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近常常進入發呆的狀態,一個人什麼也沒想的只是就這樣動也不動。


安靜無人的時候,偶爾這種靜止的狀態會突然地以沉重煩悶的方式喘不過氣地壓上心頭。


我知道;其實我還是沒有走出來;那些遺留在心底的某種痛苦,沒有跟著時光的累進而消失,依然陰魂不散地作祟著。
沒有從什麼走出來呢?
沒有從硬碟壞掉的打擊中走出來。


我,依然很在意九月時掛掉的那顆硬碟,在我心裡這個黑色的九月還是沒有結束,曾經我以為慢慢地隨著時間的過去,終於會慢慢地結束。但沒有;這個結束只是我單方面的認為,實際上它仍然存在。沒有徹底完結的痛讓我始終振作不起來,這種情況使得我對什麼事情都感到索然無味、對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專注與熱情。
真的覺得自己很沒有出息,被這樣一件事情給絆住了這麼久,別說聽到的人會認為不可思議,我自己也感覺很難想像,我知道失落的情緒是必然的,但是我沒有預料到的是,這失落會持續了這麼久。我一直以為自己已經走了出來,但種種跡象顯示顯然還沒。
人生還有更多重要的事值得努力,不應該為了這些虛擬的檔案患得患失,更何況這些東西於自己的人生無益,再怎麼喜歡這個人,都還是觸摸不到的不真實。
但即使是理智如此清楚地知道,卻怎麼也做不到。


如果,如果真的這麼捨不得失去的,那麼;為什麼不試著去把它們再找回來呢?這就是糾結的原因之一;我根本沒有想過做這個嘗試、沒去想過這個動作。
為什麼呢?
三年多以來,我在所有空閒的時間內一點一滴地把這些東西給累積起來,可是卻只在一個瞬間的片刻便消失了。要再找回它們我想那也是要同樣地花費這些時間,不是實質意義的三年,而是這三年內扣掉生活所必須的之後剩下時間的總和,那究竟多少?我算不出,我只知道一件事情;我沒有了再來一次的鬥志。


更何況;就算找回來,那以後又如何呢?我用了第一個三年,而後失去。接著我也許能夠再花費如同第一次般等長的時間找回它們而且在那之後的未來累積了更多的一些,但是誰能說下一次的三年是不是又會在適時的時候出現?那時候失去的更多,有過去式也有現在式,而以後又還是再加上兩次三年的氣力去尋找回來嗎?那麼下下一次的三年再來時又怎麼辦?一想到這個,讓我驀然地有了空虛的無力感。週而復始地自原點來回,不斷輪迴的過程實在太過虛無也太過寂寞。
現在我時常想起一段已經忘記很久的話:
「生,不能保護。死,不能報仇。他,廢人一個!」
這是霹靂布袋戲裡冰川孤辰批評傲刀青麟的一段話。我現在覺得就好像在形容現在的自己,在還擁有的時候不曉得好好地珍惜與保護,失去了以後又提不起鬥志熱情去找回它們。


啊啊…我果然真的是;
廢人一個!


無力感造成了心情與想法的消沉,我感到現實生活中的自己被這樣的消沉影響著,抓不著握不到的疲憊逐漸蔓延擴散,我越來越被動消極,不管對什麼事情都一樣,提不起精神來保持專注,每天只是規律性地過生活,卻缺少了活著時該有的某種明確清晰的感覺。
原本我對於現今的人生就一直有這樣模糊的茫然,只是我還能夠在關注麻由的時候得到有存在意義的慰藉 ( 現在想想;那應該是種逃避現實的作法 ),但是終於在硬碟事件的時候被打擊重創了。事實上在硬碟事件之前我就察覺到茫茫然的情緒使得我在追尋麻由時放慢了腳步,可是那時候的我終究還是會跟上的,而現在我卻落後得很遠很遠跟不上了,即使想追,卻會發現疲累的雙腳沉重得踏不出去。


有多久的時間,不曾好好地為論壇做過一件事情?
有多久的時間,沒有上麻由的官網關注最新的消息?
有多久的時間,沒有主動地搜尋有關麻由的資源了?
想想,卻察覺要去實際地計算有「多久」竟然是算不出來的,因為那時間的長度已經久遠得模糊到難以估計的地步。或許;想想上一次做這些事情是什麼時候可能還來得簡單些,但再度試著去回想,卻也還是想不起仔細的日期了。
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我想;硬碟事件只是一個爆點,炸開我現實煩悶和追逐麻由的綺麗夢幻之間、把它們連結混合起來的一個引爆點;將那始終壓抑存在的沉重疲憊豁然釋放出來的原點,而從那之後便再也回不了頭了,只能任由它們從已經打開的缺口不斷地湧出而無力堵塞。


現在的我,畏懼看到麻由,尤其是以前的麻由;現在除了感慨長大以外,對我而言還多了別的意義,看到以前的她,總會令我想起已經消失的那些的檔案,忍不住地都會去想;那是什麼時候的麻由啊?如果想起來了就會覺得很失落,因為我曾收藏著,但我把它們弄丟了。如果想不起來更會覺得自已相當不能原諒,才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把這給忘了。


因為對「失去」的意識太過於強烈,所以反而否定了「擁有」的心情。在這矛盾的心情底下,我開始害怕看見麻由,而且更加害怕看見自己的熱情逐漸冷卻、慢慢枯萎死去的形狀。


我覺得,現在的我已沒有資格稱做是一個麻由飯。在失去了瘋狂的專注與熱情的時候、在生不能保護死不能報仇的心情之下、還有面對最喜歡的IDOL竟然覺得害怕的荒謬情境裡。我、可恥的我;哪還有這樣的資格呢?


每每在論壇看見新人不由分說的熱情與專注,都覺得很像昔日剛喜歡上麻由的自己;既熟悉又陌生,可是也令人歡喜。論壇總會上演著新與舊的交錯,宛如世代的重疊與交錯,在這裡面看得見令人敬佩的始終如一的堅持,也有新生萌芽的單純喜悅。現在看著這些,覺得自己像個從前線退下來的老兵,在漸漸的凋零下活著見證那個狂熱情感的世代傳承。
我大概也在不知不覺中將這份熱情給傳承出去了…在沒發現的時候就不再站在前線做一個狂熱的先鋒,而是把戰場留給了堅守在那裡的老朋友與新朋友們。


我不是不喜歡麻由了,只是已經累了,不管什麼事情都很累。那無關乎麻由,不是因為追逐麻由很累,相反地;在過去麻由拯救了太多次感到疲累的我,可是我終究沒有得到徹底的救贖,而終於在硬碟事件後連那支撐也垮掉了,關於這個情況我深深地感到了種無力改變的無能為力。
也許不夠格稱做一個麻由飯,但麻由還是唯一的喜歡,就像寒月曾說過的「喜歡是一輩子的事」一樣,喜歡的、喜歡過的、曾經喜歡過的都是一樣的喜歡,是永遠不會變的事。
雖然我沒有辦法以一個麻由飯的身分繼續走下去,但我永遠都是一個喜歡麻由的人。


最後,想以這篇文章做出告別,回到題目的告別,既是告別的宣示,也是心情的告白。我已經知道我怎樣都不可能走出來,所以我也不再想著要走出來。我想說的是;從今天、現在開始我不會再提起這顆硬碟的事,不管如何我都不會再說了,說了,又有什麼用呢?只是徒增在言語對談上的尷尬與為難罷了。
而且,不屬於自己的就永遠都不會是自己的,三年來我其實不能算擁有過它們,它們只是借助在我的硬碟裡,到了要歸零的時候就自動離開了,只有留下失落與空虛刻在心裡的傷害。
傷害無法忘記與平息,但是可以壓抑,我會不斷地重複壓抑著這個痛,並且絕口不提。
我想;總有一天它會被我壓進想拉也拉不上來的記憶的深處,到那時候就不算什麼傷害了吧?


只是已經造成的空虛疲累,那就不是壓抑就能解決的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0o暗影神偷o0
  • <p>AK大你硬碟有拿去修嗎</p>
    <p>不是說有機會能修好</p>
    <p>既然有機會能修好的話就去試試看嘛</p>
    [版主回覆11/18/2010 23:08:42]<p>沒拿去修,只是請人略微估價而已。</p>
    <p>機會一半一半,問題是20k的價格太貴了。<br>別說沒有,即使是有,現在的經濟情況也不容許把金錢那樣使用。所以雖然我很想不願意也很難過,但還是只好說拜拜,因此我才說我不想提這件事了 ... 因為我非常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p>
  • 飛
  • 我想,你可能只是太孤單了些。太習慣一個人生活。這種日子一旦撐太久,那陪伴你的虛擬堆積,堆積的是,你的情感投射,證實你還活著。試著敞開心胸去接近人群、接受真實的人生生活。生活充滿太多的虛擬想像,會讓自己活的很不真實。Good &nbsp;luck~
    [版主回覆11/17/2010 22:36:12]謝謝你喔。我大概真的太孤單了吧 ~~ 所以連真實也變得不確實。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