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這個網誌的第三百篇文章了,沒想到我竟然也寫了三百篇了。
寫網誌以來,沒想過會持續下來到現在,也沒想過可以達到這個數目。常常想著是不是要另外開一兩個空間,把一些日劇和比較規矩的文章放在那裡來同步更新,而且內地的朋友得用代理才能來 YAHOO BLOG,所以曾想過在百度、QQ 或豆瓣上另闢園地。
另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是這個網誌放了太多關於麻由的事情,每次邊看都邊覺得自己寫得實在有點…欸,該說是噁心嗎?每次認識新朋友或和網路上朋友交流時都很不好意思告訴他們自己的網誌,就當作沒這回事一樣。


不過最後還是不了了之,原因是懶病發作,覺得自己一個都弄得雞飛狗跳了,何況是兩個三個?所以想想算了,只是當遇到新朋友時這種念頭還是會不時浮起,但過了一陣子以後就又還是放棄了。


事實上我覺得沒有放上自己對麻由心情的網誌也感覺怪怪的,好像是藏起了某部份的真實自我面對大家,感覺上那也好像在做個虛偽的表面功夫。
所以雖然感到很不好意思,不過在我還喜歡麻由的時候,我應該要試著去適應那種尷尬的心態吧?


當我察覺到就要達到三百篇的時候,就想到了這個位置還是得放上關於麻由的文章。
這是這個網誌的當然 Style ,不過問題是該寫什麼啊?「Q10」才剛完結,麻由也沒有新作品,想一想也只有寫舊作了。
認真地搜索與思考以後,這一兩年來我還沒看過的只剩「ライアーゲーム エピソードゼロ オフ ナオ」而已,其實說到這件事我覺得很愧疚,因為我竟然是為了要留下第三百篇的紀念,才想起自己一直沒有動它,這種作法真的很愧對麻由啊。
一直沒有看它的理由我知道,因為這部作品的時間太短,如果是電影還是常態日劇,都至少超過三十分鐘以上,這種時間長度會讓我產生「一定要找個時間好好地看完」的心態,但是如果太短、十五分鐘以下的話就會有「反正才一下下而已嘛,隨時都可以看」的心態,不過這個心態其實真的很要不得,因為沒有「隨時」這種事情,如果要看就要快看,放久了就容易忘記。


說起來也很久沒看麻由的訪談了…裡頭有很大的成分也是這種「隨時」在作祟,我實在應該好好地反省自己得過且過的苟且心態。


「ライアーゲーム エピソードゼロ オフ ナオ」這個名字一堆片假名,看起來很嚇人,其實那是英文直接用日文平假名拼音的結果,用英文寫是這樣的:
「Liar Game Episode Zero of Nao 」,意思是「Liar Game 第零章 Nao篇」,Nao 就是「Liar Game」女主角神崎直的「直」發音。
日本很喜歡「零」這個數字,一是初始,如果跟所有數字比起來,一都是前面的話,那零可以說是前面的前面。日本似乎很愛這種觀念,不是一路往下前進的突破,而是發覺到已無發展餘地的回歸原點。
「Liar Game」的情況也和這個觀念很相似,既然有第一部、又衍生了第二部,然而如果要在第一部的前面再有什麼的話,那就是不折不扣的零了。


所以所謂的第零章就是前傳,Nao 篇就是神崎直的前傳、也就是更年輕的少女時代了。
而麻由就是飾演神崎直的少女時代,這個前傳並沒有在電視上播放,而是透過網路付費的方式放送,時間不長,只有短短的九分鐘。


事實上當初麻由演這個角色,我身邊的麻由飯朋友們曾經對此展開熱烈的討論,像小直這種天真傻氣的角色,感覺上似乎和麻由過去給人的印象差很多,所以到底麻由適合不適合演小直?引發了不少意見。


我自己的話,很樂見麻由這樣的出演,雖然我也確實感覺;小直實在不是一個適合麻由外型氣質的角色,誠如好朋友寒月曾說過的:
「有時演技再好,也不能彌補有些角色的需求」
演員粗略地分類有兩種,一種是什麼都能演的演員,演什麼像什麼,可是最令人苦惱的是難免沒有特色。
另外一種是太有特色、存在感太過強烈,但很容易招致「只會演自己」的譏笑。
麻由目前的情況,我覺得較為接近第二種,並不是說麻由演技不好,而是她的外型和過往常演的角色形塑了一個絕大部分的印象,那也是麻由不利的地方,但換個角度說,也是她最好的地方,因為很少人能擁有這種讓畫面亮起來的存在感,這是麻由的天份,是她不可多得的資質。
當然演員絕不是只有這兩種類型,第一種的演員也有那種雖然沒有特色,卻一直以最佳配角的形式一直持續到被人注意的那天。第二種的演員還是有雖然擅於扮演的角色與類型,依然可以在演其他角色時讓它發光發熱。
因為演員就是這樣的生物,有先天也有後天,有專門的模樣也必須學習其他模樣的揣摩。


我在想;麻由在長大的期間也許就是碰到了這樣的困惑吧?在自己逐漸成長的時候,已經不能用小時候的方式去表達,而且該如何適度地展現自己的特色,而不需要這樣的特色時該如何轉換心境?
那是我在看完「Liar Game 第零章」時所想到的。


至於麻由有沒有找到箇中拿捏的訣竅?那也還不知道,畢竟從麻由國中以後可以觀察的樣本太少 ( 麻由妳可知道妳讓我們寂寞了多久啊 ),但這幾年的麻由確實碰到了瓶頸,這是顯而易見的情況,總覺得麻由的表現有些僵硬,還有與畫面搭不起來的不協調感。
更重要的一點是;光芒與存在感慢慢消失了。


在看「絶対零度」的時候,麻由的存在感已經消失了,我不知道那是麻由已經失去了光亮,還是她正在試著把自己強烈特色藏起來而造就的適得其反?
而最尷尬的莫過於「みぽりんのえくぼ」裡給我的怪異感,現在想想,那似乎該是麻由蛻變中一個最明顯的過渡期,絲毫沒有一體感,偶爾會出現像是帶著面具般的僵硬怪異模樣,除了眼睛以外,我在岡崎美波身上實在已經找不到一點我所過往所認識的麻由了,所以那時的我才驚覺麻由真的長大了,「みぽりんのえくぼ」時候的她已經處在女孩轉型成為少女的最重要階段了,那是最青黃不接的時候,所有新的舊的全擠在一起,將要融合卻還差一點點的時期。
我一直很怕麻由會就卡在「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的時期,那正是我心裡最恐懼的「麻由不是麻由」。幸好後來看「Q10」的時候,發現麻由終究是走過了這個「みぽりんのえくぼ」帶給我的驚恐而逐漸地不再有不協調的感覺,光芒和存在感雖然還是很隱匿,但偶爾會有靈光一閃的動人時刻。


不過只憑一部「Q10」很難斷言麻由已經走出來,畢竟就像我說的;可供觀察的樣本太少,只一部日劇很難說什麼,但我想既然在「Q10」裡能做到,往後也一定可以做到。
我會這麼期待著。


是說,在看完「Q10」以後,回頭來看這一部 09 年的「Liar Game 第零章」,覺得很懷念。
應該說我又再一次地回溫當初為麻由擔心的瓶頸期吧。
09 年時沒有像「絶対零度」和「みぽりんのえくぼ」時那麼明顯,因為這兩部已經算是比較後面的事了,不過其實還是有跡可循的。


回到前面一開始被自己打斷的話題;為什麼我很樂見麻由的出演?就是連我自己也承認麻由並不適合演小直,既然如此又為什麼?其實我只是想不管怎麼說多演幾個不同類型的角色總是好的,那經驗對麻由一定會有幫助,像小雪穗還是小光這類角色可遇不可求,而且以 FLaMme 培養麻由的方式實在讓我覺得很囧,這時候求好既不可得,只能求有的話,就當作磨練也是很好的。
我並不在意麻由要很紅、也不一定要有很多作品,只求她能有一點固定的出演和好表現。但好片好角色真的很難求,作為一個演員,麻由以後想必還是會碰到很多這種角色的類型,就算不適合也得演好,我很希望麻由可以成為那種有自己強烈特色的演員,有著她最擅長的模樣與形象,但在這範圍之外的演出也可以漂亮精準。


小直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那和普羅印象中的麻由是截然不同、相反的模樣。
雖然在看完以後,遺憾地覺得麻由並沒有演得很好,但麻由有這麼一次的演出,還是讓我覺得很棒很珍貴。


沒有很好是在什麼地方呢?
我本來以為麻由的僵硬與尷尬應該是在 2010 年時最明顯,但是看了「Liar Game 第零章」,才發現在 09 年時就有這樣的跡象了,像是眼神方面吧?我感覺麻由很盡力地想要表現出小直那種純真善良的模樣卻反而砸鍋了,因為那種刻意的痕跡太明顯,明顯得無法忽略。
其實麻由不是沒辦法用眼神表達天真的訊息,可是「Liar Game 第零章」裡卻感到麻由的用力,她很想演好可是演不好,越是在意就越放不開。
「絶対零度」裡是我覺得麻由表現很糟糕的一次,但那時的眼睛也還比「Liar Game 第零章」時來得乾淨。



抱著娃娃的小直,感覺不到應有的無邪,反而覺得像是拒絕長大的幼稚。



「Liar Game」時慣用的特寫鏡頭與製造驚悚的特效,在這個特別篇裡也一樣沿用,但是在麻由沒有好好發揮的情況下,不斷強調著的放大雨停格的畫面,反而將麻由的生硬很真實地完整表現出來了…



我覺得,還好我是現在才看了這部「Liar Game 第零章」,不然當時的我肯定會有像當初看完「絶対零度」和「みぽりんのえくぼ」以後的恐懼和不安吧。
雖然我說只憑「Q10」;實在很難判斷麻由已經完全擺脫了瓶頸期,但至少從那之後我對麻由的未來情況變得樂觀很多。而從「Q10」作為出發點往前回顧的時候,反而就沒有那麼大的恐慌了。
畢竟那是兩年前的事了,不管什麼也都過去了。
現在回頭看到麻由那明顯用力得太過用力的眼神與表情,就像前面提到的;反而覺得很懷念。不久前才在為這擔心得半死,沒想到現在卻感到那麼一點點雲淡風輕的釋然了。


就像在這短短的九分鐘裡看到麻由臉上青春的痕跡…也覺得沒有什麼,反而覺得那樣的麻由很可愛,若是當時看到肯定又要碎嘴個沒完,但現在只覺得那清晰得根本遮掩不住的痘痘;這…這是麻由的青春啊!
麻由的青春期、青春期的麻由,處在一個將變而又未變的年紀、怎麼看怎麼不對的怪異;這樣的麻由,曾經讓我擔心、不安的麻由,如今看著「Liar Game 第零章」來回想起那時的麻由,彼時的心情都轉化成幸福的回憶,覺得能夠見證麻由的這個尷尬的人生階段,真的是很棒的一件事情,過往那些看了就想哭的不忍,現在都已經被喜悅的眼淚所取代了。



麻由真的很可愛 ~~
我現在覺得表情生硬、動作澀然的麻由可愛的要命。
那種感覺說是懷念也好、再一次探索而發現的驚喜也好,反正我現在的感覺就是這個樣子。
也許那就是所謂的情人眼裡出西施。
或者說是沒有嫌自家孩子醜的父母。
怎麼樣說,都行。


麻由,真的很可愛!
我是多麼地幸運,能夠喜歡上這一個小孩…



但想想卻難免覺得遺憾;遺憾的是在麻由摸索著走著這條路的時候,總把喜歡掛在嘴邊的我,卻在這個時候缺席了。現在的我看「Liar Game 第零章」,心情一定會和當時不一樣的,雖說那種擔憂的情緒很不好受,可是卻感覺一個應該有的過程失落了某種東西。
那個失落的是像一幅該是完整的拼圖,卻少了一塊。本來我一直覺得這段日子來看著麻由的成長,認為自己可稱得上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麻由飯,但實際上看來並不是的,在某個時間點我轉了個彎,遺漏了某個該注意的東西,再回頭找到時卻已嵌不進原本等著補上的缺口,因為它已經改變了形狀。
不只是愧對麻由而已…我確實、確實是非常非常地對不起麻由啊…



為此,我不能不感到慚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