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 ( 2010 ) 冬天讀万城目学、讀關西三部曲的這一兩個月,中間的心情過程是很戲劇化的轉折改變;從驚訝喜歡而產生的期待、到了意外失望而放棄,我只能說,今天會有這樣的情況都是「鹿男」害的,就是因為「鹿男」實在太好看了,才會讓我對万城目学其他的作品產生了興趣,也正因為如此,我嘗到了那種從高度熱烈轉變為零度冰冷的滋味,像坐雲霄飛車從最高的景點迅速滑下一般。
為什麼同樣都是有些異想的題材,但我對「鹿男」和「鴨川荷爾蒙」、「豐臣公主」兩邊的感覺會有這麼大的落差呢?


我覺得首要原因是因為在我看「鹿男」的時候,並沒有抱持著太多的期待,而在之後看後面兩部作品時,卻非常興奮地想要再一次感受「鹿男」帶給我的意外驚喜,但是在這樣的心情前提之下,後面我看的作品一定得要有更好的水準表現,至少也要維持與前面相同的水準,不過就我的感覺,客觀的感覺比較;「鴨川荷爾蒙」和「豐臣公主」的內容跟「鹿男」還是差了一點,本來那一點點並不是多麼嚴重的缺失,但是抱著太過期待的想法,就變得很致命。


而其次是我覺得;万城目学這個作家確實有他很獨到的創意和想法,而他的故事本身都很特別與特殊,但是在人物的塑造上都很弱,基本上角色都是用來鋪排劇情的進行而已,但是關於內心的描寫深度都很不均勻,坦白一點地說,不夠細膩,不管怎麼說都缺少了一點靈活的感覺,彷彿就是只活在紙上而一點都不真實生動。
有一點很特殊的是,關西三部曲的男主角都有著很特殊的怪癖和性格,像小川神經質、安倍迷戀鼻子、大郎想當女生~~這可能是作者個人喜好的設定,也許万城目学並不喜歡描寫人格上好的特質,而特別喜歡從怪癖和壞習慣著手,,但我很少看到書中對於他們這方面的性格有做什麼深入的描寫,是他們本來就是那樣、而且就是想這樣的直接設定而已,這種缺少內心刻畫的描寫,就使角色很不真實,而不幸的是他們的怪癖一點都不可愛,如果能夠好好地把他們的怪癖轉變成使讀者理解這些角色內心世界的突破口,那說不定他們會可愛很多,可惜的是並不是,所以三個男主都不討喜,甚至有些令人討厭。
我想我會比較喜歡「鹿男」,或許就是因為雖然男主小川的神經質雖然很怪異,但神經質這個特質,在和安倍、大郎相比以後還算比較正常吧?至少三個男主角裡,小川也是比較討喜些的。


第三也是最後,真正的重點還是在故事上。
「鹿男」和「鴨川荷爾蒙」於這個部份都還算好,「鴨川荷爾蒙」的問題我覺得是出在前面我說的;人物、男主角的問題,個人認為「鴨川荷爾蒙」的安倍是關西三部曲中最不討人喜歡的角色,任性而且從不考慮後果,只憑一己之私就分裂了社團,而在與朋友的交往上也很少考慮對方的感受,處理愛情的態度也非常糟糕,或許万城目学就像我前面說的,不喜歡描寫關於人格上好的特質,可能他覺得那才是真正的真實人性,不過開朗有開朗的、陰沉有陰沉的魅力,但是安倍尷尬地存在於兩者之間,因此什麼魅力都沒了。
除去主角的失敗描寫,「鴨川荷爾蒙」的故事倒是沒有問題的。
而「豐臣公主」就是最糟糕的情況,角色的塑造已經差勁,故事的部份也乏善可陳,關於大阪國、關於王女的這些在故事中的解說,都讓人有種餅做得很大、吃的時候餡料卻只有那麼一點點的不滿足感,當人物和故事都沒有辦法有應當理想的演出,「豐臣公主」的失敗也是可以預期的了。
嚴格說起來;關西三部曲的故事都不是非常優秀的類型,只是在於內容的深度以及替幻想的解釋,是否夠具水準?「鹿男」是最成功的,不讓那些解說太過艱澀、有深度卻不構成難度。「鴨川荷爾蒙」在故事題材的表現上也很穩當,但是傳奇性還差了點。「豐臣公主」是最具氣勢宏觀的想像,但效果可憐地就只有一點點。


讀完關西三部曲以後,我其實試著想去閱讀万城目学後來在台灣新出版的新作「荷爾蒙六景」,是「鴨川荷爾蒙」的後續,不過在書店翻了幾頁以後,終告放棄,因為這本書把我所理解的万城目学缺點都明白地顯現;人物依然平板不討喜、內心描述淺薄缺少厚度,加上「荷爾蒙六景」剔除了他所擅長加入的幻想傳奇要素,已經沒有什麼能吸引我繼續讀下去的誘因了。


憑良心說;我認為万城目学是一個還不錯的作家,構想和題材都很有意思,但是感覺他表現論述自己的能力還不夠好,因此在作品的表現上,就少了好多應該具備的東西,他的作品裡我真心承認好的只有「鹿男」,其他像「鴨川荷爾蒙」和「豐臣公主」都不免地有哪些部份無法喜歡,而在這關西三部曲之後出版的「荷爾蒙六景」,更讓我深深地體會到;万城目学還沒辦法寫這種純粹個人性向的純文學作品,因為純文學不一定需要特別棒的故事,但很注重下筆的筆法、描述心境的能力以及像是喃喃自語般與自己對話的真心,而這方面卻是万城目学最致命的死穴,寫故事時只要能夠把劇情寫好,那麼關於情境心緒的描寫還可以使人忽略,但是如果要寫像「荷爾蒙六景」這樣類型,就不能不把這個部份給做好,因為那就是它們所應該具有的魅力;平淡簡單卻細膩清楚的、心靈的聲音。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