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想起了這首歌。


原因可能在於最近上論壇網速很慢很慢,儘管如此,倒也不是慢到直接出現連接不能的提示,而是很慢很慢,頁面要開很久很久,幾乎等了好久都只是從上往下刷;顯示到一半的頁面就停住了,不知道從啥時候開始,把論壇所有的帖子都看一遍的習慣,變成了努力在首頁一次次地重整頁面,為什麼要持續地重整呢?算是賭人品囉 ~~ 也許有時會成功開完也不一定 ( 其實從沒完全成功過,不過有過最多到五六成就很滿意了 ),而我就是在等那個有時候。
也還好網路這東西,讀取元件都是由上往下刷的,所以還能看見論壇上方的公告揭示板,太感謝這個功能了,讓我至少還能得知論壇最新主題和狀況,想到過去論壇上方放了那麼大的揭示板的當時,我還很反對,沒想到現在卻是完全要靠它,命運這個東西,它的滋味,嚐起來有時真的有種說不出的微妙。


就是這樣反覆不停地刷著首頁和帖子的時候,看著總是無法成功開啟頁面的我,心中莫名地響起了某幾句歌詞及旋律:
「呼喚城門開,眼中含著淚…我已等待了幾千年,為何城門還不開?」
我覺得這幾句歌詞很符合我現在的心情,我所看見的論壇,不是完全不存在的、並不是主機掛點或伺服器出問題而上不去的那種看不見,我很實在地看見了它,連線也連得上去,但是我卻被攪在那重複整理的輪迴動作裡,我清楚地沒有疑慮過它安然存在的真實性,依然如往常一樣在我的面前,但我進不去,像緊閉大門的城,我就站在那城門外,看著它自然散發的溫暖完整性和不變親切感,可是這個美好的它;卻以冷漠的味道疏離我的接近。
我不斷地試著想打開它,卻怎麼也無法如願,只能像那歌詞中所說的;
「眼中含著淚」般地站在門前,期待什麼時候城門能夠開啟,我就好像歌詞中描述的;「穿著腐蝕的鐵衣,呼喚城門開,眼中含著淚」的戰士,對著僅僅一牆之隔的城裡思念著等待良人歸來的老情人,感覺既蕭索又淒涼。
不過;我覺得歌詞裡的老戰士還是幸福的,至少有個人在等著自己歸來,就算是早已明知絕無可能,可是仍然都對此抱持著深信不疑的強烈信念。
但是我呢?我雖然望著裡面,但不會有人注意到我的叩門與眼淚,原來我的在與不在都沒有意義、有與沒有都沒有關係,我並不是必要的也並不主要,不被需要也沒有人需要,事實就是如此;而之所以哀傷的原因,就是因為很深刻地體會到;這是事實。可是儘管如此,我還是不斷地呼喚著城門開,因為這裡是我惟一安身立命之處,我需要它,而為此我能忽視不被需要的傷。

我也想不到自己為甚麼會將這份心情情境聯想到這首我幾乎快遺忘的歌曲。
這是什麼歌?是一首我很喜歡的老歌、老得我都快忘記要想起它的歌,歌名叫做「One night in Beijing 北京一夜」,西元1991年收錄在陳昇「別讓我哭」專輯裡的歌曲,光就年份數字來看,還差一年就要滿二十年的超級老歌了,1991年時我也不過是才12歲的小學畢業生、1994年出生的麻由還有三年才出生。想起了這首歌再去回溯時代的前進,才發現這段時間足以讓一個剛出生的孩子考上大學,也可以讓一個孩子;例如我,出社會工作了十年之久,是這麼老的一首歌。


但我不是1991年的最初就知道並喜歡這首歌的,還是孩子的年代,陳昇的編曲和作詞聽在耳朵裡總是非常刺耳的離經叛道,一度曾這樣想過:一定得這麼怪模怪樣地唱歌嗎?好好地唱好一首歌不是就好?當時的我認為,所謂的歌曲就該是90年代的華語POP;那樣的形式。
再次對陳昇有印象,是在1991年的七八年之後了,就是藉由「北京一夜」再度認識到了陳昇,當新歌經由歲月的洗禮而成了老歌的那個幾年以後,我才重新發現了「北京一夜」與陳昇。記得;我在夜晚打工時每隔幾天就會聽到廣播放送這首歌曲 ( 該電台只播放老歌 ),忙於工作的我總是錯失電台DJ報歌手歌名的時候,我一直不知道這首歌是誰唱的、也不知道歌名,可是我就這樣默默地喜歡上這首歌,但從沒有說也從沒有去找,那時候的我正處在即將畢業和學分修不滿的煩惱裡,面對即將消失的青春、必須抉擇的人生岔路,徬徨的心正渴求著某種可以掙扎爬出的缺口,對於這份打工的工作,既感覺浮動又莫名地安心,總認為自己不可能永遠在這裡,卻又放心地覺得仍有退路可退地還在原地,早已無暇顧及那個因為年齡增長,在音樂的選擇取向上,已經由華語POP轉向搖滾及更多類型的轉變,正慢慢地發生。
又是在那之後的兩三年以後,是的;已經畢業的我還是依然在那裡工作,仍然三不五時就聽到這首「北京一夜」,可是我仍然不知道誰唱的,直到了那一天,我在電視上聽到了這首「One night in 北京」,我才終於確定了歌名,那是2002年信樂團首發成軍首張專輯裡的歌曲。
我跟很多人一樣,都是因為信樂團才知道「北京一夜」,但我在聽到信樂團演唱的當時,就知道我所喜歡的「北京一夜」並不是來自信樂團的詮釋,因為編曲和歌聲都不一樣,信樂團的「One night in 北京」確實是很好聽的,但比不上我在廣播裡聽了三年多的「北京一夜」,知道歌名就很好找了,終於我知道了;這是1991年陳昇演唱的;「北京一夜」~~


每次說到「北京一夜」,就會想到在認識它的同一個時期我讀的一本小說,是作家李敖的作品,叫做「北京法源寺」,是當我讀到開頭李敖娓娓道來北京的法源寺由來時,心裡總會響起「北京一夜」的旋律。
我覺得「北京法源寺」裡面描述的法源寺歷史,也是一部份北京的歷史,北京一直是中國的邊防重鎮,明帝國時期三任帝朱棣將首府自南京遷往北京,從那之後北京就成了明、清而至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而至今,明帝國時的北京因為距離邊疆近,所以面對外患的威脅也更加明顯,朱棣移都北京是一種「天子守邊」的氣魄,從這個部份很可以理解北京這個城市經過千百年來戰爭的焠鍊,留下的是什麼樣的一個印象。
我總覺得;會喜歡「北京一夜」,不一定會是單單只喜歡上它緩慢流動的旋律和京腔女聲與豪爽男聲的對唱,誠然那絕對也是原因之一,可是要能夠對「北京一夜」抱有極深的無法釋懷的喜愛,一定是對北京這個城市的過去歷史有一點點程度的了解,才更能體會到這首歌曲內中既像嘶喊又似低吟的痛苦。
信樂團唱紅了「One night in 北京」,也使得他們演唱的「One night in 北京」成了太多人對這首歌曲理解的印象;痛快、熱血、自由、狂野而且放縱,以搖滾為號召的信樂團賦予了「北京一夜」一個新的叫做「One night in 北京」的生命,搖滾的北京以及一個夜晚,信樂團詮釋後的「One night in 北京」彷彿在回憶著一個值得紀念的夜晚狂歡,狂亂地像場嘉年華會;跟著主唱阿信高昂的嗓音,徹底釋放心中所有壓抑與不快。
可是這不是真正的「北京一夜」,「北京一夜」並不痛快,甚至是相反的,它壓抑著一切的悲傷,但從歌曲的旋律與歌詞,都無法掩飾且清楚地感受到那悽愴的傷痛。
很容易可以想像、透過歌詞可以想像;思念著因征戰而遠去不歸的良人,說著
「不想再問你,你到底在何方。不想再思量,你能否歸來麼?」的貌似訣別的話語,其實不是告別,而是因為已將思念放在了心裡,只能「想著你的心,想著你的臉。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明明只隔著一道城門,卻觸摸不到彼此,就這樣直到身上穿著的鐵甲早已腐朽、邊縫著繡花鞋邊等到年華老去,那道無情的牆與門仍然橫亙,是多少眼淚與痛苦都無法打破的阻礙。
雖然從沒去過北京,但通過一些淺薄的歷史、北京法源寺的文字意象及「北京一夜」的旋律,閉上眼睛多少可以想像得到那千年古都樸實厚重的煙雲風華,正如那句如同隨口吟唱的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所述說的一樣,在這寫滿歷史的古都,一夜北京,留下的是個人對這城市的印象,還有那不管你喜愛不喜愛便二話不說地擅自漂浮在你周邊的歷史情懷。
我在想的是;那空氣會是什麼樣的空氣?是否充滿了千百年來留連在此處的靈魂,占據在這個城市的四周,不斷地試圖傳遞訊息給這個城市裡的每一個人,也許在夜深人靜的午夜,陰暗寂靜的色彩塗抹在城市的每一道場景上,因為顏色的黑而使得它看起來像是褪去了現代感的衣裝,原來在夜色之下看起來就極度地失去了相異的差別,所以不是這麼說了嗎:
「不敢在午夜問路,怕觸動了傷心的魂。」
對了,那正是千年古城所具有的特殊性質,厚重地保留了歷史存在過的所有痕跡,古與今同時地存在於同樣的地方,而那也包括了靈魂,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
陳昇是怎麼樣寫出這首「北京一夜」?是不是在偶然的情況下,聽到了這些靈魂發出的訊息,感受到他們想說的聲音,於是藏在音樂人身體裡的浪漫細胞與感性因子禁不起這樣的碰撞,而成就了這麼一首難得的「北京一夜」?


在這之前,沒有去過的北京只是自己了解的;歷史上的一個比較特殊的城市,沒有太多想法、也缺乏憧憬,但是自「北京一夜」以後,每次只要說到北京,我心中就會很自然地想到「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然後在這以後的不知不覺間,什麼時候開始都沒有察覺到的,北京之於我竟有種悠然神往的遙遠鄉愁,如果以後有機會,我實在很想去北京,去體驗那空氣中濃厚的歷史陳味、想試著走在午夜街上是否真能感受到傷心靈魂的悲痛。




One night in Beijing 北京一夜

詞:陳昇、劉佳慧
曲:陳昇


女:不想再問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否歸來麼
  想著你的心,想著你的臉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不敢在午夜問路,怕走到了百花深處
女:人說百花地深處,住著老情人縫著繡花鞋
  面容安詳的老人,依舊等待著那出征的歸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你可別喝太多酒
  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
  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把酒高歌的男兒,是北方的狼族
女:人說北方的狼族,會在寒風起,站在城門外
  穿著腐蝕的鐵衣,呼喚城門開,眼中含著淚

男:嗚……我已等待了幾千年,為何城門還不開
女:嗚……我已等待了幾千年,為何良人不回來
合: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問路,怕觸動了傷心的魂
合:One night in Beijing,我留下許多情
男:不敢在午夜問路,怕走到了地安門
女:人說地安門裏面,有位老婦人猶在癡癡等
  面容安詳的老人,依舊等待那出征的歸人

男:One night in Beijing,你可別喝太多酒
  走在地安門外,沒有人不動真情

合:One night in Beijing,你會留下許多情
  不要在午夜問路,怕觸動了傷心的魂

男:One night in Beijing、One night in Beijing
女:不想再問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否歸來麼
  想著你的心,想著你的臉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男:One night in Beijing,你會留下許多情
  不要在午夜問路,怕觸動了傷心的魂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