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了算,加上這一篇,我要再寫三篇感想。如果照我一個月來都是一週更新三篇的進度,可以以此進度順利完成的話,那麼這個禮拜五就可以把「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解決了,那天正好是九月三十日,再兩天麻由的「パンドラIII」就要播了,所以我可能會就接著追下去寫心得了吧。
不過這一次我可能不會一集寫一篇日劇心得,因為真是有夠累人的XD,加上過去曾看過第一部,我得老實說我對「パンドラ」這個系列的期待心理其實並不大,所以我想我可能會只是寫麻由的部份,日劇心得等看完再補吧。
但是記得當初要看這部「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時我也是打這個算盤,但事實上情況卻完全超乎想像 = = ~~


但是現在我不想寫「パンドラ」了,我想休息啊 > < 我不要再挖坑給自己跳了。
XDDD


是說;這一集又沒有倉科カナ了,為了頭圖要放什麼,我傷腦筋了很久。


還有,YAHOO 的照片功能啥時能修好啊?都兩個禮拜了耶。
這兩個禮拜來每次上線更新網誌和管理時,就很有想搬家的衝動湧現。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9月08日
章 回:第十回
    対決の果てに
收視率:8.9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村上 威夫/織本順吉
    村上 美代/大森暁美
    定食屋の主人/菅原大吉




話說,寒月說;這張圖不說劇情的話,很有喜感。
確實是如此啊,是挺有喜感的,我覺得喜感很大原因是來自於那個遮住雙眼的保護隱私處理。
為什麼?我該怎麼說呢…
應該是說:本來這就是一部日劇,因此我們都很習慣演員是扮演一個角色,雖然要與現實世界有一些意喻上的掛勾,但終究是戲,是一個以戲劇性眼光來看待的影像。
所以,如果類似這樣的照片出現在現實的週刊雜誌裡,會覺得很正常很普通吧。
可是因為它出現在戲劇裡;那個應該比實際人生還帶有誇飾色彩的世界,演員本來就已裝扮好的妝容面對我們的世界、明明不是真實又模擬真實的世界…
出現在裡頭跟現實一模一樣的東西,結果反而變得好笑了。
這就是新聞綜藝化的悲哀吧,我們習慣把真實新聞看作文字與影像組成的人間活劇,於是當看到應該是戲劇的東西很像那活劇,喜感自然而然就跑出來了。



正如我之前說過的,要去恨很簡單,但要怎麼當面對著你恨的對象表達出來,卻不見得很簡單。
恨意這東西,有一種情況是在大多數想像下的產物,越去試想那可恨之處,仇恨的火焰就會越來越濃。


我覺得這部日劇裡的深見家與三崎家過往彼此間的仇恨,就很接近這一種情況。
彼此之間都去設想著一個處境避開與對方面對面的接觸,然而卻又因為不能理解對方的想法,因此在揣測與猜想中,在自己製造出的情境裡將自己給束縛了。


是的,深見家的媽媽有痛苦怨恨的權力,失去女兒的她,是有相當的正當性去恨三崎家的人,但那恨其實某種程度來說並不實在,而是基於家害者血緣關係這一項而已。
雖然這個世界會用嚴苛的眼光看待三崎一家,但常理並非是真理,無法評斷對錯,這種事本就不能照道理而言,因為感情的因素佔了很多,所有人、包括深見一家人都知道:犯罪者與他的家屬,實在是不相干的,可是知知道歸知道,但無法中止這種情況,因為你不能控制情感的走向。
洋貴的媽媽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只是你若要教他放下仇恨,不轉向三崎家發洩恨意是不可能的,因為她是一個媽媽。


所以,那種恨某種程度來講並不實在,因為那處在一種必然與必須的狀態,我一定要恨,不然就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過下去,所以她要藉由想像來加深恨意的信念。
身為觀眾的我們,會覺得這是很正常的,受害者懷抱著恨意,並且不斷地給予自己理由去磨尖仇恨的尖刃,提醒自己不可忘並且隨時保持恨意,這是受害者一定會做的事吧。


不過,我們一定都無法想像;應該是最沒有資格去怪罪受害者仇恨意識的加害者家屬,也會同時抱持著相當強烈的仇恨。
在一般的想法裡,是最沒有資格去怨恨被如何對待的人,沒錯,加害者和他的家人不該被一起歸類在等號的另一邊,不過只是應該如此,沒有人會那麼公平地看待這件事,事實上的情況是;無論到哪裡,加害者這一邊的人都要扛著原罪的十字架,接受世人異樣的眼光。



双葉的媽媽對洋貴的媽媽說;
妳有人同情,但是我呢,人人都要我去死
我當時想到底有什麼差別呢?女兒被殺了,和兒子殺人了。這種痛苦,這兩種痛苦到底有什麼差別呢?

有什麼差別呢?我突然覺得螢光幕前的我找不出答案,儘管我覺得這兩件事一定有差別,但我卻說不出來。但我想那痛苦的感受應該是差不多的,或者說痛若到了極點,一定是一樣的。
事情肯定是不一樣的兩件事,因此而起的心情也絕對不一樣,但它們帶來的痛是相同程度的,沒有差異。
但是身為受害者的一方的痛會被理解,恨會被原諒,會讓人同情支持。
可是加害者這一邊就是…去、死、吧!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被輿論保護的被害者,在加害者家屬的眼中其實就像被害者一樣,成為了壓迫他們使他們痛苦的象徵。



所以,加害者也對這不公的現況感到憤恨,好比說像双葉的媽媽對洋貴的媽媽親口承認的這樣:
我怨恨著妳,我一直怨恨著妳而活到了今天。



双葉的媽媽自責自己對受害者的恨,認為自己沒有那體諒的心,非人哉也。
聽到双葉媽媽這麼說的洋貴媽媽,卻反而鬆了一口氣釋懷了,因為;知道了怨恨的對象這十五年來也不好過,不是只有自己痛苦悲傷,這種情況讓她感到了欣慰。



我覺得;並不是這樣想就不是人,事實上,那反而是真正為人才會有的心情,你說那是自私也好,正是因為人是如此地脆弱,不找個理由就無法使自己繼續下去。如果沒有那種絕對不能輸、告訴自己不要輸給怨恨的人的心態,就沒有辦法堅強地扛起這個家來面對這個世界。
如果說之前兩個媽媽一起看電視播的韓劇這件事,提醒了彼此;事實上回歸生活面以後對方和自己一樣都是在普通的人這件事。那麼現在這個告白就是確認了雙方身上都存有的自私心態;為了要活下去而必須尋找一個對象來痛恨的自私、那種在痛苦的環境中逼得自己一定得去怨恨才能堅強的自私、明知無法從中獲得真正快樂,但只能用這個方法來活下去的自私。
這種自私,說明了她們都是母親,從那種確認裡看到了相同的部份。


不是只有自己不好過,無論是怨恨與被怨恨,事實上都很難受,尤其這兩個母親同時扮演了兩種身分。
在那坦誠相對的相互告白中,我看不到什麼關於原諒的字眼,但這凝視的氣氛中,卻隱隱然感到了某種恩仇盡泯的海闊天空。



相較之下,洋貴在餐廳裡對文哉說的那些,就顯得有些做作了。


我覺得很可惜的是;這部日劇一直很避免太過搧情的橋段,也試著從原諒與寬恕的選項之外,找尋著如何繼續走下去的答案,而且也避免了大家抱著一起痛哭的大感動戲碼,它不斷地去營造每個人之間欲言又止的壓抑來形成戲劇的張力,這是我覺得該給這部日劇好好拍手的地方。
然而,第十集洋貴從游泳池中救起意圖自殺的文哉之後,在吃飯時跟他說的那一大串話,讓我覺得有前功盡棄的遺憾。


很可惜這部日劇一直演到了後面,極力避免的還是出現了,我知道像這樣的日劇,免不了會有這樣的橋段,但總還是希望,既然前面一直沒有,是否能延續到最後,是否真的可以提供一個不那麼落入俗套的劇情安排。
但是顯然,我的盼望沒有出現。


其實,或許前面沒有演出來,並不是避免去做、也不是想嘗試別的方式來詮釋,搞不好就是一直在蘊釀著,要在最後最適當的時機擺出來吧。
也許我所感受到的壓抑,也只是為了這一刻的談話而鋪設的刻意安排罷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是很喜歡那種當著大庭廣眾下宣示、或者是握著手說我原諒你的劇情。
以前朋友說;我不喜歡被救贖的橋段。
好像真是如此吧,我覺得更確切一點地說;是我不喜歡話講得很大聲的感覺,不是說聲音真的大聲,而是說那個劇情像是很用力地在確認某件事實、很強烈地傳達某種情緒;那樣像是把話講得很大聲的感覺。
另一個朋友說了;你有病啊?把感覺大聲說出來,坦白直率才令人感動啊。
唔,也許真是如此也說不定。


總之我看到這一幕時,是真的在心裡嘆了一個大大的氣,已經看到了倒數第二集,卻突然對整個劇情失去了期待,在那一刻我發現我不太想看最後一集了,如果不是麻由,我真的可能就會決定不看了,在當下我的想法是這樣。



如果沒有最後面双葉衝上去壓住文哉痛打的這一段,或許我真的就帶著這種可有可無的心情,等著在寫完感想後沒有任何期望地看最終回了。



我一直覺得文哉有兩種性格,一個是怯懦畏縮的模樣,一個是眼睛總是看向遠方、朦朧又有些心不在焉的沉靜模樣。
殺害真岐後拿頭撞牆壁、邊辯解邊被洋貴媽媽搧巴掌的時候,就是畏縮的文哉。
而說著亜季飄在三日月湖上的樣子很美的文哉,就是矇朧空洞的文哉。


文哉最有魅力的時候就是那種眼睛不知道看向哪裡,好像望著你看不見的遠方的樣子,會讓人覺得他人雖然在這裡,但靈魂已經飄然遠去,眼前的人彷彿只剩一個空殼存在的那種感覺。
但這也是文哉最危險的時候。


在這一集,文哉說出了為什麼會殺害亜季的原因,是因為亜季無意中的一句:「如果沒有生下來就好了」觸到了他的心病,讓他想起了小時候母親對照顧孩子的抱怨和歇斯底里,傷害了他幼小的心靈,而那是使得文哉懷疑起自己生存合理性的開端。
我記得,文哉在下手殺害真岐前,真岐也曾說過這句話。
這句話可以說是文哉最後的防線了吧。


洋貴曾說;他認為文哉沒有心。
我想所謂的沒有心,就是文哉的第二種樣子。
無心加上無法抑制的凶猛殺意,還有關鍵性的這一句
「沒有生下來就好了」,加起來就會變成殺了亜季和真歧的文哉。


我越來越覺得,文哉並不是單純地只是對兒童懷有殺意的特定殺人者,事實上只要這些狀態全部加起來,他就會殺人,只是可能他對於兒童確實有種衝動,但那並非不能控制。
或許即使你讓文哉把所有心事說出來,也無法從中找到殺人理由的究竟,因為就好像在保護管束時期他也沒辦法相信自己痊癒了一樣,我想文哉自己也不能確定這些事情裡有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關鍵,只能說太多也太複雜,一旦全部連成一條線,不幸的情況就很有可能發生。


所以,就是連本人自己都搞不清楚,因此他自己才不願意承認錯誤、不覺得自己有錯吧。
這是不是就是双葉衝上去痛打文哉的原因?因為第十集演到這裡就結束了,所以答案必須要下一集才能知道,只是我這樣推測而已,畢竟我想文哉在餐桌上的表現,怎麼看都不像是承認犯錯的樣子,道歉也不像是真的在道歉,我不太懂為什麼洋貴會笑出來,難道他沒這個感覺?還是說我真的多心了。



那麼;為什麼双葉要扁文哉呢?
我覺得也有可能是像東野圭吾的「信」裡所寫的結局那樣;直貴在台上準備要唱歌,卻唱不出來的,那種聲音被身體深處發出的什麼強大力量壓抑住的感覺,說不清楚是痛是悲是怒還是喜的複雜,完全地找不到出口的一種麻木。
而双葉或許是相反過來了,種種被壓抑住的心情,讓你突然地想找個什麼東西發洩,想找個洞當成出口來鑽的爆發,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作,只是情緒上來了就衝了出去吧。


不過我自己覺得這種情況,要把它演得很好且傳達清楚,不太容易,我自己認為還是第一種狀況比較有可能。
總之,這個橋段的安排,讓我在失去期待的短短時間內,又開始了有了想追完全劇的衝動了。


下集預告時,洋貴和双葉各說了一句話作為最終回的預告。
我和我的家人們還會有希望嗎?--洋貴
我和我的家人們還會有明天嗎?--双葉


希望與明天,會有嗎?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集了,所有的答案應該都能獲得解答了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