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能理解結城香恵這個人,上一集一開始駭人的流血畫面讓我覺得這個少女應該是很倔強而且凶狠的,不過後來面對警察盤問和大叔的關切時的表現,我又覺得這少女不像我心中所想的這麼危險,只是直來直往,而且個性極為單純、吃軟不吃硬。


可是這兩種性格會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嗎?
若是有,那肯定是很複雜且危險的。


單純與危險同時並具,在麻由演過的角色裡,我首先想到的是「Heaven's Door」的白石春海,不過春海應該說是單純的成分大過危險,白夜行的小雪穗勉強算兩者兼具吧…不過因為家庭背景的關係,小雪穗是很危險的。
像香恵這樣,開始是個好像很叛逆的不定時炸彈,但在後面突然轉變成不知世事的模樣,這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或許,這個角色能夠往我前一篇說的「那種天真也會很瘋狂、也能給人帶來絕望」的方向來期待。
不過這些都很難說,事實上現階段我…
還是無法理解。


但是從香恵偷走那本「自由への鬪爭」來看,表示香恵她有著重友情及義氣的特質,就像前一篇說的「只要有人對她好,她就掏心掏肺了」那樣,第一集的後面香恵是聽不懂松永老頭說的話,所以在這一集她所選擇的就是;想辦法讓自己懂得人家所說的話。
這讓我想起自己在唸書的時候,有時也會為了和朋友有話可談而去接觸朋友介紹的東西,這並不是委屈或者是強迫,而是出於一種想更了解朋友想法的舉動,我想;香恵的行為就很接近這樣的思考。



所以,後面香恵也對刑警大叔說:
「我交到好朋友了」
想更理解朋友,想要和他是一夥的,我覺得這想法很正常。



不過我有時會想,如果一開始和香恵當上「好朋友」的是眼前這個刑警就好了,因為上川隆也真的很迷人啊。
但是我又想到他在第一集和那個空姐激情的一夜情…一想到這裡,我想還是算了。


雖然我想;若是這樣安排的話大概就不會有這種橋段了。



是說我很喜歡和刑警大叔說話時的香恵,不對,應該說是麻由。
笑得很燦爛很美啊…


這一集的麻由單純的模樣比較多,尤其麻由頭髮長得很長了,配合豐富的表情動作飄呀搖的…不知不覺間有種鼻頭被髮尾撓動的搔癢感產生。



說著「我有好朋友了」時的得意神情,真像是小女生在跟人炫耀說自己有了什麼而對方沒有的驕傲,我沒看過麻由這樣的表情呢,從來沒有過,又一次見識到麻由的新面目讓我高興得發狂,沒有什麼比這還令人高興的了,這就是麻由飯一直在等待的時刻啊…
不對,應該說是意外的收穫,因為作為麻由飯只要等待麻由就好了XD


還是忍不住要說;這樣子怎麼可以這麼純真這麼可愛?好像麻由就要跳出螢幕向觀眾扮鬼臉一樣,不過事實上她還是在那小小的方格裡張著她的大眼睛訴說著無邪的天真。
這時候的麻由看起來根本不像高中生嘛XD,多年來我一直不認為麻由長得成熟,只是演的角色很成熟而已,這一次的麻由總算呈現了所謂逆長的美了。
我還是想聲明,麻由不是逆長,麻由一向就是這樣,只是老掩飾起來了,不過這也代表麻由以前在角色的揣摩上很成功,想到這裡,我真覺得驕傲。



還有我也很喜歡麻由逗狗玩的模樣,這讓我想到狗狗十誡時的麻由了。



我覺得這部日劇看到目前為止,麻由吃東西的場面還真多啊…
不過大概就是這樣,才能夠顯示出「革命,好吃吧?」的單細胞思考,應該說;到目前為止,就是要塑造香恵這樣的形象吧。



松永老頭瞥向香恵的眼神看起來好像另有文章。
他們兩個真的像香恵說的是「好朋友」嗎?會不會這裡面還有些什麼動機考量。


別說松永老頭了,下一集預告畫面裡也有香恵把槍口對準松永老頭的動作,香恵是不是真的像她跟刑警大叔說的那樣和松永老頭是「好朋友」,我覺得還很難講。
如果香恵動了殺機,就證明這個少女仍然具有危險的、不穩定的一面,是不是她真的有某種反世俗的叛逆瘋狂?若是這樣真的很值得期待。
不過我認為預告有時是會抓取比較聳動的畫面來吸引觀眾眼球和吊觀眾心理,所以我想搞不好只是把槍對著老頭,但是嘻的一笑就把槍放下、或是只是喊聲「砰」裝出射擊動作的那種惡作劇而已吧。



我發現我這篇文章真是寫得毫無章法,典型的想到哪寫到哪,嘴巴說什麼鍵盤就怎麼敲,沒有任何抑揚頓挫 XD


為什麼沒辦法像寫「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那樣的寫呢…
難道是我寫完那部日劇與麻由以後,已經氣力放盡腦筋變更鈍了嗎…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