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今天是七月七日,麻由參演的 2011 年富士 CX 七月期夏季新番木十「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就要在今天晚上台北時間 21:00 ( 日本時間是 22:00 ) 首播。
我是很想寫個一篇關於這部劇的新聞消息和感想,但想了很久卻寫不太出來。
可是我又很想在這天留下一點什麼…所以前段時間寫好的這篇生物,就被我在這時間放上來了。
本來我是打算到下禮拜再發的…但我真的沒預料到自己這篇文章會寫失敗。
很可怕的一種感覺耶,寫不出關於麻由的感想。
以後這種情況越來越多的話,我的網誌大概真的不是暫停更新,而是得收起來了唷。
總之先看完這部木十再說吧。


現在轉回正題來談生物、也就是這篇文章的主題;歌曲「コイスルオトメ」吧。這首歌是生物的歌曲中我最喜歡的其中一首。
關於生物的歌曲,我大多是以 09 年後發行的單曲及專輯為題的心得感想。單單一首歌的心得只有最剛開始認識生物時的「茜色の約束」和「花は桜 君は美し」兩篇。事實上那時候我還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喜歡生物,但很喜歡這兩首歌,卻是很確定的。


在那兩篇之後的第三篇就是置頂文了,那時候的我已經確認自己喜歡生物。


喜歡「コイスルオトメ」,那是在寫完這篇置頂文以後一段時間的事情了。
並不是說之前不喜歡,當然還是喜歡的,但情緒沒有那麼地強烈。稍微推算一下,那大概是 09 年年底時的事。我大概是 08 年年底喜歡上生物的。也就是說,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我才對這首歌有了狂熱的喜愛。


如果不是;因為「茜色の約束」和「花は桜 君は美し」我才認識並喜歡上生物的話,也許我最喜歡的歌就是「コイスルオトメ」了,只能說確實世事有個先來後到,最初永遠最美,這兩首歌是我的最初,所以對它們感覺的獨特始終不是其他生物的歌曲可以比擬。但換個角度說;正因為「コイスルオトメ」是除了它們以外的最愛,所以也更可以得見這首歌對我而言是如何的不同。


所以雖然我在那篇置頂文裡已經有提到了「コイスルオトメ」,但我一直想再寫一次這首歌,以那喜歡上生物一年後才喜歡上這首歌的心情,再寫一次。
我知道這實在是太亂來了,可是這次,我想放縱自己的任性。


一首歌必須經過一段時間才會喜歡上,這在生物的音樂中並不少見。


事實上我也是經過了好幾個月的反覆聆聽才建立起對生物的喜歡。最初只是為了那兩首歌才去聽整張專輯的,而當時也覺得除了這兩首歌,其他都很普普。
可是,時間醞釀了改變,其實我不解的是;既然覺得普普,為何我還是耐心地反覆將整張專輯聽了好幾個月?對此我不能不說是種命運安排,彷彿冥冥之中有種力量和聲音要我耐著心去聽生物,似乎是知道我一定會喜歡上他們的音樂。


要花時間、要耐著心。
生物音樂的特點莫過於此,隨著時間會發現更多自己之前沒發現的,會感覺越來越多心情隨著音樂產生共鳴。


「茜色の約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是聽過很多次以後才喜歡上「茜色の約束」,不過那段時間,沒有「コイスルオトメ」來得長來得久。
我以前也並沒有覺得「コイスルオトメ」不好聽,事實上這是很好聽的一首歌,但就差了那麼一點微妙的什麼感覺而不能稱之為「喜歡」,最多只能說是欣賞,只是單純客觀地覺得那真是不錯啊,但就是缺了一點什麼,現在回想起來,我想並不是缺少,而是我一直沒有感覺到而認為並不存在吧。


是直到我聽到了生物在インディーズ時期、也就是獨立製作出版的地下樂團時期演唱的「コイスルオトメ」以後,才找到了那以為沒有的那個微妙的「什麼」。
那是收錄在 05 年「人生すごろくだべ」的版本,記得還是曲目的第一首歌吧。第一次聽到時我是很感到意外的,因為我覺得很熟悉,但是我卻想不起來。這首歌後面一定也有再編曲重新發行過,我很肯定這件事情,但是是哪一首?生物在加入 EPIC 以後是哪一首歌;從第一句就能夠讓我提起心情並且感受到無法言語的心旌搖撼?我想不起來,真的想不起來。


答案一直到我放棄去想而直接看歌名以後才恍然大悟。
コイスルオトメ


インディーズ的「コイスルオトメ」與後來的「コイスルオトメ」最大的不同,就是完全沒有前奏,而就是這一段前奏的消失,讓我完全想不起來到底是哪一首歌。因為我一直往沒有前奏的歌曲去想像,而「コイスルオトメ」的前奏有將近三十秒吧,而且它的混音和編曲比起獨立出版時期也豐富很多,變得悠揚且溫柔。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對更前面那個樂器只有口琴和吉他的極其單純伴奏特別有感覺。那時候的聖惠唱功也不如現在演唱「コイスルオトメ」那麼地平穩滑順,反而是時高時低的、凹凸不平的不穩。


但我卻被這樣組合起來不完美又不協調的「コイスルオトメ」給征服了。


在那之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反覆回放著獨立時期的這首歌,一面不停地思索著;
為什麼相較日後的成熟,反而是日前的青澀更吸引人?
為什麼我之前從沒注意到它有這麼令人感動的情緒充斥在音樂及歌聲中?
我以前真的有認真地理解過這首歌嗎?
我曾經停下腳步細細地聆聽過嗎?
這首歌訴說的是什麼,我過去是否一直只是感覺到很片面的心情呢?


於是我又回頭重新聽了一遍 EPIC 時期的「コイスルオトメ」。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コイスルオトメ」的啟蒙、亦或是影響呢?總之,我終於找到那個之前自己所認為缺少的「什麼」~~
一旦找到了微妙的感覺之後,對這首歌的熱愛就無法抑止地逐漸膨脹了。


走過街頭演唱、獨立製作發行、地下樂團表演形式的生物,有太多音樂作品在加盟 EPIC 之前就已經創作和演唱過,也因此生物的音樂可以以此作為分水嶺來欣賞,一般來說;インディーズ時期的音樂大多充滿了某種青澀的表演技巧、還有嘗試著如何讓曲風成熟穩健的企圖,聖惠的歌聲也沒有像現在那樣可以統一地盡量保持在某個音域裡,在某些需要高一拍或拉尾音的轉音表現上時常會跑掉,好像你在寫字時有人推了一下你的手臂讓要下筆的那一劃撇到旁邊去的突兀。簡單地說就是整體情況還不穩定,歌聲和音樂伴奏的配合上相當不平衡和不合諧。
可是奇妙的就是,和以後相較起來不成熟的前期,卻也是生物風格的培養和萌現,也因此這些不完美的表現,倒成了我這個生物飯珍惜的特點。
因為經過磨練的穩健合諧雖然好,但那相對的也是種技巧熟練的表徵,就好像一個人在社會橫衝直撞久了以後會收斂了叛逆、磨圓了稜角。
相比起來雖然過去比較尖銳、不協調,但卻是種未經修飾的真。對我來說;那就是我覺得生物前期這三張最珍貴的地方。


以前唱過的歌曲,在後來重新唱過以後,都有著這樣磨得光亮的成熟表現,身為一個生物飯,看到他們的成長與進步當然是很高興,但同時也可惜著那份尖銳的真已經不太能看見了。


只有一首歌例外,在它的身上你能夠同時看見過去的真、日後的完熟;就是「コイスルオトメ」。然而,並不是說這首歌的兩種版本一模一樣,而是兩般滋味皆存,只是比重不同。
前期的「コイスルオトメ」當然最多成份的是那份無瑕的真,那種處在年輕世代的長吁短嘆、連天雨都是為自己的情傷在落淚的無邊哀愁,盈滿了太透明太直接的傷感,少了婉約隱喻的嘆息而更多了因為年輕所以直率敏感的青春氣息。
而後來 EPIC 時期的「コイスルオトメ」少了很多過去曾經的年少率真,那感覺像生物跨過那放肆奔流著的年輕歲月後的再回首,收起了銳利的觸角而改用較為圓融成熟的心態來做出音樂的詮釋,悲傷與眼淚變得如此隱約,彷彿確實失去了什麼而強求徒勞的無奈。


生物從街頭開唱到出道以來所有的歌曲,唯有「コイスルオトメ」是能夠同時在不同的階段,擁有各自的主體,卻還是些微地保留了這些不同階段裡的風味,它們看起來是不像的,但實際上卻是一樣的,但若說是完全一樣、卻又感覺不太相同。
率真與熟練兩種感受乍看之下是鮮明強烈的對立,但卻在彼此的顯像中尋找到自己存在的影子。


其實;「コイスルオトメ」這首歌,訴說的不是這些,那只是我沒有看歌詞,而是直接從編曲和音樂中獲得的心情與感受,實際上這首歌說的是一個少女對戀愛的感覺;


喜歡的那個人怎麼看我?
跟喜歡的人要如何相處?
一點點的小動作都能激起幻想的漣漪。
一句話都可以讓心緒如浪潮般翻湧不定。
無法用更多的話語形容那種喜歡的情緒。


那就是戀愛啊,那些不安與擔憂是戀愛中最痛苦也最美麗的地方了。


在我的感覺中,地下樂團時期那種直率與這首歌的訴求最接近,惶惶不安的揣測轉化成那種說不出口的愁,那麼地直接易懂、如此地敏感袒誠,帶有一些察覺到的歡愉、卻有更多對戀愛的不安。
後來加盟 EPIC 再重唱過後,就不太能發現到那種歡愉與不安夾雜在一起的複雜味道,而是更強化了心中對於戀愛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憂愁。或許就是因為那一些歡愉缺少了、不明顯了,所以在那一年多的時間裡我才始終錯過了這首歌的韻味了吧。


這首歌無論是哪個版本,我最喜歡的地方都是是聖惠唱到「運命の人よ、白馬の王子様よ」的時候。
這句歌詞我很早就知道意思了,因為唱得很慢、而且很容易聽懂,那兩句話的意思是:
「命中註定的人啊…白馬王子啊…」
有人跟我說,當他聽到這兩句覺得實在太搞笑了。可是,我不懂怎麼會搞笑呢…明明是一句很深情很感人的話啊…我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夠確認那所謂的「命中註定的人」?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出現,即使是在熱戀之中也不一定會有這種強烈的預感,但是這首歌裡的少女卻找到了那個
「命中註定的人」。也許是覺得那句「白馬王子」很搞笑吧,因為還期待著白馬王子是一種很天真的想法,但我想如果從一個少女的角度來看,命中註定的人當然是白馬王子了,那是一個最簡單的印象轉化;因為他是「命中註定的人」,當然就是「白馬王子」了。正如同男性不也總期待著女神和公主麼…我們不一定喜歡真正的女神和公主,可是我們所真心愛戀的人就一定是我們的女神與公主。因此;反之,亦然吧?


還很喜歡聖惠用力地唱著:
「好きだよ、大好きだよ」
這段歌詞的意思也很簡單,同樣也是一聽就知道意思的那種:
「喜歡你、好喜歡你」
其實我一直很討厭歌詞太過直接,沒有半點留白餘韻的歌詞。像是我很不喜歡華語歌有一類情歌的歌詞只是一直重複著「愛你」。
我總覺得稍微引喻壓抑一點才更是中文表達情愛的文字之美,而這也影響了我對外國歌曲的感覺,很多歌聽旋律覺得很好聽,一看到翻譯出的歌詞突然感覺就少了大半。
但「コイスルオトメ」就很不一樣。它也很直接、沒有任何隱瞞和抑制,但我卻深深感動,因為它讓我感到了一種在愛情面前任何語言都顯得渺小的巍然。
說再多講更多,就是喜歡啊、就是喜歡而已。
而如果想要在這種情緒上更多地描述,也沒什麼還能再加的。
就是好喜歡、好喜歡啊。


水野良樹 ~~ 團長大人 ~~ 你真的很厲害,真的。
可以寫出這種不管從哪裡切入都能有所體會的音樂與旋律,也可以譜出這麼動人,一點都不豪華卻直擊人心的感動歌詞。


不論生物以後會怎樣,是逐漸沒落了也好、越趨壯大也好。
我都不會忘記「コイスルオトメ」。


雖然它不像「茜色の約束」和「花は桜 君は美し」一樣是我的原點,但這首歌在我的心目中永遠代表著生物精神的最初與現在,是我喜歡生物的力量泉源。


而以後我是不是還能從這首歌窺探到未來的生物,那就交給未來去決定了吧。



文章的最後附上歌詞及翻譯。
找到這首歌的翻譯時讓我很感慨,想當初我剛喜歡上生物的時候,找遍網路也找不到翻譯,只有日文歌詞。不過其實這首歌的歌詞很淺顯,雖然有很多部份一知半解,但大體上的意思還是了解的。
那時候就只能靠自己的破爛日文去解讀這首歌。現在看到歌詞的翻譯不禁要感嘆生物真的是紅了,越來越多人知道他們,所以也越來越多厲害的粉絲朋友以自己能做到的方式去支持生物和幫助大家了解生物。
此一時、彼一時也,思及這兩年中間的經過,不知道心裡驀然為什麼有種景物依舊、但世間已然不同的嗟嘆。



いきものがかり コイスルオトメ ( 戀愛中的少女 )
作詞:水野良樹
作曲:水野良樹
翻譯:小胖、NI


つのる思いを打ち明けた 大きくうなづいてくれた
說出對你日益增長的愛戀,你大力的點頭表示同樣的心情
初めて握る左手は  あたしもよりふるえていた
第一次握著你的左手,抖的比我還要厲害
 
恥ずかしがり屋のあなたは いつもやたらと早足で
又害羞又內向的你,總是腳步很快沒有方向的亂走
スキがあればしゃれつこうと たくらむあたし悩ませた
如果喜歡就該向你撒嬌,但該怎麼做才好,讓我很煩惱
 
「運命の人よ」
「命中註定的人啊」
「白馬の王子様よ」
「白馬王子啊」
あなたはまた照れて 聞き流すけど
雖然你又會害羞,裝作沒聽見
 
カンジンなことは ちゃんと伝えて欲しいんだ
好想讓你知道你對我是多麼重要
どうしようもないくらいに 好きだから
沒辦法,就是這麼喜歡
 
ゆっくりと ゆっくりと あたしを抱きしめて
慢慢地,慢慢地,緊緊地抱住我吧
微笑む あなたの 鼓動はリズム
你心跳的節奏在微笑著
 
好きだよ 大好きだよ いつまでもいっしょ
喜歡你,好喜歡你,不論何時都一樣
恋する あなたには あたしだけなの
能讓你戀愛的人是不是只有我?
 
いつしかあなたの横顔 のぞくことがすきになって
不知不覺變得喜歡偷偷看著你的側臉
気付いて赤らむあなたに キスなたる怒られた
你發現被偷看後臉紅著,被我求吻而緊張著
 
ほんとうたまに ギュッと褒めて欲しいんだ
其實偶爾,想要被你稱讚
あたしまたはしゃいで 舞い上がるけど
雖然會開心的手舞足蹈
 
コイスルことが 素直にわかってくる
戀愛這件事,讓我清楚地明白
くやしなるくらいに 好きだから
就是無怨無悔的喜歡
 
ゆっくりと ゆっくりと この手を導いて
慢慢地,慢慢地,牽引著這雙手
あたしとあなたの 素敵なメロディ
我與你的美妙旋律
 
好きだよ 大好きだよ どこまでもいっしょ
喜歡你,最喜歡你,不管到哪都一樣
恋する あたしには あなただけなの
讓我戀愛的人只有你
 
ゆっくりと ゆっくりと 両手を突き上げて
慢慢地,慢慢地,舉起雙手
愛しい あなたに 届くよメロディ
將這美好的旋律傳達給最愛的你


好きだよ 大好きだよ 何度でも言うよ
喜歡你,好喜歡你,不論要說幾次
あなたに そうあなたに コイしてるの
親愛的你,你也戀愛著嗎?
 
ゆっくりと…  届くよメロディー
慢慢地… 傳達這美好的旋律
好きだよ 大好きだよ いつまでもいっしょ
喜歡你,好喜歡你,永遠不變
恋する あなたには あたしだけなの
能讓你戀愛的人是不是只有我?
あたしだけなの
是不是只有我?


※以上歌詞轉自網路,感謝翻譯的兩位大大。


 


EPIC 時期的「コイスルオトメ」:



 


インディーズ 時期的「コイスルオトメ」: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人物
  • <p>女主唱唱現場很厲害 , 可惜沒有來過台灣開演唱會 .</p>
    [版主回覆11/24/2011 22:30:04]確實很可惜,我也一直在等他們來台灣。
  • 澎澎
  • 好想按推或讚之類的啊!!<br>為什麼aki總是可以寫出對iki或對他們的歌那樣深入的解析呢!!<br><br>手機裡也放著兩首不同版本的コイスルオトメ,<br>每次聽完其中一首後就會想放另一首來聽~<br>&quot;這就是iki啊~&quot;心中想著~<br><br>aki放的pv順序是不是有錯啊?<br>我是看頭髮長短來判斷的啦~<br>下面短髮的才是獨立時期的?上面長髮是EPIC時期的?<br>哈~連我自己都搞混了
    [版主回覆07/08/2011 22:55:40]<p>嗯啊 ~~ 謝謝妳的誇獎,這樣說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quot;</p>
    <p>欸 ~~ 真的放錯了,我現在才發現,謝謝提醒喔。<br>不知道妳有沒有聽過聖惠在電台上演唱這首歌呢,一樣也很好聽耶,只是我找不到那視頻可以給妳看,真可惜。</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