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生物的作品裡,我最喜歡的就是「茜色の約束」。
第一首對生物產生強烈印象的是「花は桜 君は美し」,但我開始對生物產生熱情,是認識他們的第二首歌:「茜色の約束」。


記得剛喜歡上這首歌時,每天在電腦前就是在 YOUTUBE 上聽它;我想至少聽了幾百遍吧?次數多到我老妹說:「你就不能換別首歌嗎?」


而在後來,隨著越來越認識生物也喜歡上了他們更多首歌,於是聽「茜色の約束」的次數,就慢慢地少了。


那天澎澎說;08 年末認識生物時,那時候要查他們資料都很難查得到。
確實;當時要查他們的資料很困難。而且當時生物的論壇也還沒有成立。
怎麼也沒想到當初認為該是冷門的團體,會有今天的局面。


我比她稍早一點認識生物,大概是在「帰りたくなったよ」這張單曲時認識她們的,不過開始慢慢發酵成喜歡的程度,卻也差不多是要到「プラネタリウム」單曲發行的時候了。


寫那篇「泣き笑いせつなポップ3人組 --- いきものがかり」時已經是喜歡上他們大半年以後的事了,當時資料也不是很好查。這篇文章其實也是在機緣巧合下成立的,當初是要發在論壇上的,只想寫自己喜歡的幾首歌而已,寫完以後才發現;哇…喔…好長的一篇啊…好亮的天空,原來不知不覺間我找資料、整理、找歌曲 PV 連結地址;這篇從晚上開始寫的文章直到完成時已經是早上了。
花了這樣多力氣與時間寫了這麼久的文章,沒放在自己的網誌太可惜了吧?於是就在發表於論壇上以後再補眠睡醒以後,把它原封不動地搬到網誌上。
直到現在我都覺得它會成為我網誌的三篇置頂文之一,也是種很特別的緣分,我想當初的我如果是真的很認真地想寫篇介紹生物的文章,一定沒辦法寫得像這篇這樣令自己滿意,或者說讓我再重寫也不可能寫出來了,那是在沒有知覺下為某件事熱衷而熬夜所營造的魔力讓自己寫成了這篇文章。
也是那時候我才想到;對呀…我還可以寫生物,我還有生物可以寫。
若果沒這些巧合,少了生物的「日不落、夜不息」是什麼樣子呢?


今年…呃,不對!2010 年應該要說是去年。那一年我對生物的熱情淡了很多。
總是強烈地覺得 2010 年的生物已經不是我喜歡的生物了…我所認識的生物結束在08~09年紅白歌合戰的「 SAKURA」歌聲裡,在那之後的生物大鳴大放,人氣熱度持續攀升,從 08 年開始連續三年參加紅白,10 年推出了精選輯,生物在日本 POP 樂壇越來越紅火,可是卻離我所喜歡的生物越來越遠。


在寫完生物的精選以後,我就很少注意生物了。
十一月下旬開始連生物的歌我都少聽,從那時到現在我一直反覆在聽的是剛剛喜歡上的三個團體:Moumoon ( 台灣翻譯叫沐月 )、GReeeeN ( 台灣翻譯叫牙醫先生 ) 以及 Aqua Timez。
生物的音樂慢慢地不是常常想起。


直到那天晚上 ~~ 偶然看到緯來在廣告時後放送修剪過的生物「茜色の約束」PV,歌名翻譯做「深紅色的約定」。
感覺上這個翻譯只比精選輯的「暗紅色的約定」好一點點而已…當知道「茜色」的意思之後,不管是做「暗紅色」還是「深紅色」都比不上原本的「茜色」來得更有意境,畢竟日本人會用「茜色」形容黃昏的天空顏色,但你有聽過中文用「暗紅色」還是「深紅色」來形容黃昏的天空嗎?
不過我記得我好像用過火紅還是鮮紅形容過黃昏的天空。


隔天發生了很有意思的小插曲,我下班回家時,我老妹說她這幾天一直在電視上看到一個叫做什麼「生物股長」的 PV,她本來以為是什麼新人,結果一聽那首歌不是我過去一直給她疲勞轟炸的歌嗎?
想不到我沒告訴我妹啥是生物,但是她卻記住了「茜色の約束」~~
我沒讓妹妹知道我喜歡生物嗎?是的,她也不知道除了生物我更喜歡一個人叫做福田麻由子。她也不知道我有在寫網誌,總而言之她總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有人可以整天啥事也不做地只是抱著電腦不斷傳出鍵盤的啪唧聲,那樣的人到底在過啥生活?


無意中在電視上看到自己的原點,那幾乎已被遺忘的感動。很難形容第一次在台灣的電視台上面看到生物的 PV 時的心情,這種難以形容的心情;讓我想到了過去猛聽「茜色の約束」而被我老妹嫌煩的時光。都快忘記了當時就是因為這樣怎麼聽也聽不膩的感動,才讓我開始去一首一首地把生物所有的單曲及專輯慢慢聽完。


喜歡上生物的過程是很緩慢的,從「花は桜 君は美し」開始感到驚艷的初步認識、然後逐漸地對「茜色の約束」抱有莫名所以的感動、最後才在大半年的時間內把剩下所有生物的作品消化補完。
「茜色の約束」可以說是我開始認真注意到他們可以讓人又哭又笑的原點,那是對生物心動的原點啊。


再找出「茜色の約束」來聽以後,眼睛感覺到過去很久沒有過的澀然。
對嘛,這才是我熟悉的生物,在這兩年來都不曾有過相同感覺的生物。意識到這件事時只覺得既懷念又感傷。
我感傷的是;自己這兩年來對生物的失落並非出自於某種熱情不再的虛構,而是真實的,因為;過去的生物,還是能挑起我的感動。而那種感動是之後的生物都無法比上的。


不想一直懷念生物的過去,那樣好像表示他們的以後與未來都不再值得期待,但現實的情況是…我確實想念過去的生物,而在 2011 年的今天我不知道該怎麼去看待以後的生物,因為是怎麼樣也沒有相同強烈的情緒能如同「茜色の約束」時期的心情了。
我覺得我還會再繼續聽生物的歌下去、繼續等待這樣的感動可以再度出現,即使我已隱約地知道那或許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


那麼我到底為什麼繼續支持生物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這樣的預感與準備了。
那也許是;需要一種情感的寄託與依賴吧。



PS.
其實我這篇只是想略微說一下關於那天在電視上看到「茜色の約束」的感動重溫。
不過不知不覺好像變成了一篇關於生物的心情整理了,真是意想不到啊…
就當成是一個生物飯兩年多的感想回顧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澎澎
  • <p>那我改放你文章的連結好了!^^</p>
    <p>謝謝你唷!!</p>
    <p>&nbsp;</p>
    [版主回覆01/28/2011 16:21:12]嗯 ~~ 幹嘛這麼客氣 ^ ^
  • 澎澎
  • <p><font color="#111111">aki的妹妹真是有趣呢~:)</font></p>
    <p><font color="#111111">也要感謝aki的那篇&lt;泣き笑いせつなポップ3人組 --- いきものがかり&gt;,讓我在那時對生物股長和他們的音樂作品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呢!!</font></p>
    <p><font color="#111111">為什麼緯來會放他們的pv!!!!?&gt;_&lt;好想看!是因為要宣傳紅白還是宣傳專輯呢?說到茜色的約束,</font><font color="#111111">acoustic version原音版的茜色的約束真的只有&quot;最高&quot;兩個字可以形容了啊!!! 至於中文的兩種翻譯......實在遠遠比不上日文的字面意涵啊!</font></p>
    <p><font color="#111111">對了~aki,能不能讓我把你所有有關生物股長的文章在香港的那個論壇放上連結呢?(那裡也是頗荒涼的這樣~)你寫的那麼賣力且用心,我實在很想讓更多人看到耶!你同意的話我之後在貼連結囉~^^</font></p>
    [版主回覆01/12/2011 15:16:30]<p>老實說我可憐的老妹被當時聽這首歌的我荼毒得很慘。</p>
    <p>嗯 ~~ 妳是那篇文章第一個回應的 ^ ^<br>當時在華人音樂世界裡,生物還像是沙漠一樣 ...</p>
    <p>我也不知道耶,我是偶然間看到的,這個 PV 剪掉了很多,大概只剩一分多鐘。<br>我也超喜歡原音版的<font color="#111111">「茜色の約束」啊 ... 真的是「最高」!</font></p>
    <p>嗯,可以啊。不過有些可能放上去會很丟臉吧 ^ ^ &quot;</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