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集的麻由只有出現兩次。
雖然出現的較少,不過感覺上表現卻比上一集更精采。
我真的覺得戲份不打緊,重要的是麻由演繹一個角色的感覺是否讓人覺得良好,就月子來說;相當符合我對現階段麻由的出場需求,少但是令人印象深刻。
好吧,我想大概只有我輩麻由飯才會看到那令人印象深刻之處。但那也沒關係,我要的就是麻由這樣跟很多人都不一樣的光芒、不是合適於普羅大眾整體的欣賞眼光。
跟別人一樣的美是很美,但是我更喜歡麻由那種獨特的與眾不同的美。
並為此感到十分驕傲。


第五集的月子和前面都不太一樣,除了第二集的首次出場外,第三第四集的月子很明顯地只有和平太保持互動。
但在這一次,月子和平太並沒有正式打過照面。
這一次月子只有和宅男中尾進行接觸。


可是這兩次的接觸,我覺得還是與平太有關係。
中尾因為發現了 Q10 的秘密,所以想藉著把秘密公開的方式來威脅平太讓出 Q10,而平太最後並沒有屈服於這樣的威脅。
被憤怒與嫉妒給纏住理智的中尾,在放學後的教室裡,準備在網路上公佈這個消息,就在顫抖的手放在ENTER鍵上正要按下的時候


出現在教室黃昏光影下的月子,猶如憑空出現的像神一樣的存在,使中尾收回了按鍵的手。


為什麼我說那是如同神一樣的存在呢?如果很喜歡看棒球文章的人一定常看到這麼一句話:
「如果世上真有棒球之神的話」
如果真的有棒球之神,那麼棒球場上一些驚人的巧合及戲劇性就能夠找到合理的解答;魯斯的魔咒讓紅襪隊八十六年無緣冠軍,但是紅襪隊卻在零勝三敗的極端劣勢下逆轉四連勝幹掉洋基,直落四淘汰紅雀奪得冠軍。這種讓人落淚狂吼的戲劇性,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棒球之神,誰寫得出這樣讓靈魂沸騰的劇本。


同樣的,在善惡間搖擺做出選擇的中尾,卻被月子打斷了,那樣的時機與氛圍,很難讓人不去聯想;是不是有人看穿了我的意圖?是不是他知道我想幹什麼?所以用了什麼樣的方式來阻止我?
而或許那不只是有人用了什麼方式,而是眼前的人就是這樣的人。可是會知道這件事情的除了當事人以外,也只有那無所不在的神了。


而月子這個突如其來的現身絕對是很震攝人的,尤其那在作賊心虛的中尾眼中更是如此。


我們家麻由的氣勢真的很棒,尤其愛她直視前方的眼神。
有股強大的力量從那裡散發出來。



月子把那個丟給中尾的球,比喻成打開就會有不好的情況發生,就像「潘朵拉的盒子」
當然,也可以說她正在藉由這個比喻來告訴中尾;你所知道的這個秘密,如同潘朵拉的盒子。
如果將這個秘密說出來,就猶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一般。


天神將一個盒子交給了潘朵拉,告誡她不可以打開,然而潘朵拉打開了它,於是災難從盒子跑了出來到了世界上,而留在盒中的只剰希望。


月子的意思就是如此,你可能會帶來災難而扼殺了希望,把秘密公佈這件事的本身,就像開啟潘朵拉的盒子一般充滿了不確定的危險性,並且也許將使與這件事有關的所有人絕望。


「打開那個的話,世界是會大禍臨頭的」



月子再度以像潘朵拉那樣的比喻來對中尾說話:
「力量是個很恐怖的東西喔,從擁有的那一刻起,就想要為所欲為地盡情使用」
「無論誰擁有了力量,如果誰擁有了力量,現在這個世界就會毀滅」
「你是不是也想毀滅這個世界呢?」
「這個世界是毀滅了好?還是絕對不能毀滅?」
「看不透這一點的人,是不配使用力量的」


秘密如同潘朵拉,是種危險的事物。
相對的,擁有是否開啟它的這個決定的人,也擁有決定未來的選擇權,而那也是種力量。
潘朵拉與中尾,都不約而同的擁有那種力量。


可是,是被力量吞噬還是能夠掌握它呢?那也是月子言語中的重點。
被私利、情緒等想法操弄的人,只會將力量導向不好的結果。


我認為很有意思的一個問題是:
「這個世界是毀滅了好?還是絕對不能毀滅?」
我覺得那很適合給擁有力量的人好好地想想,讀過一點歷史、和處在現今的台灣,看到很多當權人物對國家展開那種為敵仇殺式的摧殘就感到相當不解,好像他們和自己的國家與政府有仇似的,競爭著要毀壞它。
那句「看不透這一點的人,是不配使用力量的」我想真該讓他們看看,不懂得自己所作所為會造成多少影響的人,是不配使用力量的。
甚至沒有擁有的資格。


而在「Q10」裡,毀壞的世界指的就是這個班級和平太所有的人際關係吧,當然那其中也一定包括了中尾。
真的說出秘密的話,難道中尾就真的能得到他想要的嗎?恐怕不見得。
因為他看不透「這個世界是毀滅了好?還是絕對不能毀滅?」這個問題,他不能計算出他的所作所為會造成什麼後果。



不過月子的話還是沒有讓中尾醒覺,所以月子也不再說那些很難懂的比喻了:
「我擁有的力量比你的要大得多,我會讓你無論是打電話還是在網路上發帖都沒人會信你」
到底月子擁有的力量是什麼?如果中尾所持有的「秘密」是種力量,而月子的比那還大;是不是表示那是凌駕於「真相」之上的絕對,可以徹底掌控言論的力量?
我倒是覺得月子是在虛張聲勢,中尾本身就是個情緒很不穩定的人,加上做壞事的時候被突然出現的月子給撞見了,氣勢上早就輸了一截,而月子的語意又像是早已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月子採取威脅的方式來恫赫他。


不過不能不去在意的是;月子顯然早就清楚中尾想法的這個事實。她所做的也很顯然地是在替平太解決問題,這是「Q10」到目前為止埋下卻遲遲沒有正確答案的伏線。
下一集不知道會不會有解答。



當然說到氣勢的話,最棒的還是接在上面那段話之後的:
「如果我想的話」


麻由的眼睛好迷人,笑容也帶著美麗的惡意,這種充滿自信的竊笑真是…讓人難以不愛啊。



不過最喜歡的還是這麼回眸一笑。


像是在對中尾「妳到底是誰?」的問題,回答「你說呢?」
那麼地頑皮、嬌俏卻又神秘。



第二次出場時,是在中尾把那個球,也就是潘朵拉的盒子打破的時候。


比起第一次出場時如同神般地金光閃閃,第二次出場的月子則如同鬼魅般充滿了陰森的魔幻氣氛。


「今後你只能在被你毀壞的世界中生存下去了,你得背負著是你把深井平太推下去的這個事實」



而在中尾已經即將崩潰的時候,月子殘忍地再推了一把:
「使用力量就是這麼一回事」


如同月子之前說的:
「這個世界是毀滅了好?還是絕對不能毀滅?」


而這結果是很真實地呈現了不知道將導致毀滅結果而錯用力量的中尾所該面臨的結局。
「使用力量就是這麼一回事」,那正是你造成的,但結果真的發生的時候那真是你想要的嗎?



劇情到此做了個轉彎,結果並沒有像上面所說的那樣。


如果以結果論,月子是不可能出現的,總之奇蹟發生了,就是如此。
奇蹟原因來自於 Q10 的捨身相救。


還有一個原因,雖然這可能不是,但我相信是,那就是那個圓球;潘朵拉的盒子。
月子的現身是在中尾摔破圓球之後,但是在後來第二次的場景裡圓球並沒有摔破。
我覺得那個被比喻做潘朵拉盒子的圓球,在破與不破的情況之間有其不同的意義存在,摔破了就意同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而災難逃出一樣,而那正是月子所說的,力量的使用造成了世界的毀滅,而不破的話,世界依然維持原狀,不應該動用的力量並沒有使用到。


那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月子為什麼會出現?
同樣場景的重複播放,讓我想到「野豬」最終回腹黑蒼井跳樓的情節,木皿泉就是愛搞這一套,但那也很誠實地反映出木皿泉在劇本寫作上不會用聳動及傷害作為劇情的主軸,始終他們還是強調人性的溫暖。
我自己的想法認為是中尾自己的妄想,因為他對於這種做法也一直在遲疑不決,雖然最後看似下了決定,但心裡肯定仍然有不安的聲響。
而這段日子以來想必他對月子的威脅很在意 ( 我們家麻由真是厲害得嚇人啊 ),所以在不安的聲音達到鼎沸時,出現了月子的身影。


我覺得這是比較可以合理的解釋吧…難道要我去相信月子所說的更大的力量就是這個?
時空逆流跟改變未來?
當然那也不是不可能啦…


木皿泉就是愛亂搞,從不考慮邏輯,也不去想觀眾到底看不看得懂。
跟木皿泉認真就輸了。
XD


話說我很喜歡麻由這個模樣。
如果說氣氛可以用光譜形容,我覺得麻由無疑地適合冷色的這個部份。
「女王的教室」中,關於小光的介紹是「喜歡深深的青藍色」。而我也覺得那是麻由的顏色,與溫暖相較,我喜歡那個散發出冰冷氣息的模樣,就像在那妄想中出現的月子一樣,殘忍地宣告了最壞的結果,但一點憐憫的表現都沒有,無情得讓人頭皮發麻。
難怪很多喜歡「地獄少女」的麻由飯都希望這角色讓麻由演,如果是用這樣的模樣說出「死一次如何」,確實很令人抖顫吧?是興奮的抖顫。


當然我並不是說討厭溫暖的麻由,麻由的哪一個部分我都喜歡。
雖然有程度之分,但那絕對不會很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