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這場演唱會,我就不能不感到遺憾,因為台北的華納威秀有進行直播,雖然買票進場看大螢幕的直播,感覺上和親臨現場還是差了那麼一大截,儘管沒辦法跟著聖惠一起轉著グルグル大唱「じょいふる」是有點可惜,但總歸是零時差的即時互動。
而且就目前為止,這是我最接近生物的一次,但我那天上班又請不到假,只能眼睜睜地放掉這個機會。
所以以現在這種情況,我是既希望麻由能來,又怕她來了自己沒辦法去看她,那種感覺比沒來還更不好受。


後來電視的播出算是稍稍彌補了我的遺憾,還好這只是直播,而不是開唱,要是開唱的我就更鬱悶了。


這場演唱會再沒多久就要發行實錄影像了,不過我還是先看了電視播出的版本,這個在電視上再放送的演唱會,我覺得比前面兩次看的同樣也是電視播出的都好,因為就直接是一場直錄的演唱,不像之前夾雜了許多中場訪問和花絮,當然這些特典部分不是說不好,可是看不懂真的就意義不大,而且有時看到一半突然就打斷跳出來回到後台花絮部分,實在很傷害醞釀好的情緒。


演唱會還是一次看完最過癮。


是說;這可是生物首度舉行的大型露天演唱,和之前看的幾場都很不一樣,無論是燈光還是特效,因為現場能見度很高,所以也不像之前那麼燦爛。


而且我才剛看完一場演唱會和寫了心得感想,所以我覺得真想不出來這篇文章還能寫出多少不同的東西。


總之能夠寫多少就多少吧。



照例,我都會特別觀察開場的第一首歌,是這次開場的歌曲是「夏空グラフィティ」
如果不是這首歌,我幾乎要忘記這場演唱會是在夏天舉辦的了,「夏空グラフィティ」是一首徹徹底底季節限定的歌曲,在夏天以外的季節不具有太多特別的意義,但是一旦在夏天唱出來,別有一般炎熱艷麗的滋味。
所以這首歌放在第一首真是合適,我想生物也很明白「夏空グラフィティ」季節限定的獨特美好,因此才會選擇它開場,明亮的夏日風情如此醒目,即使我是在寒流剛報到的初冬看這場演唱會,也能馬上地聯想到夏天。



三天前才剛發行的兩首單曲;「笑ってたいんだ」和「NEW WORLD MUSIC」也都有進演唱名單,根本就是藉機順便打歌 = = ……好吧,我承認我並不喜歡這兩首歌,所以有點氣憤它們上榜,因為這代表會擠掉其它我希望聽見的歌曲。
不過…該說是演唱會的魔力嗎?這兩首歌如今聽來超好聽的…
生物果然是…非常適合現場演唱的樂團。




是說這次演唱的歌曲也很不同,歌曲列表在下:


01 夏空グラフィティ
02 青春ライン
03 うるわしきひと
04 YELL
05 風と未来
06 間奏 ( 更衣 )
07 笑ってたいんだ
08 スピリッツ
09 帰りたくなったよ
10 間奏 ( 更衣+動畫 )
11 NEW WORLD MUSIC
12 ブルーバード
13 HANABI
14 気まぐれロマンティック
15 じょいふる
16 間奏 ( 更衣+舞台表演+動畫 )
17 プラネタリウム
18 ありがとう
19 心の花を咲かせよう


去掉三次間奏,總共只十六首歌,我相信這應該是經過修剪過後的結果,怎麼可能只有十六首歌呢?但不管是電視台如何考量而保存下來也好,或是生物自己的意志也好,總之呈現出來的就是這一份歌單。
觀察一下可以發現這些大多都是節奏比較輕快的歌曲,連那兩首今年 ( 2011 ) 七月發行的單曲都是快歌,只有五首歌是慢歌,只佔了三分之一的比率,而且最後三首歌還是演唱會結束前連續演唱的,等於是再見曲:
YELL
帰りたくなったよ
プラネタリウム
ありがとう
心の花を咲かせよう


我覺得這一次演唱會跟不久前看的 2010 年橫濱演唱實錄感覺差太多了,就像上一篇心得裡說到的那樣;收錄的那場 2010 年演唱會因為歌曲節奏大多較緩慢,採用的歌大部分也不是印象強烈鮮明的主打歌曲,所以整體氣氛比較平穩溫柔。
可是這一場就不是了,或許是因為是從白天唱到下午的關係,也可能是明亮的夏天讓人情緒高昂吧,這一場演唱會的氣氛就顯得熱絡而且充滿熱情。


不過很遺憾的,我所期待的某些歌曲都沒有出現,尤其是「SAKURA」、「茜色の約束」、「花は桜 君は美し」三首都缺席,而且這一次演唱的歌大部分都是 08 年後的新歌,而事實上我最喜歡的生物是 06 和 07 兩年的風格階段。
隨著生物新歌的一再面世,或許以後的演唱會我所喜歡的那個階段的歌曲會越來越少出現了吧…


唉,這麼 HIGH 的演唱會,實在不適合去想別的這些會讓心情不好的事情,說點有趣的事吧。
聖惠這次換了三次衣服,有四個造型。
在喜歡上生物以後,本來我覺得看起來很平常的聖惠突然變得很可愛,不過那種可愛是很純粹的稱讚,所以在看到聖惠穿著小洋裝看起來很有小女人味道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怪怪的。
是不是我一直把聖惠看成有點鄰家小妹的關係呢?倒不是穿得少還是露得多的問題,關鍵是女人味的濃淡,像是演唱「じょいふる」時雖然是很短的短褲,但我卻有種這才是我認識的聖惠的熟悉感,而其他三個造型總覺得怎麼看怎麼怪。



↑↑↑ 這個造型才是我認識的聖惠啊


不只是在選歌上覺得某個生物的階段正逐漸消失,我在聖惠造型的變化裡也看到了過去我所熟悉的生物正慢慢消失的落寞啊。


是說;我並不喜歡「じょいふる」,但我非常喜歡在演唱會看到生物演唱這首歌,因為現場的情緒實在是太 HIGH 啦~~
真希望這輩子,能有一次在現場跟著生物轉グルグル的機會。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