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沒想到;有一天麻由會演「パンドラ」這個系列的作品,也沒想過「パンドラ」後來會變成一個系列作。
「什麼?『パンドラ』還在拍?什麼?麻由要演『パンドラ』?」那天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反應就是如此。
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一天有人跟你說麻由要演「BOSS 3」和「医龍 4」一樣地讓人不知所措,系列作的東西總會有種既定印象在,歷經多時當然很難要求是原來的演員陣容,可是突然自己喜歡的 IDOL 插進去演出,還真是冷不防叫人不知該有什麼反應。


我還記得 08 年看「パンドラ」時,曾跟人討論過裡面的一個演員谷村美月,我記得那個人也是麻由飯,可是我現在無法肯定他是誰,不過對於這個討論很有印象的是;我和他對於麻由一直沒有演日劇這件事頗有怨念,而且也很羨慕谷村都演到不錯的角色,像「パンドラ」那個角色就很有力道,反觀那時的麻由就真是太沉寂而且太無力。
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對谷村的羨慕,事實上是接近欣賞,不過因為太喜歡麻由,所以就會把怨念轉換成像是羨慕這樣好像嫉妒一般的情緒。而且過了這兩三年以後,我對麻由的心態也和當時不一樣了,如果是現在的我的想法,肯定不會去羨慕和嫉妒谷村。


誰也沒有想到,「パンドラ」日後成了一個系列作,而麻由也真的出演了這個系列。回顧當時的討論,有點像是預言那樣地讓人錯亂得感到恍惚,讓我覺得我是從 08 年刷地一下無視三年內曾經有過的所有事情而跳到了今天,荒謬夢幻,不過情況卻無比真實。


在經歷過上一季的「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之後,我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洗掉留存在自己心中的;對於麻由飾演灯里的感動。
我以前喜歡並且希望麻由演像雪穗和小光那樣的角色,就是那種很特別、會讓人念念不忘的人物。可是自從灯里以後,我反而異常地渴望再看一次麻由演普通女孩。可能是因為過去麻由很少演這個類型,某一個階段裡雖然常演但卻都失敗了,而今在麻由即將從尷尬蛻變而出的現在,演起普通女孩反倒令我很驚艷。


但是就剛開始的預告來看,「パンドラ」的結城香恵是不符合期待的。
至少就這一集麻由初登場的畫面就挺讓我驚駭的;手裡拿著球棒站在一個倒下的人體旁邊,像是有什麼感覺還未完全消去地抹了抹嘴角的血漬…呃,印象中麻由很久沒有過這樣感官強烈的模樣了。


我是很想知道為什麼香恵會用球棒把人打成這樣,為什麼唇邊會有血,雖然就畫面大概就猜得到發生了什麼事,若真是我猜的那樣,那麼確實這傢伙該死,用球棒毆打還太便宜了。




第一集有一種很刻意地將相關角色牽連在一起的感覺,像是香恵和刑警大叔神林洋介的初見面就讓我感到很生硬,刑警關心在大街上晃蕩的少女,我覺得還挺正常,但是在少女轉身離開以後大叔還站在原地目送就讓人覺得奇怪了,或許是他們有任務在身,所以就不窮追猛打了,但這也很沒道理,若是任務真的重要,為什麼還特定停下車來呢?莫非那是預知到這個女孩很不一樣的莫名感覺嗎?
說個題外話,演這個大叔的上川隆也真的很迷人,其實我一直認不太得他的臉,但每次只要有看到他,都覺得這大叔真是帥,然後一看演員表;啊 ~~ 又是上川隆也啊…




覺得麻由在這一段的表現不太好。
或者是我期待太大?因為在剛開始聽太多人很讚揚麻由在這一段的表現,所以我抱著滿大的期待在看,但是和我預期的很有落差,所以才覺得不好吧。
總感覺香恵在回答刑警問話時似笑非笑的模樣看起來很奇怪,應該說;表情是有做到那種不太想回答的樣子,但是那種情緒卻沒有傳達出來。簡而言之就是樣子與情緒變成了兩回事,很不協調。



大叫「うるさい!」時的聲音表情也不是很徹底,情緒應該還要再強烈一點吧,完全沒有那種感覺。
總覺得麻由現在似乎不太會應付強烈及誇張的情緒。



還是覺得不太對…
一直到現在為止,麻由的表現都不太對。個人感覺都是那種徒具其形而無其實的表現,要說麻由沒演好,似乎是太過了,除了比較激烈的演技不太行,其他表情和聲音都還是行的,至少乍看乍聽之下很 OK,但我就是覺得不對勁,好像過去所覺得的少了點微妙的什麼而不對勁。


我記得最初匆匆掃過這一幕時的台詞不是這樣的…為什麼現在看完全不一樣?不是我很喜歡最初看到的版本,事實上那讓我心跳漏跳了好幾拍,本想說這一次又肯定要再一次經驗這種感覺,沒想到那讓我心跳漏拍的台詞不見了,這樣也好,就當我忘記了或記錯了,世上完全沒有過這麼一回事。
是什麼台詞?開玩笑,我怎麼可能會說呢。



這一集裡,我最喜歡麻由的地方就是她最後一段的出場。


一直啃著飯糰吃的麻由太可愛了,滿足的模樣讓我想到以前在節目上看到麻由喝湯和吃包子的可愛樣。只是節目裡的麻由吃東西小口小口地很端莊,而香恵就比較大剌剌和粗野,儘管是兩種不同性格的吃樣,但是;滿足的樣子卻是一樣的,真要比的話,我覺得香恵的吃相還更可愛。



這一段劇情裡香恵也解釋了最初那個駭人畫面是發生了什麼事,果然和我猜想的沒有差太遠,所以確實那個傢伙是該死的,非死不可。


我相當喜歡麻由最後一段時的這個表情,而且說的話更是有意思:
「革命,好吃吧?」
從那個表情和話,就知道香恵沒聽清楚松永老頭在講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這個少女腦子裡裝的都是食物。
這樣是蠢嗎?
唔…
事實上,我更喜歡形容那叫作天真。



這一段讓前面的駭人和叛逆全都破功,不過倒也顯示了一些香恵其人的性格,是屬於吃軟不吃硬的那個類型,只要有人對她好,她就掏心掏肺了,雖然松永老頭這樣講了一堆她無法理解的話,但對她而言,好人 ( 讓她吃飽的好心人 ) 說的話就是對的,只是以香恵的腦袋所能思考出的回應就是「革命,好吃吧?」而已。


就叛逆而言,我總無法不拿結城香恵和水野愛美 ( 谷村在「パンドラ」裡的角色 ) 來比較一下,香恵比不上水野愛美,水野愛美不但叛逆大膽,而且渾身散發出一種因茫然不知明日在哪的瘋狂絕望,就力道而言,這個角色的光芒強度都大過香恵。
但是她就沒有香恵那種用食物來思考的天真了。


也許以後我會發覺,香恵的這種天真也會很瘋狂、也能給人帶來絕望。
因為我想到了「廿世紀少年」裡朋友那句「一起來玩吧!賢知」
反正才第一集,還不能斷定到底情況會是什麼。
只是我想;以過去看「パンドラ」的經驗,應該不會到浦沢直樹那樣的層次,所以這情況不太可能吧。


這一次「パンドラIII」的心得我就不一集一集寫了,感觸沒有「Q10」和「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來得那樣深。
我想;專心於麻由就好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