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前一集麻由強大的存在感洗禮,不能不說在看下一集的時候,會有種胃口被養刁的期待心理在作祟。
這是因為那種如同太陽般耀眼的強烈光芒,真的很久沒在麻由身上看到的關係吧。
更何況最初我被麻由打動,就是因為那種無論如何都沒辦法不去注意的、讓畫面整個亮了起來的存在感,那是我喜歡上麻由的緣由。

 

我當然也很喜歡現在麻由這種內斂鋒芒、曖曖內含光的溫柔存在感,但畢竟這種感覺是很不顯眼很難察覺的,我覺得除了麻由飯以外,應該不會有太多人注意到這一點。
不過我有時也會想;沒有太多人注意到,其實也是我在希望的,或者說我覺得這樣也好也說不定。
這也是某種想把麻由藏起來的詭異心態在作祟吧。

 

好吧,提到了存在感、在前一集令我大為懷念的存在感…
這一集,那樣的感覺又消失了,又回到了現在這個我熟悉的麻由。
但是,沒有關係。
麻由會以這種模樣怎麼繼續成長下去,如何在日後把那光芒四射和鋒芒內斂的光芒合在一起,才是我最期待最關心的…

 

麻由在這一集一共出現了三次。
除了最後一次是超大超華麗的電燈泡加佈景板外,前兩次的出現都很令人讚賞。

 

我覺得和前面不一樣的是;麻由抓住了灯里捲入事件前和捲入事件後不一樣的心情揣摩。
以前的灯里是一個完全不知道痛苦為何物的女孩,也不了解那種在社會現實壓力之下所要背負的注視與言論的心情是什麼樣的感覺。
所以她說要決定自己的人生,在她的想法中,她可能覺得所謂的人生是由自己做主的,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和做什麼樣的事,應該是由自己去選擇的,所以她不會了解為什麼姐姐她們要讓自己陷於痛苦糾纏的泥沼中,在她看來;那是自己拿繩子把自己綁住了。
我沒辦法評論灯里的作法對、還是双葉她們的方式正確,但我覺得有一點我能夠指出,那就是灯里始終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觀點來看這個事件和所有被捲入事件的人,就好像身為觀眾的我們立場一樣。

 

以加害者身分一家的身份來看待受害者,是不能說出感同身受這樣的話。
而關於加害者的痛苦,當作旁觀者的我們更是無法說可以有相同的感受。
灯里的情況,就是屬於後者。雖然她試圖想去了解這個家庭大家的痛苦,也開始幫忙思考;有什麼方式是可以帶大家走出心靈的囚牢,但是即使如此,她的本質依然還是個在事件發生後所以毫無關係的旁觀者,就好像看到溺水的人,你會替他著急而思考著該去哪裡找浮圈和長竿來幫助他脫困一樣,是怎麼樣都不可能理解溺水者那種踩不到底且感覺水正從四周逐漸入侵包圍的恐懼感的岸上者心態。

 

所以前面我所看見的灯里;有只想到自己的自私心態、也有想要了解家人的溫柔解語、還有思考著與家人一起同舟共濟的勇敢堅持。
這都是一個普通的女孩;有不好的一面,同樣地有著良好的一面。

 

但從第二次事件的發生後,灯里這種極為普通的樣子,被未來的不安形成的黑霧給完全遮蔽住了。
在這一集,完全可以看到灯里被遮蔽住後的模樣。

 

我看到麻由這個模樣時,第一個想法是孤獨。

 

雖然麻由在畫面上佔了個好大的特寫,但是我在瞬間感受到的;是一個很大很大的蒼白空間裡,麻由縮在那空間中小小的模樣,那種蒼白與空白是很遼闊而看不到邊際的,但完全不會讓人感到留白太多的空洞,因為,那個大大的空間已經讓縮在裡面小小的麻由給填滿了。

 

這不是強烈的存在感,不是讓畫面亮起來的感覺,而是填滿。
無言的孤寂、沒有聲音的沉默完全佔據住了整個螢光幕,無聲勝有聲,麻由的身影正無聲地寫著孤寂、表達著孤寂這兩個字。

 

我曾經看過麻由的這個孤獨模樣,那種天地間彷彿只剩她一個人的絕對寂寞,在那影子裡看到世界很遼闊空白的一整片地平線,但在那地平線中唯一佇立的麻由明明很小卻讓整個空間變得飽滿的意境;是「日本沉沒」裡那個握著媽媽的手,一言不發的女孩,當初這個畫面曾讓我感到背脊發涼的感動,而今,我又再一次地體會到了這種感動。

 

 

而後來麻由的一個背影,也同樣讓我感到了孤獨。
但我所想到的卻不再是「日本沉沒」裡的畫面,而是小丸子。
在媽媽與爸爸鬧離婚、麻由所飾演的姐姐回答小丸子選擇跟爸爸還是媽媽的時候,握緊手中的鉛筆把妹妹趕走時顫抖的模樣。

 

麻由在這兩段詮釋灯里的要旨;都是一種生活被硬生生剝奪、人生被提前決定的痛苦理解,想要若無其事地過下去,但是卻怎麼樣都無法甩開心裡的陰霾,只能壓抑隱忍著自己的無奈與悲傷。
即使如此,還是有所不同,前一段灯里的壓抑,是種很安靜很安靜的沉寂,是那種你明知道有什麼不對,但是說不出所以然的沉靜。
而這一段,則是種茫然,沒關係怎麼樣都沒關係的壓抑,放棄了一切、不願意去想也沒有期待,只剩下顫抖的死寂。

 

 

我也很喜歡灯里哭著對媽媽大喊的模樣。
同樣是對於悲傷的大情緒反應,我覺得這一集麻由表現得比上一集更好,不論是聲音還是表情都很自然。

 

 

真的很懷念麻由在哭和難過的時候,下巴皺起來的模樣。
我看到這一幕時真的差點哭出來了,那久違的皺起來的下巴…以及雙眼盈滿淚水又轉啊轉地掉不下來的模樣,我超喜歡也實在懷念。

 

就像我之前所說的;在舉手投足與眼波流轉的瞬間,看到了小小麻由重疊在現在麻由的身上…那樣的感動。
這一集太多次讓我想到了過去的麻由、多到讓我感到很難負荷得住,所以我真的忍不住想哭。

 

我感覺這一集是我喜歡上麻由四年以後,第一次情感的宣洩,許多過往熟悉的顫動、新有的體驗,首次交集了。

 

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女生,最後,我只想說這句話。

 

 

當我為了要在網誌上更新這一篇感想而登入帳號的時候,才看到了在「福田麻由子」這個分類後面的數字是九十九。
更新了這一篇以後,就是一百了。
是嗎?原來我寫關於麻由的感想,竟然已經一百篇了啊…

 

說光陰如箭也罷、講歲月如梭也好,人生很多時候不想用那些俗套的言語來形容當下的心情。但某些時候當它真的來到時,卻發現心裡能想到的就是那幾句聽到爛的形容詞。
也許那就是經典名言之所以是經典名言的原因。
總之,我心裡的感覺,確實如此。

 

很可惜,我後知後覺,到現在這一刻才發現。
在這第一百篇麻由的感想,我應該另外寫一篇來紀念才對,但是已經太遲了,事實上我連這一篇文章都差點來不及更新,最後這幾集的感想幾乎是到最後一天才寫好,而且時間越來越逼近。
所以;我只來得及在文章的最後補寫這一篇聊以安慰。

 

我很想告訴自己,還有下一次的機會,還有麻由的下一個一百篇。
不過這時候我想起了當初這個網誌的第一百篇文章,很可惜地不是麻由的感想,而且也沒有特別的寫一篇紀念,那時候我在想;等到麻由的第一百篇,我再來紀念吧,但是我卻依然錯過了。

 

人總是很難從失敗的經驗中學習到教訓,這種詭辯其實也是種責難的格言。
唔…下一個一百篇,我已經無法想像,而事實上雖然覺得很可惜也真的太粗心大意,但我已經不想花費太多心情去追悔,畢竟從去年開始發生了太多事情,後悔與遺憾,我早已嘗到了不知道多少,比這還要大得更多更多,我懷疑自己的心,對於我自己真實的人生的各種遭遇,是否真的已經草木不驚,不再能百感交集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