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現在正是春天,正當春寒料峭時分。
忘記是多久以前,那時我已經工作了呢…或是還在念書?
而且是三月還四月呢?總之我忘了。


反正那是一個帶著冷冷寒意的春天,和朋友並肩走著的同時,寒風吹來讓我們冷得豎起脖子打著哆嗦。
搓著手抵擋冷風的朋友說:「雖然已經是春天,可還是很冷呢。」
「是啊」我哈著氣:「春天天氣就是善變嘛,現在正是春寒料峭的時候啊」


聽完我說的話以後,朋友瞪大了眼睛看著我讓我覺得很莫名奇妙,有什麼不對嗎?我問。
「你知道嗎?現在沒有人會這麼說話了。」他說。
「哪樣說話?」
「春寒料峭啊。」停頓了一下他繼續接著說:
「現在沒有人會說春寒料峭了。」
「春寒料峭有什麼不對嗎?」
「不是不對,是沒人講了。」
「為什麼?」
「那個只有在書上,才會看到寫這樣吧?」


為什麼?
我不覺得這是很難的字和詞啊 ~~ 不是很多寫到春天的文章都會形容那種驟冷的情況是春寒料峭嗎?既然文章裡這樣寫、書裡也常見,那為什麼現實中會變成沒人說的話?
日語裡有些是過去在用而現在不用的詞,叫做「死語」。但中文應該沒這回事吧?只有常用和不常用而已,或許春寒料峭是不常用的字了,但也不至於變成沒人用的死語吧。


是說以前,也忘了多久以前,很長一段時間的我常常被朋友說;現在沒人這樣說話了。有一次好像因為什麼問題,我用「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來回答而讓朋友投以奇怪的眼光。
中文的語言世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成了用成語就好像在裝文藝的語言世界了。
其實我一點也不文藝,現實裡的我可實在是粗魯得要命,正是因為粗魯所以老是說出不合時宜的詞語啊。


每次一到春天,一旦氣溫轉變為極冷的無常,我心裡就會想起「春寒料峭」這個詞,然後就會想起這麼一段往事,想起那個總是錯用中文死語的過去,而那真的已經成了往事與過去了,現在的我不再會被人說老講沒人說過的話了。
只是每當這個時候總會想起這件事而已。


 


好吧,接下來要說的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


把「Q10」看完也寫完以後,檢查了一下之前的文章進度,發現大致寫好放著還沒 PO 上的已經積了七八篇。往好處想是有一兩個月的時間不用擔心沒有東西可以更新了 ( 灑花放鞭炮 ~~ ),往壞處想就是如果太多文章放著沒更新,後面的會越來越難補上。
最初開始寫網誌是很隨性的,當看完某部日劇或是哪本書以後特別有感覺的,就寫成心得感想,花多久時間寫完就給它放上來,所以初期我的更新進度是沒有什麼規律的,有時兩三天一篇、有時兩三個禮拜一篇。
寫網誌一年後,隨著文章數量的增加,慢慢地覺得該認真好好經營,所以就給自己一個每個禮拜更新一篇的目標。從立下目標以後到現在,除了某些時候因生活上的突然變化而暫停,大致上來我覺得自己是有做到這個目標的。
為了達成目標,我會在有靈感和有空時趕著把文章完成,就是會保持比更新進度還多兩三篇的習慣。這中間如果碰上特別的日子;像是麻由生日啦這些很特別的日子,如果和預定更新的日期離得很近,就會把進度再往後順延一週。結果不知不覺延後的越來越多,結果越積越多了。


本來就算積得再多,也不過七篇八篇,一兩個月還是都會陸續 PO 上的。但是這次為了「Q10」,竟然順延了四個月啊… 2010 變成了 2011 年,加上在「Q10」期間沒有完成的、「Q10」之後準備開工的幾篇檔案加起來滿滿地排在桌面上,我看了以後下巴差點沒掉下來,如果照這種情況來看,我這個月完成的文章要等到六月多才會更新上去了。而這中間如果又碰到一些必須特別紀念的日子或是相當有感覺的某些事件,可能又要後延了,雖然網誌更新不完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但是拖得太久感覺也很恐怖,我現在就覺得很恐怖了,桌面上全是去年寫好的檔案,檢查了有的竟然還是夏天完成的。


看來還是把更新的週期稍微縮短些好了。


說到這個,過去寫過一篇關於日劇的主題歌,本來想把它寫成系列的,但是這麼久的日子以來第二篇一直難產中,畢竟沒什麼靈感,當初是想一篇寫十首歌,而那也是第二篇至今難產的原因,因為寫不滿十首。
總覺得寫好不放上很可惜,所以我想乾脆把這個系列給拆了吧,連同過去那篇也刪掉,改成一首歌一篇文章好了。
幸好這篇沒有人留言,嘿嘿。


除了這個還有一篇我也想拆掉,就是把小麻由的一些視頻和影片的感想匯集起來的文章,那個本來也是想作系列的,可是後來卻很少有像這樣好幾篇短短的感想的文章,所以也湊不齊。
沒辦法,碰到麻由時我話就特別多,當然我想那好像不是應該要特別感到驕傲的事。
以前總喜歡把文章的規模弄得很長很大,不過現在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短也是一篇、長也是一篇,心情就是心情,不必在乎多少,所以還是獨立完整的比較好吧。
但是這一篇有朋友回應,所以只能拆,不能刪除了。


這樣加起來要更新的大概來到了二十幾篇。
是說一堆記事本檔案放在桌面上,還真是壯觀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