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說真的,經過上一集的心得以後,我覺得像是氣力放盡了一樣,寫起第四集有氣無力,剛好又在這時候感冒了,感冒時體力特別差,敲鍵盤的時候眼前有時就會突然模糊起來,非常想睡的慾望會不斷向意識進逼,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總之我感冒時是特別嗜睡的。
不過這篇心得完成時我想感冒應該已經好了,活了三十年總也是稍微知道自己的身體,大感冒還是小感冒我可以分辨得出來啦,這次應該是氣管不好的我在天氣溫度突然驟變時的猛然不適應吧。
可是;我總覺得感冒的時候反而是頭腦思考最清楚的時候,以前打工遇到感冒時,收銀機結帳算出來都是完美的正負零。還有和朋友去唱歌偶然遇到自己感冒雖然感覺很掃興,但是很詭異的會感覺自己唱歌狀況比平時要好。


所以,有時會很喜歡感冒時窩在厚厚衣物下敲著鍵盤的風景,感冒時會覺得自己比任何時候都還孤獨,但那孤獨的情況卻又帶著清晰的寂寞溫暖,常常感覺孤獨的我,反而在那時候才很能感受到孤獨的好處。
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螢幕旁搖著熱煙上升的熱水杯、還有用衣物把自己裹得厚厚的,眼睛盯著眼前發出冷光的螢幕、手下專心地敲著鍵盤,這些事物組合成的情景雖然和平常差不了多少,但當因感冒而身體不舒服時,就會奇妙地覺得窩在這麼一個小小世界很有自得的幸福。


但那也僅只小感冒而已,大感冒的話我大概就是窩在棉被裡動也不動地猛睡覺了。
話說很久沒有過那種感覺好像快要死掉的大感冒了,上一次也因為太過久遠而想不起來是在啥時候,現在想起來也既不太清楚那種感覺到底有多難過,只記得覺得自己好像快不行了,當然沒真的到那地步,只是太難過了而已。不過這種體驗既然已經忘了,怎麼也不想再記起和經驗了。


啊啊…總是會囉唆些不相干的事情是我的壞習慣,不知不覺又囉唆太多了…


進入正題吧…





片 名:Q10 キュート
放 送:日本テレビ NTV
    2010年11月06日
章 回:第四回
    どうでもいい、なんて言うな!! 涙のQ10に愛の告白!?
收視率:11.2%



制 作:日本テレビ NTV
    トータルメディア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 ( 制作協力 )
脚 本:木皿泉
    根本ノンジ ( 腳本協力 )
    さかいあお ( 腳本協力 )
演 出:狩山俊輔
    佐久間紀佳
制作人:河野英裕
    小泉守
制 作:萩原真紀 ( 助理製作 )
    岡野正広 ( VFX・特殊造形監督指導 )
    関根研一 ( Q10機械造形 )
    梅沢壮一 ( 特殊構成 )
    佐々木修平 ( 動作協調 )
    櫨山裕子 ( 主要創作 )
音 楽:金子隆博 ( 米米CLUB )
    小山絵里奈
音 效:石井和之



主題歌:高橋優/ほんとのきもち ( ワーナーミュージック・ジャパン )



出 演:深井平太/佐藤健
    Q10 ( 久戸花恋 ) /前田敦子 ( AKB48 )
    山本民子/蓮佛美沙子
    影山聡/賀来賢人
    藤丘誠/柄本時生
    河合恵美子/高畑充希
    中尾順/細田よしひこ
    富士野月子/福田麻由子
    深井武広/光石研
    深井ほなみ/西田尚美 
    深井千秋/松岡璃奈子
    久保武彦/池松壮亮
    小川訪/田中裕二 ( 爆笑問題 )
    岸本路郎/小野武彦
    柳栗子/薬師丸ひろ子 
    小川しげ/白石加代子
    深井平太の幼少期/嘉数一星
    久保武彦の幼少期/飛田光里

 

    赤川詩織/米村美咲
    大友日明/土屋シオン
    栗林慧汰/榎並巧二 ( ウィングマン )
    小手川唯/森島縁
    佐野洋/坂口涼太郎
    宗田理花/今泉彩良
    津村由起恵/松平千里
    福島早苗/石橋菜津美
    森永康成/シュドーズ直矢
    鷲田一/笠井しげ
    伊坂幸次/松島庄汰
    岡崎明日香/岸井ゆきの
    五条拓也/関町知弘 ( ライス )
    小川宙/市山京香
    重松良枝/山本麻貴
    滝礼二/白石隼也
    西村友郎/松澤傑
    宮沢三郎/鯨井康介
    吉永文子/前田希美
    羽鳥慎一 ( NTV主播 ) /羽鳥慎一 ( 特別出演 )
    看護師/村上寿子 ( 特別出演 )



比起第三集,收視又昇了0.5%。
基本上到目前為止,收視走勢都滿平穩的。


我本來以為;「Q10」會是那種每一集關於一個學生的故事,但看到第四集以後顯然情況並非如此,不是有過故事的人就完全沒了屬於自己的部份,他們或多或少都還是有新的劇情上演,只是戲份的多少不同而已。


這一集的「Q10」,戲劇整體倒是都指向相同的目標:
「未來」


前三集每個角色的故事都很分散,但是到了這一集,卻全部都為了相同的事情在煩惱和思考了,可能是因為三年級的主角們,到了開始要填升學志願的時候了,於是乎原本各自為政的故事情節,因此而集結了起來。
其實到現在我才發現;「Q10」的故事群體十分龐大,和「西瓜」的三軒茶屋類似,都是在某一個地方的某一群人的故事,只是學校與班級這個群體比起小小的寮屋範圍大上了許多。而「野豬」比較把故事主體鎖定在野豬妹、修二與彰三人身上,「Sexy Voice and Robo」則是二湖與Robo。


說到了「野豬」,就會聯想到這樣一件事,在「野豬」裡同樣有關於升學志願的劇情,那是在第六集時的主題,比「Q10」稍晚一點出現。事實上我看到這一集以升學志願作為劇情主軸時並不感到訝異,在校園劇裡這總是不能缺少的吧?更何況在這之前我已經看過了「野豬」,而我總是會不自覺地拿同樣都是校園劇的「野豬」來與「Q10」做比對,所以對我來說,升學志願題材的出現是我怎麼也不會感到意外的設定,或者說比起毫不意外、毋寧地我正在等待它的出現。


還是很忍不住地想提及當時「野豬」裡的升學志願決定,因為當初這個畫面我是看得淚水希哩花啦地直流,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有啥好感動的,又沒有很催情的言語還是很傷感的情節,可是真的很感動,是每次想起來都會紅了眼睛的感動。



關於升學志願,彰是這麼說的:
「道端の十円玉/路邊的十元硬幣」
而修二說:
「ちゃんとした人間になる/成為認真的人」
信子則是:
「笑って生きる/微笑著生存」



很可愛很認真的志願,而這也很符合三個人的本性,每次只要說到「野豬」,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一段劇情,如果有人問我「野豬」哪裡最難忘,我一定毫不猶豫地推薦這個地方,那是「野豬」裡我最喜歡的情節。


相較之下,「Q10」讓我覺得有點小小的失望。不過確實拿「Q10」與「野豬」比不甚公平,雖然兩者都是校園劇,但「Q10」缺少了太多「野豬」的溫暖,而多了更多思考現實與無奈的冷硬線條。如果不說背景;我反而覺得「Q10」和「Sexy Voice and Robo」的感覺比較像,像是「黑齒女」、「受氣包」等章節,裡面那些對於人生價值的想法就透露了那麼一點無可奈何的悲哀。
「野豬」裡自然也有關於現實的描寫,例如校園霸凌事件等等的情境,可是木皿泉在「野豬」裡總能讓作品的色調留在暖黃色的光譜範圍,因此現實雖然有被提及,卻不至於讓人覺得太過無力。


所以在「Q10」看不到「野豬」裡像是「路邊的十元硬幣」這樣逗趣又引人流淚的溫暖情節,因為作品的基調截然不同。


但是…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有的。
Q10 在志願表填下了
「努力、努力」,雖然感覺差了很多,但在看到的一瞬間,我想起了「野豬」。
木皿泉啊…你們果然還是始終如一的。



平太為了志願而苦惱,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不知道目標該是什麼。
世界上有很多人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想做什麼、該做什麼而為此去做什麼。
但是也有人像平太這樣,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而什麼是最適合自己去做的。
像我就是這樣。


平太說:
「沒有什麼工作是沒有我就不行的」
因為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到底能做什麼?到底什麼是你應該要做的?
沒有答案,找不到它。



我一直信奉一個道理:
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一件事只有你可以做得到、也這一件事只有你才可以去做。
我相信那就是人在這個世界上所尋找的歸屬感。可是,我卻還沒找到它。
所以我也總是有找不到定位的焦躁、為了尋找那份不可得的歸屬感而感到焦慮。我總覺得;這樣的自己對這個世界是無所謂的存在,也就是消失了也沒有任何影響的無所謂。


那種感覺有時會充滿了消極的無力感,就像平太所言:
「在這個世上總是有些事讓你覺得無所謂,也有很多事讓你覺得無可奈何。在這樣的世界,就算你認真考慮也是一樣毫無用處的。」



後來平太在月子的理論提示下,終於是找到了自己的目標,看起來像是如此吧…
「緊緊抱著這寶貴的 4%,好好地生活下去」


4% 是月子的理論裡所提及的;宇宙間物質所佔的比例。平太所體會到的答案是;珍惜眼前所擁有的、真實的 Q10。在永遠的毀滅來臨之前。
其實這答案還是很籠統,因為在志願上這是個很不實際的答案。
但那或許也像「野豬」中「成為認真的人」與「微笑著生存」一樣,聽起來是一個範圍很大沒有邊際、一點也不實在的答案,可是;卻是要下定莫大的決心才能真正地去實踐它。
這是讓我覺得跟「野豬」有些相像的地方。


難道平太的選擇也是在暗示有相似煩惱的我;
談場戀愛吧!
XD
這真不是個好答案,可以換一個嗎?



本來以為,已經形同在一起的影山和河合以後很難有戲唱了。
但是在升學志願這個主題底下,他們還是有新的變化。


河合希望可以和影山到同一間大學就讀,從這裡可以看出河合的心意,她想要在有影山的地方繼續學業的努力,換句話說;河合需要影山,他是她精神上不可或缺的支持。



其實我覺得這一對真的是很死鴨子嘴硬,從河合的話語來看;似乎影山與河合彼此之間還沒有「我們來交往吧」的心意確認,他們應該知道對方都是對自己有意思的,但就還是停留在一個曖昧的界線前面。
不過換個角度來說;或許河合正處在很重要的高三時期,所以最先考慮的是成績,而希望與影山上同一所大學的決定,大概意思就是;現階段先和影山一起考上大學以後,再來考慮關於感情的事。



不過她可能沒想過影山的成績是超級爛的。或者說她確實是有考慮到這一點,但是羅曼蒂克地覺得;和影山在一起,到什麼地方都是一樣的。
所以當影山問她;
「以妳的成績應該可以上更好的學校」時,她會回答「可是沒有影山在的大學,去了也沒意思」也是可以預料得到的回答。



可是這對影山卻是個很為難的選擇,被人說沒有自己在就沒意思;這樣的感覺確實很甜,但是他不能不考慮的是;那是很重要的選擇,是會影響未來的決定。
如果河合為了要和影山在一起而降低了上大學的標準,那對河合是好事嗎?影山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那是太過艱難的想像,所以他跟河合說了:
「我可負不起這個責任啊」,這個責任太重大了,是對人生的責任。
結果河合自卑的個性又想到壞的地方去了…以為影山把她當成了麻煩,她想自己既然都不在乎了,為什麼影山要去在意這些呢?河合不能了解影山的擔憂,而是又一個勁兒地鑽進了自怨自艾的想像裡。



那該怎麼辦呢?
是要接受河合的提議,讓河合降低標準和影山一起上影山能上的大學?
還是就讓河合這樣帶著不好的想像,兩個人總帶著芥蒂且找不到共識?


影山沒從這兩個選項來做選擇,他的決定相當地有魄力,他要考上跟河合一樣好的大學。
我真的覺得說著「我也只有這麼一條路了」的影山很帥,雖然他算是被逼的,堅決的神情裡有著一絲的無奈。可是能下這樣的決定還是很了不起的,至少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儘管那壓力很大,但他卻還是扛了下來。


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漢。



至於宅男中尾,則是想要往理科發展,他的願望是想做出會流淚的機器人。
應該是被 Q10 的眼淚給刺激到了吧。



山本則是決定成為一個搖滾樂團的歌手。


「Q10」裡所有的角色,應屬山本從一開始的身分定位為最明確,還在唸書時就會在課餘進行歌唱的演出。所以我其實無法想像;在那個無法決定目標而留在學校的三個人裡面會有山本的存在。
如果不是真的喜歡唱歌、熱愛搖滾,那麼戴上假髮以兩個不同的身分遊走於校園與 PUB 之間,這裡面的意義又在哪裡呢?為什麼山本會對這不該懷疑的自我喜好產生了猶豫的心態?


興趣與未來畢竟是兩回事。
在山本對久保說:
「我沒想過要以搖滾維生」的時候,或許就是這意思。雖然喜歡,但那真的能夠繼續這樣下去嗎、真的可以這麼做嗎?
我想起來在台灣,我們的教育教導除了興趣的本科外,最好還得有第二專長。看來在日本也是一樣的,專長也好、興趣也罷,大家都很清楚一個事實,有一個經營許久的喜好不見得能夠讓你在未來一定有飯吃。



搖滾歌手是興趣也是專長,但要作為夢想的未來,那真的能成嗎?
如此的想法一定都會存在於自己心裡。


但是與久保的談話點醒了自己。
久保述說著自己;住院時面對被親友鼓勵的心情。
那些複雜的情緒,久保沒有可以回應的頭緒。
就在那時山本想到了;可以這樣地把這些真實的感受唱出來的,就是搖滾。
或者我們可以這樣解讀山本的發現;她知道自己之所以熱愛搖滾的原因,那是因為她只知道一個能夠表現心情的方式,那就是搖滾,或許就是在這時她下定了決心,想成為這樣用搖滾來唱出自己實在心情的歌手。



當山本下定了決心,交出了志願表,面對小川老師「妳是認真的?」的質問時,可能也並沒有想到老師在確認山本是真的想這麼做時會很乾脆地就接受了她的志願。在等待老師回應的短短時間內,她直覺地認為一定會被老師嘲笑,但結果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山本說:
「我想起了『反正』這個詞」
「我想『反正是會被人嘲笑的吧』」
看似破釜沉舟的決心,實際上還是如同刺蝟般的嬌小卻張滿了保護自己的尖刺,對自己的目標並不覺得是真的好的,想辦法鼓舞自己堅強,只是想能夠在受到攻擊時可以迅速的反擊。
就是這樣的心態,山本認為自己的志願「反正」如何都不可能被接受,而她早已預設好這可能的傷害來武裝自己。



可是小川老師沒有這麼做,他說了這麼一句話給這位用向外的尖刺裹住自己的學生:
「人啊,不是要成為自己能成為的人。而是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想當搖滾歌手、或是可以成為搖滾歌手是兩種不同的意思,對山本而言,她是想成為搖滾歌手、還是可以成為搖滾歌手,那在意義上截然不同。如果山本是真的想當搖滾歌手,那麼;又何必在乎、預設自己會受到的冷落與傷害?因為不管怎麼說;那都是妳要走的路啊。


有趣的是,這句話不是小川老師的獨創,而是引用自中尾在決定志願時說出的話。


數理成績超爛的中尾,在受到 Q10 眼淚的刺激以後決定專供數理。小川老師基於實際上的考量建議他選讀文科,但中尾這麼說了:
「人啊,不是要成為自己能成為的人。而是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不是嗎?」
對,中尾的數理可能真的很爛,但誰說不可能?對中尾而言,文科是自己能夠做到的自然而然的選項,但他不想做「可以成為」這樣的人,為了目標他要成為自己「想變成」的人。



在升學志願之外,這一集的「Q10」也有提到所謂「反正」的心態。
可能是因為必須要決定自己的未來,而在思考自我定位時衍生出的心態。
前面也有提及的是山本說的:
「我想『反正是會被人嘲笑的吧』」,一種因為害怕傷害而提早啟動的預設保護模式。
其實;也是種茫然的自卑心理。


最早平太說「沒有什麼工作是沒有我就不行的」的說法也是種「反正」的心態。
反正都沒有差、反正都是一樣的。


久保在和山本對話時也提到了「反正」:
「反正誰都不能了解我真正的想法。著急也好、後悔也罷,未來會是什麼模樣,雖然很想把自己的想法都說出來,但聽的人才是最難受的吧?」
「傾聽的人毫無根據地鼓勵對方說:『一定沒問題的』。我也會回一句:『謝謝你,我會努力的』。但到底要怎麼努力才好,這點卻完全沒有頭緒」


「反正誰都不能了解我真正的想法」
我覺得沒有人能完全了解對方的想法,即使能夠了解也只是針對個別的情況而言,想要對方了解自己,無法用「不說,人家怎麼了解你?」當成答案,因為許多時候就算說了也不可能被理解,正如同飛鳥不可能知道魚的想法、魚也不可能知道飛鳥的想法。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獨特的心靈世界,也許可以交集,但無法完全重疊。


希冀獲得了解的這件事的本身,往往是苦惱的來源。



對久保來說;他明知大家的鼓勵是基於關心的情感,可是他很難這麼徹底感受,看著朋友一臉凝重地說著:「加油」、「保重」,但轉身後又興高采烈地討論等一下要到哪裡去,這種情況其實是很難堪也很殘酷的。


我有時也很怕碰到要表達關心的場合。
總覺得說:「加油」、「你可以的」的這些話聽起來就很像是因為禮節而做出的關懷表示,忍不住都會想;聽到這些話的人是不是都會覺得只是種不得不表示的制式關心?
但是除了這些,往往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森京子在「有禮的謊言」中敘述喪禮時提到了所謂儀式的存在意義,是必須透過這樣的方式來達到悲傷的告別目的。
我常覺得;人與人相處之間的禮尚往來,也是有點類似這樣的儀式,有些禮節不能不做,就像是必須表達關心的時候,該說的話還是得說,這是必然的、勢必得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傳達心意。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會擔心自己所說出的話,給別人聽起來會覺得只是為了禮貌而表達,就是既然碰到了這樣的事,所以必然地必須表示關心,這樣而已,而不是真心地這麼想。
但是,真的想說時卻只想得到這些話,我經常陷入這種表達心意的焦慮,有時會是讓我想上一整天都只是想著;我該怎麼說。而就在努力思考過後往往依然沒有得到答案,而卻已經錯過了應該說出口的時機。


有時候當然會很想把這種心情說出來,因為真的苦惱自己為什麼老會記掛著這些事?但就像久保所考慮到的「但聽的人才是最難受的吧?」一樣,說出來是不是會造成傾聽的人的煩惱呢?反而是種為難。
這種情況就像第一集藤丘說的:
「這些事對別人說的話,會給別人添麻煩吧?別人還會凡事對我小心翼翼,會覺得很悲哀。」
「我不喜歡,不想看到大家一臉為難。」


人生很多時候就是處在這種打不開的結裡,想要解開卻越綁越緊了。


久保覺得「反正誰都不能了解我真正的想法」,既然沒人理解,也就代表沒人想理解,因此存在與否根本就是不必去思考的問題。可是看著醫院努力工作的醫護人員們,山本駁斥了久保的心態,她指出;在久保待著的醫院裡有很多人為了照料久保而費心、為了久保的病情而擔憂。



「在那麼拼命照顧你的人面前,你能說出『反正』這樣的話嗎?」
或許確實沒有人能了解你,但是;在你週遭的人也用他們的方式在想辦法了解你。或者說雖然無法理解,可是他們也盡其所能地為你做了些什麼。



就像我說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獨特的心靈世界,也許可以交集,但無法完全重疊。
可是;人是以群體的模樣活著,即使孤單地覺得只有自己可以了解自己,但透過與人的認識,總會獲得什麼新的連結,雖然怎麼樣都是自己一個人,可是生活在群體裡就會有這種無形的羈絆。
而那羈絆的形狀可以是溫暖的。


=========================================


雖然這篇心得我寫完了,可是,我覺得這一集「Q10」還有很多我想寫,卻沒辦法寫出來。


像是小川老師與柳老師逗趣的互動、



可愛的「愛獸」餐館、



平太父親平凡卻熱血的人生奮戰、



Q10 的眼淚、



校長對藤丘說的故事、



等等…


該在哪裡放進它們、得在上一段已經說完的議題後不動聲色地把它們接進去,我在寫這篇心得時不時地想找機會將它們一一說出,可是最後文章結束了,卻還是沒有辦法將這些給放到裡面。
很遺憾,但我卻已辭窮。


「野豬」裡的青春熱血,在「Q10」裡已經截然不同,或許那也是因為2005年與2010年的日本社會情況已經不能用相同的眼光來看待了吧。


雖然沒有「野豬」來得可愛溫暖、荒誕誇張,但是我卻覺得「Q10」在處理升學志願時所思考的層面比起「野豬」還要更深,透過了多方說法的交互辯詰,每個主角都看似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答案,並且給予了自己能堅定下去的理由。
比之當時的「野豬」更突出的是關於「どうでもいい」的思考,很清楚地描寫出某種消極無力的自卑感。


木皿泉真的很棒,真的覺得期待木皿泉是正確的選擇,關於這些複雜又揪心的情緒,只有在木皿泉的作品裡能看到這些思考。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澎澎
  • <font color="#111111">
    <p><font color="#111111">你感冒了啊!!!我周遭同學有好幾個也中標了~希望你早日康復!<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9.gif"/></font><br></p>
    </font>
    <p><font color="#111111">&quot;感冒時會覺得自己比任何時候都還孤獨,但那孤獨的情況卻又帶著清晰的寂寞溫暖,常常感覺孤獨的我,反而在那時候才很能感受到孤獨的好處。&quot;......認同!!而且生病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會覺得自己更堅強,雖然沒什麼力氣說話或動作什麼的,但有一種錯覺是自己好像能把事情看得較清楚...好像擁有了另一種性格!...很奇怪吧&gt;_&lt;</font></p>
    <p>這一集我最喜歡的橋段是山本和久保在醫院外面那段對話~還有你寫的那段話~嗯...有很多可以思考的東西...</p>
    <p>也想和aki分享我最近的生活,之前有跟你說過我12月初要去旅行吧~後來沒有環島倒是來回遊玩了台灣西部一趟,7天裡讓我重新省思很多事情......那不是一趟隨興而起的旅行,事前的準備與那一週都是很疲累的,但是回來之後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啊!未來的路好像也應該再好好思考一下。</p>
    <p>aki有時間去旅行嗎?如果時間與經濟上許可的話,為自己安排一趟旅行吧!:)</p>
    [版主回覆12/12/2010 23:23:41]<p>謝謝。<br>是啊,好悽涼喔。雖然只是小感冒,但是因為都沒好好休息,所以一直都沒好,而且從來沒頭痛過的我竟然在這次感冒中頭很痛,之前某晚頭痛得異常厲害的時候還在想說會不會快腦溢血了,有想寫遺書的衝動。<br>XDDDDD</p>
    <p>嗯 ... 禮拜三寒流發威時,上班上到一半突然感覺自己有感冒的預兆,所以趕回家以後喝熱水蓋厚棉被早睡,但隔天起床還是避不了感冒 &gt; &lt;</p>
    <p>是啊 ... 雖然感冒時很容易愛睏,但思考時好容易集中精神 ... 就像妳說的喔 ... 好像擁有了另一種性格。</p>
    <p>玩了七天也是很好的體驗啊。是自己一個人嗎?<br>說到這個,去年底我曾許下願望今年要去日本旅遊一趟 (&nbsp;其實是朝聖啦XDDD ),但終究沒有成行 ... 問題就是時間與經濟上還沒達到許可的水準,今年努力得不太夠,沒有做到預期的目標,兩個目標都沒。<br>可能會延到明年看能不能實現吧。</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