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上麻由,已經四年了。
除了第一年的五月二十四日以外,從第二年開始每年五月二十四日都會寫一次紀念,真不知道還會再寫多少次、真不曉得寫到哪一次的時候我會寫不出來啊。
到那時候一個可能是我不再喜歡麻由了。不然就是我已經江郎才盡,對寫網誌感到厭煩疲倦了吧。


事實上…本來這一次不太想寫的。
不是一開始就決定不寫,原本就是計畫要寫,而且也一直在腦中構思了很久,然後打算利用這個月的前二十三天一天寫一點,這是四月中旬我就已經想好的事情,不過到了五月的時候,我改變了主意,猶豫不決、遲遲沒有下筆,最後決定放棄不寫了,接著我就慢慢地把所有在四月時已想好要寫的忘掉。


因此先別說是不是還喜歡麻由,還是不是年復一年地紀念這個週年了。
我本來就打算放棄,跳過這第四年,而等到明年五月時的五週年再說,若是我那還是仍然喜歡著麻由,我就寫一篇五週年紀念文來紀念。


並不是我不喜歡麻由了。
是因為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很鬱悶。
為什麼不好?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只覺得很空虛、很煩悶,有點喘不過氣來。
我想與其說不知道,或許說我是知道的,只是太多太多原因,簡單的複雜的全都糾結在一起,看不清楚,無法分辨了。


越來越無法控制情緒了。
以前可以笑笑地看過的事情,現在卻無法忍耐。
原本應該是沒啥感覺的情況,火氣卻很容易上來。
前一分鐘還好好的、下一分鐘卻可能為了一句話就翻臉。


我很盡力地去克制,但是效果越來越不好,所以就想說要暫時拋開一切,好好地冷靜一下。
剛好時間點就是在五月,在二十四日之前。


如果…
如果我真的決定這樣做,當然不用寫了。


但是在最後我還是忍不住了,總還是很希望能夠紀念這個週年。
反正不過只差個五天十天的,就延期吧。至少等紀念完再走。


不過很可惜的是我早把自己想了半個多月的內容給徹底忘光光了。嗯…是我自己決定不寫的、卻又推翻了決定,而事到如今卻反而無言,那可以說是我出爾反爾的報應吧。


說真的,「四」這個數字是有點尷尬,華人不太喜歡這個數字,因為和某個字同音。也很少人慶祝四週年,一般都是滿整數的一或十。而二也會特別紀念,因為一是承先的話,二就是啟後,沒有一就沒有二,二也有延續性的隱喻。三的話也還好,三跟五也是常被特別提到的,尤其是五,因為那是滿整數的一半。
說到「四」,就想起我慣用的這個 ID,是取自日文漢字的訓讀與音讀的合併念法,當然這時不用太去計較文法問題啦,不過我的「YON」拼錯了,所以常常有人問我說;你很喜歡「四」這個數字嗎?然後我就得再解釋一次當時是拼錯而將錯就錯了。所以我很不喜歡告訴別人自己的 ID 由來,因為老是在解釋這種事情感覺很丟臉,尤其又碰到日文有點成就的朋友常常會義正詞嚴地告誡;作為名字按常規而言,不能同時使用訓讀加音讀的念法,於是我又得滿頭大汗地說給他了解當時自己實在是如何不懂才鑄下此等的錯誤。


做事情還是得三思而後行,謹慎再謹慎啊 ( 搔頭 ) ~~
就為了一個 ID 的字拼錯,到現在我還得為這個自己出的包來收拾善後。


其實我也是年紀越大就越搞不懂自己當初為甚麼會取一個涵意這麼娘的 ID…


現在想想,喜歡上麻由的第四年,波折這麼多,大概也是因為「四」這個數字跟我的磁場很不合吧。
從去年五月二十四日到今年的五月二十四日,這對我而言的所謂「第四年」,其實麻由的發展是很不錯的,有 SP、還出演了一部多拉馬。對於我這個等了三年多的麻由飯而言,這一年的表現實在沒有什麼好怨尤的了。
不過有太多不如意,也是在這一年發生的。大大小小林林總總實在是說不完了,當然最痛的就是去年九月的那次打擊了。事實上那到現在還影響著我,把我的熱情與志氣都徹底澆熄,一直想告訴自己忘了它,並不是什麼都沒了,還有許多可以再一次找回來,可是我已經喪失那種找回的鬥志和守護的決心,這樣真的很沒用,可是我卻怎麼樣也振作不起來,一直很在意而無法不去在意,想忘都忘不了,最後我只好坦白地告訴自己;承認吧,你是永遠都忘不了的,並且無法釋懷。
那大概也是近日我鬱悶的原因之一吧,不時地總會自責、後悔到難以自己地想哭,但是卻又總是帶著空虛與失落的心情頹廢地一天過著一天。


過去有過幾次,這種難過的情緒浮起時,我有了一個很可怕的念頭;只要不要繼續喜歡麻由就好了。
只要不再喜歡麻由,那過去這些事情就不會構成傷害,也就失去了在意的理由,於是我也可以振作起來了。是的,我真的這樣想過,想要放棄喜歡麻由的念頭。
我覺得很慚愧,是自己沒用,卻想要用這種釜底抽薪的方法來斷尾求生,實在非常對不起麻由哪。


不過還好的是,我最後依然沒有辦法做到…不喜歡麻由。
雖然曾有這樣荒謬的想法,不過我發現;比起在難過的情緒中輾轉糾結的這件事,要我不喜歡麻由是更讓我無法自痛苦糾結中解脫。
我這個人什麼長處都沒有…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喜歡麻由了吧。而這個長處也阻止了我,沒讓我做下傻事。


以前剛喜歡上麻由的時候,我曾這樣想過。我想變成一個很棒的麻由飯。
那大概是加入論壇半年以後冒出的想法。


應該這樣說;我希望在這個圈子裡,讓大多數的人知道有我這個人物。
不是說得很有名,但至少希望在提起麻由飯的同時,自己也會被順便提到。
我沒想過要變成名人,之所以會希望被人知道,是因為如果在那個時候,我會感覺到自己和喜歡的麻由達成了某種連結、留下了某種紀錄,也就是種證明自己曾經有過的存在吧。


不過我想,不管再怎麼說這聽起來都像是狡辯啊,一種掩飾虛榮心態的夸言詭辯,就算把動機說得那麼正大光明,不過結果看來根本不是這樣啊。
是的,我也這麼覺得。


就是這種不良的心態與卑鄙的出發點,所以才會在第四年的時候遭遇到這些事情吧。
那是報應吧,懲罰我的其心不良。


為什麼是我呢?在這一年裡我一直這樣想。
但就在這一年結束前的這幾天,我知道了。
不為什麼,本來就該是我啊!
這是懲罰,懲罰懷著不單純動機的我。


所以儘管在難過、在意、痛苦的心情中糾結,那也是我該承受的吧。


現在的心情,像是一種放逐,我把我自己給放逐到了某個遙遠的、空白的角落,是心靈上的追放,流放到情緒的邊疆,一步步的自己從那裡再走回來。
或許是因為我走得太遠了,所以;還離得很遠、還沒找到回家的路,失去了一部份的心遺落在遠方,所以才總會覺得有什麼沒有被填滿,因而感到了不明卻真實存在的鬱悶了吧。
儘管如此,我覺得我還是得要進行這樣的放逐、而且要自己走回來,因為這是我懺悔贖罪的方式。


我本來不是想要寫這些的,但是我忘的太過徹底,已經忘記本來要寫什麼。


不過,也好。
就把這些對不起麻由的一切,坦白地將它說出來也好。
第四年的周年紀念文,就是我的懺悔,懺悔我那些不該有的荒唐念頭與想法,還有那立意不良的動機。
以此希冀能求得女神的原諒吧。


希望新的第五年我不會再有那些荒謬的妄想、也沒有再多的壞念頭,真正地做到,只是單純的喜歡麻由和支持麻由。
既然立下如此的願望,我想第五週年的紀念我不會缺席的。


明年、西元兩千零一十二年五月二十四日,我一定會再寫一次紀念的文章。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