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年的八月四日,對我來說應該是有兩件大事值得期待與喜悅,這一天是小麻由的十六歲生日,還是生物的第十九張、今年的第三張單曲「キミがいる」上市發售日。
不過為什麼說是「應該」呢?因為確實只成為了「應該」~~那只能說是「本來如此」的想法設定,應該要這麼做、但卻沒有這麼做,那天,我真的把生物當日出單曲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了,對我來說;八月四日實在只有一件事情能夠算得上是大事;那就是小麻由的生日,不管什麼都不能夠越過這個事情的本身,沒有、也絕對不會有任何一切能夠比小麻由還要來得重要。
本來我真的是這樣打算的;在八月四日這一天,邊聽著生物的新歌、邊享受著麻由生日帶給我的失落與快樂。
可是那天我滿腦子都是想著麻由而已,生物的新歌早讓我丟到九霄雲外,華麗麗地徹底遺忘而且根本沒想起來過,是直到生日過完以後的隔天,我才恍恍惚惚地想起好像有件事情沒有做,慢慢地在對於麻由生日的各種情緒如退潮般退去後,關於生物的記憶才逐漸浮上心頭。
其實我早就有機會可以聽這首「キミがいる」,因為它是今季 ( 2010年夏季 ) 日劇「螢之光 2」的主題歌,只要我去看「螢之光 2」就可以聽到「キミがいる」了,但我始終沒有這麼做,是自己有種奇怪的無聊堅持,不太想因為歌曲就跑去看一部戲劇,而且現在的我正處在非常非常不想看日劇的強烈排斥心情狀態之中,所以覺得為了聽生物的新歌而去看一部日劇,真是很煩很討厭的一件事,當然如果它在電視上放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為我只要算準時間轉過去聽主題歌就好了。
所以我到了寫這篇文章的前十幾分鐘才聽了這張單曲,就在聽了十幾分鐘的「キミがいる」以後,我邊聽著這首歌打開記事本慢慢地寫下去,在寫了前面兩三段之後,就停住了「キミがいる」的放送,聽起了別首歌、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


要我怎麼說啊…
這是我聽完了「キミがいる」之後的想法,說真的,我已經不知道能說什麼了;關於生物、關於「キミがいる」~~


我不知道為什麼今年的生物表現會這麼地…糟糕,我真的很不想這樣形容,但實在是找不到一個比「糟糕」還要再委婉且還會更適合的形容詞,批評自己喜歡的事物,其實比批評自己不喜歡的還來得更令人難過、也更加困難,可以的話我並不願意這麼做,因為在說出指責的言語以後不會因此感覺到舒坦,相反地只會讓人感到有種無法釋然的失落,揮之不去也擺脫不了。
「キミがいる」這首歌除了聖惠依然不變的獨特歌聲,基本上對我而言已經找不太到與生物相像的部份,「ありがとう」 再怎麼地讓我覺得不對勁,至少也還具有某種難以形容的辨識度,雖然並不清晰,但畢竟是有的,有那樣的東西存在,那是就算我根本沒聽過也不認識這首歌的時候,在偶然聽見時卻還是可以立刻發覺的特別感覺,但是微弱的程度實在不能不讓人為之擔心,因為才沒有多久而已,在生物的歌曲裡竟然失去了自己該有的味道,而且失去的如此之多,怎麼來說都極不尋常。
然而新歌「キミがいる」卻連那畢竟有的並不清晰的辨識度都已喪失了,若果不是我對聖惠的聲音太過熟悉太過清楚,我真的從「キミがいる」身上感覺不到過往喜歡上生物時的感動,今天是因為由聖惠來演唱這首歌,所以生物在這張單曲的表現還能夠擁有一點點特殊不同的地方,如果主唱換人或是聲音出了點差錯,馬上就會變成另外一首歌、變成日本時下流行IDOL演唱的POP歌曲,這麼地沒有特色;而過往的生物將會真的成為了過往,並且急速地向那可怕的目的地狂奔而且,然後一去不回頭。
上次「ありがとう」 時是連感動都不徹底,而這次「キミがいる」是徹底不感動,裡面唯一還能讓人感覺不變的;就是聖惠的歌聲,但那聲音即使再獨特,卻怎麼也不可能挽救「キミがいる」在音樂上的失敗,於是聖惠的聲音竟成了種尖銳的諷刺,成了所有已經改變中的過程裡不變的刺目存在,無可救藥地讓音樂給破壞了她獨特的嗓音,反而更加醒目地宣告了「キミがいる」的失敗。


生物的這連續兩張單曲,讓我有了很深的恐懼,恐懼著生物將要離我而去,我所喜歡的生物就要離我而去,以後也許到了某一天,我會不再期待生物,也不再關心生物,然後這個我曾經喜歡過的、每首歌都聽過千百遍的讓我如此對待的唯一的樂團,難道就要這樣堆積在我記憶的角落裡,等著哪天被懷念的情緒喚醒嗎?
終究;還是孤單的嗎?
喜歡麻由讓我一直以來總覺得寂寞,一直以來都在喜歡麻由的孤單裡圍繞著重複的寂寞心情,後來終於有了個生物,與麻由不同的生物在日本知名度和能見度都高,也有被公認的音樂歌唱實力,正是標準的實力特色與商業價值都能兼顧的樂團,喜歡上這樣的他們,總是有一點點紓解了因為喜歡上非主流的麻由而揮之不去的孤寂感。
而沒想到的是;終於我還是得抱持著對麻由單一的喜歡,而失去了生物,並且繼續寂寞嗎?


我可不要這樣。



01 キミがいる
02 キミがいる -instrumental-


日本テレビ系水曜ドラマ「ホタルノヒカリ2」主題歌
キミがいる
作詞:吉岡聖恵
作曲:吉岡聖恵


Ah 夢に見てた こがれていた キミがいる
あの空に浮かぶ いくつもの 光集め 恋は輝く
歌∶いきものがかり
何があったって あたしは大丈夫と
キミが言うから きっと平気だ 
もう迷いはしないさ
小さなすり傷 気づく間もなく走る
でもね今は それでいいんだ たまに泣き虫で
真夏の夜空に ザワめく胸騒ぎは 
やまない 消えない
つまずきほどけて 困り果てたとしても 
それでも笑え!
Ah 夢に見てた こがれていた キミがいる
その声にいつも触れたくて 
そっとそっと 耳をすましてた
Ah 夢じゃないと 胸の鼓動 数えてる
あの空に浮かぶ いくつもの 光集め 恋は輝く
うつむき歩けば 誰かの肩に当たるの
すれ違ってく 人ごみの中 キミを見つけたい
散らかる部屋には クシャクシャな服と 
ごちゃまぜな感情と
さえない顔した あたしの素顔が 鏡に映るけど
Ah 素直になれ 綺麗になれ 今あたし
このままでいいと キミは受け止めてくれると 
信じてるけど
Ah 夢に見てた こがれていた キミがいる
その声にいつも触れたくて 
そっとそっと 耳をすましてた
Ah 夢じゃないと 胸の鼓動 数えてる
あの空に浮かぶ いくつもの 光集め 恋は輝く
Ah 夢に見てた こがれていた キミがいる
あれこれ探して たどりつく先をいつも 
キミが照らしてる
Ah 夢みたいで 夢じゃないよ キミがいる
その瞳(め)に映った いくつもの 
光集め 恋に落ちてく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onathanskchan
  • 很明顯生物是越來越走向 jpop,是有意或無意地減弱他們原有,也是自己最愛的 acoustic rock 味道,山下的 blues harp 不是少了很多嗎? 編曲上也是少了以往那種 acoustic sound 的原始粗糙感 ?&nbsp; (如,在編排上鼓的佔戲部份及複雜度都低了不少,代替了rough 味道的是精細了華麗了的配器及聲混。)<br><br>當然,我想,這不知是他們自己的&quot;蛻變&quot;,還是唱片公司的商業巧慮? Kiyoe 也是特別受大家愛戴因而受重點催谷罷?<br><br>然而自己仍然很喜愛他們的音樂。Kiyoe 的聲音及哥唱仍然令人舒服感動,水野及山下的創作依舊十分欣賞喜愛。「Yell」其實在音樂結構上是頗複雜的五段體,但聽上是轉起承轉合皆有序,催人眼淚;「ありがとう」我就覺得與電視劇是極之配合,相互呼應也相互催化,旋律線上有些地方也很妙,令人喜愛。我也認為上張大碟 (尤其是由山下執筆的全部的 &quot;新歌&quot; )仍是他們的最佳,整張都是佳作。<br><br>期望他們不要過份傾向主流 pure pop,大成名後仍可保留甚至發展他們的特色 。。。<br><br><br>
    [版主回覆10/07/2010 22:19:01]<p><font color="#111111">聽您說這些,感覺上您對音樂好像挺有研究的。我不太懂,只粗略知幾個音樂類型的分類而已,只會憑感覺。不過我覺得您說的沒錯,因為自己確實覺得近來生物的獨特越來越少,總覺得他們的歌曲已經少了那種;只有生物才有的味道。和日本流行音樂的面目參差混在一起,沒有太多的分別了。</font></p>
    <p><font color="#111111">畢竟唱片還是要以賣出去為優先,所以我想生物作品的流行商業化是難以避免的吧?只是怎麼這麼地快 ... 就不一樣了。<br>我也還是一樣喜歡生物,但我和您想法不一樣,「ありがとう」我不是很喜歡,但「YELL」我是滿愛的。至於上一張專輯整體來說還是很棒的專輯,可是我還是更喜歡他們的第一張專輯 ...</font></p>
  • vanessasnoopy2004
  • <p>我一邊看你的文章,就一邊點頭,就是那種感覺。<br><font color="#111111">キミがいる真的好像一首普通至極的jpop歌呀,就連生物獨有的弦樂風格,又或者其他突破性的新元素也沒有了。其實,除了擔心他們會失去自己的獨特性外,我也很擔心聖惠獨大的情況。這可能不是她自願的,但這也可能是影響生物的團結性以及他們的曲風。看看今次的pv,隊長和山下的出鏡頻率少之又少,(雖然ふたり那個pv只有聖惠一人,但這次的感覺不一樣,就好像隊長和山下是隨便入入鏡而已。)我很怕生物會變成girl next door 般只突出女主音的情況呀。<br><br>我很明白你擔心失去生物的心情。曾幾何時,我也愛上了美國的hilary duff, 也是不斷的聽她的歌,期待和關心她,但自從好改變形象和曲風舌,我就離她而去。不久就因為blue bird 變成了生物飯。我絕對不想生物繼續沈下去,自私一點說,找到一個能完全投入、被他的歌曲感動到哭的歌手、樂隊,一起調到同一個頻率,真的很難﹗</font></p>
    [版主回覆08/16/2010 00:03:15]<p>你說的沒錯耶,我認識幾個生物飯,他們常表示團長大人和山下君是多餘的,好像搞不懂生物是樂團而不是團體,可是確實;目前都特別著重聖惠。</p>
    <p><font color="#111111">「我絕對不想生物繼續沈下去,自私一點說,找到一個能完全投入、被他的歌曲感動到哭的歌手、樂隊,一起調到同一個頻率,真的很難!</font>」<br>這是我的心聲啊,我倒目前為止也就遇過生物這麼一個,我也不希望生物就這樣變成我不認識不熟悉的樂團。</p>
  • 澎澎
  • <p>嗯...一看到PV時,很讓人驚豔,但是也讓人擔憂啊!</p>
    <p>就某一方面來說他們是有&quot;進步&quot;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錄音效果太好還是怎樣...</p>
    <p>我找不到聖惠以往清亮聲音中的某些特徵...被抹滅的是什麼呢?</p>
    <p>還聽得出來是她...可是就是&quot;欠一味&quot;(台語)!!!</p>
    <p>歌很輕快,處處散發戀愛氣息(畢竟是為了那樣一齣日劇所寫的歌吧~),</p>
    <p>但就我們聽來卻可能沒感覺,如你寫到的: </p>
    <p><font color="#111111">&quot;......今天是因為由聖惠來演唱這首歌,所以生物在這張單曲的表現還能夠擁有一點點特殊不同的地方,</font><font color="#111111">如果主唱換人或是聲音出了點差錯,馬上就會變成另外一首歌、變成日本時下流行IDOL演唱的POP歌曲,這麼地沒有特色</font>......&quot;</p>
    <p>是要轉型了嗎?&gt;_&lt;...(還是這首歌告訴了我們聖惠其實不太擅於詞曲創作...)</p>
    <p>&nbsp;</p>
    <p>在這裡也祝麻由子生日快樂<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9.gif"/>(雖然已經過了好幾天了...)</p>
    <p>像志田未來那樣,我也一直很想看長大後的麻由子主演的日劇呢~</p>
    <p>最近和家人到南投福壽山農場玩,途經清境農場、合歡山等地方,撇開一些過度開發的山地,沿路美景,及涼爽的氣候等等都讓我覺得台灣真的是很棒啊!!! 完全不輸國外的景色呢! aki若有放假可以去那裡走走唷~</p>
    <p>&nbsp;</p>
    [版主回覆08/13/2010 23:13:11]<p><font color="#111111">轉型也應該不是這樣的喔 ... ...<br>生物這一次的表現真的是讓我很錯愕啊,我覺得也不完全是聖惠詞曲創作的問題呢,而是生物今年好像有點找不回自己啊。</font></p>
    <p><font color="#111111">呵呵~~<br>我也很想看唷,想得心都痛了,不過怎麼也等不到,以前志田與麻由並列,現在提到志田應該很少人會想到麻由了吧 ... 感覺已不像是同世代的人了。</font></p>
    <p><font color="#111111">原來妳出去玩了啊~~我其實很久沒去戶外遊玩了,有出去都是去電腦賣場和書店,假放太少是很大的原因之一啦,我現在還很煩惱如果這段時間內麻由來台灣的話,我該怎麼去共襄盛舉啊?</font></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