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次寫的 Part V 已經差了三個禮拜,換句話說我三個禮拜沒看「Q10」啦…雖然最近才完成了第六集的心得,但那已經是拖了好久以後才寫好的。覺得有點想休息… > <
之前第三集的心得也和第二集間隔了剛好一個月喔 ~~
所以我想那種疲累感,是有週期性的啊 XD,那個時候就會有很想熬夜把剩下的「Q10」看完的衝動,然後就只寫麻由的部份就好了,但我還是把這種不顧一切的躁動給忍住了。
我是很喜歡木皿泉的作品沒錯,但面對這種倦怠還是會投降。


還好這一次沒有隔得那麼久。


雖然三個禮拜不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但是或許是太想念麻由了還是怎樣;看到她出場時腦中真的有一片空白的畫面閃過,那個啥東西都沒有的畫面是什麼意思我知道;
無法言喻的感動啊,即使因為寒流而冷得縮在棉被裡 ( 我都是睡前看戲劇和電影的 ),可是還是沒辦法忍住雙臂想抱緊什麼 ( 可憐的可愛的我的枕頭 ) 的激動心情。
雖然「Q10」在日本早已播完,讓我每次消化著還沒看的集數時都覺得無比地心虛,可是現在想想;那也很幸福嘛…
至少對我來說…「Q10」還沒有完結、月子和麻由也還依然存在我追「Q10」的心情氛圍裡啊。


可是一想到就快要到結局,就仍然不免感到寂寞呢。


這一集麻由出場的時間不多,次數是很多的,但總合起來的時間不多。
可是表現是很不錯的,只要有出場、表現好就好了,其他的我就不是那麼在意了。


唯一最在意的是;不知道攝影角度還怎樣的關係,把麻由的顴骨拍得好大好明顯… T T
有幾個動嘴說話的地方讓我是一邊在臉上掛了三條斜線又一邊擷圖。那也是這一集的麻由讓我感到最奇怪且難以接受的表現,總覺得好像整張臉都僵住了不動而只剩一張嘴巴張合的那個表情真的好怪異。
不過那是我把整集「Q10」看完以後回頭擷圖才發現的,之前看的時候卻是完全沒感覺。
事實上當時看到還覺得演得很不錯,但是一幀幀地靜止、播放時就跑出來了。我想那或許是因為麻由的靈氣畢竟還是屬於動態的,不是活潑的那種動態的意思,而是說一種生動自然的動態。我強用靜態的鏡頭去捕捉麻由的生動,結果卻是扼殺了麻由獨特的美了吧?


但是即便如此…
圖還是要擷的,這是應行的王道。


不過我絕對不會貼在這裡的,不可能會讓人看到那個樣子的麻由,自己留著看就好了。
XD


好吧,越扯越遠了,該是要回到角色來說的時候了;
月子這個角色即使是到了後段集數,關於她的一切依然極為模糊。
她到底是什麼人?
目的是什麼?
這些問題從月子一開始登場時就一直存在我心中 ( 相信其他觀眾應該也是 ),但是到現在為止,還是沒有透露出太多答案。


我只能很確定一點;月子針對的目標是 Q10,而不是平太;這個在上一集揭露的訊息,倒是沒有疑義的空間。而之所以接近平太,或許是因為平太是與 Q10 最親密接觸的人。現在回想她所以阻止中尾爆料,並不是為了保護平太,而是要保住 Q10 的秘密。
至於她為什麼針對 Q10,那又是沒有問題的答案,至少到目前來說是如此。


但是…在此之前,我總覺得月子是在意平太的,因為平太幾次超乎預想的行動後她的表現讓我感覺她對平太有了點微妙的探究心情。
所以我在看到月子對平太說:
「我決定了,從今天起天天都來學校…因為我想天天都能見到你。」
這樣的告白雖然讓我心臟亂了幾拍跳動的節奏,但還是覺得並不意外。


印象中這應該是麻由演的角色第一次對一個男生如此直接的示愛,雖然「Little DJ」、白夜行、「古畑中学生」、「霧の火」等都有和男孩子情感方面的交流,可是這麼的坦白似乎還是第一次…
果然對於麻由這樣的演出我還是相當地接受不能。
可不可以麻由演的角色都不要和男性有太多接觸的機會啊…
XDDDD



還好讓人心驚肉跳的話語到此就結束了。


大膽告白的月子看到了平太冷淡的反應後,所表現出來的行動卻不是被拒絕的難為情或是惱怒,反而俯身在平太耳邊說了:
「沒意思。」
「這種反應一點意思都沒有。」
「我個人呢…還是比較喜歡驚慌失措的深井。」

原文「面白くない」譯做「沒意思」,但我覺得改成「不好玩」感覺上好像更天真也更壞一點。


比起原來月子是帶著看好戲心態的惡意的事實;知道月子原來不是真的喜歡平太的這件事情,毋寧地更讓我感到有種恍然大悟的欣喜…
劇情和什麼想法的探討在那瞬間都不重要了,只要知道麻由演的這個角色「並沒有喜歡上男生」就可以了,那才是最重要的。


啊啊 ~~ 我知道那一切都是演戲,可是就還是很在意、而且還很不理智地把演員代入角色之中。


但也是因為麻由演得很好吧…對平太的耳語聽起來就像是惡魔的低語,那種小惡魔般既殘忍又快意的表情實在好吸引人耶。



一直以來我總覺得月子相對於劇中其他人物是站在一個類似「神的視角」,對於所有事情、連意外狀況都計算進去的全面掌控,而在這個已經緊握住的範圍裡,她時常會丟出一兩個選擇還是情況來觀察接受者的反應,而那些反應就是她期待見到的,這是身為「神」才會有的想法、也是「神」唯一獨享的殘酷惡意。
像這一次的告白,也是刻意地選在全班同學都在的場合把話說出來,不過很顯然的是她也知道平太會以不變應萬變的方式來作為回答。所以她在說完「還是比較喜歡驚慌失措的深井」以後就將目標轉向旁邊的 Q10 ,而這個動作也讓她如願地看到了「驚慌失措的深井」,我覺得這還是在月子的設想範圍以內。



後來對中尾的捉弄也是出自於這樣的惡意,她明明知道中尾在跳樓事件後怕她怕得要命,卻還是故意跑到他面前,直嚇得中尾落荒而逃。


不過很奇怪的是我雖然很在意麻由演的角色和男生太接近,但是看到平太說很討厭月子、中尾怕得轉身就走的時候,卻還是會覺得有點生氣…
我也不喜歡看到麻由被人拒絕,這又是因為我把演員代入角色裡的全然不理智思考…明明都是演的,但是看到麻由演的角色被男生拒絕和討厭時還是會感到小小的不愉快,我們家小麻由明明這麼可愛這麼討人喜歡,為什麼會有人不喜歡她呢…
真的是矛盾啊,所謂的矛盾莫過於此吧…



雖然站在「神的視角」,但月子畢竟不是神,只是她了解的事情與情況的掌握比任何人都還要來得齊全而已。
所以偶爾也會發生自己無法掌握的意外。


保健老師柳栗子輕描淡寫的一個「是否塗了藥」問題打亂了月子的自信,月子瞬間變臉的表情,讓我想到上一集她聽到平太說「Q10 是可以做出害羞表情的」時的反應。在月子的想法裡或許一直都沒留意過這個老師,可是她卻可能說中了月子很在意的一件事。



不管怎麼說;「皮膚敏感所以不能不塗藥」的答案聽起來都很像是臨時編的理由,而這個失去笑容的表情看起來是這麼地勉強也說明了這根本不可能是正確的答案,明顯地是個急就章的掩飾唬弄。



月子為什麼不能不塗藥?那可能是月子所懷抱的所有謎題中一個可以解答的重要關鍵,但遺憾的是依然看不出究竟是什麼,目前只能先當成伏筆來看。



麻由的背影真的很漂亮。
每次看到麻由的背影都會有無法抑止的感動湧現,非常喜歡麻由背對畫面然後轉過身的這個動作。


記得去年有過一次,看到論壇的元老去日本拍到的麻由背影的照片,有一個同是麻由飯的朋友問我:
認得出來哪個背影是麻由嗎?
認得出來啊 ~~ 我說。
這是理所當然的不是嗎?怎麼可能認不出來?雖然我一向不是很會認人,但我有自信就算雜在許多的背影裡,我還是可以認出麻由,如果是正面我反而不敢這麼肯定了,若是麻由換個造型我大概真會 LOSS 掉,因為看得到五官的時候,會受到容貌的擾亂,直覺反而派不上用場。
是的,我不是經由種種客觀因素來作出判斷,而是透過直覺。
眼睛將畫面掃過一次以後,第二次再看時視線第一個停留的地方,那個人就必然會是麻由,那是麻由無與倫比的存在感所造成的印象,永遠散發出最吸引眼球的光芒。我不知道其他的麻由飯是用什麼方式去判斷的,但我一向交給直覺;因為我始終相信麻由的魅力、也從不懷疑自己看不見。



「任務完成」是什麼意思呢?
如果月子擁有收回 Q10 的權力,那麼帶 Q10 來的人是否是她?
而所謂的任務又是什麼?Q10 進入平太的生活是一場已經預設好的任務嗎?



我比較感到疑問的是;為什麼月子可以擁有這樣的權力,而那個與她通話要她收回 Q10 的人又是誰?月子不是平太的同班同學嗎?Q10 是憑空出現的,可月子不是啊。若是說月子可以收回 Q10,那麼是否可以推論月子與 Q10 是來自相同的地方,可是結果如此的話,又怎麼解釋過去十七年的月子是什麼樣的人呢?第二集裡那個家庭與母親看來不像是做戲啊。



越到後面,反而不能解答的問題越多了,木皿泉要如何填這個坑呢,真是不太敢想像。


月子說的「永別了,2010 年」也是很詭異的一句話。連續劇常會有配合年份和節日的劇情,因此在秋季檔九月期出現跨年慶祝或是聖誕快樂的設定並不稀奇,像 07 年月九「偵探伽利略」最終回就來了個「聖誕快樂」的彩。
可是看看第七集的上映日期還在十一月,離 2010 年結束還有一個月,說再見是不是太早了?我覺得這應該不是單純的與節日掛鉤的劇情配合而已。



也許後面所有的一切都會真相大白吧。
還有兩集,據看過的朋友都說這兩集麻由的戲份會很多。
除了劇情的真相令我期待以外,能夠看到多一點麻由更是件令人興奮的事啊。
雖然我並不在意戲份的說。


對了…
後面播放的原聲帶廣告時間,看了以後很想揍人…
我怎麼覺得賀来賢人一直在看麻由啊,並且好像還跟她說了什麼話。
而且鏡頭的焦距都放在前田和佐藤身上,麻由的臉好模糊喔 T_T
不過還是感覺得到麻由眼睛不知該往哪擺而只好直視前方的不知所措;那樣的可愛之處。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