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忘記更新了…囧。
這張圖是演双葉的満島ひかり,既然用過男主角瑛太來做頭圖,也該換一次女主角才是吧。



是說這部日劇也到了後段,已經第八集了,可是我總覺得以後的發展還是很難捉摸。
有的時候不覺得已經看了八集,感覺上還是像在看第一集時一樣。
是因為節奏太慢而且故事性沒有太大的驚喜度可言的關係嗎?總感覺第一集和第八集中間的過程,短得好像沒幾集一樣。
有某種不知不覺沒有多少就快要結束的感覺,它不像「Q10」每一集故事都獨立鮮明,所以有很強的階段性,它是一個揉合在一起的整塊、整體,分切成一小塊一小塊慢慢上桌,等到上到最後幾塊的時候,才發現這餐飯就要吃完了。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8月25日
章 回:第八回
    それぞれの覚悟
收視率:8.8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医師/川渕良和
    看護師/穂花
    刑事/井上肇
    刑事/千葉誠樹


 


任何文字與影像的作品都有一個定律;即將被收掉的角色,會在這之前有出人意料的自白,或者是故事會突然有一段把重點放在他身上。
當然這個道理並非顛撲不破的,並不是所有有過這類安排的人一定會死,所以更準確一點地說;該是領便當的角色,大多會經歷過這個過程。
這個過程最常見的就是戰爭片,往往跟同袍回憶起家人的隔天一定戰死、侃侃而談戰爭結束後夢想的隔天一定戰死,還有一種更快的是在戰場上跟同伴打氣一定能活著回去的人,一離開畫面馬上就倒下了。


所以感動是如何建立的,除了劇情本身以外,其實大多都透過類似這種催淚的手法。


我對這種定律印象最深的,是十幾年前看的動畫「マクロス 7」中的一段;
一個我已經忘了名字的士兵,在閒聊間跟卡姆林提起了家中的妻子,而後就在戰場上捐軀了。
在退敵之後,握著同袍遺物的卡姆林去見了那個士兵的妻子,巴薩拉在頂樓唱著「REMEMBER 16」,輕快的旋律與明亮的歌聲,卻帶著一點愁…


於是日後看到類似的過程,我的耳邊總會響起「REMEMBER 16」。


在看這第八集時,我就想起了這首歌。


孩子要怎麼樣才會讓父母感到幸福。
文哉工作的農場老闆草間五郎這麼說了:
「活得比父母長壽」
希望在自己闔眼之前,看到孩子還好好地活著,僅只如此就感到了幸福。


這樣的對話言猶在耳,不幸的意外卻又再發生了。
文哉再一次無法控制的兇性,打破了草間的幸福,雖然女兒真歧沒有死,但在失去意識的情形下,等同於停止了成長,即使還是活著,但已與草間所期盼的長壽是完全不一樣的意義了。



我覺得令人遺憾的是,原本看似已經慢慢好轉的情況,因為文哉的再犯而毀掉。當惡耗傳出時,又一次撕碎了深見與三崎兩家人的心,三崎家再次成為了加害者,背負了更沉重的罪惡感,深見家則是被強迫性地回憶起仇恨與傷痛。
而且除了他們之外,又加入了新的受害者草間一家人。


本來努力找回的諒解與愛,經由這次的不幸,消失了。
在上一集和善地與双葉談到未來的洋貴媽媽,在事發過後,看著双葉的雙眼又換上了過往那仇恨的執著。



文哉知道自己造成的傷害嗎?
我覺得他也許知道,可是一定並不深刻,因為他還是只想到自己,把罪過推給別人,推給他的妹妹双葉,認為是双葉拒絕與哥哥一起走,才導致他殺人。



双葉在遇到洋貴時也是這麼說的,我在想那時候的她是不是想到了哥哥小時候掐住自己脖子而又鬆手的往事,因為這件事讓双葉有了若是當時死了,亜季或許還能活著的錯誤想法,而這一次的情況,又是如此了吧?



不對,我覺得不對。
不管是双葉的拒絕、還是洋貴認為的;如果三崎先生能早點面對責任找出文哉的這些原因,都不對。
若是這些理由能成立,那麼我也可以說;是因為紗布的挑釁和真歧的排斥惹動了文哉的兇性。但當然不對。


真正錯的人,是文哉。
殺人的是他、傷人的也是他,人要負責任,而不是都推到別人身上。
這個故事中的任何人都能夠去設想各種「為什麼會這樣」的原因,唯獨他不行,因為對他們來說,必須要能夠從不幸的成因裡尋找到救贖自己的理由,可是始作俑者的文哉,除了謝罪、除了懺悔贖罪,沒有給自己開脫罪業的資格。


在洋貴媽媽面前,文哉一樣把問題推給自己的病而拒絕承認錯誤,結果被洋貴媽媽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我在想,是該有人給文哉這樣的當頭棒喝,太多在他身邊的人都對他採取包容的態度,想救他、想拉他一把,但事後的發展不得不讓人承認,有的時候該罵還是要罵。


漫畫「新.暗行御史」的文秀曾經說過;即使是肚子餓而偷麵包的小孩,也還是要狠狠地打他的屁股才行



我覺得文哉就是那種認為自己其情可憫的孩子,你說他不知道自己做錯的話也不盡然,但他會覺得這不是自己願意的,而是因為某種無法控制的衝動所造成。
他已經站在受害者的母親面前了,但除了辯解以外還是一句道歉都沒說。
我怎麼都認為這不應該。



有一件事情的發展是我沒有想到的,那就是洋貴與双葉之間的情感。


我並不是一個,認為男女主角一定得在一起的觀眾。
事實上,日劇有很多男女主角之間真的沒有情感關係,而是同伴、家人。
一開始我並不覺得洋貴與双葉會有結果,我始終覺得他們應該會成為好朋友、好夥伴,但是自從藤村五月登場後,洋貴和双葉之間的情感變得微妙且曖昧,直到這一集,洋貴終於對双葉坦白了自己的心意。
可憐的五月,妳成了兩人感情的試金石與發展的催化劑了。


聽了洋貴的告白,我才知道原來真正能打破一切藩籬隔閡的,的確是愛 XD
但也是這時候才發覺;事實上不是只有加害者家屬會想逃離這一切,受害者也會有這樣的想法,不是像洋貴一開始這種刻意遺忘的放逐,而是真正的完全逃離。
加害者背負的罪惡枷鎖很沉重,但是處在正確方向的受害者,事實上也並非那麼想理直氣壯地動用制裁。
我又想起了自己曾這樣的感慨;人真的很悲哀吧,一點都不堅強。
但我也因此而感到溫暖,因為這就是人的可愛之處。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