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集終於把劇情往洋貴和双葉以外的人身上放了。
前兩集雖然或多或少有提到,但都是一筆帶過。現在想想,那就是所謂的伏筆和佈線吧,而現在,就是收網的時候了。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7月21日
章 回:第三回
    お母さんだから…
收視率:7.4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西口/林谷健矢
    平田/桜井聖





想像其實遠比事實會來得讓人難以承受。
事實也許很殘酷,但終究是事實,就算如何無法接受,始終無法改變,有一種實體的能夠悼念的痛苦可以作為依憑。
但想像就不同了,它是未知的、不確定的,可以發展到無限大;包括了傷痛、包括了仇恨。


洋貴的母親──響子就是這樣。
一個母親無法忘懷死去女兒的痛苦,我覺得是正常的。
一個母親不能容許加害者安穩生活的偏頗心態,我也認為這是必然的。
但這些都不是響子「眼淚已經流光了」而走不出來的主要原因。



在這一集,双葉和響子相遇了。響子並不知道眼前這個化名為坂東咲的女子,就是她怨恨的三崎家人。某種如果女兒亜季還活著應該剛好和面前女子差不多年紀下的莫名親切感,使得響子在双葉面前透露出自己的悲傷與恐懼。



我一直不懂的是,響子提到亜季時總會一再提到亜季的短裙,還有膝蓋。
該怎麼說呢…我覺得那不正常,一個母親在思念女兒時為什麼會一直想到這個?在我的想法來說,短裙子和膝蓋這兩者加起來,似乎有些異色的暗示,並不是說它本身帶有性慾的意指,而是它很容易讓人感到某種不尋常的關乎性的聯想。


直到後來双葉醒悟這其中的涵義,而對洋貴說明時,我才恍然大悟。
響子一直在意的是,女兒在死去之前有沒有受到性侵害,可是她不敢提出這個疑問、也不敢去面對結果,寧願裝做什麼都不知道,也許最初她認為只要不去想,讓疑問停留在這個無法獲得解答的階段,雖然得不到真相、但也相對避免掉可怕真相帶來的傷害。
可是這個疑問卻一直放在心底折磨著自己,響子沒有想到的是;因為無法得到「是」與「不是」的堅定事實,反而讓想像更加無邊地擴展,她怎麼也無法像最初自己所認為的,讓所有事情到此為止,而是一俓地在最壞的可能裡鑽牛角尖。



双葉跟洋貴說起這件事情時,並沒有馬上獲得認同,但是双葉這麼說了:
「因為她是母親!不是父親,也不是哥哥。」



也許新時代的女性不喜歡我這麼說,但我真的是這麼認為,女性有種別於男性的母性本能,所以雖然双葉沒有當過媽媽,但她還是能敏感地察覺到響子的心思,或者說不管是媽媽還是女孩,在某些本質上是相同的;那也許身為母親、也許身為女人,總之確實是因為那相同而能共通的心情,使得双葉瞬間理解響子的痛苦是源自於何處。


在這之前,洋貴一直認為,母親沒有原諒過身為哥哥的洋貴,在那一天拋下了妹妹亜季,讓亜季因為獨自一人在外遊玩而慘遭不幸。
洋貴對這件事情感到非常後悔,以致他不斷地向母親道歉。在洋貴的想法裡,若不是因為自己跑出去,和哥哥一起玩的妹妹,是不會被殺的。所以他覺得,對總是說著對不起的洋貴而回答沒關係的母親,其實不是真的打從心底原諒了自己,因為;
「真正沒關係的時候,是不會說沒關係的,是吧?正因為有事,所以才會說沒關係吧。」



我覺得這句話有點白馬非馬的詭辯,聽完他這麼說以後,我的想法是;洋貴之所以一直認為母親未曾原諒他,其實是如果不去這麼設想,心裡就無法釋懷。
把「沒關係」當作是一個禮貌及善意的回應,而不願去正視背後真正寬容諒解的涵義,洋貴對自己的自責,毋寧地是一種贖罪,丟下妹妹釀成意外的贖罪,在給親人們自己有「罪」而受「罰」的正當理由時,自己才能因此找到繼續活著的理由吧。


不只是洋貴,其實所有牽涉這件事的人們都很自發地給自己安上「罪」的原因與「罰」的意識:
双葉父母逃避面對受害者,不斷地搬家遠走。
双葉認為若是哥哥殺了她,也許亜季就不會死了。
響子覺得是因自己忙於工作而疏忽對女兒的照顧,才造成了悲劇。
諸如此類,我覺得都是像洋貴這種心理吧…如果不找到一個理由責備自己,就很難去面對世界,我們或許可以說是他們自己太過地去自我糾結,模糊了事物的實質,但本來這就是種感情用事的情況,情感原本就該大於理性,明知會如此反覆地纏繞在這事情上,可能因此找不到真正的出口,但或許那種迷亂和糾纏也就是他們在面對這場悲劇時,所唯一能夠選擇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方式,那罪惡感如此無謂,然卻不得不然。


事實上,真正最該有「罪」的原因、「罰」的意識的人,應該要是兇手三崎文哉才對。他殺了一個女孩,十五年前做下一件這麼可怕的案件,徹底地翻攪了兩個家庭的生活,至今仍然深受影響而無法自拔,但是受到保護管束以後,他卻很安靜地窩在鄉下種水果,沉默地閉緊一切的訊息,拒絕任何事物進入、也不願吐露出任何事情。
到目前為止,這個角色還是謎一般,雖然有一點透露,但還是讓人摸不太清楚他的底,到底他在想什麼,為什麼這麼做,也沒有得到答案。



也許只能很俗套地說;期待下回分曉吧。


這三篇日劇心得都不能免俗地想提提三崎文哉,因為我真的很被這個角色的憂鬱氣質吸引,而他什麼都不說的模樣,總讓我不自覺地想窺探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