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戲份又多了些。
不過覺得第四集的麻由沒有出現像前一集所感受到的存在感。或者說;有的,但比較沒之前第三集時感覺到的那麼強烈。
仔細想想大概是這樣的,因為我等待這樣的感覺太久了,所以在第三集看到的時候才會有種久別重逢的興奮顫抖,終於等到和總算找到的喜悅,自然是很難與現在這時候的心情所相比。
我想;人心苦不足大概就是像這樣的情況,之前只想著;有麻由就好了喔。但真正看到了麻由又會在意了她的表現。表現好不容易好了以後,卻又期盼那樣的好可以繼續維持。總是希望能從麻由的身上多貪圖一些希冀與感動,永無止盡地難以罷休。


不管怎麼說;我是很感謝木皿泉的,當然後面麻由所演的月子會怎樣發展我並不知道,但至少現階段我是滿意的 ( 木皿泉後面敢亂搞的話就給我試試看 XD ~~ ),因為你們寫了個適合麻由的角色給她。通過這個角色,麻由的雙眼有了過去熟悉的自信、面容不再疲憊而散發著奕奕的神采,對了,那都是麻由足以鮮活得讓人難忘的要件,難怪;在「Q10」可以看到這樣的她,因為該屬於她的都又回到了她身上。


記得麻由很喜歡「Sexy Voice and Robo」,我想她應該也很喜歡編劇木皿泉。
所以麻由應該演這部日劇演得很開心吧?或許那正是麻由突破自身瓶頸的關鍵原因吧…因為感覺這一次的麻由是很樂在其中的,所以才沒有那種在「演」的感覺。我的想法是;過去這一兩年見到的麻由是帶著工作的心態在工作,而這一次則真的像是單純地因為喜歡演戲而全心投入。
所以;整個感覺都不一樣了。
有人這麼說過木皿泉而我也引用過:
「像個隱微的謎語,等待頻率相近的人去發掘它的存在」
想想同樣喜歡木皿泉的我和麻由是「頻率相近」的,僅只也很讓人高興了。


麻由的光輝逐漸回來了、逐漸地在生命力躍動的存在感中透了出來。


其實,我想麻由沒有變過,只是混亂了、揚起了周邊的灰塵迷濛了自己的雙眼,找不到自己。
可是麻由就是麻由,不論怎樣都還是麻由;混亂總會平息、塵埃終究將落定,而麻由;依然還是麻由。


說到這個有很多朋友說麻由的雙眼沒有以前清澈了
這大概是個人感覺問題吧?
因為,我覺得麻由的眼睛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雜質,即使是那可怕的瓶頸時期,雖然麻由的表現很生硬,但那是演技與心境的揣摩無法傳達到眼神裡,這裡說的是技巧的部份。但究其本質,我不覺得麻由本人的眼睛有胭脂不解紅塵而沾染的灰,仍然是透明的,無垢乾淨的眼神。


猶記「絶対零度」時,雖然我很不滿意麻由的表現,但是;依然為了沢井春菜那句「是我殺了她」的美麗眼神而悸動。誠如我所看到的;那抹悲傷的眼光有種很深的情感。而那感覺在後來證實了我的推測;擁有如此美麗又哀傷的眼睛的人不可能是兇手。麻由在「絶対零度」中的表現或許有太多不盡理想的部份,但僅只那個眼神就很夠了,作為一個麻由飯看「絶対零度」只因那眼神就肯定值得。
現在想想,那也許是某種預兆,麻由風華再現的預兆。


而那美好的眼睛裡面,我想除了演技以外,應該還有些東西在裡面,那就是麻由的本質吧?雖然麻由有過一段令我膽顫心驚的撞牆期,可是有些東西是麻由自始自終都沒有失去的,只是生硬的演技表達掩蓋住了它;那是麻由透徹清楚的眼神,從以前到現在始終如一的乾淨。


如此令人心動的眼神,就在「Q10」第四集一開始華麗的轉身後再次地出現了。
自我介紹說著「我是不出門的富士野月子」的月子,靈動的雙眼漾著調皮的神色,就在這一瞬間,完美的本質到達最高點,徹底爆發。


是了,這就是麻由,那是麻由特別的地方,不單只是演得好而已,而更多了別人所沒有的獨特靈氣。



到目前為止,月子都沒有違背自己放學後才到學校的主張,貫徹「沒人才好,要不然會被能量傷到的」的想法。


月子為什麼家裡蹲?在這一集依然是沒有答案的。從來不出門的月子,如果只因為這是決定升學命運的重大選擇而到學校來,怎麼說都是不自然的想法。蹲家裡既然已經與世界隔絕,就絕對不可能會因為這樣就出門與世界接軌,因為;反正即使上了大學也不見得就能拉出蓄意躲藏的念頭,要是決定不出門,外面的世界怎麼演變對他而言更是靜止而完全不具意義。


我覺得月子並非過來關心自己的志願填寫,而有其他的目的。
那目的大概就是平太。
從月子出場到現在,她只跟平太對話過,除此之外只剩下第三集後面那不知對象為何的電話。
現在也是的,雖然現場還有影山和山本,但是月子都沒和他們有對話。而在影山與山本走了以後,她依然留在現場,只剩她與平太。
所以我真的覺得月子是來找平太的。
為什麼呢?
不知道。
可是總感覺,針對的意味很濃。


話說;看這兩集發現月子有個很可愛的小動作,不知道是麻由在揣摩這個角色時獨自想出的自我表達?還是導演或編劇的要求?
就是她只要在一開始登場自我介紹時都會彎腰致意。
最可愛的是彎腰的時候頭部微抬,眼裡藏不住的笑意和愉悅的嘴角。
真的很可愛喔。


比對了一下第三集時同樣的彎腰微笑,發現其中透露出的味道幾乎是一樣的,我記得看第三集時也曾為此萬分而萬分感動,那時是喜歡她的笑容,但現在才歸納整理而發現;其實我就愛那跳動著生命力的靈活雙眼,純真清秀地使得面容漾滿美好的笑意。原來不是那麼簡單地只喜歡那樣,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察覺到而已。
同樣的一個動作可以有很多感受,如果說下一集再看到同樣情況的時候,我是不是還能感受到新的什麼呢…



總覺得月子,很喜歡說聽起來很深奧難懂的話。


第三集時的月子說:
「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


而在第四集裡,月子也跟平太說了:
「永遠是不存在的,這個世界不存在永遠,宇宙總有一天會毀滅」



思考到「永遠」,對比「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月子對於時間與永恆之間的因果,有很特殊的哲學性闡述。很明顯的是月子這個女孩子;和平太這個世代的高中生喜歡以輕狂憂鬱的口吻來述說「永遠」的態度截然不同。永遠怎麼樣、永遠不怎麼樣,「永遠」是一個聽起來恆遠的名詞,但要使用起來卻很輕易,但這種輕易卻是種不曾深思的輕浮。
但是月子卻用了很科學的理論來辨證「永遠」的存在與否,老實說那些理論我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是關於「永遠」,月子顯然否定平太常常掛在嘴上的「永遠」,而很直接地下了結論:
「永遠,是總有一天一切會終結」



世上,在理智的定義下沒有「永遠」這麼一回事,因為總有一天會走向毀滅。
突然想起了那句很喜歡的歌詞:
「永遠原來不能永遠,改變原來很快改變」


和上一集月子說的「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一樣,這些話語的意思不是在給予答案或是提供正解,最主要的意思是在刺激平太、給予平太提示。我不認為平太有完全聽懂月子的話 ( 因為就連身為觀眾的我都感覺一知半解 ),可是平太確實在這之後在行動上有所改變。月子為什麼要特地給予平太提示?目前原因依然不明,不過很巧合的是;這些情況都是在平太面臨某種選擇的時候。
看起來很像是;月子似乎早就知道事情後面會演變為什麼樣的情況,而在這些所謂的關鍵點時她走出來給予平太提示。不過這說起來就很玄了啊…若是基於這樣的設定前提,那麼月子為什麼會知道未來的事情呢?情況好像會因此更加複雜了。
也許就是因為有意無意地透露出這樣引人想像的伏筆,所以「月子是未來人」的說法一直甚囂塵上吧。


不過呢…木皿泉的作品我一向拒絕猜測與想像,因為木皿泉很會亂來亂搞,我總覺得如果摸得清楚、可以預測那就不是木皿泉的風格了 ( XD ),總之木皿泉怎麼演我就怎麼看,雖然這樣很可能集集推翻自己在之前的思想,但是我認為那是欣賞木皿泉作品最好的方式,而我也只懂得這樣去看而已,把疑問放在心裡,耐心地等待解答,當然那也要木皿泉有想到要去回答它。


所以這個充滿謎團的月子,想必是「Q10」裡最耐人尋味也最需要細心等待的劇情啊…


當然,也是因為麻由,所以更值得品味與期待。


我很喜歡麻由在述說「永遠」理論時的模樣。
我們家小麻由就是最適合這種睿智的形象啊 ( 淚 ),很久沒有看到麻由演這種聰明女孩了,而且雖然聰明但是並不冷酷,相反地還有點俏皮,慧黠的雙眼和微微勾起的一字嘴型,有時讓讓人感到裡面閃爍著惡作劇的光芒和促狹的惡意。
喔…真是令人感動不已,感動到眼淚都很難克制的那種感動,這就是麻由啊,靈氣逼人的小麻由。



不過…
但是…
呃…
那個…
あの…
好像…
 ( 抓頭 )


不知道該怎麼說,是我的錯覺麼?


總覺得麻由的妝好像畫得有點濃…
是因為要超齡演出十八歲的關係嗎?



這是月子和平太以外的人第一次單獨對話呢。


這個笑容讓我想到了PURE PURE 裡的一張圖。



話說;這個飾演小川老師的媽媽的演員白石加代子可是木皿泉的愛用演員喔,在「西瓜」和「Sexy Voice and Robo」裡都有出現,如果後面再跑出岡田義徳、浅丘ルリ子等人參演就好玩了,不知道這一次西瓜三人組會不會也來湊上一腳呢?


好吧,跟麻由無關的不說太多了。
一開始月子手裡拿的那個東西,那是什麼呢?好像不是打火機也不是點煙器啊。



對了,麻由的背影很好看。
XD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麻由的背影都會有很想哭的衝動,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人過了三十歲以後淚腺會特別發達的意思嗎?
但是真的是好美麗的背影、好端莊秀氣的坐姿啊。



我一直覺得第四集少了什麼。
看到片尾曲的部份,才發現;原來是少了魔術方塊啊。


滿喜歡片尾這個畫面,月子瞬間把魔術方塊給破解了。
最喜歡的是她捧著魔術方塊向鏡頭展示的地方,非常俏麗也充滿了智慧。




=========================================


終於寫完了,灑花灑花 ~~
接下來是第四集的「Q10」心得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