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寫給未來的自己、寫給過去的自己。


這樣的一首歌,我其實過去就聽過,在去年小麻由十五歲生日的時候,一位日本的麻由飯朋友 ( 當然我並不認識他 ) 做的慶生PV,用的就是這首歌。
歌聲很好聽、歌詞也很棒,做為小麻由的慶生PV也很有意義,但很奇異的是;當時的我除了PV中的麻由以外的其他事物都沒太大感覺,是直到最近、無意中看到了這首歌的原PV,突然強烈地有了很多感覺。


我果然是不敏銳且遲鈍的,真的非常後知後覺,不過很想小小地辯駁一下;在麻由強大的光芒之下,實在很難注意到其他美好的事物,因為最美好的已經擺在眼前並也如此耀眼了。
好吧,我知道我是在強辯。


僅僅一年,對同一首歌的感覺會出現如此的差異,我想很大的原因還是年齡的問題。小麻由去年十五歲生日的時候、我28歲,今年十六歲生日時、我29歲。就論年齡帶給人的情緒影響來說,28歲和29歲感覺是很不一樣的,就像18歲和19歲也是完全不同的那種感覺,18歲時還覺得自己很年輕青春,但19歲就會想到那個自己做決定與負責的20歲即將到來了。同理,28歲與29歲也是這樣的情況,就算只差兩年,但是距離30歲就還是感覺遠了不少,但是只差一年時就 zenzen 不一樣了,想到「三十歲」這個字眼從29歲生日過後的那天,以每天減去一的進度自三百六十五開始倒數,恐慌就莫名地沉重、壓力也隨著無法擺脫,明明知道不該想太多,卻開始往前去想、往後去想,既作回首、也作展望,但是所有的恐懼與慌亂就都是來自這些多想。


我做了什麼?而以後呢?


即將要三十歲了,我卻發現自己什麼也沒做,沒有什麼是有意義的,沒做過有意義的事,而這樣的我也竟然這樣過了近三十年,而往後的再一個三十年 ( 如果還能活到那下一次的話 ),如果我又回頭望向過去自己走過的路,那段過程是否依然空白?這種想法攫住了現在的我,不但令我懼怕也感到悲傷,還要再過一個沒有意義的三十年嗎?再過一次空白的人生,仍然毫無價值也沒有一點用處,如此 ~~ 那麼生與死的界線到底在哪裡呢?這種沒來由的恐懼會在某些寂靜的時刻叩門造訪,扼住了我的思緒並且任其不斷蔓延成無邊無際的迷茫。
在這之前,我看不到自己做了什麼。
在這以後,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
什麼是我能作的?
什麼是我可以作的?
在快要三十歲的現在,是我怎麼都無法找到答案的問題,如果說給我一個機會可以實現任何一個願望,我會說:
「請給予我指引」,我想要活得明確,明明白白正正確確的一個感覺,因為目前的我覺得自己挖得很空、很模糊、很不清楚,也非常的虛無不定。


正是因為處在這個尷尬 ( 我想已經無法使用「徬徨」來形容,因為那個字眼屬於我不再擁有的年輕 ) 的年紀,所以我才會在現在對アンジェラ‧アキ的這首「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產生了新的不一樣的感覺了吧?


十五歲時的我,在做什麼呢?
現在想來,也還是一樣地空白。
浪費著看似沒有額度限制的時間,有一天沒一天地過,十五歲正是國中生畢業的年代,在確定學校的那個暑假,我過得像爛泥一樣沒有一個固定的型態;看布袋戲、打電動、睡午覺、晚上熬夜,每天過的都一樣,但也因為如此,找不到一個特別能說的事情。
回想起來,就是因為無所事事,所以做了什麼都是顯得空洞且毫無意義。


歌詞裡的那個十五歲的主角,我覺得比起十五歲時的我真是成熟太多了,想當初我十五歲的時候哪有想到這些啊…?或許當時的我有著其他的想法還是困擾,但始終沒有很具體地把它們當成應該要處理和思考的煩惱來對待,我總覺得這首歌裡那個十五歲的主角心情,反而是更像現在即將三十歲的我,因為現在的我才確知「此刻;快要認輸、快要掉下淚來 ~~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我」的感覺是多麼沉重,那是走在沒有前方地面的邊緣挫折與躡腳於單薄絲線上的兢兢恐懼,其實我無法很清楚地描述出自己到底在害怕著什麼,只是那種往前回首尋找不到任何足跡的一片慘白,還有展望未來找不到任何目標的濃濃漆黑,構成了灰濛濛的茫然無措,這種無措感很難形容,它空虛得大到好難完全不去忽視,每天背負著這沉重的空氣感,形成了找不到原因的煩悶心情。


在這麼深刻地察覺到自己的煩惱以後,對於當前徬徨無助的心情有了切實的體會,但那些事情能對誰說?或者說要如何才能說出口?


於是就像一開始所說的「十五歲的我,有著無法向任何人訴說的煩惱。如果是寫給未來的自己的信的話,想必一定能坦率的說出口吧?」一樣,到頭來還是只有自己!啊…終究只有自己能體會自己的想法、只有自己能了解自己、也只能跟自己商量,面對眼前所有的一切;也許是朋友、可能是親人、還是最愛的人,即便親密如是,總也有還是無法坦承相對的部份隱藏在心中,不是不想說、而是說不出來,那是到死也無法開口的某種特殊的感覺,雖然它說出來以後大概會讓聆聽的人覺得不是多大的事情,但對自己來說卻是至為沉重的,就是因為這樣,深深地知道因為終究他不是我,所以怎麼也不可能理解我所想表達的意思,因此;真正能誠實以告的對象,只有自己,只能說給自己聽,讓那聲音在心中迴響,碰撞尋找著出口。


出口在哪裡?
說真的,這答案我不知道。
這首「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沒有很確定地告訴你答案,但是卻告訴你怎麼去尋找出它:
「自己究竟是誰?該朝何處前進?只要不斷追問,就能找到答案。」
「此刻,不要放棄、不要流淚。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時,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昂首闊步向前走就好。」
也許真的很痛苦,或許真的不想再努力了,想把一切都放下,乾脆地承認輸了、然後讓淚水不受壓抑地痛快奔流。但還不行,不可以這樣;找不到的答案要努力去找尋。疑惑一定得在疑惑裡思考。任何煩惱都一樣,試著相信自己堅定地走下去。這是同樣走過那段人生的自己給自己的建議,因為現在所困擾的一切也曾對未來的自己造成困擾,
「大人的我,也曾有過受了傷而難以成眠的夜晚。」,沒有人願意受傷,但總會有無法避免傷害的時候,要如何使傷口癒合、不再疼痛,那就是找出答案的必經途徑了。
答案要自己去解答,傷口要自己包紮,煩惱要自己根除。
未來的自己沒有給予像預言一樣的完美解答,因為知道沒有實質意義,畢竟如果自己沒有面對它們,而只懦弱地選擇想知道結果而逃避面對的過程,那麼什麼也沒解決,包括了因為它們所帶來的必然痛苦。


「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是一首療傷治癒的溫暖的歌,它想告訴所有跟這首歌裡的十五歲的自己一樣、或者說所有人都曾會有的,包括現在、過去、未來的任何一個階段的聆聽者;面對傷痛與煩惱,也許痛苦地想放棄一切、想不顧一切地痛哭,因為真的好難過,總覺得再也不可能負荷得了了。但即使如此依然不能放棄,如果真的放手就什麼都沒有了,正是因為走過了這一段,才有以後鼓勵自己的我,他走過去了,在不懈的相信與不放棄的堅持之下。
或多或少,都一定需要這樣的力量激勵自己,那便是「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想帶給我們的力量,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アンジェラ‧アキ的歌聲其實並非那種療癒系的溫柔美聲,初聽歌聲時,很難想像アンジェラ‧アキ在彈著鋼琴演唱時的動作是那麼地活潑與激昂,
她的歌聲年輕熱情,充滿著熱切的生命力,戴著眼鏡、看似瘦弱斯文的アンジェラ‧アキ,卻有著青春情感濃厚的歌聲,在那歌聲中看得見奔放自由的言語帶著無限寬容的勸慰,這溫柔的感覺不是像水一樣以柔軟滿溢的柔情作為包容,是如同陽光般耀眼勃發的熱力,也因為這樣;「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的溫馨是特別的,它沒有熱血的激勵、也不是催人熱淚的悲切,因為那原本就不是アンジェラ‧アキ所要以歌聲與音樂表達的,青春激切的聲音只是想說對生命的熱誠、對自己的堅信。


我很喜歡這首歌曲PV裡,那個飾演「以後的自己」的女主角,她的眼神很堅定、表情有某種無法形容的專注,完全不見一絲疑惑與迷亂,彷彿自信原本就是她與生俱來便擁有的那麼自然,那是我所缺少的特質、也是我渴望擁有的特質,尤其是這些特質所組合成的明確感,更是我一直在找尋的事物。
特別有感覺的是三分零三秒時,那個女主角向畫面左方踏出了腳的動作,我覺得那個動作很像決定、確定了什麼,是如此地堅毅清楚,於是就這樣下定了決心。
我也想像那樣一樣,一輩子希望能有一次;這樣堅毅地下一個決定的時刻。因為我覺得那個樣子很耀眼,而我也很想、一次也好,希望可以發光個那麼一次。



アンジェラ‧アキ 手紙 拝啟 十五の君へ
作詞:アンジェラ・アキ
作曲:アンジェラ・アキ


拝啓
敬啟者: 
この手紙読んでいるあなたは
此刻,讀著這封信的你,
どこで何をしているのだろう
現在在哪裡?做些什麼呢?
十五の僕には誰にも話せない 悩みの種があるのです
十五歲的我,有著無法向任何人訴說的煩惱。
未来の自分に宛てて書く手紙なら
如果是寫給未來的自己的信的話。
きっと素直に打ち明けられるだろう
想必一定能坦率的說出口吧?
今 負けそうで 泣きそうで
此刻;快要認輸、快要掉下淚來 ~~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僕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我,
誰の言葉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該相信誰的話繼續往前走呢?
ひとつしかないこの胸が何度もばらばらに割れて
只有一顆心,不斷的破碎、崩壞 ~~
苦しい中で今を生きている 今を生きている
在痛苦之中,活在當下、活在當下。


拝啓
敬啟者:
ありがとう
謝謝你的信。
十五のあなたに伝えたい事があるのです
我也有話,想告訴十五歲的你;
自分とは何でどこへ向かうべきか
自己究竟是誰?該朝何處前進?
問い続ければ見えてくる
只要不斷追問,就能找到答案。
荒れた青春の海は厳しいけれど
波瀾萬丈的青春之海雖然險惡,
明日の岸辺へと 夢の舟よ進め
將夢之舟朝著明日的岸邊前進吧 ~~
今 負け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此刻,不要放棄、不要流淚。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時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時,
自分の声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昂首闊步向前走就好。
大人の僕も傷ついて眠れない夜はあるけど
大人的我,也曾有過受了傷而難以成眠的夜晚。
苦くて甘い今を生きている
苦中帶甜、活在當下。


人生の全てに意味があるから
人生的一切都有意義。


Woh…


恐れずにあなたの夢を育てて
所以不要害怕,讓你的夢想成長茁壯吧


La…La…La…
Keep on believing
La…La…La…
Keep on believing
Keep on believing
Keep on believing


負けそうで 泣きそうで
此刻;快要認輸、快要掉下淚來 ~~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僕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我,
誰の言葉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該相信誰的話繼續往前走呢?
ああ 負け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啊…此刻;不要放棄、不要流淚。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時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時,
自分の声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昂首闊步向前走就好。
いつの時代も悲しみを避けては通れないけれど
不論何時,面對悲傷,只會逃避的話是行不通的。
笑顔を見せて
展露笑容,
今を生きていこう 今を生きていこう
努力活下去吧、努力活下去吧!


拝啓
敬啟者:
この手紙読んでいるあなたが
我祈禱現在讀著這封信的你,
幸せな事を願います
能過得幸福。


 


PS.
在看這首歌的PV、戴著眼鏡斯文高挑的アンジェラ‧アキ的時候,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後來才想起她就是演唱小麻由主演的電影「Heaven's Door」的主題歌「Knockin' on Heaven's Door」的人,小麻由還曾和她在「Heaven's Door」的試映會上同台合照過呢。


是說;我也叫 aki,不過同樣都是 aki,アンジェラ‧アキ實在是讓人羨慕的 aki 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橘子
  • <p>噢這樣老是被你安慰總感覺自己沒有成長,還是一樣任性,真不好意思= =+</p>
    <p><span style="FONT-FAMILY:georgia, palatino;">其實我自己也走過叛逆期,那時候真的對於所謂世界的運轉原則感到不屑一顧,想要讓自己獨樹</span><span style="FONT-FAMILY:georgia, palatino;">一格,彷彿只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才是正確的,而我現在明白這就是所謂的自命不凡吧?但是我並不</span><span style="FONT-FAMILY:georgia, palatino;">覺得沒有那段叛逆期是好的:我一直覺得要對這世界有所質疑,當質疑被解惑之後,才會完全信服</span><span style="FONT-FAMILY:georgia, palatino;">於原則。雖然我沒有被解惑,但是至少我曾經質疑過,而現在我也瞭解世界有其根深柢固無法撼</span><span style="FONT-FAMILY:georgia, palatino;">動的現實面,那麼既然我心知肚明,我只要知道這是不是我想要的,就足夠了,對吧?</span></p>
    <p><span style="FONT-FAMILY:georgia, palatino;">話說我想問akiyon有沒有自己的夢想呢?雖然說夢想這形容詞對於akiyon或許太過於青澀狂妄,</span><span style="FONT-FAMILY:georgia, palatino;">但是我覺得夢想真的很重要呢。那是證明人曾經活過的證據之一呢!</span><span style="FONT-FAMILY:georgia, palatino;">我的話,我希望以後可以賺大錢,然後到世界各地旅行,看盡世界每個角落。這個夢想會不會過於天真呢?</span></p>
    [版主回覆09/06/2010 23:34:31]<p><font color="#111111">成長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不用不好意思呢~~</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卻覺得有叛逆期不是不好的,青春總要碰撞過的呀。<br>沒錯,或許是自命不凡,但我覺得那也只是我們渴望獨特的心情作祟,即使理解了世界的法則,但千萬不要遺忘這樣的心情喔~~否則真的就沒有什麼不同了。<br>反抗不一定要行動,可以放在思想裡,這樣看來妳沒有忘記妳的獨特,但妳學著去接受現實,可是依然把那種心情放在心裡不被溶解改變,妳問我對不對,我無法告訴妳這就是正確答案,可是我卻覺得妳這樣做很好。</font></p>
    <p><font color="#111111">不會青澀狂妄啊,但很不好意思說出的是我好像沒什麼夢想。只想凡事能盡如己意,不要有太多煩惱就好,不過越是這麼希望就越是背道而馳。現在的話是希望能見麻由一面、去日本還有沖繩、可以寫出真正好的文章。那就是生活上的夢想,至於真正的人生夢想啊 ... 我還沒有想到。<br>不會天真啊,我覺得妳的夢想很廣闊,以後希望能看到妳在世界旅行時,更新的網誌遊記。</font></p>
    <p><font color="#111111"></font>&nbsp;</p>
    <p><font color="#111111"></font>&nbsp;</p>
    <p><font color="#111111">PS.<br>多出的回覆我刪掉了 ^ ^</font></p>
  • 橘子
  • <p>akiyon也不要這麼說自己啊,至少我從你的文字裡嗅不出任何世故的味道。在寫《刺蝟的優雅》的時候我曾說過有時候人就是得做出滿足身分地位的行為才會被認同,雖然我也對此不然,但我卻也默默明白自己也被這強大的社會觀感給約束著。<strong>「<font color="#111111">長大後就知道的倚老賣老,是當初最不喜歡的情形卻不知不覺變成與它一樣,有時想到這些就不免對自己感到厭煩排斥。</font>」</strong>啊啊,這些話感覺又是多麼真實呢?我也曾想過,自己有時候是如此不屑整個世界運作的原則:黑暗、惡鬥、互相利用......但是當我愈來愈大,我發現一個人根本無法撼動原則。我發現我也隨著整個世界隨波逐流,最後我也不過是踏上後塵,用相同的生存方式走下去。現在是考試競爭,努力踩過別人的頭;未來是工作競爭,而且要做到更絕。</p>
    <p>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當我有能力回頭的時候,能夠勇敢實踐我自己的人生原則。</p>
    <p>對西班牙的感情嗎?我發現其實我愛的不是西班牙,而是我從西班牙找到的感覺。是在對西班牙的熱情之中,我好像找到了屬於我自己靈魂的聲音,就像是從麻由之中,akiyon一定也聽到了自己過去從未聽到的聲音,對吧?</p>
    <p>嗯,一定會的,我會加油的,即使在一路上會跌跌撞撞,在黑暗中摸索也一定會找到方向的。我也是,麻由也是,有時候總會這樣嘛。偶爾迷失,卻總能在黑暗的夜空中發現有幾顆微亮閃鑠的星光。</p>
    <p>那就夠了。</p>
    [版主回覆09/05/2010 22:09:10]<p>因為 ... 至少在自己的文字裡,不希望和現實一樣有太多的做作模樣。</p>
    <p>妳這麼說;突然讓我想到第一次進去妳網誌時,最先吸引到我注意力的那句話:「是否是赤手空拳??」<br>和妳在這裡說的:「我發現我也隨著整個世界隨波逐流,最後我也不過是踏上後塵,用相同的生存方式走下去。現在是考試競爭,努力踩過別人的頭;未來是工作競爭,而且要做到更絕。」<br>不知道為什麼感到某個同質性的味道,而且聽起來堅決的話語裡有些終於悲哀的悲泣感。<br>選擇照社會現實的遊戲規則走真是一個很不得已的選擇,但戰鬥似乎是沒有辦法避免的決定。<br>我覺得妳很勇敢,勇敢面對挑戰也承認自己不得不循著被決定好的生存方式的無奈。妳一定可以做到的;實踐妳的人生原則。</p>
    <p>嗯 ~~ 好像是某種啟示的感覺那樣的事物,彷彿藏在裡面呼喚我很久,而在那時候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靈魂。</p>
    <p>順從光芒的指引,就是這樣。<br>是~~我相信麻由一定可以。妳也是,一定能夠找到妳的光芒,我喜歡妳的形容,黑暗夜空中發現得到的足夠給予勇氣與希望的星光。</p>
  • 橘子
  • <p>我覺得人對於某些事情就會特顯固執,算是對於自己的一種堅持吧?我對於西班牙的喜愛來說,或許就像akiyon對於麻由吧?話說回來突然想到我和麻由是同年呢,這種感覺真奇特。我只覺得在16歲這個年紀會有很多波動,一方面會想要有所成長想要證明自己獲得了什麼,想要變的有些成熟。但是卻又害怕成長,因為所謂成長勢必隨之帶來更多龐大而讓人喘不過氣的責任。一旦跨越18歲的門檻,就完全脫離了過去的世界。我知道社會很黑暗,所以恐懼,所以害怕接觸,害怕自己在塵世打滾之時,忘記自己最初走的那條路。我想我有這些心情,想必麻由也這樣想過吧?想要證明自己有所不同,所以會想辦法在穿著或是演技上有所突破證明自己可以演出不同的角色,而不會被童星的框架給限制住,但一方面卻也會擔憂自己太過急躁,過早衝破框架而失去微妙的平衡。</p>
    <p>麻由還有兩年可以沉澱可以改變,我也同樣有兩年可以沉澱可以改變。</p>
    <p>我們一同帶著祝福的心情希望麻由可以在這徬徨的兩年中尋獲自己的方向吧:)</p>
    [版主回覆09/03/2010 23:59:08]<p><font color="#111111">嗯~~但我很晚才找到這份堅持。</font></p>
    <p><font color="#111111">能夠有什麼可以為它付出的心情,真的是很棒。我能體會妳對西班牙的喜愛,就像我自己可以理解對我家IDOL的情感。不過這世界上沒有關於麻由的學問,但是卻有關於西班牙的。在學術領域上能找到契合的我覺得那更是讓人值得高興,以後很希望能看到妳在這方面的研究成果與成就喔 ~~</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在十六歲時並沒有像妳想得這麼多,不過妳的這種心情跟我即將二十歲時很像,就是一種該為自己負責的責任感突然地壓到身上。確實也就像妳形容的會害怕迷失與茫然。<br>但是走過那段心路歷程的我想告訴妳;現在的我會覺得,在過了這些年後發現;所謂的社會真的也就是這樣而已。<br>我認為自己這種心境並非成熟,反而是一種像大人對小孩說的:長大後就知道的倚老賣老,是當初最不喜歡的情形卻不知不覺變成與它一樣,有時想到這些就不免對自己感到厭煩排斥。<br>正因為自己走過這樣的路,所以在看到我家IDOL逐漸長大的同時,我很不希望她以後也變這樣,沒來由地只因為年齡成長的世故。<br><br>我很喜歡妳對麻由成長的分析 ... 我會永遠注視著她的成長,也相信她可以蛻變成她所希望的模樣。</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也希望;妳可以在妳說的這兩年的沉澱中改變、並且不要迷失自己的道路。不要變成像我這樣的大人。</font></p>
  • 橘子
  • <p>姊姊的守護者電影非常不推薦,我覺得導演完全沒有把其中的感動和意義表現出來。看書的時候我簡直是用熱淚盈框來形容當時的心情,但是看電影的時候卻只有惱怒。當喜歡的小說要變成電影或是連續劇上映時,既是期待又是怕傷害的心情就是如此;一方面期待映画滿足自己從書中得到的想像能夠實現,一方面卻也害怕映画破壞文字帶給自己的完美想像。</p>
    <p>我原本也以為自己喜歡推理小說是很很單純的因為本格推理,但是看完一些很經典的本格作品後才發現那種完美、單純就是本格的推理小說的書對我而言,並不是極具吸引力。反而像是東野的《白夜行》、《幻夜》或是宮部美幸的《樂園》、《理由》,在其推理小說的主軸背後,具有更大的人性意義的書,深受我的喜愛。</p>
    <p>《海上教堂》與《風之影》是西班牙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小說,因為我有學點西班牙文所以也會比較有興趣,之所以沒有學日文的原因也只是因為不想和別人一樣一窩蜂的學日文(這是我小小的任性XD),再加上我自己很翼想踢開的覺得我內心裡面有著一點西班牙的靈魂,又很喜歡巴塞隆納於是就選修了西文: )學了一年後我更覺得沒有後悔,畢竟是一個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語言與文化,當慢慢深入學習後才發現原來我也可以擁有如此不同的一面,如同我挖掘出自己的小小叛逆的靈魂一般。</p>
    <p>(天啊我怎麼今天講這麼多廢話= =)</p>
    [版主回覆09/02/2010 22:37:51]<p>嗯~~我也是打算看書的。<br>我能理解妳那種心情,文字始終有影像無法表達的美麗境界,當然或許影像可以呈現文字所沒有的感動,但就我自己的感覺,後者始終是少數,極少數的少數,大多數來講;面對影像我通常感到失望比較多。</p>
    <p>我也是喜歡看那種推理小說的,其實我發現推理的手法與謎題的本身對我而言真的不是那麼地重要,對我來說重要的是如同妳所說的「在其推理小說的主軸背後,具有更大的人性意義」<br>東野圭吾就不用說了,白夜行和「幻夜」這種類型向來是我無法抗拒的。<br>宮部美幸我看過的不多,只看過她的一本江戶時代神怪短篇「怪」、兩本推理作品「火車」和「寂寞獵人」,我覺得宮部美幸有點像是松本清章的文筆在寫東野圭吾題材的感覺,在她身上看到了本格與社會派的融合。</p>
    <p>妳也看過「海上教堂」和「風之影」麼?我現在才想起來這兩本小說的故事背景都在巴塞隆納。<br>我是有在自學日文,不過我倒不是有什麼遠大的原因,只是想聽懂自家IDOL再說什麼而已,呃~~感覺好差勁的理由。</p>
    <p>確實真的很少人會選擇學西班牙文呢~~但我覺得如果真的有想學的念頭,那比什麼都重要啊,而且實在很喜歡妳所說的任性的理由,畢竟很多時候都會有種想與眾不同的叛逆思考在蠢動,而且我覺得很好;因為妳確實地在那些些反骨的舉動裡找到了喜歡的因子。</p>
  • 橘子
  • <p>也許喔,也許我只是害怕我在安慰別人的同時,也深深陷入了黑色的情緒之中而無法自拔。想的時候有時只是在傾聽自己內心靈魂的聲音,但有時候很多思想是不斷輪迴的,不斷去想就單單只是不斷的去煩惱,到最後反而失去傾聽的意義,我一直想辦法讓這樣的自己改變一下。</p>
    <p>白夜行的孤寂沉靜的聲音是嗎?我只能說這部作品對我而言真的從未完結,至今仍然深深影響我。能夠有相同的共鳴真的很開心哈: )</p>
    <p>西方的文學的話我也是比較少接觸,大部分我還是以接觸日本的推理小說居多。我覺得還是東西方的</p>
    <p>思想與筆法味道還是不大一樣,你不能接受也許是因為這個問題吧?但是茱迪皮考特的我還蠻推薦的,</p>
    <p>但是我覺得她變成暢銷作家之後的作品就蠻糟的。</p>
    <p>姊姊的守護者與事發的十九分鐘是經典,小小推薦一下。如果真的不適應也沒關係啦:P</p>
    <p>其實我覺得歐洲文學會比美國文學來得難接受,畢竟美國文化太普及了所以比較沒有不適應的問題,</p>
    <p>但像是西班牙的作品就會很露骨直接,哲理也是藏在文字的很深處,看到最後其實都會整個在狀況</p>
    <p>外。</p>
    <p>不過平常都接觸東方文學偶爾來點西方文學刺激,也不錯啦XD</p>
    [版主回覆09/02/2010 00:08:11]<p><font color="#111111">嗯~~如果自己本身就是明亮的,我想不論多深的黑暗也不會將自己給拉進去。因為自己心裡也具有相似的部份,所以就會在妳安慰同學的時候,既傾聽了別人的靈魂也聽到了自己的。</font></p>
    <p><font color="#111111">其實這樣真的不太好啊,因為不知道哪天會成為對自己的傷害。</font></p>
    <p><font color="#111111">白夜行也影響了我很深喔。</font></p>
    <p><font color="#111111">日本文學我比較喜歡近代的,大概1990年之後的作品,題材的話倒是沒有太多限定,但比較喜歡私小說那一類的,應該是說我滿喜歡看自言自語的小說XD<br>推理類沒有特別喜歡,但也不會很討厭,不過其實從認識東野以來還是看了一些推理小說,但比較不看本格推理,因為覺得好悶喔。<br>嗯~~是了,我覺得妳說的很對耶,雖說翻譯這部份可能有影響,但是文學還是有它特有的思考本質,真的不一樣。</font></p>
    <p><font color="#111111">姐姐的守護者我記得有拍成電影的樣子,當初看介紹是很想看的,但是囿於自己對西方文學的恐懼,有點不敢出手 ^ ^&quot;</font></p>
    <p><font color="#111111">歐洲文學喔,我看的也很少,我看過德國小說「德語課」和「失物招領處」,呃 ... 就一整個不懂 ...</font></p>
    <p><font color="#111111">西班牙的我也看過兩部,但這兩部我是覺得還可以,是「海上教堂」和「風之影」,不過「海上教堂」裡關於女性敘述的部份我挺不滿意的就是了。</font></p>
    <p><font color="#111111">嗯嗯 ... 我還是會稍微看一下西方文學,當作調劑XD</font></p>
  • 橘子
  • <p>早熟敏感嗎?也許是因為環境背景吧,但是我一直覺得我這樣好像不是很好,因為感覺我失去的也許是</p>
    <p>何足珍貴的天真童年?!想太多有時候真的很不好。</p>
    <p>我有同學家庭讓他很沒有安全感,常常認為人生是黑暗的,恨自己身為女孩(我念女校),恨這世界上</p>
    <p>的一切事物,有時候在安慰她的同時,我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時候也會這樣淪陷呢?</p>
    <p>一直感覺白夜行的那種孤單的聲音,在夜深人靜時常常會在耳邊環繞,那種感覺就像是白夜行之中,</p>
    <p>漫長的白夜從未結束,雪穗贖罪的靈魂仍然沉淪於黑暗之中,有時候想啊想,就會覺得莫名悲傷。</p>
    <p>部落格是XUITE的,你方便的話再去那裡拜訪吧B-)</p>
    <p><a href="http://blog.xuite.net/vicky19940524/Travel">http://blog.xuite.net/vicky19940524/Travel</a></p>
    <p>話說我最近剛看完刺蝟的優雅(這本書好像很紅?),然後我自己也才剛打完感想,感發還蠻多的(不過</p>
    <p>還蠻難懂的啊)不嫌棄的話就去看看吧!</p>
    <p>&nbsp;</p>
    [版主回覆08/31/2010 22:54:08]<p><font color="#111111">我們都沒有辦法選擇自己出生的環境啊 ...<br>我自己也覺得;想太多真的不是很好,但很多時候就無法去停止這樣地去想,結果是某一種感覺磨得很尖細,可是卻在應該專注的事物上顯得笨拙了。<br>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黑暗面,我有妳也會有,我想某些時刻是需要讓這些黑暗的部份作一些交集,如果妳在安慰同學的時候察覺到了自己的這點黑色心情,那表示妳正與她有所交集,而察覺的感覺是種了解的反應了吧?</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在看完白夜行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也會像妳這樣地不斷地去想啊想的,傷感總是突如其來地造訪而且從不選擇正確的時機,在跟妳說了幾句以後發現,或許就是白夜行那孤寂沉靜的聲音也是屬於你我靈魂中具有的語言,所以同樣地都會被它所吸引和影響吧。</font></p>
    <p><font color="#111111">刺蝟的優雅?<br>我有聽過,但我沒看過,西方小說我很難看得下去,曾以為是台灣翻譯文學的問題,不過嘗試著看了內地和香港的翻譯版本後,卻發現問題依舊存在,所以我想問題也許是我自己本身也不一定。</font></p>
    <p><font color="#111111">嗯 ~~ 我去看了,妳的文筆很成熟也很簡鍊,但又不見老成的世故,寫起戲劇和書本的評論感覺很清爽卻又層次清楚鮮明,讓人覺得很自在。</font></p>
  • 橘子
  • <p>哈哈謝謝你的稱讚:)我一直覺得我還在用自己的方式與語言探索這個世界,就是因為知道人有著黑暗</p>
    <p>面,也才會去珍惜它的光明面,我一直是這樣覺得。</p>
    <p>一直到現在才留言,其實有很多話想說不過未來有很多機會。請多多指教(握手</p>
    <p>也不知道欸,因為我自己也有一個小小(基本上沒有人知道XD)的部落格,裡面也是寫著最直接最感同</p>
    <p>身受的心情,所以有時候看你的文章會很有共鳴很有感發這樣。</p>
    <p>好奇妙啊。</p>
    [版主回覆08/31/2010 00:21:00]<p><font color="#111111">覺得你滿早熟敏感的呢。<br>「用自己的方式與語言探索這個世界」,那讓我感覺得到你的心是多麼地纖細。</font></p>
    <p><font color="#111111">是的,我很認同啊,因為黑暗的存在,所以光明很可貴,那就像是有悲傷的情緒,所以喜悅才值得歌頌呢。</font></p>
    <p><font color="#111111">握手,多多指教喔 ~~<br>我其實最高興的是你說你常常來看我的文章哪,而且也很高興你能有共鳴,覺得心情真是種很奇妙的事物,同感的感覺實在難以形容 ~~</font></p>
    <p><font color="#111111">BLOG,是YAHOO的麼?願意讓我看看嗎?</font></p>
  • 橘子
  • <p>常常來你的版看文章,最喜歡的還是白夜行─永無止盡的夜晚徘徊的孤單靈魂。</p>
    <p>我是高二生,這首歌也曾激勵我走下去,很喜歡那段喃喃道出的歌詞:</p>
    <p><strong><font color="#ff4040">此刻,不要放棄、不要流淚。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時,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昂首闊步向前</font></strong></p>
    <p><strong><font color="#ff4040">走就好。</font></strong><br></p>
    <p>對不起我無法理解30歲的人的心情,但是感覺你的文字裡也暗藏著默默的孤單與不安。</p>
    <p>在此默默祝福你找到屬於你自己的真實靈魂的聲音,也許微不足道,但或許也有強大的力量身處其中</p>
    <p>吧?</p>
    <p>希望我們都可以一起加油噢: )</p>
    <p>ps:能看你的文章是一種享受,不管是視覺、聽覺上或是心理層面上都感覺能受到洗禮,很開心能有</p>
    <p>幸找到這裡︿︿</p>
    <p><strong><font color="#ff4040"></font></strong><br>&nbsp;</p>
    [版主回覆08/29/2010 23:53:07]<p>首先要感謝你常常來我這裡,還要感謝你喜歡我也很喜歡的白夜行。</p>
    <p>不~~我覺得你有感覺到我想表達的心情了,「默默的孤單與不安」你說的真好,謝謝你的祝福,我一直在找尋你所說的真實靈魂的聲音,是了~~一起加油啊。</p>
    <p>PS:我也很開心,因為從沒有人這樣形容過我寫的東西喔,謝謝你。</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