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一集,最後的一篇心得感想。
有好幾次都以為自己可能寫不出來,要開天窗了,不過我終於還是將它們完成了。
事實上那一次寫「Q10」的情況也是類似這樣,我現在知道了,真的要給自己期限的話,我還是寫的完,只是品質問題而已。
有時候只有兩天的時間來寫,我還是覺得太趕了,尤其是這樣持續下去,到了最後幾篇感覺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


回想起過去,大多是七到十天完成一篇感想,而現在是七天要寫三篇,我覺得以我的能力而言,好像應付不來這樣的節奏,不是說寫不出來,而是同我剛剛所說的一樣,可以是可以,只是品質上會有問題。
就像現在;如果我看「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與寫感想中間的間隔時間拉長的話,可能在內容的完成度會比較完整嚴謹一點。
不過我會選擇這樣做,除了不想要拖太多時間,也是想要試著給自己一點期限的壓力,只是結果沒有很好罷了…


接下來我不知道還會不會以一周三篇的頻率來更新網誌。
我也不能確定我會不會用同樣的方式來對待「パンドラIII」
總之,我是不太想再這麼做了,有點想要稍微舒緩、休息一下。
但還沒有來到的事情,怎樣都很難說。


以上這些話;一點點抱怨罷了,其實不過是比較長一點的牢騷,不過是廢話爾爾 ~~
沒事沒事,什麼事都沒,一切明天再說。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9月15日
章 回:第十一回
    光の方に向かって…
收視率:10.1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スリーセブン ( レンタルビデオ )/高仁和絵





結局給我的感覺;是受害者家屬已經逐漸走出了傷痛,但加害者還是沒有完全走出。
或者該說;洋貴一家人往出口走的速度比較快,而双葉一家也往這出口走去,只是落後在洋貴的後面。


我想,那是不是就是種無可奈何的懲罰,即使深見家已經從那深深的痛苦泥沼中脫出,也不再對山崎一家抱有仇恨心態,但是在社會的眼光、甚至是自己的罪惡感意識之下,山崎家仍然還是受限於那種觀念的框架裡,儘管他們知道自己是有足夠的理由與文哉的罪惡劃清界線。
不斷地想起了「信」裡說的;那種必須的歧視。那或許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可是真的存在,不只在社會大眾的心中,也在犯罪者家屬的心中。
感覺上也許真的很蠢,為什麼當被害的相關人都可以笑著往前走了,而你還是放不下?
我想;並不是他們放不下,而是不能放下,哪怕說你也能笑得出來了,在心裡肯定還是得空出一個角落來寄放這些事情。


這就是,所謂的懲罰啊。


洋貴把一切都想得很簡單,他以為當媽媽弟弟還有自己既然都能夠找到活下去的理由,真心地期待著真正幸福笑出來的那一天來臨,那麼,就應該什麼都結束了,双葉和她的家人,也該從這歧視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了。



這一集花了很多時間,來處理洋貴與双葉的感情歸宿,然而最後結果是兩人雖然對彼此都有情,但還是無法在一起。
因為,兩人的明天不同。
洋貴可以走出來,但双葉不行。只要能夠越過悲傷,洋貴就能獲得救贖,但是對双葉而言,卻並不那麼簡單,儘管那都是哥哥做的,但在這世俗之中,身為妹妹的双葉,還是有必須扛起的社會責任。
這感覺很悲哀,但事實就是如此。


事實上不是很喜歡後面幾集的洋貴,從發現自己對双葉情感以後,我覺得洋貴走向一種聖人化的境界,尤其是上一集他與文哉的對話,更把聖人特質發揮到了最大限度。
始終洋貴一直在意的、比想殺死文哉意念還更強的;其實是寬恕與贖罪,他認為只要自己和家人們真的可以承認,那就完全什麼都沒事了。
双葉就把這一切看得很透徹,只有受害者和她的家人有資格提原諒,只有他們有權力選擇遺忘和記憶。身為加害人的家人,你就必須記住這些,無論如何都要記住,記得要比受害者一家人還要清楚。
所以,双葉才會痛揍那個沒有真心反省過錯的哥哥文哉,因為這個哥哥,她們吃了多少苦、讓多少人因而受苦,但他總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不管是面對親人,還是面對被害者。所以,她無法原諒。
雖然双葉曾經說過對於哥哥
「因為是家人,所以恨不起來」,但憤怒總是可以的吧?否則的話她們還能往誰身上表達那憤怒的情緒?在社會上她們已經被歸類為會受到歧視的人,是不會得到諒解與安慰的族群。



真正的罪來自心中,真正的懲罰來自心中,無論它最後是否因時間而變得微小,它永遠都還是心中不變的物質。


比起洋貴所追求的原諒,這樣的救贖方式,我其實比較認同洋貴媽媽的處理方式。
她始終沒有原諒兇手,但也不要求兇手該贖罪或是懺悔。
而她對待加害者家屬三崎家一家人的態度也是這樣,她從頭到尾沒有鬆口說過你們是無罪的、或是我原諒你們的話。
當然我覺得這其中有個很值得去深思的是;不提這些,或許是自己下意識裡知道,三崎一家人沒有必要為了文哉的罪去求得受害者的原諒與寬恕,因為本來就跟他們無關,所以也就沒有所謂的贖罪,既然無罪、又何從贖起?
可是要洋貴媽媽這麼簡單地全都放下,那是不可能的吧,畢竟是這麼深的傷、這麼重的痛,所以她無法對三崎家的人說你們不必這樣,而是閉緊嘴巴對原諒二字不鬆口,但是卻允許讓三崎家母女三人來為死去的女兒亜季上香,我想那是個儀式,讓一直活在罪惡感壓力之下的人們,可以藉由這個儀式來紓解自己始終無法獲得原諒的一個好比贖罪的方式,而這同時對洋貴媽媽自己而言,也好像是個告慰。



就像她自己說的「就算犯人沒有反省,我也不想追究了」,我覺得或許她了解;犯人的懺悔與反省,不見得會為受害者帶來救贖。重要的是自己的心,如果對於任何可能都不能接受,那麼無論犯人最後是泯滅天良還是良心發現,總是無濟於事。
真正的救贖,是來自於心裡



耕平說:「對別人充滿善意,就是拯救自己」
我們不能做到原諒,但我們能做到不原諒。我們可以不去要求對方的贖罪,但我們沒有制止對方進行贖罪的權力。
不再追究,試著留更大的空間給彼此來思考未來,進而尋找所謂的幸福明天,其實就是拯救自己也拯救別人了。



我很喜歡;最後洋貴與双葉通信時提到母親的場景,他說媽媽雖然偶爾還是會哭,但終於笑得出來了。我想;那種感覺才是真正的釋放,沒必要要求自己一定得遺忘悲傷,也別總是讓悲傷在該開心的時候出面提醒,沒有人說要忘了亜季才能走得下去、也並沒有說為了不要忘記亜季所以不可以高興。
想笑的時候就笑、要哭的時候就哭,一個人的情緒就該是這樣,到這個地步以後,洋貴媽媽才真的能夠完全告別那個「眼淚已經流光,世上再沒有比那事更悲痛」的至哀境界了,不再被一個最悲傷的情緒壓抑著自己,能夠清楚地表達出自己的心情。
這部日劇裡有兩個媽媽,大竹忍和風吹純,兩人都演得很好,第十集這兩個媽媽的對手戲營造出的張力真的相當緊湊震撼,可以說是這部日劇中飆戲飆得最精采的一段。但我覺得大竹忍演得最好,甚至能說是這部日劇裡表現最亮眼的演員 ( 當然,麻由不包括在內…這是我自己的偏心 ),尤其壓倒了演三崎媽媽的風吹純,最後這一幕燦爛的大笑耀眼得令人印象深刻,難以移開視線。



事實上我滿喜歡這部日劇,雖然最後洋貴的聖人化讓我有些覺得難免還是走上了老路,但是洋貴的媽媽和双葉總算把這部日劇的感覺給拉了回來,我喜歡這部日劇不是因為劇情好,也不是因為它有什麼發人省思的思考,而是那種淡淡的壓抑住的氣氛,一種悲傷凝結住而快樂顯得牽強的壓抑,是我很喜歡的感覺,托這壓抑的福,這部日劇並沒有走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悲劇之路,但也沒有以大家牽著手抱在一起互相原諒的大告白作收。
現實中的人,我想並非人人都明快坦白,事實上也就是都會有所顧慮、多少有些壓抑,時常這樣游移不決地面對所有問題…
因為人是悲哀的生物吧,我總是會想到文哉的這句話。但我現在會反駁;那也正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可愛之處啊。


在這日劇的一系列感想即將停筆結束的最後,我想提一提一個場景,是最後洋貴歸還錄影帶的這一幕。
我覺得這個橋段的安排很有意思。


那似乎在提醒觀眾和劇中所有的角色,時間從 1996 年那時候就開始凝結停住不動了。
而現在,推動時間的齒輪終於咬在一起開始轉動了。
人生,才正要開始。



我有一個跟這個場景無關的感想是…
原來 1996 年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啊…
老實說,我有時還會覺得 1996 好像也才沒幾年之前,而千禧年的窮緊張也才剛過沒多久而已。
歲月真的是不知不覺,時間也真的是從沒放慢過腳步的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