏離常態」~~以小雪穗來說,小小年紀就具有驚人的美貌,而那美貌卻為她帶來了不幸,這就絕對不是常態的一件事情,在險惡環境下猶能教養自己維持良好的氣質,那就非常的不尋常
我說的邪氣,是這樣的意思,而這個部分我想更是很難表現出來,但怎麼也無法忘記;笹垣來到家裡時,飾演雪穗的麻由那銳利的眼神和陰沉的表情,那不單單只是凶狠和惡意,而是不經意流露出的算計,小麻由是怎麼掌握住那微妙的邪氣,而可以讓它隱約透過演技展現出來,我想就是麻由飾演小雪穗可以打動人心的關鍵了


相較之下,韓版的小雪穗,在外型條件上只能勉強說是中規中矩,或者說;我只能用「中規中矩」去勉強地形容她給我的印象,不管是氣質還是形貌方面都不能說是完全符合小雪穗的形象,就算不跟麻由比,用原作來想像也實在是差了太多
韓版的小雪穗,在外型上給人的印象,就是「可憐」,我想這麼形容;把雪穗變簡單了,眼前這個雪穗就是很可憐地忍受著不堪的命運,但看不到應該有的努力維持的教養、也沒看見因為環境而磨得尖銳的惡意,韓版小雪穗我見猶憐的模樣也抹煞了必要有的不尋常的氣息


那是一個很可憐的女生,被媽媽利用、被變態歐吉桑猥褻的女生,可是除此之外,也就這樣而已了


呃…說真的,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飾演韓版小雪穗的演員叫啥名字


算了…那不重要,對我來說重要的只有麻由


我想一輩子應該都不可能再體驗到;像最初看日劇白夜行時,那被麻由強烈震撼到的、背脊發冷抽氣的感動了
「演技這種形容,本來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以前有個朋友曾這樣對我說過,我也知道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主觀,從我的口中說出的稱讚麻由的話,也許都具有濃厚的偏頗意味,但是還是只能這麼說,關於飾演小雪穗的演技詮釋,還是麻由好


韓版小雪穗出現的不多,就把韓版有的而也是日劇版有的場景做個比對吧


首先是刑警大叔拜訪小雪穗家的時候



在已經案發後,面對懷有疑問的刑警,雪穗以極度的冷靜態度與之對話,而且還小心地故佈疑陣
如果就這個部份來說,兩個小雪穗倒是都表現的可以,我一開始對韓版的小雪穗也有很不錯的印象,因為這個地方我感覺她演得還行



但是以複雜度來說,日劇高出很多、而麻由的表現也細膩很多,韓國電影很著重去刻畫氣氛,但總是忽略了太多微小的地方,但這些細微之處卻足以構成每一個場景的深度,麻由在這段劇情的表情豐富得令人驚嘆,眼神中若有所思的味道傳達得很好,最令人戰慄的是躲在後面窺視母親與刑警對話時的算計,雖然只是極快地閃過,但就是這樣難以察覺的一點點,厚實了麻由演的小雪穗那真實沉重的印象
而關於韓版小雪穗的表現,我覺得她把一個強自冷靜的小女孩演得不錯,但就感受不到雪穗的掙扎和心機了



兩個版本的小雪穗的母親都說出了相同意思的話:生存沒有這麼容易,請不要天真任性


韓版小雪穗泫然欲泣的神情我見猶憐,光從母親與孩子的對話很難了解;母親言語中的「困難的生存」是什麼樣的意思,為什麼母親會對孩子說出這樣的話?在應該接受親情滋養的年紀,有什麼樣的困難會使得孩子有所為難?
委屈求全的畏縮言語是韓版小雪穗面對這不幸事件時的態度,面對母親的進逼和生活的窘境,她只能發出小小的抗議,卻又只能在母親尖銳世故的道理前退縮沉默



麻由演的小雪穗相對之下則非常具有力道,不同於韓版楚楚可憐、小心翼翼的請求,而是大聲地說出「我不要再這樣了」,但是媽媽卻甩了她一巴掌責問:「妳為什麼要這麼樣地任性?」
但是媽媽也哭了,哭著說出一個失去丈夫的母親和寡婦撫養孩子的辛苦,哭著要小雪穗體諒、幫忙,媽媽的哭喊讓小雪穗只能緊咬下唇卻無法拒絕,儘管受夠了這一切,但卻連拒絕都被責為是任性的撒嬌
「妳只是個孩子,孩子可以任性!妳應該要哭、要鬧、要叫,不應該掩飾自己的情緒」
這是日劇「瑠璃之島」中的一段話,但那對小雪穗而言是可遇而不可及的幸福
麻由完美地演繹出壓抑的慟,不能拒絕母親要求、而必須隱忍憤怒與傷痛的慟,忍著淚水抿緊唇瓣的模樣,哀傷卻也堅強、無奈然也悲痛



面對母親的死訊,日劇和韓影用了不同的劇情來展現


韓影版是重現小說中的場景,小雪穗要求管理員替她打開緊鎖的家門,發現母親已然死去的事實


我覺得韓版小雪穗這一段倒是真的演得不錯,她以有些點點顫抖的語氣反覆問著
「我媽媽,真的死了嗎?我媽媽,真的死了嗎…」
呆滯無神的表情似乎反應出了無法即時接受至親死去的惡耗,也許不是冷靜地壓抑著激動的情緒,而是當下無法做出該有的情緒,以致於沒有任何動作,只能囁嚅著相同的疑問語句


當然,如果早已理解白夜行的人,或許在悲傷之外可以解讀出另外一個訊息;那樣的問句是對於「行動計畫」的確認,小雪穗是否下手殺了母親?不管原作還是這部電影都沒有提供答案,但我相信是有的,至少雪穗一定是知道這個計畫的,所以我想那對她而言可以說是個精神上的解脫,在母親死時、在確認死亡的時刻,小雪穗以疑問句的事實確認來象徵束縛在自己身上的不幸枷鎖終於可以放下了



而日劇版則是以小雪穗躺在病床上聽到媽媽死訊時,說完「是嗎?原來只有我活下來」的微微一笑作為結尾
這個微笑可以說是麻由飾演小雪穗一個最平淡卻又著力頗深的詮釋,那個簡單的微笑和簡短的話語,有很多很複雜的、無法完全說清楚的情緒,超過了所謂的「哀莫大於心死」的境界
同樣對於母親的死都是解脫,但是不單單只有解脫,更有種釋然的味道,可以感受到那笑容是好像放下了什麼、感覺輕鬆了
又像是苦笑,苦笑著說為什麼想死的她活下來了,而不明就裡的母親卻這樣死了?欲結束痛苦而不得求,那是怎麼樣的一個可笑的命運啊~~


韓版沒有演出小雪穗決心行動前和母親說話的劇情 ( 可能是因為原作中沒有 ),誠如小雪穗說的;本來不恨媽媽的,因為再怎麼樣都還是自己的媽媽,但一定是在那個時候突然有一種超越愛的名為「恨意」的情緒讓她下定決心要拉著母親下地獄,正因為是媽媽,所以才可恨,她怎麼可以這麼做?把女兒推向一個連自己都覺得可惡的男人


就是因為多了這一段,小雪穗的微笑才會這麼地耐人尋味,終於可以明瞭那抹微笑是多麼地令人心疼、藏著多少說不盡的情緒,但最後也都只能化作淡淡的笑容,彷彿宣示了繼續活下去的堅強理由



「所以說…人…是我殺的喔…」
這是我喜歡上福田麻由子的起點


沒想到韓版白夜行裡也有這場景,雖說這部電影是從小說改編,我也感覺它和原作氣氛極為近似,但有某一些情節卻是很明顯地參考日劇而來,有件事在韓版白夜行的心得中沒有提到的,而我在這裡說出來;我覺得韓版白夜行是「以和原作相似的味道包裝日劇版的意念的白夜行」,簡單地說;所謂很像的氣味,是來自於必須要與原作相同感覺的費心營造,但那是用鏡頭和色調所表現出來的,而關於故事的整體,卻是採用日劇的方式來思考,從這個角度上來看,韓版白夜行很糟糕地並沒有表達出自己觀察到的白夜行,僅僅只是做到「模仿」,忠實地呈現原作氛圍、未曾考慮地直接用日劇的純愛意念作為主軸


模仿,像不像三分樣,如果不要這麼計較所謂的主體意念與思考價值,韓版白夜行還是模仿到了三分像,就像韓版小雪穗,也還算中規中矩


如果說不跟麻由比的話


我覺得;很多孩子、演技好的孩子都可以扮演雪穗,至少都能做到像韓版一樣地中規中矩


但是,就好像這麼一句話:
「演戲再好再真不是麻由都不特別」
這是我認識的一個麻由飯朋友轉述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麻由飯說的話,呃…原出處已不可考…反正我引用這句話是想說;或許很多人都有辦法演小雪穗,但絕對沒人能同麻由一樣的特別


關於表現「…人是我殺的喔…」的這個部份
韓版小雪穗感覺就是一個必須藏住秘密的可憐孩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攬下罪責、軟弱執著地索求著承諾,
在那時我突然覺得;我一直以為雪穗是難演的,但其實又似乎並非如此,在看過韓版小雪穗的表現以後,我感覺;如果只是要這樣表現雪穗,也不是說就一定很差勁,因為如果從小雪穗的身世遭遇來觀察,一個可憐兮兮的孩子是很容易從表面上理解的到的模樣,而在韓版白夜行簡化過多故事的情況下,小雪穗與小亮司之間的童稚情感顯得薄弱,韓版小雪穗的表現,也就是很剛剛好地為這稀薄的童年敘述和大眾理解的印象下的註解而已



可是福田麻由子就不是這樣,若是麻由單單扮演好這個容易理解的雪穗,那便只是很忠實地做好該做的好演技,而就並不特別了
如果不是如此,我不可能會因此喜歡上麻由


應該是要悲傷的、就像韓版小雪穗一樣大可以毫不掩飾地只是哭,但在麻由的詮釋下,悲傷的表情上卻鑲嵌著她帶著笑意的眼睛,我覺得小雪穗是高興的,因為有一個男孩可以為了她連父親都能殺害,在那個笑意裡我彷彿窺見到小雪穗是這麼想的:
「啊…為了他,我什麼都願意做」
所以說,人是我殺的


可是如果是高興的,小雪穗為什麼要哭?啊…畢竟對於一個孩子而言,這樣的衝擊還是太大了啊…
所以在笑容之下,不能完全掩飾的是她對於自己痛苦生命的哀傷,最後只能走到這一步才可以獲得解脫,如此地悲哀無奈


而其中最令我難忘的是聲音,抖顫的像是哭又像是笑的聲音



小雪穗與麻由是相輔相成的,因為小雪穗的難以言喻,使得麻由的詮釋更具有怎麼說都說不完的魅力,但也是因為麻由這樣的表現,把小雪穗那份言與文字無法形容的形而上之美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
沒看過有一個角色有如此強大的各種複雜情緒、沒一個演員能夠讓這些情緒面面俱到


結論還是如此
麻由的小雪穗還是最棒的小雪穗,是無法超越的,因為是麻由、是小雪穗


 


PS.這篇文章是先以「因為是麻由、是小雪穗」這個題目投稿發表在論壇的自製電子雜誌第三期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lie
  • <p>Dear :</p>
    <p>&nbsp;</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日版小雪橞&nbsp;&nbsp; 演技佳&nbsp;&nbsp; 沒得挑剔 ~~~</p>
    <p>&nbsp;</p>
    [版主回覆05/25/2010 22:23:53]是~~無法比較的唯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