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寫火鳳是去年的事了,那時候我才看到三十八集,等於是一個總結。
事實上本來有個打算是;從那以後看完一集就寫一篇心得,但是後來還是沒有這樣做。
看完三月份出版的第四十一集,想起了自己這個打算,於是便想試著寫寫看,但是過去從來沒有就單集漫畫述說過感想,很怕開了個頭、後面卻無法接尾,這樣的決定未免不夠漂亮了。


火鳳這一集最主要說的;是官渡。
談史細數三國戰役,大多喜歡這樣歸類:
三國規模最大的三場會戰;官渡、赤壁、猇亭。
我感覺與其是以人數與場地的多寡來就此將這三場戰役歸類為最大,其實並不完全正確,這三場戰役的重要性不僅僅是規模,而是它們決定了歷史的走向,這當中也許只要一點點改變,三國或許便不成三國。


說到歷史的改變,我想到最近自己才剛完成的「蒲生邸事件」心得,當中提到歷史的意志是早就決定好而不可能改變的,照這種說法來看;三國之所以為三國正是因為在這個時間點必須如此,所以所謂的改變歷史的三場戰役,或許這種說法就不完全是對的吧。
呃…只是想到了稍微提一下,時空與歷史,不是討論的重點來著…


言歸正傳,若是以後來人的角度來思考三大戰役,官渡可以說是三國逐漸形成的首部曲,曹操因為官渡而控制住河北,使得他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態勢更加穩健、功勳越顯卓著,當時的曹操聲勢正逐漸走向高點。
若沒有官渡之勝,曹操就無法將華北與中原的物資與人力徹底地統合,或許赤壁之戰將會以另一種形式、或是根本不會發生了。


陳某從很早開始就在鋪陳官渡之戰,最早是曹操濮陽練兵時郭嘉的那一句:
「他日官渡,看我以一擋百!」



由此可以看得出陳某自一開始就一直在琢磨著這場三國時期最早最大最重要的一場大戰,雖然我很訝異當時郭嘉就預言到曹袁兩家會在官渡決戰的未卜先知,因為官渡應該並不是被選定的地點,戰爭很少在一開始就決定了主戰場,而是在行軍與佈陣的途中,在衝突的點上適逢其會地承受了那樣的交集。
郭嘉的宣言,在我來看實在是有點玩弄智慧到過了頭的佈局。或者說對戰爭與歷史有點概念的人,都應會對這句話抱以會心的一笑,因為這種算計實在是神級的智謀了,比不是人的呂布還要更加不是人。但是想想既然強如無敵戰神的呂布都只能是曹操和郭嘉「徐州之行,只求敗!只求亂!」的練兵靶子,那麼這樣的算計也並不稀奇了。


總之;現在陳某終於把火鳳推進到了官渡的局面,那標誌著火鳳進入了成就三國局面歷史的關鍵點。


之前我一直以為陳某畫官渡會用黑頁來帶過。
畢竟以陳某的風格來說;若要完整呈現官渡,肯定不是兩三集就可以畫完的,事實上確實如此。從孫策的故事進入終章時,官渡之戰的後續情況一直很膠著,雙方的對戰很少有突破性的發展,顏良文醜之死沒有想像中的驚心動魄,兩個在最初登場時分別為袁紹麾下「有勇無謀」的軍師型大將,但在這人生最後的舞台表演卻成了突顯關羽和張遼強度進化的證明題解答,想想真是有點令人感到悽涼,他們的死讓我想到了袁術手下的大將;維京海盜紀靈,只能說像呂布、孫策這樣花篇幅交代的死,畢竟真的是少有。


說個題外話,火鳳裡最我最難忘最喜歡的死,是張濟之死。


再來言歸正傳;
膠著的戰況,其實不好畫。因為要顯現出那種張力又要不沉悶,非常困難,漫畫雖是文字和圖畫組成的產物,但給人的感受絕對不是一比一的平分秋色,實際上對閱讀者而言;圖畫的感官接受必定比文字來得大且容易。
陳某作品字的比重算很高,遇到官渡這種僵持局面時,字的比例就感覺上就變更多了,所以這幾集畫的官渡其實都不好看,沒有任何爆炸性的突破,而是太多不解其意和迂迴的對話和計謀,雖說那正是閱讀陳某漫畫的魅力,但是一旦多起來還是滿令人頭昏眼花。


不過;原本官渡就是這樣的。
官渡之戰不是像電動還是歷史課本上寫的那種「曹操在官渡之戰擊敗袁紹」那樣畢其功於一役的簡單描述而已,這場戰爭雙方徹底動員,物資與人力都緊繃到了最大的極限,戰線一路拉長延後,彼此為了攻破對方而不斷改變進攻的戰術,官渡是一場殘酷且大型的消耗戰,沒有得到決定性的成果確保優勢之前,就是兩方的互耗,誰能耗到最後誰就可以獲勝,但這耗損的過程才是最恐怖的,場場戰爭考驗著戰士的體力、而無法得知結果的壓力也會讓戰士感到焦慮且難以承受。
到了那時候,只有兩種情況,資源多的以逸待勞、資源少的迫切求戰。
以官渡的局勢而言,袁紹的資源是優於曹操的,但顯然還不到以逸待勞的優勢,所以依然需要決定性的勝利,而對曹操而言,更是如此。


到底那個決定成敗的決勝點何時到來?故事在鋪陳著、而身為讀者的我也在等著。
火鳳在經歷了兩三集互有來往的官渡攻防戰之後,總算在第四十一集的最後預告了官渡之戰勝敗的轉戾點--烏巢之戰。


看到袁方說要在烏巢燒死曹操時,我真的沒有太大的驚喜。




應該說,我知道這件事情的發展,本來就是如此吧?火鳳一向強調奇計與算計,閒與反閒、計與反計、死與假死;這些在火鳳裡已經是很讓人習慣的安排,早已不足為奇了。
因此,老是以抄家之仇來進行反間計的司馬懿,就是陳某抓準了這虛虛實實的模糊地帶來運用的方式,司馬懿可以一再地把報仇放在嘴邊來為曹操進行反閒,同樣地他也可以利用別人早已看出自己反閒者的這一點來個以真亂假。
袁方肯定是能夠看出司馬懿的打算,畢竟他可是水鏡門下一奇,更何況在司馬懿搞鬼撂倒了劉虞和呂布之後,如果還沒看得出來,那也真愧對奇人之名了。所以他利用司馬懿的反閒再進行反閒,讓司馬懿引薦許攸來到曹操門下,如同袁方所預告的,要在烏巢燒死曹操,許攸過去的目的就是要向曹操獻上烏巢之行的策略。


看到許攸的出現與目的,我心裡想到的是另一部關於三國的漫畫「蒼天航路」,因為「蒼天航路」也是由許攸假意投曹建議曹操襲取烏巢而使官渡戰局反轉。
許攸投曹是假、但曹操襲烏巢而獲勝卻是真實的發展,在「蒼天航路」中省卻了計謀的利用與對決,而直接訴諸於力量,許攸獻策、而淳于瓊力阻,目的都是希望引曹操入彀,但是曹操卻以青州軍強大的戰力和敏捷的機動力突入烏巢瞬間斬殺了淳于瓊,並在因主將之死而大亂的烏巢放火燒糧、再配合步騎兵於恐怖氣氛中屠殺了烏巢所有的兵將,進而獲得決定性的勝利。


火鳳看來也打算採取這種弄假成真的發展,不過火鳳和「蒼天航路」是不一樣風格的漫畫,火鳳比較刻意表現的是計謀,所以後面的發展,恐怕還很難說。也許許攸並非假投曹,而是和司馬懿串通好的,就像當時的魏續一樣,但換個角度想,這種小把戲應該瞞不過袁方的吧?所以也許袁方會算好這一步,再進行什麼樣的計策才對…而曹操方面,郭嘉和司馬懿也不會這麼簡單地就不堤防許攸的投靠吧?也或許他們早已設下了什麼計謀在等著…


總之火鳳的看點就在這裡,儘管我們都知道烏巢一戰絕對是曹操獲勝,但是結果不變的話,究竟這中間的過程如何,那才是重點吧。


雖然我覺得這過程應該不會帶給我太大的驚喜。
是說;火鳳四十集看下來以後要再有什麼激情與驚喜,實在也很困難了,我已經無法用一種期待後續發展會如何的興奮情緒來看待火鳳,並不是火鳳差勁,也不是說我看透了它,而是很習慣了。
習慣了它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設想。


可是即使已經習慣了,但我還是繼續閱讀火鳳,只因為讀火鳳,也成了一種習慣。而等待著看它那些明知結果如何但依然錯綜複雜的過程,因為那也變成一種習慣。


不管怎麼說,就等著看烏巢之戰吧。


文章即將完成的尾聲,回頭看看發現自己其實寫了不少和火鳳無關的廢話,與其說是火鳳的感想,變成像是自己對於官渡之戰的想法了。
是說;不知道接下來的第四十二集,我還有沒有辦法寫出心得來。


總之,到時候再說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