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緯來明天 ( 三月23日 ) 就要播出日劇版的「不毛地帶」了。所以這篇去年 ( 2010 ) 夏天寫好卻遲遲沒有 PO 上來的心得,也該是要放上來的時候了。


去年在閱讀這件事情身上,最令我高興的就是山崎豐子小姐的作品「不毛地帶」中文譯本終於上市了。


在成為山崎的書迷以後,我就不斷地買進她的書來看。山崎在台灣發行過的中文譯本我幾乎都看完也收藏了,不過山崎還有一些作品並沒有在台灣發行。實在是很難想像;一個在日本有「國民作家」之稱的作家,她的作品在台灣的中文譯本並不完全。


以下是山崎豐子小姐在日本出版的作品與年次。有◎記號代表已在台灣翻譯出版中:


暖簾 1957年 ◎
花のれん 1958年 ◎
ぼんち 1959年
しぶちん ( 短編集)  1959年
女の勲章 1961年 ◎
女系家族 1963年 ◎
花紋 1964年
白い巨塔 1965年~1969年 ◎
仮装集団 1967年
華麗なる一族 1973年 ◎
不毛地帯 1976年~1978年 ◎
二つの祖国 1983年 ◎
大地の子 1991年
ムッシュ・クラタ ( 中、短編集 )  1993年
沈まぬ太陽 1999年 ◎
運命の人 2009年 ◎


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為山崎豐子的作品應該是很齊全的,但想一想;山崎的作品不是那麼好翻譯的吧?因為山崎的寫作取材嚴謹且深刻,「白色巨塔」裡的醫學專有名詞一定是很傷腦筋的,又或者像「華麗一族」裡頭許多關於傳統服飾的描述,還有這本「不毛地帶」,從二戰之後的俄國集中營、昭和時代後期激烈商戰攻防裡的一些歷史及商業術語,都不是很容易翻譯過來的,所以我想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山崎的中文譯本意外地並不完全的緣故。


我覺得「不毛地帶」之所以能夠上市,日劇的出現是很重要的原因。仔細觀察上列的出版以後可以發現;山崎豐子的作品特別厚重的幾部,如果不是因為影像化的緣故,都沒有出版中文版本,像「白色巨塔」、「華麗一族」、「不毛地帶」都是如此的情形。
不過「不沉的太陽」算是特例吧?因為「不沉的太陽」在台灣出版後,日本並沒有影像化,去年「不沉的太陽」才改編成電影於日本上映。山崎豐子09年的最新作「命運之人」也是預告今年發行,不過現在已經九月,不知道年底前會否發行?如果沒有,那大概就要等到明年了。
「不沉的太陽」和「命運之人」的例外,我覺得是一件好事,代表台灣很多人都知道山崎豐子也想多看到她的作品。我也很希望不只是「不毛地帶」,後面的「二つの祖国」」與「大地の子」也可以有中文譯本上市,畢竟這三部可是山崎豐子以戰爭作為背景來表達自己思想的「戰爭三部曲」啊。




書名:不毛地帯
作者:山崎豊子
譯者:王蘊潔
出版:皇冠
   2010年04月26日 ( 上、中 )
   2010年06月07日 ( 下 )


 


「不毛地帶」在日本是分作四本出版,台灣則是分成上中下三本。
這部作品應該山崎豐子在台灣出版過最厚的了,三冊都超過五百頁,加起來總共一千七百多頁的超厚頁數,在入手時我的雙手不禁地在捧著這三本頗有重量的書時無法停止地微微顫抖,多麼令人想流淚的厚度、多麼令人感到愉悅的厚度啊 ~~ 看著喜歡的作者寫出的書超級厚的時候,我的心中都會有股想挑戰的興奮感,因為把一本又厚又好看的書看完,實在是讓人高興的一件事。


不過我很實在地承認一件事;那就是「不毛地帶」裡許多商業的部份我翻得很快,並不仔細。因為我實在是看不太懂裡面所說的,記得看「華麗一族」時也有類似相同的情況,不過畢竟「華麗一族」最主要的重點還是万俵家族的繁華嚴厲,商業部分的描寫並不算很多,但是「不毛地帶」從主角壹歧正選擇以貿易公司作為第二人生以後,故事就開始進入了商業搏殺的殘酷世界。


不論是「白色巨塔」、還是「華麗一族」、亦或是這部「不毛地帶」,山崎豐子都能夠從這些題材裡很精準地挖掘出「人性」這個東西,而這也表示了;換了多少環境,只要是「人」來構成,就無法免除複雜。會猜忌、會相信,種種正反情緒與心情都能夠從中找到,那種密密糾結的像打不開的繩結一樣看不清楚的事物,就是「人性」。


山崎豐子並非多產的作家,以她極度寫實及深刻描寫的文格看來,確實也無法多產。但也因為如此,山崎豐子的作品完成度都十分地高,因為山崎豐子刻畫的人物都非常真實而且深入。在她的筆下沒有一個人物是可愛的,即使是正派的角色亦然,他們都具有可敬的理由,但也找得到他們在凜然外表之外的缺失。反派的角色儘管具備讓人厭惡的原因,但我們捫心自問卻很難說服自己不會有做出這樣選擇的一天,那就是山崎文學關於人性幽微及明亮的敘述最厲害的著力點,也是魅力的所在。


主角壹歧正作為一個軍人、一個生意人,是嚴厲公正而且正直的,但是去除掉公領域的形象,在私人的方面他卻完全不及格。他不是一個好的丈夫、也不是一個好的父親、更不是一個好情人。這也是我所說的;即使身為正派的角色都依然不可愛的證明。壹歧的優點反映在工作與人生態度上,但是他的缺點卻讓身邊親密的人來承擔。不只是壹歧,「不毛地帶」中稍微認真一點探討的人物都擁有這樣的正反面存在,這是山崎豐子厲害的地方,準確地描述出作為商人的家庭,所不免要面對的家庭問題與親子感情問題。


壹歧有著從日本軍國教育洗禮下對日本國的忠心與使命,不過從二戰時大本營的參謀,歷經西伯利亞集中營的殘忍思想改造之後,回到日本進入貿易公司敘職之後,他的第二人生--也就是成為貿易人員的那一刻起,戰士壹歧正與生意人壹歧正的理念是否能夠找到彼此相安無事的存在?
壹歧認為戰爭的時代已經結束了,依然懷抱著忠於國家的使命感的他決定以加入貿易公司的方式來為日本國的經濟發展盡一份心力。
但是商場就跟戰場一樣殘酷,壹歧親眼見到同事金子在棉花期貨的戰爭中承受極大壓力的痛苦,以及在那場棉花期貨的交易失敗之後恍如死了一般的虛脫模樣,那讓他理解到了;雖然這不像戰場上刀光血影地充滿生死交錯的血腥味,可是壓力就像把無形的刀刃依然能夠砍得你刀刀見骨。
而後壹歧也在戰鬥機的採購案裡藉由過去在軍中建立的人脈配合自己優秀的指揮組織能力,為所屬的近磯商事搶得了商機利潤。可是他並不喜歡自己用這樣的方式獲勝;走後門、賄賂、關說,最讓自己有罪惡感的是他在這場採購案裡害得自己的同僚面臨牢獄之災,而且還間接地造成一位同僚以自殺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生命。


對於受軍人教育的壹歧而言,名譽是比一切都重要的事物,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可以在西伯利亞咬著牙撐過來的原因。但是成為貿易人以後的壹歧卻發現,這個世界不是一個能夠靠名譽就能活下去的,你必須要放低姿態到頭幾乎可以嗑到地上的程度才能夠為公司獲得利益。在某些時候又必須擺出強硬不妥協的面孔,高高在上地無情打退所有可能威脅自己的對手。當壹歧心中產生必須排除公司的第二把交椅里井副董事長的念頭時,為什麼自己會嚇了一跳?或許就是因為他很真實地意識到自己心裡關於戰士壹歧正的許多部分已經被生意人壹歧正給取代了,他腦中所想的一切都是以商業利益和業務佈局為優先的事情,而為了完成這些,壹歧可以不顧一切。
當然;壹歧作為一個貿易公司的員工,他還是算正直的,因為他所考慮的都是以公司利益為優先的大前提,排除里井副董也是在這個前提之下,還有利用政界人士的關說和掮客的仲介也是因為這個前提。但是壹歧並不喜歡這麼做,也就是在他的心裡並沒有;「因為結果是正確的,所以不道德的過程可以接受」的這種想法。


於是壹歧在最後勸退董事長大門引退之後,自己也跟著同進退離開公司的結果並不使人感到意外,儘管壹歧確實是有在貿易的世界打滾的能力,但他不喜歡這樣也認為自己不適合這些,他終於還是選擇了回到曾經有過慘痛記憶的西伯利亞,收埋戰友的屍骨與安撫亡靈的鎮魂慰靈。


壹歧的選擇,讓我想到的是「不沉的太陽」裡那個放棄家屬空難死亡撫恤金、開始走訪四國靈山的老人。他們都同樣選擇了一個與亡靈最接近的方式,那個老人或許必須藉由這樣的親近才能夠感覺與已經死去的家人更靠近一些,而壹歧則需要如此才可以感受自己已經凋零的身為戰士的靈魂,和埋葬在西伯利亞上戰友的靈魂對話的聲音。
而最後壹歧所看見的極光,同樣讓我想起了「不沉的太陽」結局中恩地元看到的陽光。山崎豐子會用這麼相似的手法處理結局不是沒有原因的吧?我想。壹歧與恩地元同樣都是歷經組織鬥爭的人,疲憊的他們尋求的都是心靈上自由與單純的生存之道,恩地元厭倦了人類世界醜惡的排擠,因而嚮往著那看似文明落後可是簡單的原始世界。而壹歧是看透了商場如戰場的無情爭鬥,最終希望能夠回到一個老兵該有的人生,為過去倉卒的逃離留下圓滿的句點。


山崎豐子的結局總是這個樣子,帶著些悲天憫人的心情緩緩地敘述著每一部作品裡主人翁的心情,既像是悲嘆也有些祈求救贖的盼望。那已經很難用好與壞來形容,因為是如此地真實卻又如此地具有戲劇性。
從「白色巨塔」里見聽見的聖歌、「不沉的太陽」恩地元看見的自遠方黑暗大陸升起的初陽、再到了「不毛地帶」壹歧目睹的極光。某種魔幻與現實交錯的感慨無法避免地在闔卷後自心中升起,是否那就是人生的味道,也是人性的模樣?所以只有感慨,感慨著那糾結複雜的人性險惡,也感慨著良知與正直的無法坦誠相對。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oy
  • <p>因為看過白色巨塔,這本的人物刻劃塑造相對的我覺得有些蒼白無力了。。。(不過比白色厚多了,山崎還是挺用心啊)</p>
    <p>爭議型腳色大概確實難寫,主人公從參謀到戰犯到商人到政壇顧問,涉及敏感的二戰議題,比甚麼醫生記者都難寫吧。我大約看過一些壹歧的真人原型:瀨島龍三的生平,與政界牽扯不清(和財前類似,婚姻帶有政治聯姻的意味,岳父的岳父是首相,岳父是首相秘書,岳父的妻妹婿也是捲入政壇中心的人物-即書中在壹歧從商一直在他背後支持他的政界靠山久松清蔵。某和他有私交的韓國總統背景是親日派,參加過侵中戰,這些好像都省去了),關東軍和蘇聯的談判有某些猜測是談判中定密約犧牲了關東軍作賠償,而當時負責談判的瀨島無可避的變成嫌疑主角</p>
    <p>當年明月有句話不錯:政治場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書中壹歧背景單純了,因不願把婚姻前途牽扯在一塊,刻意和平常人家的女兒結婚。那麼久松一個政客為何要和他結盟呢(書中僅以交情啊政治獻金啊這類美好的東西掩飾,但獻金又不只有壹歧的公司給得起,沒有親戚關係,久松不一定要幫他也不保證不會背叛),四郎為啥一見他就覺得可以說真話呢(這人物感覺和華麗的銀平重疊,都一副憂鬱冷漠樣),這些成功的因素少了背景描寫和刻劃,僅歸功於主角的善良仁厚和過往交情似乎薄弱些。</p>
    <p>作者美化了這人物,把他一個戰犯弄得一點私慾沒有,天使心腸,背景洗白得一乾二淨,謀略上欠缺描寫,故作神秘,反而變得沒說服力,有點假</p>
    <p>這類表面喜歡擺出清高謹慎形象,骨子裡機關算盡的人物(世俗人所謂的"偽君子"),我覺得東教授寫得更出彩,山崎把東教授的心理矛盾,高尚的身家背景,半不得已的隨波逐流,普通人的私慾和骨子裡潛藏一部分的良知(和里見類似的理想主義)都刻畫出來了</p>
    [版主回覆07/31/2011 23:50:36]<p>白色巨塔可是真正的經典啊 ... 每個人物的描寫都很細膩,後來再看的小說只有宮部美幸的「模仿犯」在人物的描述上可堪比擬,但兩者就格局和整體 ... 我覺得還是白色巨塔了不起。</p>
    <p>嗯 ~~ 我也不太喜歡壹岐這種人。<br>他看起來確實很正直 ... 好像他做生意都是靠個人魅力和交情,而其他人都是不擇手段的行賄,就算是軍中打點關係,也把他寫得很無奈。<br>不過最後壹岐選擇和大門同進退,卻是讓我想不太到的,我想那也是這個人長年在這個環境打滾,做了太多這所謂無奈的事,一邊說不得已、一邊卻還是繼續搞,也許他對自己也感到厭惡了吧。</p>
    <p>事實上我覺得山崎在二戰方面的題材,對本國還是比較溫和的,不論是不毛地帶還是兩個祖國,都可以看到主角們拿出一堆國際法來義正詞嚴地反駁戰勝國對他們的審判和待遇。但 ... 始終作者是日本人,能夠想盡辦法不著邊際地寫到這個地步我覺得也難得了。</p>
    <p>是的,我也很喜歡東教授這個角色,在繼任教授的指定選戰裏,他可以說是個反派吧,但我覺得山崎將一個在醫界奮鬥多年的老人為自己未來計的焦慮與權謀 ... 可是當一切成空以後,沒有了那些名位,他反而做回一個普通的醫生,事實上東教授就是很標準的,走下去就無法回頭的人,不能往上就肯定會向下,所以他也只能說被拱著跑了。<br>白色巨塔我認為精采的就是在於裡面許多人物向黑也向白的、非黑也非白的搖擺,誠如您所說的;普通人的私域和骨子裡潛藏一部分的良知,而東教授就是這種描寫之下非常成功的一個角色。</p>
  • Julie
  • <p>Dear :</p>
    <p>&nbsp;</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很喜歡這劇&nbsp; 書籍應該更精彩 ~~~</p>
    [版主回覆03/23/2011 23:32:22]<p>您好。<br>我沒看過戲劇,打算緯來播時看一看。</p>
    <p>但書真的是很不錯。</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